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之上鬼风四起,汹涌澎湃,一座青色的宫殿散发出夺目的光彩。

    黑衣女子身穿黑色纱衣,脚踩一团青色云彩,飘身在青色的宫殿之上,她的身体就好像虚幻的云雾一般,让人很难看清。

    天空之上无论是强大的尸修,还是修为绝高的骨修,亦或者那群杀气震天的鬼云,皆是齐齐下跪,齐呼:“圣女驾临,天下拜迎。”

    声音动天,宛如一声声惊雷,响彻万里!

    华二楼站在鬼林客栈的后院,遥望长空,心头也是颤动不已,差点就和其他人一般跪倒在地,幸好一具红木棺材悬在他头顶,帮他挡住了那股慑人的威势。

    “白骨山还是那般气势凌人。”红木棺材中响起一声冷哼。

    华二楼摇了摇头,道:“时隔五百年,白骨山终于又有圣女现世,也该他们扬眉吐气一回了。”

    “没那么简单,白骨山的圣女既然率先出世,其它六大邪地的邪女,魔女,妖女估计在十年之内都会先后出世,七大邪地的排名已经维持了五百年,看来是又要换了。”红木棺材中的声音似乎是在预测着即将发生的天下大事。

    华二楼笑道:“这么说七大邪地的排名都是要这些圣女,邪女,魔女,妖女来争夺?”

    “这是他们邪门传承了数十万年的规矩,每五百年选出一名最杰出的女子入世争斗,以决定今后五百年谁来领袖群邪。”

    “看来从今晚开始,整个古玄域都要乱起来了。”华二楼有些担心的看向鬼林客栈的方向,道:“老大啊!老大,今晚三个女人齐聚一堂,是一个比一个难惹,我看你就算有通天手段,今晚避免不了缺胳膊少腿。”

    华二楼刚叹完,立马一拍额头,惊道:“我怎么忘了这一茬,思思姑娘好像还穿着老大的衣服,完了,可能不是缺胳膊少腿那么简单,能不能活命也变成了一个未知数。”

    华二楼向身后一招,叫道:“快去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材,纸钱,白布也给我准备一份。”

    话说鬼林客栈之中的众多修士,此时都被外面庞大的声势震慑,一些人身体开始颤抖,有人直接钻到桌子下边,就算是狂傲自大的林凡此时都面如白纸,吓得全身不停的哆嗦。

    郭奕也被外面的气势所惊,他没想到这个白骨山的圣女一出场这么拉风,连灵者第九宫的绝顶强者都带来了一大堆,而且还向她下跪。

    “妈的,那两个*干什么去了,怎么还没将鬼公子摆平?这下好了,鬼公子没有杀死,倒是把白骨圣女等来了,现在只能希望没人认识我,才可能逃出生天。”

    郭奕心头将办事不利的采花双圣骂了一顿,便打算趁白骨圣女没进来之前先溜走,今晚的引蛇出洞计划只能先暂时搁浅。

    “跟我走。”郭奕拉着思思就要马上离去。

    “慢点,踩到衣服了,你衣服太大,拖的太长。”思思走一步跌一跤,硬是被郭奕给拖到了大门口。

    “我再问一遍,刚才是谁说郭奕是狗贼?”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这声音已经落到地面上,马上就要跨进鬼林客栈的大门。

    郭奕知道此时想要出去已经不可能,于是连忙转身坐到靠门的一张酒桌旁,还没等郭奕松一口气,一抬头才发现这张酒桌上还坐着另一个人,这人正将酒杯放下,淡淡的看了郭奕一眼,道:“我们在城门口见过。”

    “我靠,我怎么这么倒霉。”郭奕感觉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额头上的汗水就像下雨一般往下掉。

