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河乃是天下第一大河,长四百五十亿里,宽万里,宛如一座狭长的海道。

    河畔,每隔一亿里就有一座夕阳渡口,鲲岛每航行到一处渡口必定要停歇下来,然后等这里的修仙渡人登岛之后才会继续向前航行。

    前往花都圣城一共要航行一个月,这是一段漫长的航路。

    时间如白驹过隙,半个月很快便在河面上流逝。

    这一日正是落日黄昏之时,西方天幕的火红夕阳缓缓的落入河滨,清风荡过激起一片片涟漪,在火焰般的余辉下宛如一叠叠千层的鱼鳞。

    鲲岛靠岸,然后又继续摆渡,一切都显得再寻常不过,但是三个黑衣劲装的代剑女子已经登上了灵级鲲岛,她们是来杀人的。

    “半个月都过去了,居然还这般风平浪静。”红湘音站在红木阁楼的顶部踩着琉璃玉瓦,望着远处的日落脸上带着一丝浅笑,似乎正在等什么人?

    郭奕蹲在屋顶,瞥了她一眼,奇道:“你好像很期待发生什么事?”

    河面上寒风袭袭,将她身上的红纱吹起,宛如凌风飞舞的红蝴蝶。

    她也轻轻的蹲了下来,靠到郭奕厚实的肩膀上,笑道:“呵呵,天医的传人赶往花都圣城,居然没有人前来杀你,你不觉得太过于平静了吗?”

    白太公身中剧毒定然会牵动无数大势力的脉搏,自然有人不希望天医的传人踏进圣城,这一路绝对不会平静。

    “马上就不会平静了。”郭奕顿时一叹,然后对着下方的一脸煞气的女子笑道:“哈哈,圣女殿下怎么有空来看区区在下?”

    “一对狗男女!”

    看到屋顶上的两人依偎着含情脉脉的看着日落,白骨圣女双眼之中燃起熊熊的鬼火,然后手心之中旋即飞出九道鬼影,化为一朵九瓣鬼莲。

    她飘飞而起落到屋顶之上,手中的碧绿鬼莲顿时向着红湘音*而去。

    “轰!”

    红湘音呵呵一笑,然后化为一团红雾,红雾很快凝结成一条红色的彩蛇和九瓣鬼莲斗了起来。

    郭奕望着已经激斗到远处的两人,直是摇头而笑,半个月来,这两个女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打得天翻地覆了,一个是小孩子脾气,一个是火爆脾气,想不打起来都难。

    如今整个鲲岛上的人都已经习惯了她们的闹腾,一天三小闹,三天一大闹,简直弄得鸡飞狗跳,但是却没人阻止得了。

    萧长生躺在草地上,闲适的将头枕在青牛的肚子上,手中拿着一个酒壶,望着天空之上战得轰鸣作响的两个女人,顿时摇头笑道:“看来师傅这个风流圣手也将女人驾驭不住,人不风流枉大侠,我多久才能成为大侠啊?”

    半个月前,当萧长生看到青牛的时候,便问出了郭奕的身份,所以已经知道这个郭小烟公子,便是自己的风流师傅。

    青牛趴在地上睡得正香,也不知梦见了谁家的母牛,嘴中不断的发出笑声,流了一地的口水,将草地都湿透了一*。

    郭奕正想走下屋顶去拿一壶酒上来,突然一股冰寒的气息从他的后背传来,郭奕全身顿时僵住,坐在屋顶不敢妄动一下,心头微惊,“好浓的杀气,看来夜女说对了,果然有人要来杀我。”

    很明显对方藏得相当的精明,虽然露出了淡淡的杀气,但是根本发现不了对方的踪迹。

    远处轰鸣不断,但是屋顶之上却静得出奇,郭奕连呼吸都已经屏蔽,将灵识扩展到最大限度。

    他没动,对方也不动!

    郭奕如今体内的修为又发生了波动,灵力仅仅相当于灵者第六宫,加上灵者第九宫的肉身,他的实力堪比普通的灵者第八宫修者,但是对方的实力明显不止第八宫。郭奕本想向不远处的萧长生求救,但是他知道只要自己开口气机便会混乱,隐迹的杀手便会急速出手,然后一招致命。

    杀手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她若是一招不能击杀郭奕,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郭奕和隐迹的杀手既是在比拼耐心,又是在比拼心境,但是时间等的越长对郭奕越是有利,于是杀手出手了。

    一道无形的刀痕从郭奕头顶的空气中突然浮现了出来,这一刀快到了极点,从现形到划破空气,用时绝对不超过一眨眼的时间。

    “咚!”

