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晨,红日如丹!

    绝崖之上雾气缭绕,古松之巅几只牙雀在唧唧咋咋的鸣叫,在这个宁静的早晨,鸟叫声传得老远。

    苏娥穿着一件长长的一尘不染的白衣,站在古松之上静静而立,头上白色晶莹的发丝被她一双白玉无瑕的小手紧紧的捏住,白色的美眸之中浮出一层水雾,长长的白色的睫毛眨动,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似乎就要娇艳欲哭。

    白衣、白发、白色的美人儿,加上那朦胧的白雾,一眼看去就宛如一幅清透的仙卷。

    苏娥全身洁白无瑕,纯洁的宛如一块没有任何杂质的璞玉!

    “卿本献心于君,君却采夺卿身。本就是定局,本就是天意,本就已经算到,为何我却依旧这般的心痛?”

    苏娥眼中流出一滴乳白色的眼泪,然后将紧紧握在手中的冰雕面具重新带在了柔情似水的脸上,她身上的气质顿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双目如冷电般锋利,身上冰寒更胜从前,一道惊天杀意化为一条白色的冰雕长龙直冲霄汉。她头上的白色长发随风而动,身上纤薄的白衣如同玉蝶盈舞。

    纤细玉白的五指紧紧的握实,本想去追上郭奕,但是刚跨出一步,修长的玉腿之间顿时传来一阵剧烈的酸痛,她雪牙紧咬,疼得她弯下傲然的腰姿。

    “既然成了你的女人,那我就必须做唯一的那一个。”

    苏娥重新直起身,看了一眼古松之上的点点血迹,五指一转,手指之间顿时发出一股阴寒之气,将整棵古松都冻成冰晶。

    她宛如白蝶飞舞,从古松之上落下,向着绝崖之下云雾之间飘落而去。

    “啪!”

    这颗被冻在冰晶之中的古松,顿时碎裂而开,化为了一粒粒细小的飞灰,消失在绝崖之上。

    苏娥回头望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她体内的仙门迅速的转动,一道柔和的白光浮现在她的玉指之上。

    “两仪生之力,重生吧!”

    她一声婉转的幽叹,将手中乳白色的光晕撒出,那些飘飞在空气中的碎木顿时重新凝聚,再次化为一颗苍劲的古松生长在绝崖之上。

    苏娥再无留恋,冰冷面具之下浮现出一丝无人能够理解的羞涩的轻笑,宛如银铃一般回荡在云雾之间。

    苏娥对郭奕的心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痛彻心扉的恨,还是有着一份若有如无的爱。

    “轰!”

    郭奕奔逃如雷,所过之处尽是一片疮痍,松林之中*的古木被他撞碎,简直比魔女追杀他的时候还有逃得急。

    他全身黑雾弥漫,宛如一尊出世的修罗在急行赶路一般。

    “刚才什么东西跑过去了?”那两个大汉从落叶之中翻而起望着郭奕撞碎的古木,眼中相当的惊骇。

    “妈的,吵得人一晚上都没睡好觉,大清早又来,到底有完没完?这苦逼的差事下次再也不干了。”另一个大汉抱怨道。

    “吃不饱又睡不好,这日子没法过了。”

    两个大汉是郁闷到了极点,抱怨了一阵之后,便又仰头栽倒。

    郭奕奔逃的太极,将菩提三动施展到了极致,昨夜他虽然元灵受创,但是所有的一切他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没想到自己的内心深处竟然这般的狂暴,居然那样粗暴的将苏娥占有。

    虽然心头愧疚不已,但是却也生出别样的情绪,“要是能够再来一次,我定然温情似水。”

    想即此处,郭奕脸上不由自主的浮出一丝笑意,那笑容绝对熟悉,西门狼和南宫羊的脸上就经常挂着这样的笑容。

    “《灵榜》第六十一。”

    郭奕奔逃之间发现自己居然成功的融合了两座灵宫,修为大幅度的提升,居然从《灵榜》第七十二位提升到第六十一位。

    这可谓一次战力的飞跃,要知道踏上《灵榜》之后,每提升一位都艰难无比,但是他此时却连跳十一个名次,一举达到了第六十一位。

    而且他还惊奇的发现了一件事,他体内的两座一金一红的仙门之间居然流转着一缕黑气,这缕黑气在两座仙门之间相互穿梭,携带了一丝让人心悸的死亡之力。

    “难道是传说中的,仙体种魔。”这一缕黑气虽然只有一丝,但是却引起了郭奕高度的重视。

    “不对,这缕黑气虽然死气盎然,但是却极为纯正,绝对是天地之间最为极致的死亡之力。”

    天地之间最至极的力量,便是这世上最强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却极其难以获得,因为人的身体脆弱无比,根本无法承载至极之力,哪怕只有一丝也能将人的身体穿透。

    郭奕身体之中的这一缕死亡之力,和苏娥体内的生命之力,乃是太极仙印和太极邪印所承载,仙印承载死亡之力,邪印承载生命之力,虽然都只有极其细微的一丝,但是却对两人将来有着无穷的好处。

    郭奕并没有继续去研究太极仙印,此时他已经再次来到了燕子小巷,他要去夜影楼找华二楼商量赚钱的大计。

    “这伤害了的女人就必须得补偿回来,要补偿就得先赚钱。”

