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太公的话可谓惊骇世俗,要知道他已经是修仙界为数不多的顶级高手,但是一个小女孩却轻易将他*,别说老乞丐不信,修仙界任何一个人都不会信,但是郭奕却信了。【≮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

    “接下来呢?”郭奕问道,。

    白太公又是轻咳了两声,这才道:“被被她定住之后,她小手的手心突然发出一缕金色的毒芒,这道毒芒打入我身体之后,却并没有立即散开,反而缩成一团,缓缓的散发,若不是如此,我早就已经被那缕金茫给毒死,根本不可能苟延残喘到今日。

    “你的意思是说,她本可以第一时间将你毒死,但是却没有这么做。”老乞丐道。

    白太公道:“确切的来说,她根本就不需要用毒,就能将我杀死,但是也不知她出于什么原因,才让我多活了两月。”

    郭奕心头却有些猜测,定然是魔女叫小凤凤这般施为,原因自然是取白太公的性命,帮魔煞岛拿下这稳稳的八十万积分。

    “但是她为何不在当时将白太公毒死呢?”郭奕有些搞不懂其中的关节。

    “她将金色的毒芒打进我身体之中后,还可爱的笑了笑,说是她妈妈叫她这般做的。”白太公神奇激动道:“你想想一个小不点那么大的小女孩就这般厉害,那她的妈妈又将恐怖到何等地步?我怀疑古玄域修仙界藏着一股暗势力,他们正在操控了一些事情的发展方向,围攻白家很可能只是他们的第一步,谁也不知道他们的下一步计划将是什么?”

    郭奕心头感到一阵好笑,他很想对白太公说,你想的太多了,但是他也知道这句话自己绝对不能说出来。而且白太公的话也并没有错,郭奕顿时回想起了大青灵国蓝洋府的那一座神秘消失的古城,古城消失之后居然化为了一个金色的湖泊,在加上蛇林深处的金色的海洋还有那座白玉台上插着黄金旗子,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古玄域的确隐藏着一股还不为人知的暗势力。

    而且郭奕怀疑这老乞丐和姬幽然也有问题,绝不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

    老乞丐听了白太公的话,顿时心头一动,但是很快他便又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古玄域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出现,这完全就是在不安规矩出牌嘛!”

    此时小舟离九龙船已经不足十里,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千米高的船身上的灵灯,郭奕问道:“白前辈可有兴趣赶往九龙船上一行?”

    白太公摇头笑道:“我只是想在临死之前,去这些故地走上一走,找一些已经被我淡忘的回忆,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少年人,人当妙龄需尽欢,该是放纵之时就一定不要约束自己,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想要放纵却是已经晚了。”

    “我倒也听不懂前辈的话语。”郭奕笑道。

    老乞丐破口骂道:“你个憨痴儿,白老头是叫你在年轻之时多风花雪月一番,多搞两个女人,多干几件糊涂事,你要知道这人越是上了年纪这胆子就越发的小了,做很多事都会顾虑一大堆,还是年轻的好。”

    白太公说的很委婉,但是老乞丐却说的太过于直白,可以说这两个老家伙无论什么地方都是两个极端。

    郭奕和老乞丐从小舟之上离空飞起,脚上踩着一团氤氲的灵气,飞身登上了九龙船。郭奕回头望了一眼,只见水面上一叶轻舟绝尘而去,白衣老者已经消失在了天尽头,他长叹一句:“人当暮年,难道都要经历这般的蹉跎?居然连修仙者也逃不脱这个结局,若是天地之间存在长生不死的妙术当是多么的美好。”

    “走吧!小子,只要你真的天赋异禀,也未必没有长生不死的可能,只是这个可能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现在我们就不要想那么远了,还是来谋划谋划怎么挣一笔大钱吧!”

    老乞丐走在前面,在人流中穿梭,就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相当的熟知一般,很快就将郭奕带到了一座巍峨华丽的六层阁楼前。

    “登龙阁,就是这里了。”老乞丐大笑道。

    “喂!你现在可我的老仆人,仆人怎么能站在主子的前面呢?”郭奕直接将他给一把拉到了身后,望了望眼前的光华万丈的阁楼,疑惑道:“你不是说登龙阁、九龙船、望龙台,乃是三个地方嘛?怎么登龙阁出现在了九龙船上?”

