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住在姬家别府静心等待十天后的生死大战,心中平静如水,他决定要在这十天之内跨过另一道仙门,让实力更进一步。当然还有阴阳灵草,这可是关乎到能不能和燕红泪更进一步的大事。

    一夜*依旧没有寸进,第二天,郭奕打算去圣武城的仙市上转转,看能不能找到阴阳灵草,刚打开别府大门就见一个乞丐老头站在门外窥望,那眼神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这老乞丐手中端着一个破窑碗,手中拿着一根如同树根一般的手杖,身上穿的衣服也不知多少年没有洗换过,可以刮来下厚厚一层老泥,脚上穿着一双破草鞋,鞋底几乎快要烂穿。整个人看上去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瘦的就像一只猴子。

    老乞丐见郭奕从别府中走出,连忙跑上去问道:“小兄弟,听说昨晚这家府上来了一个仙女一般的姑娘?”

    老乞丐边说还对郭奕眨巴着眼睛,那样子就好像两个淫贼会面,正在交流行情。

    郭奕讶然:“你这老家伙消息挺灵通嘛,你一个老乞丐问这些干嘛?我可告诉你,她可是本少爷的人,你最好少打歪主意。”

    老乞丐听了郭奕的话顿时愣在当场,惊呼:“她会看上你?”

    “哈哈,只要我拿到《武榜》第一,我们关系就能更近一步了。”郭奕铿锵有力的道:“这可是她亲口说的。”

    老乞丐嘴中嘀咕了半天,“这丫头居然也会对男人感兴趣,五十年前就算是《武榜》第一的人杰都被她一剑给斩了,五十年后转性了?”

    郭奕看老乞丐嘴中吱吱呜呜,也不知在说些什么,时不时还带着异样的眼光向自己看上两眼,心中顿时感到一阵发毛,吓的拔腿就跑,心道,“这老家伙思想不纯洁啊!不会男女通杀吧?”

    “苗子倒是一块好苗子,幽然这孩子居然会看上他,难道他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

    老乞丐望着郭奕跑远的背影若有所思,突然大叫道:“跑什么啊?等等我,我们谈谈。”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郭奕撒丫子跑得飞快,但是老乞丐比他跑得更快,穿着一双破草鞋健步如飞,很快就将郭奕给追上。

    老乞丐很是认真的道:“小家伙,你跑什么跑,我以后是你大爷,我们来谈谈你是怎么让那丫头答应你的?”

    “我靠,老家伙竟然想占我便宜,我是你大爷。”郭奕不理老乞丐,直接向圣武城的仙市而去。

    “我以后真是你大爷。”老乞丐不依不饶的跟在郭奕身后。

    “本少爷从不打老弱妇孺,你别逼我。”郭奕亮了亮拳头。

    两人你追我逐,惹得街上的人一阵白白眼,直到跑了十五条大街,才来到圣武城的仙市。

    黄石仙市位于圣武城的东面,乃是全城最大的交易市场,各种灵草,灵丹,灵药,奇兽,蛟龙……等等,都能在这个地方买到。

    相对于圣武城的其它地方,此地显得有些破旧和古老,但是前来这里的人却非常之多。

    “九叶灵芝,万年老参,玄灵草……每株只要一万灵草籽。”

    “通仙灵丹一颗只卖一百灵草籽!”

    “九柄下品灵剑阵,三千灵草籽!”

    各种叫卖声不断的传入耳中,各种新奇的宝贝映入眼帘。

    “你说什么?我在里随便挑三样,你给钱?”郭奕诧异的看着老乞丐,将他浑身上下都打量了一番,不相信道:“你有钱吗?”

    “臭小子,少看不起乞丐。”老乞丐搓了搓手,从怀里摸出一大把药香四溢的灵草,道:“一株灵草相当于一万颗灵草籽,这一把灵草,你说够不够,要不要我再拿一筐出来。”

    古玄域大世界的最小货币单位为“灵草籽”,也就是灵草的一棵种子。

    一颗灵草籽相当于一万两黄金,而一株灵草的价值是一颗灵草籽的一万倍。可以说每一株灵草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老乞丐一拿就是一大把,还扬言能拿一筐灵草出来,确实把郭奕给震住了,呆滞道:“乞丐都你这么富有吗?”

    老乞丐很满意郭奕现在的表情,笑道:“只要你告诉我,你是用什么方法让那丫头答应你的,这座仙市上的宝物,你随便选三件,我付账。”

    郭奕搞不懂这老乞丐怎么对自己的私人情感这么上心,但是为了三件灵宝,还是告诉他了实情,绘声绘色的道:“当时我就那么一问,她就答应了,不过前提是我必须成为《武榜》第一。至于为什么她那么爽快,我也不知道,要不我们一起来研究研究?”

    “她就那么爽快?”

    “非常爽快。”

    “真是奇了大怪。”老乞丐低声嘀咕。

    就在这时,郭奕看见一家灵店的门口放着一块巴掌大的血红色的古玉,顿时脸上大喜,连忙跑上去,对老板问道:“多少钱?”

    灵店的老板笑道:“五颗灵草籽。”

    “好,买了。”郭奕直接叫老乞丐付账。

    老乞丐看着郭奕,道:“你小子还真是没见过宝物,这种滴血玉整个仙市上随处可见,你用得着那么兴奋嘛?我可只给你付三次账,珍惜机会哦!”

