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个屁啊!能够和七大邪地拉上关系的人定然不是等闲之辈,而且身份绝对被隐藏得极为隐秘;其次,谁知道中州皇室和龙渊御剑园给七大邪地许下了多么厚重的利益;最后,你们到哪里去找和七大邪地都能拉上关系的人?”千叶先生鄙视了白云天一眼,道:“就你这样的家主,白老儿一死,白家准然覆灭。”

    郭奕也和千叶先生说出了相同的话,当然他不会像傻子一般主动的告诉白曦儿,自己和龙渊御剑园有天大的仇恨,恨不得将之灭了而后快。更不会告诉她,其实他已经知道了九大势力之间的利益关系。

    他在等,等白曦儿主动的问他,这样他才能掌握更多的主动权。

    白曦儿听了郭奕的一席话,顿时茅舍顿开,心道,“这个淫贼倒也有点本事,分析起局势居然比爹还要厉害几分,做淫贼真是埋没他了,若是能够将他拉到我白家的阵营之中,我定然要让他改邪归正。”

    郭奕要是知道这位灵霄仙子此时心中并没有分析当前的局势和思考应对之法,反而在想着如何让他改邪归正,他定然会发出对牛弹琴的感慨。

    郭奕见白曦儿思考入神,于是继续提点道:“其实我觉得,白家的当务之急乃是将那位游走在七大邪地和中州皇室、龙渊御剑园之间的那位神秘人物给找出来,然后果断将之除掉,最后能够利用这个人的死来激发他们之间的矛盾,这是最理想不过的事了。”

    “就依你说的办!”

    郭奕说了半天,却只是换回了白曦儿这么一句话,顿时让郭奕不知如何将下文继续说出。

    “感情我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了,关我多大的事,我也就只是一个随便说说的外人而已,真正拿决策,下杀手的人,还得你们自己。”郭奕感觉一阵莫名其妙,明明是自己占了上方,反而却有一种掉入陷阱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是,帮了别人却没有拿到一丝的好处,别人反而认为这是你应该的,谁摊上这种事都想将自己给骂一顿。

    只有宫阙之上的千叶先生面露笑意,那笑容就好像在说,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我就是要以退为进的算计你,你能怎么地?

    白曦儿问道:“那该如何将将这人找出?”

    “不知道,自己去想。”郭奕直接甩了这么一句。

    “要不我再给你倒一杯酒?”白曦儿笑道。

    “喂,你可是仙子好不好,你怎么可以随便给人倒酒,你必须要清高,要高不可攀,要高高在上,这样我出去之后才能向别人炫耀一番,要是遇到人就去给人倒酒,那你何必叫灵霄仙子,不如叫灵霄丫鬟算了,这样我还怎么出去炫耀?”

    郭奕觉得眼前这个灵霄仙子除了长得或许天颜仙体,但是谈到心智绝对比柳嫣然差的太远,也就比思思高出那么一节罢了。

    其实白曦儿也就十五岁而已,比郭奕还要小两岁,并且一直被各位长辈捏在手心中保护,心机和城府自然没办法和郭奕这种阅历丰富的人相比,当然就更加不能和柳嫣然、苏娥相提并论。

    白曦儿的确是仙心道骨,比郭奕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都要仙灵,这一点连柳嫣然也比她差一筹,她是一个真正的上天的宠儿。只是她却遇到了郭奕这个天下第一的无赖,静谧的仙心才连连波动。

    她听了郭奕一番调侃的话之后,平静如水的心灵再起波澜,简直将对面坐着的那个*给恨之入骨。

    她仙心波动,身上的白色道袍也跟着无风而舞,顿时将郭奕吓了一跳,还以为白曦儿说不过他,就要像他下杀手,于是郭奕连忙道:“其实,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将那个人给找出来。”

    “什么办法?”白曦儿问道。

    “楚歌乃是中州灵国的大皇子,他定然知道这个人的底细。”郭奕想要将白曦儿给拉上他的贼船。

    白曦儿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道:“不行,楚歌如今已经达到了九宫大*,就算是活了几千年的绝代法主也不能轻易将她*,天下几乎没有人能够将他生擒。”

    “我们根本不用去问楚歌,我们去问他的那些皇子妃,效果也一样。”郭奕寻寻诱导。

    郭奕连向已经将桌上美味一扫而空的双圣使眼色,西门狼最先会意,撑了撑滚圆的肚子,吃力的道:“楚歌有二十七位皇子妃,其中有三个是他的最爱,有二十三个他从来都没有碰过,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这二十三个女子叫什么名字,还有最后一个他想碰,却碰不到。”

    西门狼似乎已经打楚歌二十七位皇子妃很久了,此时悉数排列而出。

    郭奕讶然,问道:“天下还有楚歌想碰而碰不到的女人?”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对面不就做了一位。”南宫羊也是被撑的够呛。

    “哼!”白曦儿冷哼了一声。

    郭奕瞥了白曦儿一眼,继续道:“少侮辱我们家灵霄仙子,楚歌那狗贼也想打仙子的注意,他狗胆长到腰子上还差不多。就算仙子是一个例外,但是楚歌为何却连自己的皇子妃都碰不到呢?”

