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节,被称为花都圣城百年一次的节日,这一晚整个城池的人都不会入眠,要知道节日的气氛并非只是局限于九龙坞。【≮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

    街道上人影穿梭,灵灯悬浮,车辕滚滚,几道残影在屋顶之上跳跃而过,速度奇快无比,宛如鬼魅穿行!

    如今已是夜半时分,再过四个时辰天就要亮了,郭奕必须在天亮之前,将大皇子府给拿下,所以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之内赶去白府。

    前方,一座飞檐阁楼的顶上,正亮着一盏发着乌光的灵灯,一座魔云战台便悬浮在阁楼上方,魔云战台之上放着十八面魔气蒸腾的大鼓,一个全身被黑雾覆盖的冷艳女子便站在战台的边上。

    她手中牵着一个还没有一米高的金发小女孩,这小女孩长的十分的可爱,金色的瞳孔,闪扑闪扑的大眼睛,长而弯曲的金色睫毛,怯生生的脸蛋之上,随时都挂着一丝稚气的笑容。

    这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小小的手中拿着一盏发着乌光的灵灯,看上去就好像一个拿着灯笼在夜间的田野里寻蚂蚱的小精灵。

    “咻!”

    郭奕收住身法,瞬间便停了下来,看着前方的魔云战台上的“娘俩”,顿时笑道:“就知道魔女殿下肯定不会让在下轻易的离开,哈哈!”

    郭奕和魔女关系复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边是魔女想要杀郭奕的心,昨晚她便派遣池剑三兄弟前去击杀郭奕。

    小凤凤牵着魔女的手,眨巴着眼睛看着郭奕,然后又转过头看向魔女,稚气的道:“妈妈,这位叔叔好生的面善,是你朋友吗?”

    “朋友?不,敌人。”魔女脸上不带一丝表情。

    白曦儿就站在郭奕的身侧,眉心之中荡出三圈青色的光晕,就好像水面之上的涟漪一般一圈圈荡开。

    白曦儿美眸肃然,望向拿着灵灯的小凤凤,低声对郭奕说道:“小心一些,那小女孩有古怪。”

    郭奕自然比谁都请出小凤凤的身份,但是他不明白白曦儿又是从何发现,难道她有某种神通能看透世间一切的虚妄?

    白曦儿看出了郭奕眼中的疑惑于是解释道:“凌霄殿荡出一道涟漪,便表示对方的修为已经高过了我,这是在给我预警,让我立刻离开;凌霄殿荡出两道涟漪便表示,对方的修为在我十倍以上,能有多远便走多远,最好不要和对方对上;凌霄殿荡出三道涟漪,便表示以我现在的修为驾驭凌霄殿根本无法判定出对方的虚实,这也是最可怕的一种情况。”

    “好宝贝啊,趋吉避凶,我要是有一件这样的好东西该多好。”郭奕心头这般想着,然后不置可否的一笑,便将抱在怀中的红湘音交给了白曦儿,道:“带她先去白府,我很快便赶来。”

    白曦儿将红湘音接在手中,望了望前方的魔云战台,又看了郭奕一眼,道:“你怎么办?”

    “老朋友见面而已,我去叙叙旧,最多只花半个时辰。”郭奕笑道。

    白曦儿若有所思,将郭奕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很显然她已经开始怀疑郭奕的身份了,道:“你乃是天医的传人,就算魔女也不敢轻易的动你,既然你要叙旧,那我便不再打扰你的好事了。”

    白曦儿将红湘音收入凌霄殿之中,便向着圣城的方向飘飞而去,宛如一位飞天的仙子,很快便消失在了天幕之上。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郭奕对着白曦儿的唯美背影叫道,但是却没有得到一丝回音。

    “靠,什么叫我的好事,遇到这位魔女殿下便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郭奕嘴边嘀咕了这么一句,便摇了摇头,身体便急速飞起,向着前方的魔云战台飞去。

    郭奕飞到魔云战台的百米开外便停了下来,和对面的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呵呵一笑:“魔女殿下好生的威风,真是让在下看了一眼,便生出崇敬之感,但是不知你老人家摆驾在此所为何事?”

    郭奕自然知道魔女此来是为了击杀他这位天医的传人,此时只不过是明知故问。

    “自然是想留下阁下身上的一样东西。”魔女身上的黑雾不断的流转,时而幻化为宫装长裙,时而幻化为紧身黑衣……

    “什么东西?”郭奕笑道。

    魔女声音冰寒,目光宛如两个黑洞,道:“自然是你的那根讨人厌的舌头。”

    “这东西可宝贝的紧,怕是不能给你,我还指望着它再多说两句话。”郭奕将身体之中的灵气缓缓的调动起来,随时防备着魔女,如今郭奕虽然只融合了第七座灵宫,比她还少一座,但是就战力而言,并不弱于她。

    郭奕全身灵气充沛,不再像以前那般,在魔女手上只有逃命的份,继而又笑道:“不知魔女殿下为何对在下这根宝贝感兴趣呢?”

