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倾城妖娆,乃是一代美姬,可惜此时却落入一只鬼影的腹中。

    一个黑衣女子从远处飞身落下,满意的看着狮头鬼影,笑道:“五鬼,做的不错。”

    这黑衣女子依旧带着一层黑色的面纱,正是郭奕在寒潭之畔看到的那个女子,她笑道:“这女人和血一都有肉体上的交易,不然你以为她的灵魂积分排名怎么能进入前五名?”

    郭奕厚着脸皮道:“女人本来就该合理利用自己的本钱嘛,谁叫别人比你有本钱呢?像你这种还没发育完全的小丫头,哪有什么本钱,所以你不懂。”

    “你……无赖!”黑衣女子咬着牙,捏着拳头,道:“我就知道你伤心了对吧?她还没将本钱给你,就被我杀了,你现在很后悔吧?”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还不把你的面纱拿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郭奕说着就要去揭黑衣女子的面纱。

    郭奕速度快如魅影,但是黑衣女子的速度更快,不过一眨眼就到了百米之外,郭奕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

    “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几乎是我的两倍以上。”郭奕惊骇。

    黑衣女子站在远处,沉默了半晌,才道:“既然你已经猜到,就不要说出来,我知道你心中有疑问,但是就算问出来,我也不会回答。”

    “那我什么也不问。”郭奕心中的确有很多疑问,但是他选择尊重对方的意愿。

    黑衣女子道:“只要时机到了,我会告诉你。”

    “那你为什么不以真面目见人?”郭奕问道。

    沉默,还是沉默,她咬了咬嘴唇,心理做着挣扎,道:“我怕你会对这张脸感到陌生?”

    郭奕没想到等来的答案却是这个,失笑道:“只要你还是原来的你就好。”

    “那可不一定。”

    就在郭奕在想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黑衣女子居然一掌向燕红泪击去,冷笑道:“凡是你身边的女人都必须死。”

    “搞什么,她是我师姐,不,是师妹。”郭奕离的要近些,连忙闪到燕红泪身前,将她挡住。

    “你闪开。”黑衣女子眼中升起两团鬼火,身体周围九道巨大的鬼影跳动。

    郭奕道:“那是不可能的。”

    “你们关系果然不清不楚,哼,我迟早杀了她。”黑衣女子敛去身上的杀机,将九道鬼影收进体内。

    郭奕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笑道:“私事谈完,我们聊公事,话说现在该把潇潇的灵魂戒子交给我了吧?”

    潇潇被狮头鬼影一口吞入腹中,那颗灵魂戒子自然落入黑衣女子手中。潇潇的灵魂积分排名前五,这可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人是我杀的,灵魂戒子自然归我。”黑衣女子摆明态度,不会交出来。

    “可是,是我先让她丧失战力,你才能那么轻松杀死她。”郭奕顿时急了,自己打死打活了半天,最后的战利品居然被别人给霸占去。

    黑衣女子道:“不用你出手,我照样能轻易杀她。”

    “你少来,你要是有那么大本事,你去把谷神通宰了,去把血一干掉,这个你就别跟我抢了。”

    “本姑奶奶抢定了。”

    “你讲不讲理啊?”

    “不讲!”

    ……

    两人边吵边闹,你一言我一语,向着中央之城的方向渐渐远去,当然其中也有燕红泪,只是她一言也没有发而已。

    圣武擂台,位于中央之城的中心。这里原本是一个城中的大型湖泊,如今湖泊上搭建了一座百米长宽的浮台。擂台为木质结构,可以漂浮在水面上。

    旭日东升,朝阳如丹!

    终极圣武战的第二日,湖面上白雾尚未荡尽,湖边已经是人满为患,都等待观看今天更加精彩的圣武之战。

    “昨天不知多少人败的倾家荡产,今天估计没有人再敢上圣武擂台,你们看谷神通驾着白玉琉璃车已经到了。来到*小世界,很多人都没能携带座驾,只有他实力最强,可以例外。”有人羡慕道。

    只见朝霞彩云之间出现一辆白色的飞天古车,古车两边生着两只五丈长的铁翼,扶摇之间就已经飞过百里之距,直接停在擂台东边的湖面上。

    白玉琉璃车宛如没有重量一般漂浮在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谷神通从来没下过白玉车,因为还没有人能够逼迫他下车迎战,所以到现在也没人看到过他的真实面目。

    “嗷!”

    云层之上传来一只蛟龙的嚎叫,宛如雷声阵阵,惊天动地。一只黑色的蛟龙从云层之上显露出来,如同神龙摆尾一般盘旋而下。蛟龙的头顶之上站着一个头戴龙角的男子,这男子看上去只有十*岁,俊朗的外表,带着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

    “**也到了,《武榜》第七,九龙洞天的新一代的年轻高手。”

    九龙洞天为南岭顶级大势力之一,位列于各大修仙灵宫和修仙世家之上的超级大派。**也被誉为南岭新一代的武者中的第一高手。

    **站在蛟龙头上,一脸冷酷,望着圣武擂台之东的白玉琉璃车,眼中充满了战意。白玉车中发出一声冷哼,也升起一道苍穹战意,两股战意气势无比浩大,在空气中撞击出轰鸣的爆炸声。

    “我还没到,你们倒是先对上了。”

    一把血色的长刀从空气中划过,将两人的战意给分开,血刀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飞入它的主人手中。

