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的两座仙门大开,灵气如同天河倒转直冲天幕,直接将宫殿的顶部掀飞而去,整个人身上都燃起冲天的玄火,火焰在他身上直接凝结成一把千米长的火剑,整个鲲岛都被火光映红。

    这一刻郭奕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身上的气息之强完全不下于一位《灵榜》级别的人物,而且还在不断的攀升。

    六皇子和蓝天龙居然在一时间被郭奕身上的气势所慑,脸上充满了惊色,心头暗呼,“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一直都在隐藏实力?”

    云童龄和孤伶两位高手也是心中暗惊,清晰的感觉到郭奕强势的修为已经不输于他们了。

    红湘音眼中笑意涟涟:“原来他的修为又波动了,难怪这么强的自信,倒是我误会了他。”

    郭奕浑身气势攀升到了巅峰,大吼一声:“六皇子、蓝天龙你们是一个一个的来,还是一起上?”

    能够登上《灵榜》的高手的确都很不凡,经过短暂的失神之后,蓝天龙和六皇子便收起了惊色,迅速变得从容而淡然。

    六皇子冷哼一声:“《灵榜》之上根本没你这号人物,你还没登上《灵榜》所以你的实力定然不如我,我一个人就能杀你,何须和别人联手。”

    “你真这么认为?”郭奕看到六皇子腰间的龙渊剑杀意便更浓,冷声道:“那就先从你开刀。”

    就在这时一个宛如天簌的女声突然从宫殿中响起,“你们要战就出去战,可别打坏了我的酒池,不然……都得死。”

    白骨山的圣女终于出来了,她一出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依旧风姿卓越,但是天颜之上却带着一层淡淡的黑纱,没人能看清她的容颜,但是那双露在外面的美眸,却如同两弯绝美的明月,即使眼神冷如冰霜,但却美到了极点。

    仅仅一双眼睛就已经让在场所有的男修者不敢和她正视,让所有的女修者更是自愧不如的底下了头。

    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出来,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般,将在场的几位《灵榜》高手都吓了一跳,心中暗道她的修为到底达到了何等境地?

    “既然如此,我们就到夕阳河上去战个天翻地覆。”郭奕深深的向她看了一眼,便带起冲天的火光离地飞起,瞬间便冲出鲲岛,立在了月下的河面之上。

    “在圣女殿下面前都这么没礼貌,真是一个没教养的人。”六皇子对着白骨圣女微微一笑,然后行了一礼,道:“待本皇子去取了那狂人的人头,再来和圣女殿下共饮一杯。”

    “咻!”

    六皇子黄衣飘摇,手提龙渊灵剑飘飞而起,显得潇洒而飘逸,还不忘回头对圣女微微一笑。

    “真是让我恶心。”萧长生直接将杯中的酒给倒在了地上,然后便化为一道白烟向着鲲岛边飞驰而去。

    “我也去看看这场《灵榜》级的大战!”云童龄衣袖之中冲出一条骨龙,将他栽在头上,翱翔飞天而起。

    “有意思,实在是有意思,没进入《灵榜》但是却似乎不比《灵榜》高手弱,我也去看看。”孤伶乃是一代明杀手,速度快的如同一道烟尘飘过,座位上眨眼便消失了他的影子。

    蓝天龙手持乾坤镜将红湘音冷冷的看了看,然后冲出宫殿奔向鲲岛边。

    宫殿之中的那些公主、世子们也是纷纷离座而起,都想要看一看这场《灵榜》之战到底如何的惊骇世俗。

    如今的宫殿之中,只剩下红湘音这位夜女与白骨山的圣女,两人都是七大邪地的传人,自然是争锋相对。

    红湘音讥讽的笑道:“呵呵,圣女殿下的书剑酒会似乎并不怎么吸引人,如今人都走尽,这酒会也就虎头蛇尾了,圣女殿下就一个人在此饮酒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谁,你身上的气息可以隐瞒住天下人却瞒不过我,我现在不想和你开战,最好激怒我。”白骨圣女将衣袖一招,顿时百米见方的巨大的酒池便拔地而起,她身体宛如蝴蝶轻舞飘上虚空,酒池也跟随她飞起,她隔着面纱露出笑颜,冷笑道:“这场书剑酒会才刚开始,哪那么容易结束?”

    “笑吧!笑吧!我待会让你哭出来。”红湘音冷哼一声,也化为一道红影飘出宫殿。

    夜色正浓,夜风和煦。

    郭奕身上火光冲天,漂浮在冰冷的河面上,手中握着一把由玄火凝结而成的红色火剑,眼神锋利的看着不远处的六皇子。

    郭奕如今面目发生了剧烈的改变,所以不敢轻易将葬天剑取出对敌,怕被有心人认出而徒生波折,所以只能使用九变玄火诀。

    六皇子脚踏虚空飘飞而起,身上的气势丝毫不弱,手持龙渊灵剑,眼中杀气如刀,也冷冷的看着郭奕。

    “咻!咻……”

    无数声破风之声从鲲岛之中飞来,各位年轻一代的俊杰纷纷赶来,站在岛边远远的观看这场《灵榜》级的对战。

    “咻!”