    “因为他皇子妃乃是他的正妻,也是一名法主级高手。”西门狼感慨颇深,道:“我们兄弟就在她手上吃过大亏。”

    郭奕知道双圣曾闯进楚歌的大皇子,但是却没有料到乃是被楚歌的皇子妃给打出来的,而且大皇子府多了一名法主,无疑是给郭奕的计划徒增了无数倍的难度。

    “楚歌的这位皇子妃可是大有来头,乃是毒王殿殿主的唯一的妹妹,不仅样貌绝美,而且修为更是高深莫测,各种毒术让人防不慎防。她乃是楚歌众多皇子妃中最为美艳的一个,也是楚歌碰也不敢碰的毒蝎子。”南宫羊心有余悸的道。

    “你们说的难道就是那位已经成名了近两百年的毒娘子,传说她的毒术可以瞬间将万里之地化为焦土,但是她的美貌却比她的毒术更毒,让人想要得到她,但却不敢得道她。”白曦儿也听过这个传奇女子的传闻。

    “吹的这么厉害,到时我倒要和她较量一番,看看谁的毒术更胜一筹。”青牛也吃得牛肚*,就好像一只怀孕的母牛。

    “好,到时她就交给你对付了。”郭奕连忙将这个大麻烦丢给了青牛,然后继续对白曦儿道:“看来我们下手的目标又小了不少,只需要将楚歌最心爱的那三个女人捉到,就能够能问出那一个给他们牵线搭桥的人。”

    西门狼和南宫羊顿时鄙视了郭奕一眼,心道,以后必须要提防这小子,他连仙子都敢拉下水,天下已经没有他不敢做的事了。

    白曦儿犹豫不决,道:“这样恐怕有些不妥吧!毕竟,这些女子和此事无关,我们向她们下手,也太不光彩了些。”

    “那好吧!这事我不管了,你自己去想一个光彩的办法吧!”郭奕说着就要走人,对着双圣和青牛吩咐道:“还不感谢灵霄仙子的盛情款待,三个丢人现眼的家伙,咱们走吧!”

    “等一下。”白曦儿身上道袍舞动,很明显她的仙心又被郭奕给打乱了,她道:“我,我觉得你的办法可行。”

    “哈哈!”郭大一笑,连忙叫道:“哥几个,还不快坐下,咱们这次计划的人员总算是齐全了,可以真正的开始商量这次大行动的细则。”

    “*!”青牛和双圣低沉的骂了一句,然后很配合的又回到了座位之上。

    一位圣洁的仙子,两个绝世淫贼,一条思想不纯的老牛,就这样被郭奕给拉到了他的贼船之上,这对畸形而奇怪的组合就这样开始了第一次的阴谋的安排布置。

    “上次潜入楚歌的大皇子府,我已经偷偷的将整个府中的地形图刻录在了玉女画卷之上。”南宫羊道。

    郭奕顿时一喜:“还不快将它拿出来。”

    南宫羊从怀中将素女画卷给摸了出来,将一米宽的画卷缓缓打开,手中点出两道灵光,空白的画卷之上顿时显现出一幅香艳的春宫图。

    “*!”白曦儿低啐了郭奕一句,顿时将仙颜转到了一边。

    “看*嘛?又不关我的事。”郭奕对她莫名其妙。

    “错了!错了!灵诀打错了。”南宫羊尴尬的一笑,手中再次点出一道灵光,画卷之上的春宫图消失不见,一副复杂的府邸图样显现而出。

    楚歌的大皇子府虽然没有白府这般错综复杂、杀阵密布,但是却显得更加的巍峨,带着一股皇者之气,这些建筑大气磅礴,即使看着的只是一张布图,就给人一种无限压抑的感觉。

    府邸的最中央乃是一座最为庞大的宫殿,占地百顷,宛如一座登天大宫,这乃是楚歌的皇子殿。皇子殿的外侧乃是五座侧宫,这五座侧宫以五行分布,将皇子殿围在中央,如同众星捧月。

    南宫羊以手指比划道:“楚歌主最中央的正宫,最上的这一座偏殿便是毒娘子的行宫,其他四座偏殿其中三座分别居住着他最喜爱的三位皇子妃,最后一座居于下方的偏殿,便是他剩下的二十三位皇子妃的共同居所。”

    “想要擒拿这些皇子妃,就必须先将楚歌引出皇子府,不然一切都是纸上谈兵。”西门狼看向郭奕。

    郭奕笑道:“这一点,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安排人布局,保证两日后楚歌不在皇子府中。”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仙子也被拖下水-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