    郭奕一语双关,脸上带着**笑!

    “哪根宝贝啊?”小凤凤一脸好奇,盯着郭奕的全身上下打量,想要将郭奕身上的那一根宝贝给找出来。

    “去,大人说话,小孩子少插嘴。”郭奕和魔女同时道。

    小凤凤顿时吐了吐香舌,便不再言语,只是那双金灿灿的大眼睛却依旧在郭奕的身上游荡。

    魔女身上的杀意更浓,冷笑一声:“楚歌和白曦儿都没认出你的真实身份,但是你却瞒不过我,你身上的那一丝佛舍利的佛力早就已经被我感知到,郭大圣手,没想到几日不见,居然变成了天医的传人。”

    郭奕双手一拍,长长的一叹,装出懊恼的样子,道:“没想到这样都被你看出来了,真是失策,真是失策,哦!我明白了,难怪魔女殿下要我这根宝贝,怕是你到现在还在恼它夺走了你的第一次吧!哈哈!”

    郭奕又将魔女调戏了一番,他的意思自然指的是他夺走了魔女初吻的那一回事,并没有其它。

    “哼!烂舌根!今日我若不将你的那根讨人厌的舌头割下来喂狗,我便从此跟你姓。”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般的对她说话,郭奕连番三次的调戏,已经将她彻底的激怒。

    魔女手中升起一团黑色的魔雾,化为一柄细长的魔剑,魔剑之上鲜血流淌,勾勒出一个个阴森的魔纹,剑锋之上随时都在淌血。

    就算魔女已经动怒,郭奕依旧笑容不绝,继续道:“不对,不对,你若是想要跟我姓,那就必须得先嫁给我,这是我们家乡的习俗,嫁鸡随鸡姓,嫁狗随狗姓,风嫦妃嫁给郭奕,自然就得改为郭姓。”

    “那妈妈,岂不就该叫郭嫦妃了?”小凤凤眼睛一眨一眨,对着郭奕直笑:“而爹爹你也姓郭,妈妈也姓郭,我也姓郭,我们全家都姓郭,这岂不是太完美了。”

    “聪明,实在是太聪明了,诶……不对……谁是你爹爹,你个满口胡话的小丫头可别乱说话。”郭奕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多一个女儿出来,这绝对会是天下第一的麻烦事。

    小凤凤顿时不笑了,苦着小脸道:“天桥上的说书先生说我是郭奕的私生女,而你刚才已经承认了你叫郭奕,那么你肯定就是我爹爹了。”

    小凤凤金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小小的皎洁,她身形一闪,便化为一道金色的光芒,在郭奕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她便已经骑在了郭奕的肩膀之上,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在他脸上一顿乱揉,郭奕经过错骨移穴的面容顿时恢复了过来,变成了他本来的模样。

    小凤凤看到郭奕熟悉的样子之后,顿时大喜,便使劲的摇着郭奕的脑袋,懒声懒气的撒娇道:“爹爹抱抱,爹爹抱抱,我就知道是你,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抛下我和妈妈不管的。”

    郭奕和魔女额头同时冒黑线,冷汗一滴滴往下掉。

    郭奕瞪了魔女一眼,那眼神就好像在说:“谁叫你将这小祸害给带出来的,这下我看你怎么办?”

    魔女也是回瞪了郭奕一眼,那眼神就好像在说:“都是你自己说漏了嘴,与我何干?”

    郭奕看着魔女那杀人的眼神,嘴角顿时浮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然后将小凤凤给一把提了下来,横抱在怀里,拿出一根手指在她粉嘟嘟的脸蛋上划了一下,笑道:“爹爹这不是抱了嘛!”

    “那爹爹你还要我们娘俩吗?妈妈说你和坏女人跑了,再也不回来了,但我就是不信。”小凤凤死死的抓住郭奕的衣袖,将小脑袋靠着郭奕的胸膛上,美美的闭着双眼。

    郭奕抱着小凤凤,就好像抱着一块定时炸弹一般,一点也不轻松,但是却装出轻松的样子,笑道:“可是你妈妈她却要割了爹爹的舌头,爹爹不跑不行啊!”

    郭奕说完便看了一脸怒气的魔女一眼,顿时又笑了笑。

    “只要你不去找其她的坏女人,我肯定让爹爹和妈妈重新和好如初,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就睡在一张大床上,爹爹抱着妈妈,妈妈依偎着爹爹,而我就安安静静的睡在你们的旁边,绝不打扰你们,我肯定乖乖的睡。”小凤凤一边说着,一双眼睛还冒着星星,就好像在憧憬一个美好*的家庭,一个温馨的家庭。

    当然,不得不提的是,小凤凤在憧憬,郭奕也在脑海中憧憬她描述的那个画面,嘴角不由自主的流出了哈喇子,唯有魔女却气的胸口不断的起伏,恨不得一剑将正在幻想中的郭奕给宰了。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家三口?,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