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同意。”郭奕斩金截铁的道。

    女人的事情实在太麻烦了,郭奕觉得自己要是答应了她,肯定又要惹出天大的是非来。

    “是吗?哏哏!”苏娥冷笑,手上的五邪龙爪几乎快要将郭奕的胳膊给扯下来,如同幽灵邪魔一般冷声道:“同不同意由不得你,不同意我打到你同意。”

    松林之中吹起一股森寒的阴风,宛如寒刀从面颊刮过。

    郭奕胳膊上被苏娥抓的疼痛不已,咬着牙道:“你也太*了吧!耍女流氓啊?”

    “你姑且这样认为吧!”

    苏娥玉叶一般修长的指甲如同一把发着寒光的利刀,她将指甲靠到郭奕的脖子上,脸上的冰雕面具几乎快要和他的脸碰到了一起,她带着威胁的语气道:“你同不同意?”

    苏娥的指甲几乎已经刺入了郭奕的脖子之中,只要郭奕敢说一个不字,这叶指甲就能化为一把杀人的刀,就郭奕的脖子给隔断。

    “好男不跟女斗,答应你就是。”郭二少双手插腰,装出一副大爷的样子,就好像苏娥在苦着喊着求他一般,他道:“既然邪女殿下再三求我郭某人,我若是不答应你岂不显得太没风度了,你说吧,要我帮你做一件什么事你才原谅我?”

    “咻!”

    苏娥将玉指从郭奕的脖子上收回,然后香肩一转,将婉约动人的身躯转了过去,她背着郭奕所以看不见她的表情。

    “我要你在十年之内成为古玄域修仙界的第一人,将整个修仙界所有的高手都踩在脚下,到时我不仅可以原谅你,也可以嫁给你。十年之内你若做不到了天下第一人,我就会亲手杀了你,然后再杀了我自己,和你合葬在同一座墓穴之中,死了之后你也是我的人。”

    苏娥的背影在夜影中显得更加的飘渺,松林之中的晚风将她的长发和彩衣吹起,在空气中飘荡,发出沙沙的轻声。

    她的语气是那么的平和,但是谁也猜不透她内心到底下了多大的勇气才将这话说出,郭奕看不见她此时的表情,但是却能能够猜到一个女人的心。

    “为什么又是十年?”郭奕道。

    “一切都是天道的命数。”苏娥轻轻一叹!

    这是郭奕第一次听到苏娥叹息,对于一个强势的女人来说,这声叹息显得太过于沉重了。

    十年时间看似漫长,但是在修仙界却显得极为短暂,郭奕如今才十七岁,修为才刚刚踏入《灵榜》,别说是那些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就是《灵榜》第一的楚歌都像一座大山一般挡在他的面前。

    要知道楚歌在十六岁就成为了《灵榜》第一人,如今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待了近一百年,郭奕十年之内拿什么来超越他,又拿什么来和那些老一辈的高手相抗衡?

    可以说苏娥这是给郭奕下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件事甚至比柳嫣然提出的第一件事还要艰难,女人的事果然没有一件是好办的。

    “我答应你。”郭奕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因为苏娥的最后一句话感动了他。如果一个女人可以陪你一起死,即使是她杀了你,这也是一件让任何男人都会动容的事。

    就因为今日这句话,便种下了十年的因果,在今日之后古玄域所有的高手都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个对手来,当数年之后郭奕前去一一挑战他们的时候,一个个都弄的一头雾水,当郭奕将他们都战败,然后告诉他们原因之后,这些人顿时都将郭奕那*的未婚妻给臭骂了一顿。

    “好,你总算没让我失望一次。”

    苏娥将娇躯转了过来,也不再用五邪龙爪挟制郭奕,直接一步步向前行去。

    郭奕也是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跟在她的身后,他知道苏娥定下的这个十年之约肯定大有深意,十年之后怕是真的有天大的事要发生,她也许已经推算出了一丝端倪,看透了一丝天机。

    “那我们就先履行我们的三招之约吧!要是你现在连我的三招都接不住,十年之后也不可等战胜古玄域的六大超越法主境界的高手。”

    苏娥在前方带路,要为郭奕和她早就约好的这一战寻觅一处战场,两人步伐越行越快,很快就走出了这片漆黑的松林。

    出了松林,眼前出现一处绝崖,绝崖的远处是如同山脉一般高大的花都的城墙。绝崖的下方到城墙之处居然是一片宫殿群,一些宫殿之中还有零星的灯火发出淡淡的光晕。

    这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山坳,如果说花都是一个永远都百花齐放的春天,那么这里就是藏在这个春天里的那片最美的幽谷。

    寒夜,月缺如勾!