    就在刀痕刚接触到郭奕的头顶的时候顿时停住,一个黑衣人直接从虚空中滚了下来,迦叶和尚手持一根金刚杵已经将其给敲昏了。

    “好浓的杀气。”

    萧长生从草地上弹飞而起,身体宛如流光直接冲飞到了屋顶上,才发现黑衣杀手已经被郭奕给擒住了。

    郭奕将黑衣人的面纱摘了下来,发现对方居然是一个样貌俏丽的女子,她的额头发丝之间还烙着一片小小的云彩印记,这道印记非常的浅淡,若是不仔细查看根本发现不了。

    “居然是天杀的女杀手。”萧长生看到女子额头上的云彩印记,顿时微惊道。

    古玄域修仙界有两大杀手组织:天杀和地杀。

    这两大杀手组织都神秘无比,势力之大丝毫不下于各大邪地,特别是其中的天级杀手和低地级杀手都是极端恐怖的存在,就连那些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都时常死在他们的手中。

    就像明杀手“孤伶”,也仅仅只是天杀的年轻一代的弟子罢了。

    天杀的杀手身上印有云彩印记,地杀的杀手身上印有枯草的印记,萧长生便是通过女子额头的印记将她认出。

    “空气中还有杀气!”

    圣女和夜女两位殿下此时也感受到杀气赶了过来,两女已经停手并警惕着四方,因为鲲岛之上还有杀气逸散而出。

    “看来有人很害怕你去花都圣城,居然花了大价钱请了天杀的杀手来杀你。”圣女道。

    “越是怕我去,那我便偏要去。”郭奕突然脸上一僵,脸色微变道:“不好。”

    “轰!”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剑影从天而降,将拉动鲲岛的红色鲲鱼一剑斩成了两截,急速航行的鲲岛顿时停了下来,岛身浮在夕阳河上再也不能前行。

    前来的杀手居然一面刺杀郭奕,一面斩杀鲲鱼,只要鲲鱼被杀,鲲岛便不能再继续航行,这样就能拖住郭奕赶往花都圣城的脚步。

    “哼,敢冒充天杀的杀手,简直是在找死。”

    就在这时天空之上一个黑衣人被人一剑洞穿,尸体从无形中显化而出,被人一脚踢到了郭奕所在的屋顶之上。

    孤伶手提染血铁剑,踩着虚空冷漠的走到郭奕的面前,道:“这些人根本不是我们天杀的人,天杀没有这么孬的杀手。”

    丢下这句话后,他便转身而去,边走边道:“这岛上还有一名隐藏的杀手,我能感受到那股若有若无的杀气,但是却无法找出他(她)的确切位置,说明他(她)的实力不输于我,你们可要小心了。”

    “真是一个有趣的人。”郭奕相信这位明杀手的话,但是他丝毫也不惧怕,对着他背影叫道:“谢谢!”

    孤伶头也不回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已经出现了两名杀手,一死一擒,虽然她们身上都带着天杀的标记,但是这标记都印在最显眼的位置,很明显是有人要栽赃陷害。

    郭奕将那名被迦叶和尚敲晕的女杀手丢给了萧长生,道:“她就交给你了,你先将她给弄醒,然后陪我一起审问她。”

    萧长生将女杀手接在手中顿时吓了一大跳,差点又扔了出去,苦着脸问道:“为什么将她交给我呢?”

    “锻炼你的时候到了。”郭奕拍了拍他的肩膀,神秘的一笑:“将她弄醒之后带到我的房间来,为师教你怎么审问女人,哈哈!”

    圣女脸上不悦,道:“我也要去陪审。”

    “你不能去,这是我们两师徒的事,你就别瞎参合。”在女人的面前审问女人,很多招数都不好使了,郭奕自然不希望她跟去。

    “哼,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思,这次我非去不可。”圣女殿下脸上旋即露出凶狠的目光带着威胁的语气。

    郭奕顿时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对着萧长生使了使眼色,道:“徒弟,你看这个事……”

    “*,我打不过她。”萧长生苦着脸。

    白骨圣女可是进入了《灵榜》前十,萧长生若是不用出法器还真不是她的对手,但是谁敢保证白骨山的圣女殿下也没有法器随身呢?

    萧长生虽然修为不俗,可以追杀云童龄几千万里,但是却没有底气和圣女殿下战上一场。

    “哎!我也打不过她,我们师徒怎么这么命苦,居然被一个女人给威胁。”郭奕长叹一声。

    白骨圣女冷声道:“你们很不服气?”

    “完全服气。”郭奕和萧长生同时道:“欢迎圣女殿下陪审。”

    “我也要陪审。”我们的夜女殿下也要插上一脚。

    郭奕和萧长生对视了一眼。

    “打得过吗?”郭奕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叹道:“我怎么问这么*的问题,你被她拉一下手都要吓得夺命就逃,我怎么还指望你?”

    郭奕鄙视了一眼这个便宜徒弟,然后看了看红湘音,笑道:“不就是审问一个女人,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欢迎陪审。”

    审问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杀手,绝对是一件很具难度的事,更何况郭奕还有顺便锻炼自己的徒弟,这难度就更大了。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女杀手,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