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的神光在寒潭上方汇聚,然后扎入巨大的漩涡之中,深入寒潭之底。

    一座漆黑的宛如精铁打造的宫殿从漩涡中升起,宫殿周围无数的鬼魂飘飞,数不尽的白骨在宫殿前方堆成一座骨山。

    “这……这座宫殿怎么和幽禁城的城主府那么像?不,虽然相似,但绝对不是同一座。”郭奕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郭奕很想渡过寒潭,前往中央的漆黑宫殿,但是此时寒潭已经再生变化,无数把骨质的刀刃在潭边飞舞,一旦接近潭边百米,都有陨落的危险。

    “大哥哥,我飞起来了!”

    瑶瑶双手捧着血玉,从地上冉冉升起,向寒潭中央的宫殿飞去。郭奕纵身跃起想要将她救回来,却被血玉的强光给击飞。

    “十年,十年后,十年……”

    血玉之中响起断断续续的声音,这声音不知是男是女,是老是幼,非常含糊,却清晰可闻。

    瑶瑶飞在寒潭上方,所有的骨刀都向她避退,所有的鬼魂都向她膜拜,连堆积在宫殿外的白骨都纷纷下跪,口中发出让人听不清的声音。

    “大哥哥,我好怕……”

    瑶瑶边哭鼻子,边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拉扯进入那座漆黑的宫殿之中,宫殿大门重重的关上,然后再次沉入寒潭之中。

    寒潭中的漩涡消失,天上的黑云也纷纷消散,天上居然出现了一轮烈日,将阳光普照在整个大地。

    这个小世界,原本是没有太阳和月亮,只有两片相异的云彩。此时太阳升起,云彩消失,似乎将迎来一个崭新的开始。

    “十年?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十年后瑶瑶就会从那片宫殿中走出?还是说十年后会发生什么大事?又或者……”

    郭奕此时思绪非常混乱,太多的疑问困在脑海之中,就在他想冒险潜入寒潭之中将瑶瑶救出之时,整个寒潭居然从地面上消失了。

    寒潭就从郭奕的眼皮子下神奇的消失,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而此时地面上除了赤红色的沙石,只剩下一个直径一尺的圆形古井。

    “数千里的寒潭居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也太不合常理了。”

    寒潭消失,古井现!

    郭奕走到那个古井前,惊奇的发现井中的水居然呈现出两种颜色,一半是如同寒潭水的漆黑,一半是毫无杂质的白色。

    黑白相交的圆形古井,就像一个不完整的太极阴阳鱼的图案。

    这时古井中的水逸散出无比馨香的味道,一株黑白相间的灵草幼苗从水洼中生长而出,这株灵草只有一片叶子,叶子的形状居然也是规则的圆形,而且分为黑白两种颜色。

    “这……是什么?”

    郭奕很想伸手将那株灵草给扒起来,但是古井之中再次生出变化,两种黑白的井水居然旋转起来,那株灵草再旋转之中疯狂的生长,很快就从一株幼苗,长成了一尺多高,可是灵草之上依旧只有一片黑白叶子。

    就在井水旋转之时,郭奕体内的两座仙门居然也相互旋转起来,化为了太极仙印,旋转的速度居然和井水的速度一模一样。

    突然古井从地面上拔地而起,冲入郭奕的身体之中,坐落在两座仙门之下的位置。

    “这……”

    郭奕完全被此时身体之中的变化给震惊,一座黑白阴阳古井居然生长在自己的丹田之下,那株黑白灵草依旧生长在古井中,灵光四溢,药香扑鼻。

    两座仙门悬浮在古井上方,围绕那株灵草旋转不停。

    郭奕只感觉此时身体之中的灵气无时无刻不在增加,*的速度是以往的十倍以上,在修仙路上走的飞快。

    《武榜》排名直接从三十一位,不断向上飙升,“三十一,三十,二十九……”

    不过几个呼吸间郭奕的《武榜》排名,就如同坐火箭一般提升到第九位才稳定下来,但是依旧还有上升的趋势。

    “第九位。”郭奕脸上大喜,笑道:“我也进入《武榜》前十了,现在才算真正的跨入了绝顶高手的行列。”

    “燕红泪,该你叫我师兄的时候了。”

    就在这时迦叶古佛的声音在郭奕的耳边响起,惊呼道:“我就说为何身在葬天剑中都感到一阵心跳,原来是它?”

