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惊世赌局,被称为古玄域万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参与到赌局当中的无一不是顶级大势力中的权贵子弟。

    就像华二楼便是天下财神家族的在南岭的生意掌舵人;银千城乃是神兵家主的独子;二皇子代表着中州灵国的皇室前来参赌;灵九龙也是天邪峰日*的孙子,等等。

    这些人无一不是这些顶级大势力未来的当权人物,像白六少爷这种没有实权的家族子弟只能加入到陪赌当中,根本没有资格登上赌桌,或许他连赌什么都没资格知道。

    这场惊世的赌局到底赌的是什么?为何又会和郭奕有关?

    华二楼趴在地上打死也不起来,悲呼道:“老大,我对不起你。”

    “给我站起来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郭奕道。

    华二楼依旧趴在地上,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夜女,然后道出了一句让郭奕震惊的大事,他道:“九大势力要联合对付天下第一阵法家族的白家,而老大你刚好被采花双圣给误打误撞的带进了这场天下第一大的阴谋布局当中。”

    “九大势力要联合对付白家,到底是哪九大势力?”郭奕嗅到了一股让他心头发颤的气息,这是一种动物本能对不可抗拒的事物的害怕。

    “七大邪地,加上中州皇室和龙渊御剑园。”

    华二楼说出了九个古玄域最顶尖的大势力,每一个都不会比白家弱多少,九个加起来简直可以横扫天下,完全可以在一夜之间将整个白家连根拔起。

    郭奕思维不停的转动,心头那股寒气一丝丝的上升,久久之后,他才失声笑道:“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难怪七大邪地的排名之争会定在花都圣城,原来他们早就已经决定要对付白家了。有了这个借口,七位邪地的殿下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带着大量的高手进入花都圣城,估计现在白家人都还完全蒙在鼓里,好高明的手段,这是谁想出来的点子?”

    “还不是你的那位未婚妻邪女殿下。”红湘音很显然早就已经知道此事。

    “不对,既然你们七位邪地的殿下并不是真正的争斗,你和魔女当日为何会打起来?”郭奕问道。

    红湘音笑道:“谁说我们不是真正的相斗?七大邪地的排名依旧要争,白家也必须覆灭,这根本就不冲突。”

    她继续道:“我们七大邪地已经定好了游戏规则,在攻打白家这一战中哪一位殿下率领的邪地功劳最大,以后五百年谁就是七大邪地之首,按功劳排名,谁输谁赢一眼就能评断。”

    “杀人游戏?呵呵,恐怕要*劳谁也比不过幕后军师邪女吧?”对于邪女的聪明才智郭奕比谁都清楚。

    红湘音道:“那可未必,若是我能够摘到白家家主的人头,或者白太公的人头,我也有机会胜过她。”

    白家跟他没有多大的关系,白家的生死存亡郭奕也并不在乎,他好奇的是这其中的利益分配?

    覆灭白家对龙渊御剑园和中州灵国的利益最大,只要白家被灭,整个中州就是便是他们的地盘了。

    但是对七大邪地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利益,最多也就分夺白家数十万年的底蕴罢了,这对于攻打一个古老的修仙世家所带来的代价,回报还是显得太低了。

    要知道白家乃是天下第一阵法家族,就算如今白太公身中剧毒病死垂危,但是白家的杀阵成千上万,高手是不计其数,数十万年的底蕴更是惊人,就算九大顶级势力联手想要覆灭白家也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而且白家向来和三大圣地之一的素女禅斋交好,九大顶尖势力攻打白家,素女禅斋肯定会派遣大量的高手前来救援,那么他们需要付出的代价将更加的惨重。

    中州皇室和龙渊御剑园若是没有巨大的利益付出,是绝对请不动七大邪地同时出手帮他们对付白家。

    红湘音看出了郭奕的疑惑,于是笑道:“中州灵国和龙渊御剑园一向同气连枝,此次他们请我们七大邪地出手可是给出了七大府的巨大代价,这样的大手笔已经足够请动天下任何一个大势力了。”

    中州乃是中原九州中最大的一州,一共拥有三十九座府衙,中州皇室居然拿出七座大府来请动七大邪地,每一座大府都地域辽阔达到方圆十多亿里,也难怪七大邪地都已经动心。

    要知道九大灵国中最小的大青灵国也就十二座大府,可以说中州灵国一出手就拿出了大半个大青灵国出来,这的确是天大的手笔。

    红湘音似乎并不怕郭奕走露风声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而事实上他们也根本不怕走露风声,九大顶尖势力联手攻打白家,若是不出现变数,那么可以贴板上钉钉的说白家必亡无疑,就算三大圣地也救不了它。

    而且这其中还存在着天下第一财神家族和天下第一神兵家族的影子,说不定这两大家族都会到其中来分一杯羹,那么就可以说大半个修仙界都已经准备向白家动手了,要是这样都不能将之灭亡,除非是亿分之一的奇迹发生。

    面对这样庞大的九大势力,谁都会生出一股无力感,郭奕摇头笑道:“看来白家是必亡无疑了,不知你们打算何时动手?”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红湘音笑道。

    “什么?怎么又是这个时间?”郭奕很无语。

    要知道双圣给郭奕下的战书便是定在这天,而且决战的目标便是白家的八小姐,灵霄仙子白曦儿,难道双圣也参与到了其中?