    血一身穿血衣,手拿血色长刀,站立在湖面上,宛如一尊修罗死神。虽然仅仅只是他一人站在湖面,但是整个湖水都被映成血色。

    此时血一、谷神通、**三人成为鼎力之势,身上的契机相互牵引,反而都不敢轻易出手,怕被另外两人围攻。

    蛟龙盘旋飞舞,**立在蛟龙头顶,冷笑道:“血一,你的对手郭奕已经来到了中央之城,如今已经位列《武榜》第四,昨晚将你的姘头潇潇也给诛杀,你还是少惹几个敌人为妙。”

    血一横刀而立,笑声震天:“我岂会将他放在眼中,就算他得到了《武榜》的承认,战力也和我相差一大截,我杀他如屠猪狗。”

    白玉琉璃车中谷神通的声音,笑道:“我也想见一见这个《武榜》第四,看他到底有没有和我们平起平坐的实力。”

    “他不过是一个缩头乌龟而已,见到我在此地,恐怕已经望风而逃。”血一长笑。

    “我说你能不能积点口德,本少爷是那种胆小怕死的人吗?”郭奕坐在圣武擂台边上,翘着腿,手里啃着一个水果,笑道:“我已经在擂台上恭候多时。”

    在场的三大高手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因为他们三人已经将擂台的三个方向占据,但是居然都没有一人发现郭奕是如何登上擂台的。

    “他的速度非常恐怖。”这是**给郭奕下的评语。

    “他隐匿之术真强。”这是谷神通对郭奕的评价。

    血一心头暗道:“此子果然有些门道,难怪被儒衣鬼公子称为我白骨山未来的大敌。”

    郭奕笑道:“血一,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我早就想和你一战了,正好将你的灵魂积分给夺过来。”

    昨晚郭奕最终还是没能从黑衣女子手上将潇潇的灵魂戒子要回来,只能今天来夺血一的灵魂戒子。

    “真是狂妄,是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血一身上燃起血雾,从水面上笔直的飞跃而起,轻轻的落到擂台之上,道:“今天中央之城的禁杀令也得改一改了,至少我们两人必须是生死之战。”

    血一刚踏入圣武擂台,郭奕顿时便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这不是真正的鲜血的味道,乃是杀人如麻的人身上的一股特有的气味,就算洗也洗不掉。

    郭奕能够从血一的身上感到一股生命的威胁,此时也收起笑容,慎重对待,道:“生死之战,正合我意。但是在战斗开始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那就让你死得明白,因为你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鬼公子既然要你死,那么你就绝对不能活。”血一冷笑。

    郭奕低声念道:“贵公子?难道就是那个儒衫男子?”

    血一道:“我白骨山要杀的人,就算他是一方仙门之主也必须得死。”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谁先死。”郭奕开始暗暗运转九变玄火诀,随时准备出手。

    郭奕和血一就要进行顶巅峰对决,湖旁的所有《武榜》高手都激动不已。同为一方天才,实力却相差太多,圣武擂台注定与他们无缘,这是留给顶级高手的战场,胜者将名动天下,败者将含恨九泉,埋骨他乡。

    郭奕身上冒起红色的火光,瞬间就将衣服化为飞灰,连脚下的圣武擂台都开始燃烧起来。

    血一身上血雾环绕,身体完全被血气覆盖,手中的血色长刀锋芒大盛,光芒耀眼,寒气逼人,每踏出一步,地面上的火焰就会熄灭一分。

    “我*的是天级灵诀《血色魔窟》,专门克制你的九变玄火。”

    一团血气在血一的手上凝结,化为一颗人头大的血球,血球之中阴气缭绕,温度比寒冰还要低,可以让一座火山都熄灭。

    郭奕手中一团熊熊的烈火燃烧,也凝结出一颗人头大的火球,火球中不断的炸响,蕴含着恐怖的能量。

    “到底谁克制谁,试过才知道。”郭奕淡然。

    “赤炎烈火,去。”

    “血海魔窟,去。”

    “轰!”

    火球和血球发生惊天碰撞,将整个圣武擂台都完全炸毁,余波外泄,不知多少《武榜》高手化为飞灰。

    “这还是武圣之间的战斗吗?仅仅是试探性的交手就这么强?”很多站在湖边围观的《武榜》天才纷纷后退,怕被两人的战斗波及。

    一名天才少年道:“我曾见过两名修行百年的灵者对战,也没有这般恐怖。”

    经过刚才初步的交手,郭奕和血一再次战到一起,每一次交手都会发出惊天巨响,不过半个时辰,两人已经发生上千次对碰。

    郭奕双脚微微的弯曲,如同站马步一般立在湖面上,双手抱拳而握,双拳远远击出,打出一道火焰的掌印。

    “轰!”

    血一长刀从手中飞出,化为一道血线,将火焰掌印击溃。

    “长刀破日。”

    血色长刀咻然从血一手中飞出,快速的旋转起来,在水面上飞舞,每飞过一处水面便结成冰晶,冰晶破碎而开将长刀包裹,化为一轮小山一般大小的寒冰太阳,向郭奕撞去。

    “葬天灵诀,一指葬天。”

    郭奕身体之中溢出一道金色的神光,一道血色的小剑被金光包裹,一剑飞出,整个湖泊之水都瞬间干枯。

    “轰!”

    寒冰太阳被葬天剑一剑击碎,太阳中的血色长刀和葬天剑发生激烈的撞击。九次撞击之后,血色长刀砰然破碎,化为一堆废铁。

    “什么,我的血玉刀。你手中到底是什么兵器,居然连我的高级灵器都击破。”血一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但是身上的战意丝毫不减。

    郭奕收回葬天剑,笑道:“打赢我,就告诉你。”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九章 血一,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