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见过的美女不可谓不多,燕红泪,姬幽然都是绝顶的美人,对于这个柳嫣然更多的是好奇。

    就在这时阁楼中走出一个倩丽人儿,眉若舒柳,眼如秋波,琼鼻点点峰,唇似含朱丹,这女子便是柳嫣然的贴身侍女,柳儿。

    柳儿姑娘手中抱着一把古琴,浅浅一笑:“第一关,将是奴家为各位轻弹一曲,请各位将听到琴声后心中最想说的一句话写在一张白纸上,我家小姐会亲自过目,若是合她的意,就能进入第二关。”

    这时儒衫男子也步入进来,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自言自语的道:“有点意思。”

    “希望柳儿姑娘的琴艺不要让我们失望。”说话的乃是画音洞天的少主,他身上也背着一把长琴,身上带着一丝狂意,这是一个对音律疯狂的少年。

    虚空之城的少城主,不耐烦道:“柳儿姑娘快开始吧,我已经等不急了。”

    柳儿微微一笑,却不将古琴横放,反而将其直立在身侧,居然以此来弹琴。

    一指落下,就像一滴水滴在了碧绿的湖面上,发出动人心弦的声音,仅仅一个音调就仿佛完成了一只乐曲。曲中有哀愁,有欢乐;有大漠孤雁,有深谷清泉;有流星破空,也有大地回春。

    一个调,一只曲!

    指尖中拨动了音符,淡淡的谱写了人生。

    “就这么完了?”很多人都没听清那个音符是什么感觉,甚至根本就没听到。

    柳儿将古琴收起,甜美的一笑:“一曲已经揍完,大家请写出此时最想说的一句话来形容刚才的琴音吧。”

    “写什么?我什么也没听到?”华二楼急的脸都红了。

    **一手捏着白纸,一手提笔,脸憋成了茄子色。

    画音洞天的少主失神了片刻之后,突然发出狂笑:“好,柳儿姑娘不愧是跟在柳仙子身边的人,不仅音律造诣非凡,连思想境界也少人能及。”说完之后就在白纸上行云流水的写下一个字,然后折叠起来,呈递了上去。

    画音少主可是在场最懂音律的人,很多人都想看他到底写了什么字,可惜却没有一个人看到。

    儒衣鬼公子沉吟了片刻,突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原来是这样。”接着也在白纸上写出了自己的答案,递了上去。

    “她仅仅只奏一个音调,一个音调能算乐曲吗?这叫我怎么写?”郭奕也咬着笔头苦苦思索。

    这时华二楼从地面上跳了起来,身上的肥肉又是一阵波涛汹涌,突然一声鬼叫:“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个意思。”

    这死胖子脸上笑的比花还灿烂,连忙躲到角落里,偷偷的在纸上写着什么。

    “写的什么?”**伸着脖子想要偷看。

    “自己悟去。”华二楼拿手将白纸遮住,很快就写好,递了上去。

    **骂道:“小气鬼。”

    郭奕苦思了很久,也没有答案,最终只能苦笑一声,将白纸扔在地上,不想自欺欺人。

    很多人都将自己的答案呈递上去,有的人信心满满,有的人忐忑不安,都在等待着柳嫣然的答复。

    郭奕知道自己是肯定过不了这一关,所以心头也就没多大期待。

    就在这时柳儿姑娘又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你们写的,我家小姐已经看了,过了第一关的人一共有六个。”

    “一千多人居然只有六个过关。”郭奕心头的失落感顿时少了一些。

    “到底是哪六个啊?”华二楼神气十足,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柳儿笑道:“阁下自然是其中之一。”

    华二楼狂笑:“哈哈,我早就说过本公子有钱有内涵,柳大家真是慧眼识英才。”

    在场的人都恨咬牙切齿,很想上去扁这死胖子一顿。

    “另外五位分别是:少城主,画音少主,鬼公子,罗天,绍名流。”

    柳儿领着六人进入内堂,进行第二关的考验,其他人都被留在此地,郭奕和**自然也在其中,只是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看到冷焰焰的踪迹,也不知她去了什么地方。

    “哎,你说这死胖子难道悟性真的比我们高,回来非要好好盘问他。”**此时依旧抱怨,又道:“第二关乃是比拼宝物,这家伙宝物多得都没地方放,我看他胜出的机率也很大。”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这死胖子头脑的确不一般,不然也不会成为整个南岭的生意掌舵人。”郭奕突然问道:“这个柳嫣然到底是什么来历,一直被你们说的神乎其神,师门肯定也不一般吧?”

    “当然不一般,仅仅是说出她*的名字,就能吓死在场一半的人?”**似乎忌讳着什么,低声对郭奕。

    郭奕来了兴趣,问道:“她*是何人?”

    “那可是古玄域大世界的禁忌人物,凶名震动七大邪地,当年九个古老传承的修仙洞天都被她一手毁灭,可惜五百年前却突然失踪了。”**道。

    “这么牛,到底是何人?”

