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发小女孩乃是龙凤线所化,身体之中蕴含着不可揣度的伟力,只要站在她身边的人都会感觉到一股让人想要后退的危险气息。

    魔女若是将她带出这片禁地,以她那种杀伐果断的性格,很可能会在修仙界掀起一场大风浪。最主要的是,那个时候她未必能够控制得住局面,要知道凶兽的性格根本不能用人性在衡量。

    魔女并不理会郭奕,只是对小女孩笑道:“告诉妈妈,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凤凤!爹爹为什么要凶你呢?”小凤凤在魔女的怀里撒娇。

    魔女笑道:“咋娘俩别管他,带妈妈走出这白玉台好吗?”

    “当然好了。”小凤凤从魔女的怀中飘飞而起,然后化为一只数米长的金色龙凤线,背上还长着两对金色的翅膀,口吐人言道:“妈妈,爹爹站到我背上,我带你们出去。”

    魔女对郭奕冷笑道:“若不如此,你觉得我们走的出去吗?”

    “哼,你最好别玩火,小心**。”郭奕知道自己已经阻止不了她,便不再多说。

    两人站在龙凤线的身上,在金色的海面上急速的飞行,吹着淡淡的海风,可以从海水中问道一股淡淡的香味,有点像药香,也有点像花的味道,正是当时在古木林外问道的那股味道。

    郭奕很想跳进金色的海洋下边看一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东西,不仅让整座海洋都变为金色,还孕育出如此多的龙凤线,还有就是这些香味又是什么发出的呢?

    白玉古台已经渐渐的远去,一杆金色的大旗迎风招展,这里原来到底是一片什么地方?又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谜,一切都是一个还等待解开的谜!

    龙凤线的速度奇快无比,仅仅一刹那便飞出数千里之距,已经飞出了金色海洋进入了古木林的上空。

    这本是一片禁飞的蛇林,但是此时却无法禁住龙凤线的飞行,林中无数的金色小蛇都感受到上方的庞大威压,一条条都飞射而起,在红色的落叶中翻飞。

    这片古木林并不大,很快就走出了尽头。

    “咻!”

    刚出古木林,郭奕和魔女便同时出手,此时已经走出的危险之地,魔女对郭奕的承诺便已经无效,一只魔爪顿时向郭奕袭杀而去。

    郭奕也不甘示弱,手指之上点出一指葬天剑气将魔爪粉碎,然后身体飞跃而起化为一道惊雷破空而去,天幕之外传来他的声音:“记住我对你说的话,千万别玩过火了。”

    魔女冷哼一声就要追去,但是身下的龙凤线再次变为了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眨巴着眼睛飞落到魔女的身边,望着郭奕离去的方向问道:“妈妈和爹爹吵架吗?”

    “呵呵,小凤凤乖,咱们别理他,妈妈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魔女牵着小凤凤的小手,登上了魔云战台。

    小凤凤问道:“是什么地方啊?”

    “花都圣城。”魔女站在魔云战台之上,遥望北方,脸上冷道:“我看你们怎么跟我斗!”

    魔云战台飞天而去,下方的古木林中飞出一个红纱女子,望着天幕,眉头微蹙,贝齿轻启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龙凤线都没能将她杀死,还让她进入了古林的深处,这下麻烦大了。”

    红纱女子又望向郭奕消失的方向,脸上笑得:“妈妈,爹爹。呵呵,不过这下应该有好戏看了,我若帮忙宣传一下,定然能让她们先斗起来。”

    她化为一团红雾又消失不见,风中还能听到她银铃一般的笑声。

    郭奕化身惊雷向着古城的方向赶去,花了近一天的时间才返回蓝洋府,就在离古城一万多里的地方正好遇到一身白衣的萧长生,他看到郭奕飞来,顿时大喜,大喊道:“*,我还以为你被那女魔头给杀了。”

    郭奕笑道:“她哪是我的对手,我一出手她就吓跑了,这才追杀她六百万里回来,幸好她跑得快,不然此时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上。”

    “不可能吧!我这一路打听,那些修士都说你被那女魔头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萧长生很是疑惑道。

    “谁这么大嘴巴?我们现在先不提这个问题,古城那边怎么样?”郭奕老脸一红,于是便引开话题。

    萧长生叹道:“消失了。”

    “什么消失了?”郭奕有种不好的预感。

    “整座古城都消失了,连一砖一瓦都没留下,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出现过一般,真是怪异。”萧长生叹道:“这会不会是别人的幻术?”

    郭奕摇了摇头,幻术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幻化出一座古城的活生生的人,他决定亲自赶去查看一番。

    一座城池都消失不见,肯定会留下一些痕迹可查,不可能全无破绽。

    “怎么会这样?”

    当郭奕赶到当日古城的位置之时也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慑,古城的确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更让他惊异的是,原来古城的位置居然化为了一个金色的水潭,这里的水和古木林中的水一模一样,皆是发着淡淡的金光,唯一不同的是潭水中并没有金色的小蛇游动,也没有那股特殊的香味。

    郭奕觉得这其中肯定有着某种联系,这金色的潭水实在太过于怪异,红湘音可能就是因为发现了什么所以才会出现在这座古城之中,又或者是她背后的夜影楼知道了一些隐秘派遣她前来此地。

    郭奕回想起那座白玉古台和那杆神异的大旗,突然心头升起一股未知的恐惧,就好像在不久的将来会有天大的变故发生。

    思索了片刻,郭奕纵身一跃就要跳下金色的水中,想要潜下去探知个究竟,但是就在他即将落下之时一条金色的龙凤线居然从水中跃起,向他扑来。

    “咻!”

