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圣虽然说得十分的轻巧,但是郭奕心头的震撼却更加的无以附加,细细的将完好无损的骨圣打量了一番,尊敬的问道:“前辈说,你只是一节指骨?”

    骨圣轻巧的颔首,道:“我现在这副身躯乃是幻化而成,并非我的实体。【≮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一节指骨通灵之后便这般的厉害,那他身前将何等的伟岸,又是何等的风姿卓越?

    这世上灵奇的事物实在太多,别说是一节指骨通灵,就算是一片树叶都*有成化为一个绝色丽人,一块顽石都有成仙得道的可能。

    郭奕久久之后才平息心中的波澜,但是却依旧不能完全平静,他的心智在年轻一代中虽然拔尖,但是却不能和这些老一辈的人相比。

    “前辈说古玄域大世界的破灭乃是人为,这是不是显得太危言耸听了?”郭奕实在不相信天下真的存在可以破灭一个大世界的人物,那这人的力量岂不能够逆天?

    “我的记忆才仅仅找回了一丝而已,并不能回想起一千二百年前的全部画面,但是通过一鳞半爪的记忆片段,我敢肯定古玄域的破灭定然是人为,并不是自然所造成。”

    这件事关系太大,郭奕不认为骨圣这样的人物会在这样一件事之上欺骗他,但是他心头还有疑惑:“古玄域的破灭和花都圣城如今的局势又有何等的关系?”

    郭奕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同时的沉默,就连嬉笑的老乞丐的变得严肃了起来,千叶先生脸上的淡淡的微笑也瞬间消失。

    整个空间都变得异常的安静,郭奕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心脏的跳动速度正急速的加快,连呼吸都不正常了。

    半晌之后,骨圣才出声打破了沉默,道:“你可看见了夕阳河底的那一条斜谷?”

    骨圣又问出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郭奕点了点头道:“那条斜谷乃是昨晚上才开裂,斜谷之中十分的诡异,我本以为那条峡谷有几千里长,但是峡谷的底部却只有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步长,而且还存在着一种诡异的循环,真是让人相当的费解。”

    骨圣摇了摇头,道:“那条斜谷岂止才几千里长,它如今已经裂开了几百万里长了。”

    “怎么可能,一天的时间怎么可能裂出几百万里长?”郭奕再次被震惊。

    “世人皆知夕阳河贯穿整个古玄域的南北,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条夕阳河乃是上一次的大世界破灭留下的最大的一条裂缝。如今这条裂缝再次迸裂,当夕阳河地的那条斜谷裂开到数百亿里长的时候,便是整个古玄域裂为两半之时。”骨圣严肃的道。

    郭奕早就知道昨晚的那一条河底斜谷不会是凭空开裂,定然有一定的理由,但是他没想到一条简单的斜谷影响却这般的深,居然和一个世界的破灭联系到了一起。

    即使骨圣这般的说了之后,郭奕并没有立即相信,他依旧摇了摇头到:“一个大世界坚固无比,根本不可能因为裂为两半就毁灭,而且大世界还有世界屏障作为保护,在加固着这个世界的地层,古玄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碎裂。”

    “所以,这就和圣城中上古留下的圣阵有关了。”这一回说话的人却是千叶先生。

    传说,每一个大世界在形成之前,都是有一座悬天大阵作为基座,这座大阵乃是自然道气所化,能够清云浊地,能够将虚空中的小世界吸引过来,能够将天上的星辰都给牵引。这座悬天的大阵一旦在虚空之中凝结而成,只需要数千万年的时间就能聚集出一个大世界来。

    当然一旦这个悬天大阵有所损伤,整个大世界都将发生一场大劫;而一旦这座悬天大阵破碎,整个大世界也将完全的破碎。

    这个悬天的大阵,便被人誉为了圣阵!

    郭奕呼吸完全的停息了,问道:“圣阵在圣城之中?”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骨圣思量了片刻,似乎在构思是不是要对郭奕这个小辈说出这段秘闻,毕竟他接下来要说的影响太大,它不想太多的人知晓。

    它想了很久,最终还是道出:“你要知道圣阵乃是一个大世界的根本,已经是通灵得道的灵物,它不仅是一座阵法,更可能已经幻化成了一个人,当然也可能隐藏在地心的深处,反正想要找到一个大世界的圣阵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圣阵难寻,但是圣阵留下的阵壳却并不一定难找,只要找到了圣阵脱下来的阵壳,那么就能将大世界的表层三千里化为飞灰。虽然不能破灭整个大世界,却能毁灭这个世上的所有生灵。”

    郭奕再次问出这个问题:“圣阵阵壳到底在什么地方?”

