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以后,《灵榜》上就没白骨圣女这号人物了,我也将从《灵榜》第九晋级为《灵榜》第八。【≮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龙十三朗声长笑,笑声传遍整个花都圣城,就好像怕所有人不知道白骨圣女是死在他手上一般。

    圣女虽然此时连站都站不稳,但是身上的凶光却丝毫不灭,无悔的向着古堡之顶望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咳出了两口鲜血,冷哼道:“龙渊御剑园还专是出你这样自以为是的人,要不是有四位《灵榜》高手助你,我一巴掌就能将你拍碎。”

    “哼!死到临头还这般最硬。”龙十三手持千米长的巨剑直劈而下,想要将圣女彻底的抹杀。

    “想要杀圣女,先过我们这一关。”尸公子和骨公子联手出击,将落到地面之上的白骨山重新祭起,向着巨剑轰击而去。

    龙十三剑锋一转,直接将白骨山斩为粉碎,将尸公子和骨公子斩落河水之中,两人此时生死不知。

    “两个在《灵榜》之上排名还没到五十的蝼蚁,也想挡我的路。”

    龙十三巨剑再次举起,就在巨剑将要落下之时,突然《灵榜》排名再起变幻,郭奕直接从《灵榜》第十八进入《灵榜》第十!

    “轰!”

    第五座灵宫终于完全融合,五道太极纹印分守五方,化为一只五宫宫舟。

    “轰!”

    就这这时第九层天宫宣告破灭,无数的灵器宛如狂风暴雨同时向郭奕斩去,想要将他轰为劫灰。

    “找死。”郭奕来不及收回仙路,但是此时死亡之气已经被他收敛进入身体之中,他已经可以随意的活动。

    “太极仙印,磨灭万世!”

    百米大的太极仙印,光芒轰然爆射而开,郭奕手持仙印大杀四方,每踏一步必有一片修士身死道消。重重围攻之中,他杀出一条血路,至少近千名灵者第七宫和第八宫的修士死在他的手上,那些为数不多的灵者第九宫的修士更是逃窜不及,生怕被太极仙印给磨灭。

    郭奕杀出重围,身上已经被血雾染红,根本不顾及那些在身后虎视眈眈的修仙者,直接展开菩提三动向夕阳河上飞去。

    龙十三见郭奕居然瞬间便杀出重围,向着这边飞驰而来,那股震撼人心的杀气宛如一把尖刀直*的心脏,让他顿时生出一个莫名的恐惧感。

    “她已经死了,你来晚了一步。”龙十三笑声十分的得意,他身后还站着四名《灵榜》级高手,他根本无惧郭奕。

    “滚开。”

    郭奕站在太极仙印之上,宛如一尊杀神从天而降,五名《灵榜》高手没想到郭奕敢独战他们五人,此时匆忙出手,直接被太极仙印给搧飞了出去。

    龙十三与人交手何时这般狼狈,俊朗的脸顿时扭曲狰狞,手中千米长的巨型龙渊剑宛如一条大山斩下,想要将郭奕的太极仙印给斩碎。

    郭奕双目漆黑,瞳孔散发着乌光,死死的望着被鲜血染红的空荡的水面,嘴中不停的念道:“不可能,不可能的……你那么凶,连我都只能是挨打的份,怎么可能被龙十三这种货色给击杀?”

    郭奕身上的怒气上涌,身上的杀意凝结成一道道实质的血色杀气,他大吼一声,纵身飞起手中的太极仙印轰然打出,将千米长的龙渊剑给拍成了一块块碎铁。

    “咚!”

    郭奕此时根本不理会龙十三,他一头栽进冰凉的夕阳河,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此时夕阳河中已经被尸体填满,他也要将最美的那一具找出来。

    夕阳河贯通整个古玄域,宽阔的宛如大海,即使是最狭窄的地方又有数千里宽。河中多蛟龙水蟒,秘府水宫,甚至有比鲲鱼还有庞大的水兽。

    九龙邬外的夕阳河本该平缓如镜,但是今夜却波涛汹涌,大浪滔天,清澈的河水都被鲜血染红,浓烈的血腥之气可以让修为低下的人呕吐三日。

    本来这个修仙界灵气最为浓郁之地此时却变成了修罗场,尸骨如山,血泉喷涌,天昏地暗,大地崩裂。

    凡是在花都圣城之中的年轻一代的所有高手几乎都被牵连到了其中,若非邪女的禁令,恐怕连老一辈的法主都要在九龙邬打一个天昏地暗。

    就在万里之外,本想赶到此地的楚歌,也被一名背着青色铁剑的少年拦了下来,今晚这位《灵榜》第一的人杰是赶不到九龙邬了。

    三万里外毒王殿的毒女本想赶来此地,也被红湘音给阻挡了脚步。

    **之都的**接到了双圣的传音,将一群本要赶往九龙邬的活了几百岁的老家伙也引到了一处山谷之中,此时山谷之中也是尸体横陈,这些灵者第九宫的老者已经尽亡于此。

    今夜,大战连连,四方皆动,《灵榜》之上的强者几乎尽数参战,战场在各处爆发,硝烟笼罩整个花都圣城。

    这一切的一切,都仅仅只是因为郭奕突破境界所造成,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推动这一切的发生,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不想郭奕成长起来,它在背后操纵着一切。而唯一发现了端倪的人,只有邪女苏娥,此次花都圣城的血战便是两人的第一次博弈。