    原来酒桌对面坐的那人,正是《灵榜》第十三位的云悲刻,也就是魔煞岛主人的义子,此次是专程来杀郭奕。

    每一个登上《灵榜》的人,无论是天赋还是修为都是让人仰望的存在,更何况是《灵榜》第十三这种排名靠前的人物,就算是八河玄法境界的法主见了他们都要平视,因为他们的战力并不输于一般的法主,可以说整个酆都鬼城都找不出几个能和他相抗衡的高手。

    九宫通灵是修仙者的第一个境界,被称为“灵者”,八河玄法是修仙者的第二个境界,被称为“法主”。灵者和法主都只是一个称号,是修仙者称呼上的等级划分,并没有实质意义。

    郭奕表情僵硬的对云悲刻一笑:“还真是巧啊!”

    云悲刻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僵硬,就好像被一层冰霜冻住一般,跟郭奕说了一句之后,就再也不开口了。

    此时白骨圣女已经走了进来,她的脚步很轻,走路就好像没有声音一般。她全身都穿着黑衣,乌黑的头发直直的垂下,将她大半个脸都遮住,但是依旧遮不住她绝色的风华,眉毛似蹙非蹙,眼波时冷时柔,雪肤宛如玉雕,红唇淡如彩丹。

    这是一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如果上天造人的传说是真的,那么恐怕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了塑造她这张脸上,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塑造了她的身躯和灵魂,最后三分之一的时间草草的创造了整个人类。

    郭奕本是背对着她,此时偷偷的转过身,用眼睛的余光瞥了她一眼,顿时也被她的美貌震惊,这绝对是他迄今为止见过最美的女人,也许只有柳嫣然摘下了欺天面具才能和她相抗衡。

    整个鬼林客栈中,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她的身上,但是有两个人除外,一个是正在对郭奕发脾气的思思,另一个便是云悲刻,他眼睛甚至看都没有向白骨圣女的方向看一眼。

    郭奕心头暗自佩服,这绝对是一个能够完美控制和约束自己的人,无论是情绪,还是身体的感官,要做到这一步都相当的难,即使是一些修为高过他的人,也未必能有他这份定力。

    白骨圣女的话依旧还在鬼林客栈中回荡,但是先前骂郭奕狗贼的人,却一个都不敢再开口,就好像全部都变成了哑巴。

    突然有人指向林凡,道:“是他说的。”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郭奕身边的思思。

    “咚!”

    郭奕手中的酒杯直接吓掉在地上,见白骨圣女并没有将注意力转过来,才立马将思思给拉了回来,按倒在椅子上,低声骂道:“你个败家娘们,想找死啊!没我允许,以后不准你说话。”

    “知道了,我保证不乱说话。”思思折腾了半天才在椅子上坐稳。

    白骨圣女眼神冰冷,身上一圈圈灵光浮现,她死死的盯着林凡:“是你说的?”

    “我,我好像,我似乎说了一句,其实也只有半句,可能比半句还要少一点。”林凡一看见白骨圣女的绝世容颜,心头就发虚,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这么说,就是你说的?”白骨圣女脸上寒光尽失,就像一朵冬天里的腊梅盛开,脸上旋即笑了起来,道:“说的好,他岂止是狗贼,简直就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禽兽。”

    白骨圣女本身就美的让人心醉,这一笑起来,真可谓美到了极点,在场很多人都被她这一笑而直接看晕过去,倒在桌子下面。

    郭奕心头直骂,“我哪一点像禽兽了?还以为来了一个给我鸣不平的好人,想不到这白骨圣女也是一丘之貉,听她那语气似乎比这些人还有恨我几分。”

    白骨圣女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个是身穿黑甲,腰配四尺黑剑的男子。他钢爪一般的手心托着一只三寸高的女尸,女尸不足人的一根手指高,但是却散发出一股无比危险的气息,就连云悲刻都向他看了一眼,似乎也被女尸身上的尸气引动。

    另一个,乃是一具青玉色的骷髅,全身的骨头都通透照人,还有一圈青色的光晕流转在骨头之中。他手中拿着一把青玉骨刀,刀锋之上寒光一吞一吐,好像随时都会破空而飞。

    这两人分别唤作:尸公子,骨公子。

    他们两人和鬼公子一般,并列为白骨山年轻一代最强的三个人。

    尸公子就好像一具僵尸,眼睛一直在整个鬼林客栈中环视,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

    白骨圣女发现他的异动,问道:“尸公子,你在找什么?”