    “你知道这口古井的来历?”郭奕心中一动问道。

    迦叶古佛平息了心中的惊骇,道:“不知道。”

    “真不知道?”郭奕不相信这一惊一乍的老和尚会不知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

    郭奕很想在这个老秃驴头上打几个大包,道:“我看你这和尚从头至尾都在打诳语。”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郭奕不再理这个老和尚,知道就算再问他,也从他口里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是身体之中的变化却不得不让他重视。体内多了一把剑和一个不知是人还是灵魂的和尚,现在又多了一口古井和一株草,郭奕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城杂货铺了。

    向体内看去,黑白古井沉在最下方,黑白灵草栽种在古井之上,两座仙门围绕灵草旋转。

    “难道我的两座仙门和这座古井有什么联系,光芒居然交织在了一起,站在古井上方化为了一团阴阳云彩。”

    这种变化完全超过了郭奕的认知,迦叶老和尚肯定知道一些什么,但是他就是不说,自然也拿他没有办法。

    此时整个*小世界的《武榜》高手都惊奇的发现一件事,一个陌生的名字出现在《武榜》前十,郭奕,《武榜》第九位。

    “《武榜》前十是一道坎,想不到又有人突破了这道坎,郭奕,这个名字好熟悉,对了,他不是血一要杀的那个人吗?”

    “这下有好戏看了,能进入《武榜》前十没有一个是善茬,这个郭奕居然冲到了第九位,血一还能杀的了他吗?”

    *小世界的一座大山上,堆满了尸骨,这些尸骨有上千具,而且死的全是《武榜》高手,一个身穿血衣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把碧血长刀,将一个身穿铠甲的男子劈碎,冷笑道:“《武榜》第九就了不起吗?这样只是让我觉得更有挑战性。”

    一个白衣女子行走在一座破碎的城池之中,看着满城的死尸,迈着飘渺的步伐,突然身上《武榜》烙印微微闪动,她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你到底得到了何等奇遇?难道非要做我师兄你才甘心,或者说想要再近一步?”

    *小世界中是战火纷飞,远在亿万里外的圣武城中也是热闹非凡。

    两张百米长的榜单悬浮在圣武城的上空,一张是《武榜》排名,一张是灵魂积分排名。

    这时有人惊呼:“你们看《武榜》第九居然换了名字,郭奕,这个郭奕是谁?”

    “我只知道血一要杀这个少年,但是却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杀这少年,如今这少年崛起的如此之快,圣武战场定然将发生一场惊世的天才对决。”

    “这少年虽然大器晚成,但是依旧不可能是血一的对手,一代天骄将刻骨他乡。”更多的人并不看好郭奕,认为他将死在圣武战场,死在血一的刀下。

    如今圣武之战已经到了第五天,整个小世界的土著全部被清杀殆尽。

    两天前《武榜》高手之间发生剧烈的碰撞,疯狂的厮杀在大地上的每一处上演,两天之内几十万人丧生,战斗之惨烈无法用言语形容,《武榜》排名更是连番跳动,原来的前一百零八名,至少死了三层,连《武榜》前十的绝顶高手都陨落了一位。

    这两日,被称为“大清理”,还剩下的《武榜》高手已经不足十万人。对于一个小世界来说,几万人显得太少了,平分下来,百里之内才有一个人。

    当郭奕从小世界的北极返回之时,看到的除了一座座废墟,就是遍地的死尸,走了上千里也没看到一个活人。

    “难道《武榜》高手都死绝了?”

    郭奕如今的灵魂积分有十万多一点,但是积分排名早就下滑到几百位以后,他正想杀人掠夺积分,但是却看不到一个人影。

    郭奕走进一座破败的古城,古城的街道被鲜血染红,经过太阳烘烤,起了一层血泥。

    古城偏僻的一角,一个背着铁剑的少年偷偷看着进城的郭奕,然后转身进入一座地窖之中,对着里面的人道:“兄弟们,来了一头肥羊。”

    地窖之中加上这个背剑的少年一共有四个人,身上的气息都不弱,都是快要进入《武榜》排名的高手。这四人乃是“大清理”期间的幸存者,都被当时恐怖的杀戮所震慑,不敢再轻易露面,于是才藏在这座地窖之中。

    其中一个髯须大汉声音如雷,道:“你确定只有一个人?”

