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龟足有数百米大,就像一座白石小山在一步步向前踏动,每踏出一步都会将地面震响。

    它也不知在大山之下孕育了多少年月,龟身的每一处都长满了鳞片,一块块巴掌大的苔藓零星的长在它的背上,让那些刀斧痕迹显得更加沧桑古老。

    虽然走的很慢,但是因为身躯太大,此时已经走出了数十里地。

    六大洞天的洞主带领着门下的弟子,将石龟团团的围住,他们不敢和三大《灵榜》高手争夺灵葩,于是想要将这只石龟捉回去作为守山灵兽。

    一个眉如柳叶的俏丽女子,道:“*,这只石龟神异非凡,应该乃是天道自然所化,若是我们紫云洞天将之收服,定然可以驯养为传承千年的护山灵兽。”

    “紫云洞天也想夺此灵兽,真是笑话,你们在我们六大洞天之中最弱,根本没有那个资格。”

    太华洞天的洞主朗声一笑,从怀中取出一根千米长的紫金灵绳,想要以绳将石龟给捆住。

    另外四大洞天的洞主却是不依,同时祭出灵剑,四把带着三丈灵光的利剑随时准备对太华洞天的洞主出手。

    六大洞天的联盟此时已经宣告破裂,旗下的门人也是剑拔弩张,上千把灵剑齐齐悬浮在虚空之中,发出淡淡的灵光,远远望去就像万盏灵灯悬空一般。

    就这这时一道惊雷从远处轰然落下,一道闪电从龟背上劈过,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已经站在其上,悠然的向着六大洞天的修士微微一笑:“这只石龟归我了。”

    “你是何人?”太华洞天的洞主怒目而视。

    紫云洞天的那位美女修士惊呼:“他就是最近被传的沸沸扬扬的采花圣手,郭奕。我见过他的画像,如今整个古玄域的女修士都已经知道,防火防盗防郭奕。”

    六大洞天的不少女修士纷纷将他认出,又有女子道:“他被称为天下第一淫贼天才,只要被她看中的女子,没有一个能逃过他的魔掌。”

    “这绝对是整个修仙界美女修仙者的噩梦级人物,我师妹曾经半夜因为梦见他而被吓醒。”

    “听说他老少不忌,生死不论,曾经有一位已经死去十多万年的老尸皇都在棺材中被他得手,佝偻的身躯被他给强行占有,最后那位老尸皇只能还含泪而去。”

    六大洞天的女修士纷纷后退,就像看豺狼虎豹一般畏惧的看着郭奕,其中还不乏白发苍苍的牙齿都快掉光的老婆婆。

    其中一位中年女洞主,一听说郭奕的贼名,顿时吓的面如土色,带着门下的一群女弟子仓惶逃走。

    郭奕心头在滴血,他很想喊冤,但是迎来的却是无数男修士杀气腾腾的灵剑,这些灵剑宛如剑雨飞过,要在他身上穿出几千个透明窟窿。

    “真是个禽兽,师姐别怕,我替你杀了这淫贼。”

    “师娘不用惧他,弟子的剑专为杀他而出鞘。”

    “师妹,你说什么?只要我杀了他,你就嫁给我。妈的,拼了,宰了这小子。”

    ……

    郭奕将葬天古字化为一百六十八面金光灿灿的盾牌,但是依旧被成百上千的灵剑逼的苦不堪言,几次都差点丧命。

    “动如惊雷。”

    郭奕用葬天古字完全将自己包裹,化为一道惊雷闯入修者群中,就如同野狼入羊群,一掌就能将一人拍成血雾。

    闯入人群之中后,数千把灵剑反而无法发挥出威力,皆是怕被自伤,纷纷将灵剑收回手中。

    “葬天剑雨!”

    郭奕一指点出,手指之上飞出数百道金光,皆化为葬天小剑的形状,顿时将一片修士洞穿。

    “小贼,受死。”

    一名灵者第九宫的洞主手持一片青色的木叶,施展灵诀,顿时木叶便化为一颗枝繁叶茂的古木,横扫而出,枝叶过处发出一声声爆鸣,就像无数的灵器炸裂而开。

    另一名第九宫修为的洞主,手持两颗灭神石同时飞出,决定要将郭奕这祸害彻底的灭杀在此。

    “玄地剑!”