    尸公子脸色凝重的道:“圣女,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小七说附近隐藏着一只厉害的尸皇,似乎就在这家客栈之中。”

    小七,便是尸公子手中的那具女尸,此时女尸正跪倒在他的掌心,瑟瑟发抖,全身的尸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整个古玄域大世界的尸皇加起来也不足十位,想不到居然有一位出现在此。”白骨圣女倾国倾城的脸上也写满了惊色,但是她很快便双手抱拳,对着客栈中一拜,道:“白骨圣女,拜见尸皇前辈,请前辈现身一见。”

    “轰!”

    白骨圣女此话一出,顿时震惊全场,这时所有人才知道鬼林客栈中居然还有一位绝代尸皇。

    整个古玄域大世界一共也就五位尸皇,每一个都有移山倒海的本事,地位和四大鬼王并列,乃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存在,就算是八河境界的法主见了他们也要参拜。

    云悲刻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此时也出现几分激动,眼中升起两团魔雾,向着客栈中看去,想要将这位尸皇前辈找出来。

    鬼林客栈中修士上千,此时已经有一些老尸修跪地长拜,大呼:“尸皇前辈,请现身一见,晚辈们在此给你老行礼问安。”

    郭奕一不留神,思思又站起身,笑道:“大家都起来,你们的心意我都知道了。”

    说完,她便走过去将一群老得牙齿都掉光的尸修扶了起来。

    思思一起身,整个鬼林客栈便跪了一*,就连云悲刻都起身弯腰行礼,唯有郭奕一个人还坐在椅子上,背着身体,臭骂思思不听话。

    白骨圣女对她行礼之后,才向她看去,眼中突然升起一阵火光,指着思思的衣服,厉声问道:“他的衣服怎么会穿在你的身上?”

    白骨圣女那表情就好像要吃人一般,哪还有刚才的恭敬,此时她恨不得将思思一剑给剁了。

    下边有人低声嘀咕:“圣女就是圣女,连尸皇也不买账。”

    有人也点头称是:“看圣女那样子,就好像要将尸皇前辈的衣服给拔下来。就算是白骨山的主人估计也不敢去拔一位尸皇的衣服,这白骨圣女还真不会一般的有魄力。”

    思思虽然不知白骨圣女为何发那么大的火气,也不知道她口中的他到底指的谁,脸上很是无辜,低道:“人家衣服被他弄坏了,他自然就把他衣服给我穿了呗!”

    在小小世界之时,思思身上的冰花衣乃是被黑白灵草震碎,思思自然将这些都归咎到郭奕身上,此时这么说,其实也是实话实说。

    但是听在这些人的耳中又是另一回事,已经有人怒极大骂:“哪*是谁?绝对比郭奕那狗贼还要禽兽。”

    “居然对尸皇都敢用强,还将尸皇的衣服都撕破了,这家伙绝对是男人中的男人。”有人却对郭奕佩服不已。

    “难道仅仅一个月,一个人的变换真的就有这么大吗?我本来还有些不信,但是现在……”白骨圣女眼神复杂,当她看到思思那天真无邪的眼睛,又联想到郭奕当时的“恶行”,她差点泪崩,久久之后才到:“他人在哪里?”

    “就在那里啊!”思思见白骨圣女不再凶她,顿时高兴起来,伸手向郭奕指去。

    ……

    哈哈!大家希望郭奕怎么死?

    今晚还有一章!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五章 圣女的怒火,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