    花都圣城的四方战场有的已经拉开了帷幕,有的已经结束,有的正厮杀在一起。总之,这一夜全城都在震动,频频有《灵榜》高手陨落,又有未知名的高手崛起。

    这一切的爆发点“九龙邬”却安静了下来,不知多少双眼睛望着血流成河的夕阳河水,似乎真正的大战还在酝酿当中……

    当有人从水中跃起之时,今晚的战场才会真正的拉开!

    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料到今夜的花都圣城会战事连天,就算是千叶先生和苏娥这两个能推衍天机的人,在这之前都没感受到任何的征兆。

    天邪峰,乃是整个修仙界最大的修仙势力,其余六大邪地加起来才能和天邪峰相抗衡。也正是因为天邪峰的威慑,老一辈的高手才都窝在家里不敢走出,特别是龙渊御剑园的三位剑宗,中州皇室的皇主,都被着重的关注。

    龙渊御剑园外的一颗古柳之下,邪棋师端详而坐,挥手将棋台打开,就守在剑园门口下棋。

    三位本想赶去九龙邬的剑宗,直是恨的咬牙切齿,但是却不敢离开剑园一步。他们三人联手虽然能力压邪棋师,但是却惧怕将天邪峰的另外三位邪师给惹出来,于是他们只能将年轻一代的五位《灵榜》高手尽数派出,势要将郭奕击杀。

    中州灵宫的皇宫的正宫门口,一条青牛正在那里发着牛癫疯,已经有三名法主被它的牛角给撞伤,就连中州灵宫的皇主被它踢了一脚。这头牛冲过人群便往皇城后宫冲去,直是将不少正在沐浴的皇妃给吓得裸奔。

    中州灵国的皇宫之中正上演着一场人牛斗,此时皇宫之中是乱的一团糟,这位皇主怕是也无法赶去九龙邬了。

    除了这些看得见的战场,一些看不见的战场也正激烈的斗在一起,其凶险程度丝毫不下于血肉相搏。

    就好像花都圣城之中不断穿梭的天机纹路和不断变化的命数规则,夕阳河上的大舟上的苏娥,白府灵峰之上端坐的千叶先生,此时都双眼紧闭,手指飞速的掐动,一道道看不见的灵光从两人的身体之中飞出,与花都圣城之中某处的一个快速移动的点激烈的交战。

    他们这是天道的相斗,比的是命数的建立和崩溃,苏娥和千叶先生联手才将这人压着一头,但是短时间之内却依旧无法将其击败。

    花都圣城正处在一个风云幻化的时刻!

    “轰!”

    夕阳河中一道黑影从水中冲天而起,将正在注视着水面的修士皆是吓了一跳,纷纷后退数里才止住脚步。

    郭奕手中抱着一具冰冷的绝美的女尸,根本看也不看那些虎视眈眈的修士一眼,一挥手水面之上顿时浮出一层浅浅的灵光,他将女尸轻轻的放在了灵光之上,悬浮在虚空之中。

    这具女尸长的清秀动人,皮肤白如寒雪,一根根睫毛长而弯曲,本该红润的嘴唇此时却发着淡淡的青色,唯有那琼鼻依旧可爱光泽,还粘着一滴水珠。

    郭奕爱怜的将她湿润的头发轻轻的撩开,脑海之中不断的回想起过去的种种,想到动情出他竟然失声的咯咯笑出,他的笑声在寂静了水面上显得那么的冰冷,没有一丝的生气。

    郭奕伸出手又轻轻的捏了捏她的鼻梁,道:“我说过你只有睡着的时候才最可爱,其实我都是骗你的,你何必要当真呢?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像一只斗母鸡一般凶我的时候,你现在为什么不凶了?”

    郭奕身上的衣服和头发都被河水沁湿,双手不停的颤抖,他轻轻的抚摸着冰冷的脸蛋,却不知他的手比圣女的脸更加的冰凉。

    “圣女便死于我手,我的战力远超于她,她根本不是我的一招之敌。”龙十三带着龙渊御剑园的四名《灵榜》高手缓缓的靠近,冷笑道:“三位剑宗都说你是我平生的大敌,天赋在我之上,必须除之。但是在我看来你也就只是一个废物罢了,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

    ……

    还有五章晚上!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六十三章 灵榜第十(第五章),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