竹林之中,白雾迷茫给人无限遐想。白雾之中发出呲呲的怪声,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仿佛有无数的鬼魂在向这边扑来。

    一股无边浩大的灵气波从竹林深处席卷而来,郭奕胸口吊着巴掌大的葬天小剑,剑身上显出无数的血脉,贪婪吸收着他胸口不断溢出的血珠,葬天剑又泛出微微的红光,光芒中字迹隐现,不断的在剑身上沉浮。

    郭奕只感到胸口就像火烧一般,难受的要命,身体之中的血液不受控制的被抽了出来。葬天小剑身越来越红,光芒越来越盛,剑身上得字迹突然化为一条字迹流,流进了郭奕的身体,然后流向郭奕的大脑。

    “《葬天灵诀》,葬天篇:剑分九天,无天为王,葬天为尊……”

    原来葬天灵诀竟然在这小剑之中,郭奕脑海之中凭空多了一百多个字,除了最开始的一句,后边的都苦涩难明。

    剑柄之上三个小字清晰可见:葬天剑!

    白雾之中,两声轻咦同时响起:“通灵宝物。

    葬天小剑,咻然飞出,缠绕在郭奕右手食指之上,然后消失不见。

    红光消失,一切又恢复平静,郭奕至今也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手向胸口摸去,蛇尾抽中的伤害消失,连疤都没留下一个,但是葬天小剑却不知到哪里去了。

    郭奕着急,那可是郭家祖传之物。

    “少爷,它钻进你手指中。”

    郭奕一惊,将食指又掐又挤,但却没有任何反应,他恨不得将整只手指都扯下来,急道:“大哥,别玩我快出来。要不你找鲁子,他身体比我粗壮。”

    “那把小剑吸收了你的血液,已经寄生到了你的体内,至于以后是你被它控制,还是你控制它,就要看你的造化了。当然只要你脱离凡胎,*出灵力,就能初步的和它沟通。”一个飘渺的女子的声音从白雾中荡出。

    “什么人?”郭奕一惊,居然真的有人在附近,这可是他来到古玄域遇见的第一个人。

    一头百米长得蛟龙从竹林中爬出,龙威震天,龙眼如同两团火球。

    一个红衣少女,直立在一头蛟龙之上,她一双寒冷如冰的眼睛,鼻子高挺,下巴尖翘,秀发几乎拖到脚后跟。她的皮肤极白,就像刚从牛奶中出浴一般,她的脸长的虽然冷冰冰的,但却美的让人窒息。身材高挑,即使是郭奕现在也比她矮一个头顶。

    看了一眼之后,眼眶之中便一片冰霜,整个人仿佛都被冻住了一般,再也不敢看第二眼。

    “你们是什么人?”红衣女子冷艳冰霜,却有无上仙颜,让人惊为九天仙子下凡尘。

    郭奕:“……”

    郭鲁:“……”

    两人都被红衣女子的惊天美貌所震住,就像看到天女一般,郭奕这时将苏娥都给忘到九霄云外。

    “再不说,我就杀了你们。”红衣女子玉手轻轻一挥,灵光漫天如万剑出鞘,数十根一米粗的竹竿纷纷破裂,一道道空气化成的剑气,将地面都削去了一层。

    “大师姐这可是两个绝顶天才,你也舍得杀?呵呵!一个小小年纪就已经达到武圣之境,一个居然得到通灵宝物的认同,都是可造之材,若是有名师指点,两人都有进入《武榜》的可能。”

    一个白衣女子从空中飘落,长长的云袖随风而舞,宛如仙姬美娥,她身下骑着一只火光盈盈的青色鸾鸟。

    一袭白衣,青眉淡眼,一湾秋水如恒河波涛,一缕长发迷倒众生。她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苗条的身姿就像雨中的蝶,风中的草。白皙的皮肤,就像可以洗净这世间一切的污垢,纯洁的让人看上一眼就醉了,就醉了,再也醒不过来。

    白衣女子美貌更甚红衣女子一筹,美的已经让人觉得不太真实。

    郭鲁眼睛都看直了,痴道:“我的妈呀,天下的美女还有人比她更美吗?”

    郭奕因为很久没眨眼也感到眼睛生疼,心中悱恻,“难道大世界的女人都这么美,随便甩出两个就能让我郭二少移情别恋?呸!呸!我对苏娥绝对用情专……专一…二…三……”

    红衣女子和白衣女子并肩而立,一个冷艳,一个飘渺,两人身上的气势都无比强大,仿佛一笑一颦之间就能让天地化为一片劫灰,宛如两尊女神下凡尘。

    红衣女子开口,依旧冰冷如霜:“我们打一个赌好了,这两个少年我们一人挑一个,一年之后,他们两人比上一场,以他们的胜负,来决定这片竹林深处那座神宫的归属。”

    白衣女子笑颜如花,道:“好!”

    红衣女子问道:“你选何人?”