    “废话那么多干嘛?我喜欢,你管得着?”

    郭奕将血色古玉握在手心,感觉到一股温烫,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块古玉很是不凡,并不像老乞丐说的那般只是一块滴血玉。

    又走了几家灵店,都没有阴阳灵草,倒是被他将石灵花给找到了。郭老太君身中黑磷骨毒,只有石灵花可解,这也是郭奕来古玄域的任务之一。

    灵草的价值相差并不大,于是郭奕花了一株灵草将石灵花买到手,如今只剩下阴阳灵草了。

    老乞丐问道:“小子,你找阴阳灵草干嘛?你不会是*了什么阴阳采补之术吧?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这种邪术,我是不会让你和她在一起的。”

    “我和谁在一起关你多大的事?你这么紧张干嘛?”郭奕好奇道。

    老乞丐笑道:“你要是告诉我为什么要找阴阳灵草,我说不定可以给你弄到一株。”

    “此话当真?”

    “乞丐无戏言。”

    郭奕现在自然能看出老乞丐的不凡,说不定乃是一位隐世高人,灵草都能一抓一大把,说不定还真的能够找到阴阳灵草。

    “其实我有两座仙门,只有阴阳灵草才能让两座仙门转动起来。”郭奕如实说道。

    “什么?两座仙门……”老乞丐惊呼,眼中射出两道红色的神光,似乎要将郭奕的身体给看穿,久久之后他眼中的神光才消失不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心头暗自想道:“原来是传说中的两仪仙体,难怪能入幽然小丫头的法眼,若是能够将这不尊师重道的小子收到我的门下……嘿嘿,看我怎么收拾他,非要乖乖叫我一声大爷爷不可。”

    郭奕看着老乞丐的眼神又开始不自然了,连忙道:“喂,老头,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是不是也该给我阴阳灵草?”

    老乞丐奸诈的笑道:“傻小子,乞丐的话你也当真。”

    “你不是说乞丐无戏言?”

    老乞丐拔腿就走,还边笑道:“再教你一句:十个乞丐,九个骗子,还有一个是无赖。”

    郭奕很想追上去将这无赖乞丐痛揍一顿,可惜这老家伙脚上就像抹了油,跑得比公牛还快,哪像一个营养不良的瘦弱老头。

    郭奕回到姬家别府,已经是太阳落山的时候,正好看见燕红泪一个人站在大门前,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郭奕连忙跑上去,笑道:“师姐这是在等什么人吗?”

    燕红泪淡淡的看了郭奕一眼,道:“我们将来的师傅已经到了,他正在大厅喝茶,城主叫我带你前去见他。”

    “真的?咱们师傅长什么样?男的还是女的?”

    燕红泪转身就走,郭奕连忙跟上去,向她讲述今天的经历,道:“今天真是倒了大霉,居然遇到一个*老乞丐,那老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无赖……”

    当燕红泪听到“老乞丐”这三个字的时候,顿时微微动容,嘴角轻动,似乎想要对郭奕说什么,但最终没说出口,而就在这时两人已经来到大厅外。

    郭奕依旧说的唾沫横飞,道:“要不是那老家伙跑的快,我非让他……”

    “小子,你要让*嘛啊?”

    只见大厅中走出一个人影,正端着茶对着郭奕微笑,细看在下不是老乞丐是何人。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郭奕上前一把扯住老乞丐的衣襟,差点将他从地上给提了起来,大骂道:“你个老色鬼,居然骗到我家来了,是不是想对我师姐图谋不轨?”

    “图谋倒是有,但是和不轨绝对沾不上边。”老乞丐道。

    这时姬幽然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郭奕将老乞丐正提在手上,脸上带着几分诧异,问道:“大爷爷,你和他已经认识了?”

    老乞丐笑道:“这小*,就是你给我找的徒弟?”

    “这老*,就是你给我找的师傅?”郭奕心头咯噔,吓得连忙松开手,乖乖的站到一边。

    姬幽然看了看郭奕和老乞丐,道:“我原本以为还要费些周折,没想到你们相处的还不错,那我也可以安心的回去了。”

    姬幽然对老乞丐恭敬的一拜:“大爷爷,他们就交给你老了。”

    郭奕叫道:“城主老大,你就这么走了?”

    “半年后你也必须回来,和我一起去完成半年前的赌约。”

    红衣如血,留下一个美丽的背影,一步步消失在眼前。她似乎并不喜欢这座圣武城,多留一天也不肯。

    老乞丐拖着快要烂穿心的草鞋,对郭奕二人道:“圣武之战分为三轮,若是你们能够扛过第二轮,我便收你们为徒。”

    郭奕问道:“若是我扛过三轮呢?”

    “若是你能扛过第三轮自然就是武盟的成员,和我平起平坐,但是以你的实力,能扛过第二轮就很不错了,运气不好,第一轮就可能被高手给宰掉。”老乞丐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此次圣武之战,恐怕会和往年有些不一样。”

    郭奕问道:“什么不一样?”

    “秘密。”老乞丐哈哈一笑,便向别府外走去,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道:“好好*吧!臭小子,希望你别死的太惨。”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三章 老乞丐,师傅?,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