    幽蓝色的云朵在月华下飘荡,一点流星从月亮的边上滑过,使整个星空都为之而轻颤。

    郭奕和苏娥并肩站在高高的绝崖边上,像是在望远处的月下云海,又像是在看山坳中的那些华丽的宫殿群。

    “这里就是天邪峰在花都的隐世之地?”郭奕现在明白这座荒山为何无人敢踏进了。

    “没错。”苏娥素手轻轻的捋动长长发丝,似乎看着远处的月色发神。

    “奶奶也住在这里?”郭奕似乎并没有她这么好的兴致。

    “你以后可愿意也住在这里?”苏娥没有正面回答郭奕的话,而反问道。

    如今已是六月天,夜下的空气显得格外的凉爽,一只只萤火虫从他们的身边飞过,宛如一颗颗在空气中跳动的星辰。绝崖之上生长着一颗倒挂的古松,宛如一颗从绝崖上伸出的手。

    这颗古松足有数百米高,直径超过五米,横向的长着崖边,就好像一条长长的幽径。一颗颗手腕粗细的碧绿藤蔓,从崖上伸出,在古松之上缠绕出一条条索道,让这颗古松宛如一座悬在半空上的吊床。

    郭奕想了片刻,也问出相同的问题:“你可愿意我住在这里?”

    苏娥身姿曼妙,如同一个月下的仙子从崖山上飘落,然后落到古松上的一颗藤蔓之上,身上的彩衣随风而动,她就像一只站在藤蔓上的美丽的夜莺。

    “我自然愿意。”苏娥坐在悬崖上的藤蔓之上,就如同一个在荡秋千的少女,此时看上去再也没有了那股气势凌人的傲气。

    郭奕也从崖上飞落而下,想要坐到苏娥的身边,一起看着月色,数着萤火虫,谈着最无聊的心事,这些心事除了他们两人,就只有那些猫在树丛中的松鼠等够听到。

    他本想构筑一副诗意的画卷,但是苏娥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当他落到藤蔓之上的时候,她便像蝴蝶一般飘飞而起,然后落到了不远处的另一根藤蔓之上。

    她脸上的少女情怀顿时消失不见,望着郭奕道:“我们这一战就在这里开始吧!”

    苏娥将手中的那个由剑意勾出的“战”字扔出,两根修长如同白葱一般的玉指轻轻的拿出一枚棋子,用得依旧是她自创的那一招“伤心棋子”。

    “那就战吧!”

    郭奕也将手中的那个“战”字扔出,然后将葬天剑祭出,悬浮在手掌之上,时刻的戒备着苏娥那枚快如流星的棋子。

    郭奕如今的修为比当日在太灵山高出十倍不止,手中的葬天剑也由灵器晋级为法器,威力和速度都成倍的叠加。郭奕至从三次败在苏娥的伤心棋子之下后,便对她这一招经过了多次分析,如今已经有了破解这一招的办法。

    葬天剑晋级为法器之后,剑身上的金芒便更甚一份,三千六百八十个葬天古字如同细小的蝇头在金芒中游荡,随时都能打出毁天灭地的力量。

    苏娥和郭奕相距不足十米,两人静静的相视,两人都是从容不迫,神情淡然而闲适,完全不像在战斗,反而像是在眉目传情。

    她晶莹欲滴的嘴唇张开:“我早就想看看你现在达到了何等的境地?”

    “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别说三招,就是三十招,三百招,我也照接不误。”郭奕把玩着手中的葬天剑笑道。

    “男人就该有这样的自信。”

    苏娥五指一转,手心中的棋子顿时悬浮而起,最神奇的是她手心的那枚棋子居然自动的在空气中游走,仅仅一瞬间就在她的手心走动了七次,构筑成一幅七星图文。

    一枚棋子化为七星,七星相连,钩织成一幅星图,苏娥娇柔的手掌就如同握住了天地乾坤一般,将这幅七星图掌握在手中。

    郭奕眉头一皱,他能感受到这枚伤心棋子的威力,经过这么一次改变,足足增加了七倍,而且变数从“一”增加到“四十七”,诡异程度更是提升了四十七倍。

    “你要知道在你进步的时候,你的敌人也在进步,所以你必须比他进步更快,你才能超越他。”苏娥手中的七星图,居然再次叠加为两层,化为两片叠加的星图,威力再次提升了一倍。

    “这是我在来到花都圣城略有感悟的创新。”苏娥道。

    “真是个*。”郭奕本以为自己的进步已经够*了,他没想到苏娥比他还要*。

    苏娥将手中的伤心棋子化为的双层七星图悬浮到面前,随时准备一掌打出,但是她在打出之前却道:“你要在十年之内成为古玄域的第一人,那么就必须在一年之内战败楚歌,我这一掌的威力,最多也就相当于楚歌百分之一的实力,你若能接住,才有百分之一的机会在一年后战败他。”

    “轰!”苏娥轻轻的打出了这一掌。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