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邬,乃是夕阳河畔的一处水泽地,这里灵气的浓郁程度冠绝整个修仙界,所以这片水泽当中生长着很多粗壮的古木。这些古木有的已经生长了上万年,直径达到了十米以上,宛如一座小山峰直入高空数千米。

    有人将这些巨大的古木合理的利用起来,在古木之上建起一座座百米高的古木城堡,这些城堡脱离水泽悬在高空,显得相当的自然写意。

    因为是在九龙邬这种天下灵气极聚之地,所以这些古木城堡的价格贵的吓人,每一座都超过百万枚灵果,就算是华二楼这般财大气粗也舍不得花这个大价钱买一座古木城堡,但是萧长生却买了一座,这也难怪华二楼会大骂他是败家子了。

    此时这座古木城堡之中居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顿时让郭奕来了兴趣,不知是哪家的女子找上了萧长生?

    郭奕和华二楼皆是运足了耳力,想要细细的听听这古木城堡中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唯有白曦儿对之毫无兴趣,只是狠狠的鄙视了郭奕和华二楼一眼。

    “轰!”

    古木城堡中传来一声巨响,接着便听到重物摔倒在地的声音,萧长生哀嚎:“我真不知道师傅他去什么地方了,圣女……小师娘饶命……!”

    “轰!”

    接着又是一声巨响,顿时将萧长生接下来要说的话给打断,也不知刚才又遭到了何等非人的虐待。

    “哼,你敢骗我,你是他徒弟你会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我便得到消息,说你和他在天桥下听人说书。”

    圣女殿下寒冷刺骨的声音从城堡中传出,顿时将在外面偷听的郭奕和华二楼同时吓了一个哆嗦,心中在为萧长生默哀的同时,郭奕也只能期望萧长生在圣女的折磨之下可别将他给出卖了。

    要是让圣女知道自己和邪女的那事,恐怕到时被虐的人就是郭奕了。

    萧长生立志要做大侠,自然是一句谎话也不会说,郭奕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他道:“*被天邪峰的邪女给带走了。”

    “邪女!哏哏,这对狗男女,我就知道他对未婚妻念念不忘。”圣女低啐了一句,语气说不出的凶狠。

    “不是这样的,*根本就对邪女没有爱意,两人是去进行一场早就约好的激战对决。”萧长生道。

    华二楼脸上笑意不断,瞥了郭奕一眼,自言自语的道:“还真是一场激战。”

    “哼,我不管他们是对决还是干什么,你替我给你师傅带句话,他身边的女人,我见一个杀一个,就算是邪女我也照杀不误。”

    “轰!”

    古木城堡之中又是一声巨响,接着又是一声哀嚎。

    郭奕知道圣女马上就要出来,要是被她看到自己就在此地那还得了,于是他连忙飞跃而起跳到了一枝百米高的古木之上。

    华二楼也是大急,他在幽禁城时追杀过圣女,在南岭之时又骗她郭奕已经身死,两人已经结了大怨,圣女更是早就放话要收拾这不老实的死胖子,此时他是比郭奕还要怕见到圣女。

    华二楼身体宛如肥球滚动,三下五除二便直接头下脚上的跳到*琅员叩乃蟮敝小

    白曦儿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她相当的好奇郭奕和华二楼为何这般的惧怕,也不知他们在惧怕什么?

    “嘭!”

    就在这时古木城堡的大门轰然关上,一个被鬼雾缭绕的绝美少女从上空飞落而下,宛如踏云轻舞,说不出的美妙。圣女将站在古道上白纱蒙面的白衣女子看了一眼,却发现对方也在看着她。

    “你就是白骨山的圣女?”白曦儿通过先前萧长生的话语和李小烟身上的鬼道修士的气息判断出了她的身份。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圣女殿下虽然性格火爆,但却本不傻,自然能看出站在自己对面这个女子的不凡。仙心炼体,道骨筑基,圣灵之光滔滔不绝,这可不是一般的女子能够拥有。

    七大邪地将要攻打白家,白曦儿自然和七位邪地的殿下结下怨恨,此时见到圣女落单,她心中已经浮现出一丝杀机,但是这缕杀机刚生出,便被她抹去,因为她想起了郭奕说过的话,在不久的将来,说不定还要拉拢这位圣女,来共同对付龙渊御剑园和中州皇室。

    “呵呵,听一位故人提起过你罢了。”白曦儿有意要试探圣女,于是这般说道。

    古木之上的郭奕心头咯噔一声,已经猜到白曦儿接下来的话了。

    如同所料的一般,圣女问道:“哪一位故人?”

    “郭奕。”白曦儿面带笑意,想要从中试探出圣女和郭奕的关系。

    圣女警惕的道:“你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红颜知己!”白曦儿故意*圣女道。

    圣女殿下听了此话顿时冷哼一声:“他到是处处留情,好个风流种,一个邪女未婚妻,一个夜女假老婆,还有一个魔女情人,现在又跑出了红颜知己,早晚有一天我非要将你们一一斩于剑下不可。”

    白曦儿听了圣女之言不怒反喜,笑道:“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哼!”圣女冷哼一声便掉头而去,身如鬼魅,然后融入黑夜之中。

    “咻!”