    郭奕将玄地子的法剑取出,瞬间引动十八座法阵,化为十八片绿色的古木,将那颗木叶所化的古树直接轰飞了回去,就连两颗灭神石也就仅仅摧毁了两片古木罢了,并没有伤及郭奕。

    玄地剑一出,战场顿时发生变化,虚空之上就如同悬浮着十六片古木树林,将所有的修仙者都囊括在里面,谁也不知道里面如今的战况如何。

    青牛和郭鲁见郭奕一人独战五大洞天的修士,这才贼头贼脑的溜了出来,然后飞到石龟背上。

    一个青色的竹篓从青牛的嘴中飞出,然后化为千丈大小,直接将石龟给收了进去,然后便又飞进了牛嘴之中。

    “小子,我们快走。”

    郭鲁望着天空之上不断发出的一声声轰鸣,将牛绳死死的拉在手中,固执道:“少爷还没出来,我们必须得去帮他。”

    “帮个屁啊!几个小毛贼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他要走没人能拦下他,你就不要跟着添乱了。”

    “郭小子,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们带着石龟就先走了。”青牛对着天幕之上长喊了一声,便拖着郭鲁飞奔而去。

    “轰!”

    五位洞主联手,五件顶级灵器直接将郭奕给轰飞了出去,其他的门人弟子也纷纷祭起灵剑,化为一道剑龙飞出。

    “靠,太不够义气了。”

    郭奕从地上翻身而起,提着玄地剑将剑龙劈碎,化为一道闪电,施展出绝世身法出现在一位洞主的面前,然后一剑将他劈为两半。

    此时他已经杀红了眼,并渐渐的稳住了阵脚,毕竟五大洞天的弟子都中了毒阵之毒,修为减半,实力大损,给了他从容的应对的机会。

    “七彩灵铁!”

    一位洞主手持一块四方的灵铁,化为十米大,重过百万斤,从手中脱手飞出。

    “九剑布阵!”

    另一位洞主仙门之中冲出九把紫色的灵剑,化为一道剑阵将郭奕围困在其中,剑阵之中同时飞出九道如同实质一般的剑气。

    “开天拳!”

    第三位洞主全身皮肤宛如金刚,一拳轰出,顿时便打出一个数米大的拳影,声音宛如山体崩塌,气势如同大江飞浪!

    “以身化剑。”

    第四位洞主手持一把九米大剑,剑光将他的身躯完全笼罩,连人代剑同时咻然飞出。

    四道惊世杀法同时攻来,每一道都可以将一座小山轰平,而且将郭奕六方都完全包裹,他只能硬拼。

    “九变玄火诀!”

    郭奕浑身火焰缭绕,很快就燃起百米高的火焰,将玄地剑引动的十八片古木林引燃,一时间整个天幕都化为火海,无数修为低下的弟子瞬间化为飞灰。

    “玄火化剑!”

    无数的火焰,化为无数火剑,在虚空中穿行,威力就如同万箭齐发,火剑雨过处无一人生还。

    “太极仙印!”

    “葬天古字!”

    郭奕头顶太极仙印将以身化剑的第四位洞主撞裂而开,撕裂为九块血肉。他杀出一条血路之后,出手再也不留情面,左走提着玄黄剑,右手提着玄地剑,葬天小剑悬在头顶为他守护四方的灵剑来袭。

    “杀!”

    七彩神铁被郭奕右手一剑斩出一条缺口,左手再斩,直接裂为两块,化为废铁。九把灵剑化为剑阵奔袭而来,郭奕挥出九剑,每一件斩断一把灵剑,如同切菜。

    “轰!”

    第三位洞主护体神光黯淡下去,已经被葬天剑一剑穿破眉心,溅出一袭血花然后轰然倒地。

    郭奕全身火焰越来越盛,手中两把法剑威力无双,任何灵器都能一剑斩破。

    “大家快逃,此子已经疯魔,手持绝世法器要将所有人屠灭在此。”

    三位洞主都死在郭奕手上,顿时将剩下两位洞主吓得胆丧,居然抛下自己的门人率先逃走。五大洞天的弟子见洞主都逃窜而去,也是纷纷逃走,连先前那些势要击杀郭奕的男修士此时也都奔逃不及,哪还顾那些女修士的死活。

    所有人在短短的三个呼吸间就跑的干干净净,唯有一个红纱少女却落了单,她生的俏美如花,肤如雪脂,年龄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正是花样年华。

    她身上仅仅披着一层半透明的红纱,将*以下的位置遮住,露出脖子下方*的雪白,特别是那如同玉质的锁骨,显得*无比。

    一双杏目潸然泪下,赤着如同金莲的脚丫,手抱着胸脯不断的后退,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足以让任何一个男子生出怜惜之心。

    “你这杀人魔头,你这淫贼,不要过来,不然喊人了。”红纱少女捏着裙摆,风情万种,虽然看是在惧怕郭奕,但是却更像是在引诱他。

    她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少女体香,这种香味就像可以产生幻觉一般,让人闻了都会不由自主的在脑海中浮想联翩。

    郭奕散去身上的玄火,将玄黄剑和玄地剑一一收了起来,然后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瞥向红纱少女,就好像怪物一般看着她,讶然道:“你怎么还没逃走啊?”