    背着铁剑的少年道:“绝对只有一个人,我们四个联手可以轻易将他击杀,然后平分他的灵魂积分。”

    另一个富家公子打扮的男子摇了摇头,不赞成道:“凡是能够在大清理期间逃生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而且他还敢一个人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座城池中,肯定有不俗的实力,说不定已经在《武榜》上拥有了排名。”

    第四人是一个长相秀气的女子,此时道:“凭我们的实力根本没有机会去争夺积分排名,还是老老实实的躲在这里,渡过最后的四天,只要能够回到圣武城的人,肯定都会有无数的修仙门派拉拢,毕竟这次能够活下来的人并不多。”

    最终富家公子打扮的男子和那个女子留了下来,而髯须大汉和背剑少年绝顶冒险一次,两人联手去击杀郭奕。

    郭奕踏过两条街道,心头正想着那些《武榜》高手都去了什么地方,突然身后的房顶之上传来两股破风声。

    “去死吧!”

    背着铁剑的少年身体极为灵活,手中的铁剑如同一道黑色的长蛇,刺向郭奕的背心。髯须大汉举着一把巨大的铁锤,一锤砸向郭奕的脑袋。

    郭奕没有使用九变玄火诀,也没有使用葬天灵剑,伸出两根手指将少年的铁剑夹住,轻轻一折,嘭,铁剑断裂成数截。然后一拳轰向髯须大汉的铁锤,铁锤顿时从大汉手掌中脱手飞出,铁锤上还印着一个拳头的凹印。

    郭奕手指中弹出两团赤色的火焰,分别射向铁剑的碎片和抛飞的铁锤,铁剑化为一滴滴铁水,铁锤也融化成一颗铁球。

    来袭的两人都被郭奕逆天的手段给吓住,心头后悔不已,转身就逃。

    “要是你们再跑一步,我不介意杀了你们。”郭奕站在原地淡淡的说道。

    那少年和髯须大汉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根本不可能从郭奕的手上逃生,刚才不过是本能的反应,此时听闻有活命的机会,连忙停下逃跑的脚步。

    郭奕道:“将你们的灵魂戒子交出来,再回答我几个问题,可以考虑放了你们。”

    “谢阁下不杀之恩。”两人老实的将灵魂戒子交到郭奕手上,不敢有半分违逆,心头暗自猜测郭奕的身份,“有这样手段的人物在《武榜》上排名定然不低,难道是前十的某位绝顶高手?”

    “你们两个很厉害啊,积分加起来居然有二十五万,那我就笑纳了。”郭奕现在的灵魂积分加起来已经达到了三十六万,积分排名达到一百一十位。

    那个髯须大汉佩服道:“阁下修为通玄,不知尊姓大名?”

    “郭奕。”如今修为大进,遇到《武榜》排名前三的人也有一战之力,就算现在和血一对上,凭借葬天剑的威力,郭奕也未必会输,无所以他并不怕说出自己的名字。

    “郭奕,我居然想要击杀《武榜》第九的顶级高手,这可是可以抗衡*了几百年的老怪物的前十高手。”那少年此时吓得脸色发白,差点晕厥过去。

    “*小世界上的《武榜》高手都去了什么地方?”郭奕问道。

    髯须大汉自从听到郭奕的名字之后,眼中就升起崇拜的火花,现在郭奕就是他眼中的神,道:“大半的人都死了,还有一小部分的人藏了起来,只想安稳的渡过剩下的四天,不想再加入到争斗中。还有一部分人,修为高绝,就如同阁下一般,依旧各处击杀《武榜》高手,夺取灵魂积分。”

    “听说最后三天,*小世界的中央之城将摆下圣武擂台,到时候很多高手都会前往那里,进行最后的圣武之战。”那少年眼中一片炙热,心中无比向往那场终极圣武之战,但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个实力登上擂台。

    髯须大汉道:“圣武擂台乃是四大强者联手下的圣令,言称只为争夺灵魂戒子,不为取人性命。无论是谁只要进入中央之城,就不能置人于死地,不然将被四大强者联手击杀。”

    “哦!四大强者,哪四大强者?”郭奕冷笑道。

    “《武榜》第二:谷神通。”

    “《武榜》第三:血一。”

    “《武榜》第五:潇潇。”

    “《武榜》第七:**。”

    古玄域大世界庞大无比,有很多《武榜》高手都没来得及在圣武战场开启之前赶到。当日一共有五个《武榜》前十的高手进入*小世界,大清洗之时还陨落了一位,现在还剩下四位,当日这其中并不包括后来才突破到《武榜》第九位的郭奕。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七章 武榜第九,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