    直到半晌过去,郭奕才从百米高的古木上跃下,望着圣女消失的方向,不悦的道:“你这是在给我添乱啊!我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白曦儿仙目含烟,也是望着郭奕眼睛所看的方向,笑道:“我若不这么做,又怎么知道我这个贴身护卫人脉居然这么广。”

    “你什么意思?”郭奕警惕的道。

    白曦儿双眸传神,转过头死死的盯着郭奕,道:“我正在需找和七大邪地的高层搭上话的人,我觉得你是最佳的人选。”

    “开什么玩笑,事情根本不是她说的那样,你让我去帮你拉拢七大邪地的七位殿下,这绝对会毁了整盘棋。我老实告诉你吧!就拿邪女、幻女、魔女她们三个来说,要是见到我,她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剑将我给砍了,你说这样还怎么谈?”郭奕苦笑道。

    白曦儿笑道:“我相信郭二少爷骗人的本事,我也相信你那张能将死人都说成活人的嘴。”

    “想不到我在仙子的眼中还有这样伟大的优点。”郭奕苦笑道。

    “呵呵,这事就这么定了,我觉得明天就是一个好机会,七大邪地的殿下齐聚一堂,也免得我们东奔西跑。”白曦儿提议。

    郭奕眉头一皱:“我们?”

    “这么重要事,我自然要陪你一起去。”

    “你这不是存心要我血溅九龙邬嘛?”郭奕可以想象站在八个修仙界最顶尖的女人的面前的感受,就算他身上长着一万张嘴,到时也没有用武之地。

    “这就不关我的事了,你自己去想办法。”白曦儿看了看水泽中的一圈圈涟漪,道:“你再不将你那兄弟给捞出来,怕是待会他自己就会浮上来了。”

    郭奕苦着脸,摇了摇头,然后一把将水泽中的华二楼给提了上来,很是艰难的道出一句:“走吧!我们去看看玉树临风的萧大公子变成什么样了。”

    萧长生最近很倒霉,自从住进了这座古木城堡,圣女便会隔三差五的来揍他一顿,好歹也是一个《灵榜》第十四的绝顶高手,没想到有一朝会活的这么的苦逼,而且想躲都躲不掉。

    “咚!咚!”

    门外又传来熟悉的敲门声,将正在涂抹灵药的萧长生吓了一跳,叫道:“屋里没人,谢绝迎客。”

    “没人也这么嚣张?”华二楼一脚将城堡的大门给踹开。

    “不是说过没人……*,你可算来了,你要是再迟来两天,恐怕咱们师徒就要永别了。”萧长生本想骂人,但是当看到郭奕之后顿时扑了上来,就好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你谁啊?”郭奕吓了一跳,只见一个猪头正向他扑来,口中还叫他师傅,这让郭奕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他和潇洒英俊的萧长生联想在一起。

    “我萧长生!”萧长生一张脸肿的比西瓜还要大,看上去似乎比华二楼还要臃肿几分。

    郭奕看着惨不忍睹的萧长生,顿时长叹一声,安慰道:“她下手也太狠了,这,这打的都不成人样了,下次我肯定好好的说她几句。”

    “这一定要说。”萧长生有些大舌头的含混的道:“*你要是早来一步那可就好了,我也就不会被打成这样了。”

    “你当我傻啊!我要是早来一步,现在肿成猪头的就是我了。”郭奕心头这般叹了一句,但是嘴上却安慰道:“这女人太暴力了,必须找个时间教训她一番。”

    古木城堡并不大,但是却沿着树干分为九层,宛如一座建在古木上的巨塔。

    萧长生将郭奕等人引到了古堡的第九层顶部,在这里可以一眼望尽整个九龙邬,地上万家灯火,空中灵兽飞舞,一个个修仙者在古道和夜空中穿梭,钩织出九龙邬繁华鼎盛的全貌。

    郭奕望着连向天边的辉煌灯火,问道:“华二楼,我交代你的事可有办妥?”

    “什么事?”华二楼不知为何郭奕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郭奕道:“自然是邪女和千叶先生的巅峰智斗的事。”

    “消息是传播出去了,以古华记的实力,恐怕如今的花都圣城已经无人不知此事,但是所有人都有一个疑问,那位身怀智令的天医传人为何却迟迟没有现身?”华二楼道。

    白曦儿听到“天医传人”这四个字之后神色顿时一动。

    郭奕笑道:“天医的传人明天就会出现在九龙邬,并且要在九龙节这一天公开的拍卖十枚智令,每一枚智令的价格少了一百万灵果都不卖,哈哈。”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五十七章 圣女很可怕,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