    红纱少女没想到郭奕会冒出这么一句,白白浪费自己施展这么久的媚术,心头将郭奕骂了无数次:“这也叫采花圣手,木头圣手还才不多,居然连媚术加欲香都对他没有效果,他难道已经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故意装出这副样子?”

    “完了,那只死牛怎么没告诉我去哪找他们。”郭奕就好像没看到身边这个风情万种的少女,额头一拍,将青牛又大骂了一顿,然后对红纱少女笑道:“姑娘真是漂亮,咱们后会有期,虽然我可能杀了你师门前辈,但是那也是他们先要杀我,我最多算是正当防卫。算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追那两个*去了。”

    “你才是一个*。”红纱少女心头骂道,此时见郭奕转身离去,顿时从云层之上跌了下去,娇呼一声:“救命啊!”

    “咻!”

    郭奕速度快如闪电,听到声音之后便倒飞而回,将离地面不足一米高的红纱少女抱了起来,道:“难道你受伤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红纱少女从郭奕的怀里挣脱出去,以泪洗面,然后呜咽的背着身哭泣,道:“我爹、娘、*,都死在你的手中,我修为低微,回到门派中只会沦为那些师兄们的玩物,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何不让我去死?”

    “是你叫的救命啊?”郭奕有些无语道。

    “我……我叫了救命吗?我怎么不记得?”红纱继续哭泣,哭的更加伤心,突然手中多出一把尺长的灵剑,就往心口扎去。

    “嘭!”

    郭奕速度何等之快,见红纱少女居然要寻短剑,便一掌将灵剑拍飞,愧疚的道:“要不我传你一招惊世剑招,这样你回去之后就不用再怕你的那些师兄了,而且你剑招大成之后,还能前来找我报仇。”

    郭奕心头颇为自责,虽然说得冠冕堂皇,但是杀人就是杀人,不管谁先动的手,结局就是自己杀了她的父母*这些可以庇护她的人。

    而且正如这少女说的一般,她长的绝对是祸水的级别,无数的男人都会对她动心,郭奕要不是见得美女实在太多,而且他心完全的系在柳嫣然身上,估计也不会例外,绝对会对她的美貌产生非分之想。

    如此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真的因为自己的原因落到沦为他人玩物的下场,郭奕定然要自责万分,这就是男人的通病,若对方是一个夜叉级的大婶,他绝对不会有这种自责出现。

    红纱少女听了郭奕的话,顿时眼睛一亮,但很快就掩饰了起来,继续哭泣道:“没用的,我几位师伯、师叔也觊觎我美色多时,就算我练成了你传的绝色剑招,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定然,定然……会……呜呜……”

    “妈的,一群老色鬼。”郭奕骂了一声,沉吟了片刻,道:“那这样,我陪你回去将这几个老家伙宰,这下你就不用担心了。”

    “啊……”红纱少女惊呼出声,但很快便镇静下来,不忍的道:“他们毕竟乃是我的长辈,我怎么能引豺狼去杀他们?”

    “什么,我是豺狼?我,我是好人。”郭奕心头很不是滋味,自己虽然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但至少现在可是在帮她。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郭奕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小姑奶奶,那你到底要怎样?”

    红纱少女背着身子,脸上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迷人笑容,继续装出委屈的样子道:“我要你收我为徒,然后教我修仙神法,等我修为有成,便找你报仇。”

    “我教你修仙神法,教会了让你来杀我?你以为我脑袋被门夹了,你当我是傻子?”郭奕讶然。

    红纱少女一掌击向自己的心口:“那我去死。”

    “我就是傻子!”

    郭奕大吼一声,红纱少女白玉手掌顿时停在半空,嘴中差点“扑哧”一声笑出来,心头暗道,“原来他吃软不吃硬,这就好办了!”

    ……

    谁能给我点个菜,我不想只吃饺子……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二章 楚楚可怜的少女,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