    “圣阵的阵壳就在圣城之心,要进入圣城之心,就必须通过白家深处的那一座灵山,那里乃是进入圣城之心唯一的通道。”

    花都圣城多古阵,郭奕以前不明白这里的古阵到底有何用,但是现在却明白了,十之**乃是为了保护圣城之心的圣阵阵壳。

    “白家人便是在守护圣阵阵壳?”郭奕问道。

    千叶先生似乎对白家的事知道的多一些,他道:“白家人也不过是五十万年前才在圣城中建立,他们并不知道这一隐秘,若非骨圣前辈提及此事,就连我们也不得而知。”

    郭奕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但是却一时想不到那个关键点上去,他思索到脑袋发疼,没想不到自己到底遗漏了什么地方!

    郭奕最后只能长叹了一声:“照你们这么说,中州灵国和龙渊御剑园攻打白家的深意便是为了打开灵山中通往圣城的通道?”

    千叶先生点了点头,又道:“要破灭古玄域不仅和夕阳河底的那一条正在继续扩张的地裂有关,和圣城中的圣阵阵壳更是息息相关,只要两者中我们能守住其一,古玄域就不会真正的破灭。”

    骨圣也道:“我们想请郭小道友,前往南岭将两仪尸皇请出,然后合我们两人之力前往遗弃之地,将夕阳河底的地裂修补上,这样就算圣阵的阵壳损坏,大世界也未必会破碎。”

    听了他们的话,郭奕心头的压抑反而一松,然后哈哈大笑道:“这还不简单,如今登龙阁中高手云集,现在就去将中州灵国和龙渊御剑园给灭了,不就万事大吉,哪还需要我去南岭跑那么一趟,这简直就是吃力不讨好嘛!”

    郭奕自认为自己说的话非常有道理,但是在坐的这群老人们却没他这么轻松,皆是摇头,皆是叹息。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么简单,我们这些老家伙又何必纷纷出关赶来花都圣城,你要知道如今的龙渊御剑园和中州灵国已经和七大邪地联合在了一起,如今的古玄域修仙界那是仙道低迷,邪魔高涨。就拿一个天邪峰来说就可能抗衡三大圣地的联手,更何况还有另外的六大邪地和五百年未曾出世的鬼谷。如今的正道加起来才抵得上半个邪道,你说要灭龙渊御剑园和中州灵国将何等的艰难?”

    天玄子乃是郭奕见过的战意最强的道人,根本不像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修道士,反而如同一个热血的快意少年,他是巴不得将龙渊御剑园和中州灵国都给灭了。

    天玄子道冠倒竖,带着几丝怒意道:“龙渊御剑园和中州皇室的背后肯定有一个在搞鬼的人,昨晚上为了击杀郭小道友,三大剑宗和中州的皇主,居然连邪女的禁令都不遵从,若非有高人前去阻挡,小友你昨晚就在夕阳河上沉尸了。”

    “哼!”郭奕冷哼一声:“前辈说的实在在理,特别是龙渊御剑园的三大剑宗简直目中无人,在南岭之时就咒骂过风霜子前辈。”

    郭奕可是想灭龙渊御剑园很久了,在场的这群人要是不用上,岂不是对不起老天给他营造的这个机会。

    “三大剑宗咒骂过我?”风霜子可不是一个拘泥带水的老古板,争风吃醋这种事他都干得出来,结对不介意杀两个人。

    要知道叶音慧可就在面前,在得知三大剑宗咒骂了他,这口气他岂能输,就算他能输,也决不能在天玄子的面前输。

    郭奕摇头长叹:“当日在南岭,三大剑宗将我误认为了郑直先生的徒弟,他们耀武扬威的咒骂道,一门三代衰,三衰三杂种!前辈,他们咒骂我是杂种没关系,毕竟我是小辈,但是他们却骂你也是杂种,这……这让前辈你情何以堪?哎!”

    天玄子顿时失声而笑!

    看到天玄子的笑容,风霜子平静的道心瞬间破裂,怒道:“这三个老*真这般骂了?”

    郭奕以手指天,振振有词得道:“晚辈若是有半句假话定当天打五雷轰,而且郑直先生也在场,他完全可以作证。”

    “一门三代衰,三衰三杂种!三大剑宗骂人的本事倒是比他们修为强上几分。”天玄子火上浇油的笑道。

    ……

    大家都在说老九的更新慢,大家要理解啊!毕竟老九现在还在读书,一天两章已经是将打麻将和泡妞的时间都给删了,一天三章,几乎就要闹人命了!

    好吧!今天就两章了,大家臭鸡蛋就不要砸了,有时间肯定爆发,大家一定要理解啊!大家实在闹书荒,给大家介绍两本吧!

    《重生之官路高升》、《特种小兵闯天下》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世界的由来,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