    “难道你不知道采花双圣乃是七大邪地之一‘*之都’的人吗?”华二楼很惊讶的看着郭奕。

    “*之都?”郭奕没想到采花双圣也是七大邪地的人。

    七大邪地分别为:天邪峰,地幻宫,白骨山,夜影楼,毒王殿,魔煞岛,*之都。

    七大邪地的七位殿下分别为:邪女,幻女,圣女,夜女,毒女,魔女,*。

    七大邪地本来没有地幻宫,而是万鬼巢穴“鬼谷”,但是五百年前鬼谷之门无故关闭,已经五百年没有弟子出世,所以地幻宫便补了这个空缺!

    如今郭奕已经见过了其中四位殿下,只有毒王殿的“毒女”,地幻宫的“幻女”,*之都的“*”,这三位还没有出现。

    南宫羊和西门狼乃是*之都年轻一代最强的两人,在《灵榜》之上的排名都不低,郭奕以前只听说过他们拥有师门,但是没料到他们的来头还不小,居然是七大邪地的传人。

    “郭大圣手和双圣的这场巅峰对决便是攻打白家的一根导火索,所以说你现在已经卷入了这场布局很久的漩涡当中。”红湘音笑道。

    “老大我对不起你,我不该骗你来这里,但是我若不这么做,七大邪地下一次攻打的就是我们华家了。”华二楼又痛哭了起来。

    “你少来这套,七大邪地攻打了天下第一阵法家族之后,若是还敢攻打天下第一财神家族,肯定会激怒整个古玄域的正道修仙者,三大圣地和武盟加上四大修仙家族可都不是吃素的。”

    郭奕岂会不知道华二楼的那些花花肠子,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根本不可能让七大邪地为他这么大动干戈,唯一的合理解释便是这场惊天的赌局,肯定和这场赌局有关!

    郭奕一脚将这不老实的死胖子给踢得老远,道:“现在给我老实交代吧!这场惊天赌局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又和攻打白家有什么关系?”

    华二楼一脸苦逼样,吱吱呜呜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来。

    红湘音呵呵笑道:“我来告诉你吧!其实这场赌局还是和我们七大邪地的排名之争有关,当然也和攻打白家有关。”

    “也和这场三个淫贼的巅峰对决有关。”华二楼在一旁插嘴道。

    郭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才是淫贼。”

    红湘音继续道:“我们七大邪地的七位殿下已经给每一个姓白的人头上都定下了一个价码,到时哪一个邪地在这场*当中得到的积分最高,谁就是七大邪地之首,可以在未来五百年领袖群邪。”

    “一位没有达到灵者级别的白家人的人头只有1积分,灵者第一宫到第三宫的白家人的人头拥有10积分,第四宫到第六宫的白家人拥有100积分,第七宫到第九宫是1000积分,一名《灵榜》高手一万积分,一名法主级别的白家大人物是十万积分。”

    七大邪地就像卖猪肉一般在每个白家人的头上都标好了一个价码,红湘音虽然说得相当的轻松随意,但是郭奕听的却一阵心寒,居然连《灵榜》级别的高手和法主都被安定了价码,七大邪地果然不愧是邪地,杀人就宛如在谈切菜的事一般。

    郭奕这是第一次感受到七大邪地的心狠手辣,这七位倾国倾城的邪地殿下美人们看来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好相处。

    郭奕再想到那几位绝美的殿下们,顿时就感觉如同几只洪水猛兽在脑海中向他咆哮。

    红湘音继续道:“当然这只是普通白家人的价码,像白家的那些直系的家族子弟价码都会翻倍,白家的家主价码更是高达三十万积分,白家的第一高手‘白太公’达到了八十万积分。但是他们的价格都不是最高的?”

    红湘音笑眯眯的看着郭奕。

    郭奕好奇:“难道白家还有比白太公更厉害的高手?也不对啊!白太公可是白家的第一高手,不可能有人比他更厉害了。”

    “价码最高的不是白家谁的人头,而是灵霄仙子白曦儿的红丸,谁夺了白曦儿的红丸谁就能得到一百万积分。”红湘音笑容如花:“这是我们七位邪地的小女子们集体通过的决意。”

    价码最高的居然不是第一高手白太公,而是白曦儿的红丸,这让郭奕顿时对这七位殿下的心胸表示相当的怀疑。

    “女人何必为难女人!”郭奕和华二楼同时长叹,觉得这七位殿下们还真是将女人的嫉妒心理演绎到了神髓!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二十四章 这是一场局,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