    **看了看四周,悄悄的道:“鬼门四大王者之一,阎罗。”

    “原来是她。”郭奕眼睛瞪的老大,惊呼出声,只感觉储物灵宫之中的黄泉白骨棺刚才都跳了一下,就好像要从他身体中冲出来一般。

    **很不解郭奕这个表情,笑着调侃道:“你这什么表情,你跟她很熟吗?”

    “还真有点……不熟。”郭奕尴尬的一笑,继续确认道:“你确定柳嫣然是阎罗的徒弟?”

    “整个古玄域大世界的人都知道。”**道。

    “这就好了。”郭奕长笑出声,道:“死胖子,你们慢慢拼吧,本少爷先去见柳嫣然去了。”

    “这家伙疯了不成?”几个修为高深的老者对着郭奕指指点点。

    “为见柳仙子而疯的人,又何止是他,我已经见惯不惯了。”一个男子摇头长叹。

    此时在场的人都没有离去,依旧等候在此,因为今晚柳嫣然会亲自弹奏一曲,虽然见不到人,听一听她的绝世仙音也算不枉此行。

    郭奕此时胸有成竹,决定在今晚撒一个弥天大谎,让这位柳仙子乖乖就擒,想即此处,他便又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柳儿姑娘,我跟你家小姐是好友,你就放我进去吧。”郭奕的美梦还没有成真,就被人给拦了下来,连大门都没进去。

    柳儿姑娘就算再好的涵养,此时也被郭奕的无赖样给击怒了,道:“这位公子,你要是再无理取闹,我可就不客气了。”

    看来不使出杀手锏,是不会逼你就范了,郭奕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我真的和你家小姐是旧识,你将这样东西交给她看,她自然就会接见我。”

    郭奕不敢拿出黄泉白骨棺,于是就将《鬼书》第九卷装进了盒子中,交到柳儿的手上。

    柳儿看着郭奕从怀里摸出一个黑漆漆的破木盒子,顿时心头一阵无语,感叹这天下还真是什么人都能遇到,有人送出金山银山也得不到小姐的接见,就这么一个街边随处都能买到的破盒子能装什么稀世奇宝不成?

    见柳儿眼中不屑的样子,郭奕顿时装出世外高人的样子,冷哼道:“你个小小的侍女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你家小姐的师弟,此次乃是奉了师尊的法旨,前来有要事和柳……师姐相商。”

    柳儿一时被郭奕的气势所慑,心头顿时拿不定主意,虽然依旧觉得这家伙满口胡话,但是最终还是接过木盒子,放了一句狠话,道:“要是我家小姐不见你,你就等着去死吧。”

    “郭少,这回你闯了大祸了。居然敢冒充阎罗的徒弟,柳嫣然的师弟,这简直就是……哎呀,我们还是快逃吧,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拉着郭奕就要逃走。

    这时柳儿却从里面快步的跑了出来,看到郭奕二人就要离去,连忙跪在地上深深的给郭奕一拜,道:“柳儿拜见师叔,*在里面等你。”

    柳儿虽说是柳嫣然的侍女,其实也是她的徒弟。柳嫣然接过木盒看到里面的《鬼书》之后,虽然只是请郭奕进去,但是柳儿却已经将郭奕当成了她的师弟,因为除了这层关系,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得到师尊的召见。。

    **顿时石化,郭奕哈哈一笑:“师侄,别客气了,起来带路吧。”

    直到郭奕二人消失在通道的尽头,**才恢复知觉,有些痴呆的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是柳仙子的师弟?怎么他身上就没有一点仙气,痞气倒是不少。”

    穿过几间阁帷,郭奕终于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女子,可惜却隔着一层白色帷幔,帷幔外还激荡着一层层光晕,光晕中幻化出一个淡淡的人影,这个人影本来就已经看不真切,更何况她脸上还带着白纱。

    光晕中一只只灵蜂,灵蝶在飞舞,还有无数的光点穿梭在其中,整个屋子中显得很是虚幻。

    “师姐,我可总算见到你老人家了。”郭奕想要一头向人影扑上去,却被光晕给弹倒在地,半天才爬起来。

    柳儿在一旁捂着嘴,呵呵一笑:“我家小姐此时还再仙河中*,这只是她的一缕意识化身而已。”说完之后,她便款款的退了出去。

    修仙的第二个境界叫做“八河玄法”,这个境界分为八个小境界,每提升一个境界,修仙之路上就会多出一条仙河,仙河是用来洗涤灵魂,壮大灵识。修仙的第二个境界便是对灵魂的*,这个境界的人少之又少,每一个都是通天彻地的人物,一般都已经隐世不出,很少行走在世间。

    没想到柳嫣然居然修为如此可怕,已经打破了“九宫”屏障,步入了“八河”的境界。

    进入这个境界的人,灵识都相当恐怖,一切虚妄都能一眼望穿。郭奕连忙暗自跟迦叶古佛交流:“老秃驴,快将我储物灵宫之中的黄泉白骨棺隐藏起来,可千万别被柳嫣然的灵识给发现了。要是她知道我们偷了她*的棺材板,今天我们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放心,论灵识的强度,那小女娃娃和我比还差远了。”葬天剑中溢出一道金光流进仙门之中,将储物灵宫完全包裹住,现在连郭奕自己都看不见灵宫里面的东西,这才放心了下来。

    就在这时,眼前的光晕开始发生变化,里面的人影也开始清晰了起来。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章 师姐?,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