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丹,什么灵丹?让开,让开,让我来瞧一瞧,我叫你让开。【≮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郭奕眼珠一转,便拉着牛绳将青牛给扯到了一边,向着角落中的鼎炉走去。

    青牛长嚎一声,然后奋起牛角便向郭奕顶去,郭奕侧身一闪,向着上方翻起,跃过青牛,便一把抓向那个一人高的丹炉。

    “苍天呐!我的灵丹!”青牛双眼喷火,口中吐出一口青色的烟雾,烟雾之中发出一阵阵腐蚀的声音,就好像有神铁在烟雾中碎裂一般。

    这乃是一种恐怖的毒雾,能够将灵器瞬间腐蚀,它化为一道毒雾墙,挡在了郭奕的面前,将那个装有九甲玉颜丹的药炉给隔了起来。

    “小子,你可不要太过分了,这炉灵丹……这炉灵丹和你没有半个铜子的关系,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青牛厚着脸皮这般的说道,就好像将当日夺取灵葩之时的功劳都加在了它自己的身上。

    郭奕岂肯这般善罢甘休,手中顿时打出一道玄火,想要将这道毒雾墙给破开,但是玄火刚接触到毒雾便瞬间被腐蚀,化为一缕缕青烟。

    “好厉害的毒雾,这条老牛肯定炼制了某种绝世的灵丹,所以才怕我看到,必须的看看到底是什么好宝贝。”郭奕心头这样的分析着,然后又开始思索如何将毒雾墙给破开,他不敢冒险用法器来试探这毒雾,法器要是被这毒雾给腐蚀之后就太不划算了。

    但是就在这时,小凤凤却从他怀中飞了出去,也不见她如何施为,就那么跌跌撞撞的穿过了青色毒雾墙,那样子就好像连走路都走不稳一般,但是就这样一个连走路都走不稳的小女孩,却穿过了毒雾墙。

    郭奕的眼睛顿时瞪的比牛还大,青牛的眼睛更是瞪的比大象还有大。

    没过半晌,那个不足一米高的小不点,便从里面搬出一座和她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药炉,她小脸累得红扑扑的,将药炉“噔”的一声放在了郭奕的面前,然后拍了拍小手呵呵一笑,又跳到了郭奕的怀里。

    她可爱至极的将脑袋枕在郭奕的手臂之上,笑道:“爹爹,那药炉之中装的是延年益寿的灵药,宝贝的紧,我都已经数过了,一共七十二枚,我们爷俩一人一半。”

    “延年益寿的灵药?”郭奕顿时便猜到这炉中的药物是什么了,要知道天下只有三种灵药能延年益寿,每一种都是万年难得一见的神宝,而青牛手中也只能有一种这样的灵药。

    那便是灵葩炼制的灵丹,能够增加人五百年到八百年的寿命,而这珠灵葩一直便掌握在青牛的手中。

    郭奕自然明白这炉丹药的珍贵之处,连忙将丹炉和灵丹一起都收进了储物灵宫之中,生怕被青牛反应过来,提前了一步。

    “啊!我的鱼阳丹炉,小子快将我的宝贝还给我,灵丹可以给你,丹炉必须还我,不,丹炉和灵丹都必须还我,不然本尊跟你不客气了。”青牛大急,似乎那座丹炉比九甲玉颜丹还要珍贵。

    它四只牛蹄之上顿时冒出四团幽幽的火焰,两只牛角之上电光穿梭,没有长一根毛的牛背上更是长出了两排铁刺,牛嘴之中吐出一团团宛如火焰一般的毒雾,它似乎准备来真的了。

    那座丹炉定然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神物,才会让青牛这般的动怒,那么郭奕就更加不会将这座鱼阳丹炉交出来了。

    “小子,今天你要是不将东西交出来,本尊跟你没完。”青牛直接向郭奕冲撞了过来,身上的毒雾比之那一座毒雾墙还要浓厚,毒雾之中竟然有一只只龙形的毒纹穿梭,那是传说中的毒龙身死之后的精魂所化,能够将一座大山瞬间腐蚀掉,能够将万里大河都能化为一条没有生物的死河。