    “你懂个屁!”老乞丐继续道:“登龙阁乃是独立的存在,确切的说它乃是一座随时移动的阁楼,你现在看它在九龙船上,说不定下一次九龙节它就跑到夕阳河上去了,再下一次跑到望龙台上面去也不无可能。”

    郭奕听了老乞丐的话顿时诧异不已,透过空气中漂浮的一盏盏灵灯的光芒,他果然楼的确没有坐落在船上,而是悬浮在五米高的空气中,阁楼的下方还弥漫着一层浓郁的烟雾,给人一种随时都会飞走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今年登龙阁会飞到这座九龙船上来呢?”郭奕问道。

    老乞丐冷哼一声,然后很是牛气的道:“登龙阁虽然能够在天空之上飘飞,但是却要由人力来控制,三日前这登龙阁便被中州皇室的人给拘到了此处,我听说中州皇室可是派遣了年轻一代的第一天才楚歌在这登龙阁中和七大邪地的七位殿下进行一场天大的交易,本来这事还有龙渊御剑园的少主龙十三,可是这家伙太倒霉了居然惹上了那天杀的小淫贼,那小淫贼是多么狡猾的人,连我都在他的手上吃过大亏,这不龙十三就被那小子给宰了。”

    郭奕干咳了两句,笑道:“淫贼的事我们就先不谈了,但是我好像听我一个朋友说过,楚歌和七大邪地的殿下是在望龙台交易,怎么又变成了登龙阁?”

    “望龙台?”老乞丐双手一拍,大叫一声:“我就知道那家伙的情报不靠谱,我就说嘛,登龙阁乃是老一辈的强者来的地方,楚歌怎么可能将地方选在这里,失误,完全是失误。”

    老乞丐虽然这般说着,但是看他的样子却似乎很想进这座登龙阁,并非是失误那么简单。

    郭奕望着眼前这座巍峨而古朴的悬浮在空气之中的阁楼,笑道:“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将我带到这里来的?”

    老乞丐顿时大乐,手上凝结出两道神光,身体化为一道残影周着郭奕转了一圈,便在郭奕的身体之上打出了一百零八道光印,将郭奕全身的灵气给封住,这才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拍了拍手。

    郭奕脸色微变,搞不懂老乞丐为何会突然将自己给制住,难道是觊觎我身上的那件超法器碎片?不对,若他觊觎的是那块铁片,在小舟之上他就杀人夺宝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你这是干什么?前辈,居然对一个小辈这般偷袭,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郭奕冷笑道。

    “屁,你个小淫贼,狡猾的很,我要是不将你给封住,说不定一眨眼就遛不见了。小子,还敢骗你大爷我,老子三岁就出来骗人,五岁就能将法主给哄得团团转,到了十岁之时就再也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了,可谓骗尽天下无敌手,跟我斗你还差远了,哈哈!”老乞丐伸出枯槁一般的手,就在郭奕的肩膀上拍了两记,那样子简直*无比。

    郭奕心头一震,难道这老家伙早就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故意引我来此?郭奕的心中虽然带着这份疑惑,但是脸上却并不表现出来,笑道:“我都不知道前辈在说些什么,小子可不是什么淫贼,我可青白的很。”

    “郭小子,到了这一步都还死不承认,是不是没想到你有落到我?哈哈!在南岭的时候你小子将老子收拾的够呛,这回也该连本带利的还回来了。”

    老乞丐说着就往郭奕的怀里去捣鼓,想要将那件碎铁片给摸出来,但是碎铁片没摸到,却摸出一件女子的胸衣。老乞丐吓了一跳,将香气弥漫的胸衣拿在手上,愣着神看着一脸尴尬的郭奕,有些不可置信的道:“小……子,你还说你青白?那这是什么玩意?”

    “给我放回去,不然我发火了。”任何一个男人看见自己女人的胸衣被一个老乞丐拿在手中都会火大,更何况是郭奕。

    老乞丐被郭奕一吼,顿时老脸一红,连忙将胸衣胡乱的塞进了郭奕的怀里,反而愤愤然的道:“真是晦气,晦气啊!有伤风化,有伤风化……”

    老乞丐将手使劲的往脏兮兮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后往地上吐了两口唾沫,狠狠的将郭奕鄙视了一番:“小子,没看出来,几个月没见,还真做起淫贼了,说说看到底是那位姑娘这么倒霉,被你小子给糟蹋了?”

    “老小子,请你将嘴巴放干净点,这可是本少爷的私房事,你管那么宽干嘛?”既然已经被老乞丐给认出,郭奕便也不再继续装下去,但是让他好奇的是,自己已经错骨移穴,就算这老家伙修为了得,也绝对看不出郭奕的真实面貌,那他又是如何发现郭奕的身份的呢?

    “你一开始便知道我的底细,你是故意引我到此地?”郭奕问道。

    “废话,要不然我会和你小子啰嗦那么久。”

    郭奕最终还是问出了心头的疑惑:“那你是如何发现我的身份的?”

    老乞丐顿时笑道:“你忘了你身上还有一枚武圣令牌,只要圣武令牌在身上,武盟的弟子就能相互感应到。”

    “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一茬。”郭奕心头暗骂了两声晦气,居然冤家路窄栽在了老乞丐的手上,这下定然没有好果子吃。

    “小子,跟我进去吧!里面可是有很多前辈在等着你,其中还有不少老熟人,都在等着和你商量一件大事。”老乞丐将郭奕一把提在手上,就向登龙阁中行去。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七十八章 登龙阁,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