    郭奕使出菩提三动迅速的返回岸边,惊道:“这里居然也有了它的踪迹。”

    事情显得越来越不寻常,但是郭奕却无法想通其中的关键,只能怀着忐忑的心情和萧长生就此离去。

    “完了,我怎么忘了这一茬,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灵葩怕是就要出世。”

    郭奕拉着萧长生便向着天边飞驰,生怕迟了一步绝世宝物就被别人给夺去了。

    话说另一头,灵葩孕育之地,天上的异象已经越来越惊人,已经达到了第五种异象“黑幕金星”,只看见方圆万里之内都化为一片黑夜,唯有那座大山之上悬浮着五颗金色的天星,将一缕缕的金光射入山体之中,孕育即将出世的灵葩。

    一只金龟的虚影在五颗金星之间缓缓的爬动,似乎也在吸噬金星之中的神秘力量。

    下方,无数的修仙者都围聚在大山周围,比三天前的数量还要多出十倍不止,特别是大山的四方皆有强大的修士镇守,一般的散修进入百里之内就会被无情的抹杀。

    郭鲁赶着一头青牛躲在一处角落中,远远的看着光芒越来越黯淡的五颗金星,青牛顿时骂娘:“金星的光芒完全消失的时候,便是灵葩出世之时。姓郭的那小*太不靠谱了,这种关键时刻居然玩失踪,要是灵葩落入别人手中本尊非跟他拼命不可。”

    就在这时郭奕和萧长生刚好从天外飞来,听到青牛骂出的这一句,郭奕一拳打到牛*上,笑道:“这不是回来了嘛!”

    青牛道:“幸好你即使赶回来,要知道本尊布下的杀阵可是需要你去启动。”

    郭奕望着大山的四方,只见修士连成片,灵旗插满整个天空,各方修士都已经纷纷赶来,其中郭奕还感觉到了法器的气息。

    每一件法器都有移山倒海的威能,一旦完全发挥出威力,就算《灵榜》强者都要避其锋芒,除非《灵榜》强者的手中也有法器才能与之相抗衡。

    郭奕身上也有两件法剑,但是以他的灵力最多只能激活上面的法阵,根本无法发挥出法器的真正威力。

    郭奕皱了皱眉头,道:“你到底布了什么大阵?”

    “本尊乃是牛毒王,布的自然是毒阵。”青牛从口中吐出两颗青色的丹丸分别飞到郭奕和郭鲁的手中,道:“这乃是两颗万能避毒丹你们服下之后自然不会受毒阵所侵。”

    “再来一颗,我徒弟还要一颗。”郭奕道。

    “你徒弟?”青牛哈哈大笑:“小子,你至少比他低六、七个小境界,你是他徒弟还差不多。”

    “六、七个小境界,你这只死牛不会算数吧!我现在可是灵者第八宫,他也就灵者第九宫,比我高出一个境界而已。”郭奕道。

    青牛冷哼,道:“是你小子没见识,灵者第九宫没那么简单,这是一个奇境,同样是第九宫的修为,但是《灵榜》高手却能秒杀其他第九宫的灵者,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

    郭奕愕然!

    萧长生身上白衣飘飘,点了点头道:“这位牛前辈说的没错,灵者达到第九宫后,的确可以再被细分为九个小境界,这就是所谓的融宫为舟。”

    “融宫为舟,是什么意思?”郭奕问道。

    “灵者达到第九宫之后,仙路之上的九座灵宫便都已经打开,这时候灵者有两种选择,一是,尝试冲击法主的境界;第二便是,融宫为舟。”

    “绝大多数灵者都会选择第二种,那便是融合体内的灵宫,化为一条宫舟,宫舟可以助人渡仙河,融合的灵宫数量越多渡仙河的速度也就越快,到达法主境界之后*速度也就越快。”

    郭奕有些明白萧长生的话,因为修仙的第二个境界便是要渡过仙路上的八条仙河,他的意思就是说,将身体之中的九座灵宫融合起来,化为一条可以渡过仙河的宫舟。融合两座灵宫的宫舟,可以增加两倍的渡河速度;融合三座灵宫的宫舟,可以增加三倍的渡河速度,以此类推,如果将九座灵宫都融合为一条宫舟,那么这个灵者也就达到了九宫大*的境界,达到法主的境界之后*速度是他人的九倍。

    “那你现在融合了几座灵宫?”郭奕问道。

    萧长生尴尬的一笑:“五座,应该很快就能将第六座融合完全了。一般进入《灵榜》的高手至少都融合了三座灵宫,每融合一座灵宫体内的力量都会成倍的增加,我的目标便是九宫大*,虽然古玄域从来没有人达到过那种高度,但是作为一名大侠必须要有自己的梦想,*你说我说的对吧?“

    “难怪《灵榜》高手都强的那么*,感情比我还要至少高出四、五个小境界。”郭奕心头很不是滋味,突然觉得自己的路还很遥远。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九章 消失的古城-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