    “自然是那个小武圣,红发小子虽然得到通灵宝物的认可,但是毕竟才《大武经》第五层,一年的时间几乎没有可能成为武圣。”白衣女子看好郭鲁,觉得比郭奕更有潜力。

    红衣女子却看好郭奕,觉得他定能大器晚成,有超越凡胎,成圣通灵的天资,或可以在往后的时间里笑傲《武榜》,力压群雄。

    就这样,一对主仆被两个如仙女子分别带走,将分别前往相隔亿万里的地域。

    郭鲁已经被白衣女子带走,郭奕道:“这竹林深处有灵药,我们可以去取。”

    红衣少女冷哼道:“我和兰师妹已经去过,这竹林之中有绝世灵药,但是整个竹林被布下了一个上古杀生大阵,行到深处便凶险万分,处处杀机,连我都险些死在里面。里面更有一座无名神宫,里面有旷世奇宝,可惜却无法接近,只能等以后修为破灵登峰,再来取。”

    竹林之中似乎响起了无尽的鬼哭,还有骨头摩擦的声音,仿佛有无数的冥兵正向着这边赶来。白雾渐渐变化,变得妖异的黑色,黑雾正在加深,就像要将整个世界变成地狱一般。

    “真是阴魂不散。”

    红衣女子虚手一抬,郭奕就飞到蛟龙背上,蛟龙好像也很害怕后边的事物,如同一条梭子,在地上跑的飞快,一根根柱子被撞断,地上留下一条尺深的土槽。

    急速的破风声,吹的耳边呜呜作响,刮的眼睛都睁不开,脸上就像被刀割一般,若非死死的抓住龙冠不放,郭奕早就被掀飞了出去。

    蛟龙速度奇快无比,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已经行出数千里,很快便出了竹林。

    出了竹林远山之上便飞下一只十丈长得黑色蝎子,那只蝎子将两只大钳子,高高的举在头顶,大头埋在地上,尾巴直直的翘起,就像一座小山在移动。

    红衣少女对郭奕道:“不用担心,这只九尾天毒蝎子是我养的,乃是一只灵兽之王。专为在外面接应我。”

    山峰崔嵬,层峦叠嶂。

    幽灵山脉之南,奇景连连,千米高的古木林,赤色的石海,足有千里长宽如同海洋一般的湖泊,万米高的云渊,绵绵万里的沙漠。

    九条蛟龙拉着一艘古舟,从这些景物上空穿梭而去,只留下一道道残影,和高亢的蛟吟。千里大湖仅仅几个呼吸就掠过眼帘,每一道景物都匆匆而逝。

    一日之间,不知行去多少地域,却连一个人影也没见到,只能看到*的奇鸟盘旋,成群的野兽奔行。红衣少女告诉郭奕,幽灵山脉之南人烟绝迹,山北才是大量人群居住的地方。

    郭奕要去的地方,就是一个被叫做“幽禁城”的地方。

    一条蛇蛟的速度是一日三十三万里,九条蛇蛟同时拉动飞舟速度也该一样才对,但是此时的情况却完全不一样。

    “什么?九条蛇蛟的速度居然叠加,那岂不是一日可行三百万里?”这完全与理论不服,但是身在九蛟古舟之上,的确感觉到比在老瞎子的白蛟飞舟上速度快很多。

    “这是阵法,没什么好稀奇的!万蛟齐飞,日行九千万里,我都见过。”

    红衣女子盘膝坐在古舟船头,*无上灵典,身体周围蒙上一层氤氲的光雾,雾中一座座宫殿的虚影浮现,每一座宫殿好像都对应身体的某个部位,有的在头顶,有的在心口,有的在肚脐下,有的更是在眼睛之中……”

    每一座宫殿虚影,都似乎代表着一种道韵,一座杀机四伏,一座囊括乾坤,一座通灵古朴……

    除非修为比她高,不然便望*光雾,休想看清她到底*出了多少座宫殿。

    “宫殿的数量,应该就是她修为的高度,也不知她修为有多高?”

    郭奕感到强烈的压迫感,既然她都能达到那等修为,我为什么不可以,我不求赶上她,只要能斗得过太灵老祖那种人物,也就知足了。

    通过这几天的交流,郭奕也知道了红衣女子的名字,她叫姬幽然,当然也仅此而已。

    当到第七日时,天上的雪花已经大的如同席盖,整个天地都是冰雪的世界,呼啸的寒风声音大的可以让耳膜发疼,能够断绝一切生机。九条蛟龙飞行的高度降下,几乎穿梭在绝峰深峡之中,速度也减慢。

    这就是幽灵山脉之巅,翻越过去,就将真正迎来整个古玄域大世界。

    天上永远都是乌云沉沉,没有太阳,一年四季都是大雪纷飞,这里的寒冰数十万年都不会融化,人力根本难以翻越而过。

    黑色的蝎子不知为何怕冷的很,这时全身发抖,正使劲的往郭奕的怀里挤。郭奕两只手死死大的将它奇毒无比的大钳子拽住,生怕沾到一点就一命呜呼。就这样一人一蝎两颗脑袋几乎贴到了一起,*很是“暧昧”。

    “滚开,别挤我这边。”

    蝎子似乎就认定了他,连蝎尾也绕了过来,缠在郭奕身上,就是死死不放。

    红衣少女也搞不懂,为何一贯只亲近自己的“天毒九尾蝎”,为何会和郭奕这般熟络,难道是因为那把通灵小剑的原因?美目深深的向郭奕食指看了一眼,便又进入了*之中。

    九蛟飞舟腾云驾雾,穿越过一条条大江,一片片沃野。幽灵山脉之北比山南更加广阔,地貌更加复杂,平原、山川、大漠,这些都是幽灵山脉的地域,数亿里的大地,并不仅仅只是一道山川而已。

    如今的大地渐渐的平缓,一个个人类的国度,不断的在飞舟之下远去。站在飞舟之上甚至能够看到,千万人的军队厮杀,一座座人类城池如同繁星一般在大地上遍布。

    有的国度只有方圆千里,有的国度大到百万里,九蛟飞舟飞了八天,已经穿行过了上千个大小国度,谁也不知道幽灵山脉到底有多少个国家,有多少人口。

    这一日,幽禁城终于到了,一个漫漫的修行旅程将从此拉开序幕。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章 一个赌约,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