    一座巨大的酒池顿时从天上落下,然后漂浮在众人的眼前,酒池上方无数道神异的酒气游离,发出一缕缕熏人的酒香。白骨圣女宛如天仙下凡尘,从夜空之上飘然而落,娇躯宛如摇风摆柳,落在了夕阳河边。

    两道黑影从鲲岛中的某处冲飞而起,化为两道黑影然后落到她的身后,尸公子和骨公子对着白骨圣女一拜,然后也望向河面之上的即将开战的两人。

    郭奕和六皇子静静的对视,谁也没有先出手。

    夕阳河上的水浪一波波的拍打鲲岛,撞击出一声声空洞的声音,当撞击出第九道水声之时,就好像一声战钟鸣响,两人同时动了。

    郭奕将玄火凝结而成的大剑双手而握,然后身体宛如炮弹一般急速跃起,将剑举在头顶奋力一斩,三米火剑顿时化为千米长的巨剑,好像要将整个夕阳河都斩断一般。

    “龙渊御剑诀第一式,蛟龙出海。”

    六皇子手中指印连结,龙渊灵剑化为一道金色的长龙在他身上盘旋两圈之后,发出一连串蛟龙般的长啸,然后急速飞出。

    玄火化利剑,龙渊化蛟龙。

    火变成了剑,剑却变成了龙,一剑一龙在空气之中发生了剧烈的碰撞。

    “轰!”

    金龙崩碎,火剑泯灭,两人初次交锋势均力敌,谁也没有占半分的便宜。

    龙渊剑悬浮在六皇子的身前,不断围绕他的身体旋转,他冷哼一声:“龙渊御剑诀一共有九式,这才刚开始。”

    “龙渊御剑诀第二式,双龙戏珠。”

    六皇子调动出体内的一座灵宫,将灵宫打碎之后,凝结成另一把龙渊灵剑,两把灵剑相互缠绕,相互牵引,一丝丝灵气在两剑之间环绕流动,这些灵气居然汇集成一颗拳头大小的灵气珠。

    双剑化为双龙,携带着威力磅礴的灵气珠,发出两声蛟龙怒吼然后再次飞出,这一招比上一招威力足足攀登了一倍。

    龙渊御剑诀每一式都精妙无比,特别是在同阶对战之中,几乎无人能破,被称为同阶最强剑诀之一。修为越高,发出的威力越强,而且每往后一招威力也会越变越强,几乎成倍的增加。

    在场的众人都用着期待的眼光看着郭奕,想要看看他有没有本事破去同阶的最强剑诀。

    郭奕双手撑开,两座仙门急速转动,九座灵宫之中的灵气如同浓烟一般喷发,然后利用九变玄火诀,将无尽的灵气化为漫天的火焰,这些火焰几乎将整个夕阳河的上空都充满。

    “龙渊御剑诀第一式,蛟龙出海。”

    郭奕大吼一声,漫天的火焰顿时化为一道数千米长的火龙,龙头仰天长啸,发出一声惊天巨吼,顿时震起百米高的水浪。

    “嗷!”

    火龙盘旋而出,一口将双龙戏珠吞入腹中,然后冲天而起没入云层之上。

    “轰!”

    灵气珠之中的能量在天外轰然炸开,然后落下漫天的火雨,火龙破碎,但是六皇子这一招却成功的被郭奕给破解,而且用的就是龙渊御剑园的招数。

    六皇子收回从天外飞回的破败灵宫和龙渊灵剑,脸上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道:“你怎么会我们龙渊御剑园的绝学?”

    “哼,你刚才教我的。”郭奕笑道。

    郭奕天赋何等之高,当初老乞丐仅仅将菩提三动和玄机八剑演示了一遍,他就能领悟七八分。龙渊御剑诀虽然也是绝世剑诀,但是和玄机八剑比起来,顿时就差了一个级别,短时间内郭奕已经学得有模有样。

    “不,绝不可能,龙渊御剑诀岂是那般容易学会,而且第一式怎么可能破第二式,你肯定用的是别的灵诀。”六皇子依旧不相信。

    郭奕有意要击垮六皇子的自信,笑道:“正常情况下第一式自然不能破第二式,但是你的修为太低了,我自然能破。”

    “哼,这一招不过是你投机取巧罢了,看我龙渊御剑诀第三式,三龙连尾。”

    六皇子再次从仙门之中调出两座灵宫,化为两把龙渊灵剑,手掌之中打出三十三道印诀,顿时三剑化为三条长龙,三条长龙的尾部练成一团,就宛如一只长着三颗头的神龙,分三个方向袭杀而出。

    这是一招极为精妙的剑诀,每一方都是一把杀人的利剑,不得不让人全力以赴,但是只要全力对付一只龙头,便定然要被两外两只龙头吞噬,在修为相差不多的情况下几乎无法破解。

    就连在鲲岛畔观战的几位《灵榜》级人物都眉头直皱,云童龄心头不断的推算,最终脸上微微一笑,问道:“我有七层的把握破掉这一招,萧长生你有几层把握?”

    萧长生和孤伶听了云童龄的话也是纷纷进行推算,然后皆是淡淡一笑。

    孤伶道:“我若使出隐世杀剑,也有七层的把握破掉这一招。”

    萧长生肃然道:“我若是不使用法器,只有九层的把握,若是使用法器,不仅能破这一招,还能趁此机会将六皇子斩杀。”

    听了萧长生的话,云童龄和孤伶都是脸色一沉,心头暗骂一声*,便不再言语,再次看向河面上的战场。

    白骨圣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并没有将六皇子的这一剑放在眼里,而她身后的尸公子和骨公子也进行一番推算,最终都和云童龄、孤伶一般并没有绝对的把握将这一招接下。

    三龙连尾既奇又强,在场的《灵榜》高手除了萧长生、白骨圣女、红湘音这三人以外,没有人能够有绝对的把握接下来,郭奕这个还没进入《灵榜》的修者可以吗?

    ……

    今天晚上还有一章!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九章 龙渊御剑诀,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