    郭奕已经打定主意这辈子绝不辜负苏娥,柳嫣然虽然已经去世,他却不敢再轻易言死,因为他心中现在已经有了包袱,他已经得到了苏娥的身体,就必须对她负责,拿出一个男人该有的责任感。

    “嫣然,你若在天有灵,希望你能原谅我,我暂时不能到天上来陪你了。”郭奕仰望长空,就好像看到了柳嫣然的影子正站在云端对他微笑,然后告诉他:“没关系,苏娥姑娘才是你真正的选择,没必要为我这个已经死去的女人而活着,我看到你找到了归宿,我很开心。”

    “谢谢!”郭奕心中努力的想要将柳嫣然忘却,然后让苏娥来取代她的位置。

    郭奕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跨进了夜影楼。

    夜影楼还是那般的热闹非凡,灯火通明,每行一步必能遇到一群莺莺燕燕的娇美女子,在和苏娥*之后,郭奕对这些女子便再也不想多看一眼,但是他不看别人,别人却都指指点点的看着他。

    一个修为达到灵者第九宫的男子搂着一位四级的姑娘,看到了郭奕拴在腰上的染血的苏娥的胸衣,顿时哈哈大笑:“这哥们真是太有才了,绝对是花场老手。”

    “这份胆量,这份气魄真是让人佩服,如果是我就绝对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走出来。”一位年轻的锦衣修士佩服的看着郭奕。

    郭奕并没不知道当时情急之间,居然将苏娥的胸衣当腰带缠在了身上,顿时莫名其妙的看着一些对他指指点点的人。

    郭奕快出几步,很快便行到华二楼所包下的阁楼之外,直接踢开房门就走了进去,然后顿时傻眼。

    只见屋子中央不正上演一场美女与野兽,华二楼听见房门被人踢开,全身肥肉都是剧烈的一震,然后长嘘一声,居然就这么完事了。

    “他妈的,谁这么大胆,敢破坏本少爷的好……老大,你怎么来了?”

    华二楼连忙将衣服穿起,然后示意还躺在地上的那名侍婢先行出去,很快房屋之中就只剩下郭奕和华二楼两人。

    郭奕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什么也没说,毕竟这是世间最正常的事,只要有钱在其中作为媒介,这便是交易。

    “你的日子还真是过得逍遥啊!”郭奕笑道。

    华二楼看了看郭奕,当看到郭奕缠在腰上的染血胸衣之后,顿时一愣,接着也是笑道:“老大你也不耐啊!比我还要生猛,居然流这么多血,那女的不会已经断气了吧?”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郭奕有些心虚的做到了一张紫木椅上。

    “老大,咱们可是比亲兄弟还要亲,我可给你提个醒,在外边乱搞没问题,不就是上个女人嘛,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隐秘工作必须要做好,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张扬的。”华二楼表情严肃,一只手翘着桌面,服下身子低声的道:“老大,不管是谁家的姑娘被你给糟蹋了都不重要,但是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将惹出天大的祸患。”

    “多大的祸患?”郭奕被华二楼说的更加的心虚。

    “大到天都可以捅破,你要知道白骨圣女是何等人物,她手下的死灵修士可以将你身上捅出上万个透明窟窿,我可是听说这次围攻白家,白骨山一共来了六名法主,全都听从她的命令,她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你可以去想象后果吧!”华二楼语重心长的道。

    郭奕额头上冷汗直冒,心头惧怕不已,就好像已经被人捉奸在床了一般。

    “这还是其一,我们再说柳仙子,她又是何等人物,当日连正道的七大高手都不是她的对手,就算是风霜子,她都能在三招之内将他给收拾了,要不是当时……反正要是被她知道了你在外边乱搞女人,她非要冲出来杀了你不可。”华二楼说完之后便后悔了,觉得这回说漏了嘴。

    所幸的是,此时郭奕并没有去计较他语言中的破绽,似乎还在想着这件事之后可能会引发的巨大的风波,他自以为然的笑道:“仙子她已经生死,而且他那么善解人意,定然会原谅我的。”

    “善解人意?老大你难道没看到南岭当时的尸山血海吗?你难道没看出柳仙子绝对是一个女人中的女人,只要她想得到的东西,没有一件能逃出她的掌心。我们就说悬浮在神灵墓地的九座神棺,几十万年都没人敢去碰上一下,但是被仙子给看上眼了,你看这不就收进了她的手中。”华二楼更加低声,就好像怕被柳嫣然听到一般,哑声道:“所以说仙子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小自私。”

    “你在说些什么胡话?”郭奕叹道:“仙子她已经入土为安,伊人已去,你何必还要提我心头的伤心之事。”

    突然郭奕脸上哀愁的神色一收,露出一丝笑意,也是低声对华二楼道:“你说,你说邪女怎么样?”

    “妈呀!老大你不会将邪女给那个什么了吧?这祸就惹得更大了!”华二楼吓得失声大叫,顿时从地面上跳了起来。

    “哦!谁将邪女那个什么了?”屋外传来夜女红湘音的声音,哎!又一位女煞星到了。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天地之间最极致的力量-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