    “这牛一点也不乖哦。”

    小凤凤从郭奕的怀里再次飞了起来,一点也不惧青牛身上的毒雾,直接飞到牛头之上,两只宛如莲藕一般的稚嫩的小手,抓住青牛的牛角,狠狠的一扯,顿时将来势汹汹的青牛给扯翻在地,摔了个人仰牛翻。

    “哎呦!我的牛角,疼死本尊了,这是谁家的倒霉孩子?”青牛两只牛角顿时崩裂,露出一丝丝青色的血液,差点被小凤凤给扯了下来了。

    青牛一阵痉挛,疼的哭天喊地,就好像身上的牛鞭被人割了一般。

    郭奕也是诧异无比,要知道青牛的身体强度相当的吓人,就连灵器都不能伤他分毫,法器都不能破开它的皮肤,但是小凤凤却差点将它最为坚硬的牛角给扯下来,这得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行啊?

    小凤凤一下居然没有将青牛的牛角给扯下来了,顿时轻咦了一声,稚气的小脸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便又伸出小手,想要再试一次。

    “别,我的小祖宗,我错了,我不敢了,灵丹交给你们这对强盗父女了,药炉我也不要了,我投降了。”青牛被小凤凤一只脚才踩在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决定忍辱负重的投降。

    小凤凤眼睛不断的眨巴,看向郭奕道:“爹爹,我想要它这对牛角,小凤凤觉得这牛角好漂亮。”

    青牛顿时吓得双眼泛白,大叫道:“这对牛角乃是本尊修为凝聚的精化,绝对不能拔,郭小子,郭大爷,快叫这小祖宗别折腾了,我可是还要给你打工的,我可是一个免费的劳动力。”

    被青牛这般一说,郭奕顿时向着窗外看了看天色,如今离天亮只有三个半时辰了,必须的抓紧时间,不能再耽搁了。

    郭奕走过去,一把将小凤凤给抱了起来,然后对她笑道:“这牛角可是拔不得,爹爹带你去干一件好玩的事情。”

    小凤凤被郭奕抱走之后,青牛才从地上翻跟头站了起来,牛眼含着深意的看了看一脸人畜无害的小凤凤一眼,嘴中嘀咕道:“天下之间只有九种古老的生物不惧毒龙之毒,她到底是哪一种呢?又或者乃是郭淫贼和某位古老的生物结合之后所生的半妖?这小女孩太不简单了,郭淫贼私生活也太不检点,郭家老祖要是知道出了一个淫贼儿孙,肯定会活活的被气死。”

    “轰!”

    牛眼之中射出两道青色的灵光,想要查探出小凤凤的真身,但是灵光刚飞射而出,便被两道金色的光芒给击碎,这两道金色的光芒正是小凤凤金色的瞳孔中射出。

    “爹,那牛欺负小凤凤。”小凤凤连忙拉着郭奕的衣襟,将他使劲的摇。

    郭奕将刚才这一幕看的清明,笑道:“这死牛实在太坏了,连小孩子都欺负,我们爷俩以后再慢慢的收拾它。”

    郭奕长长的一叹,眉头微微的一皱,道:“苏丫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了吧?”

    经郭奕这么一说,青牛也察觉到了不对,按理说白曦儿的住处离此地并不远,以苏丫的速度,现在早该赶回来了。

    就在两人担心之时,苏丫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二话不说便冲进了屋里,郭奕和青牛都顿时送了一口气。

    苏丫就好像跑了几万里路一般,累得香汗飞洒,身上的衣服都贴到了皮肤,她看到郭奕之后,便一把扑到了他的怀里。

    郭奕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将苏丫的脑袋给端了起来,问道:“小丫,发生什么事了?八小姐呢?”

    苏丫双眼含泪,死劲的摇头,道:“不在了,都不在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谁不在了?”郭奕心脏顿时狂跳了一下。

    苏丫清纯可人的萝莉小脸,呜呜的哭了出来,道:“下人说八小姐根本就没回过白府,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郭奕询问道。

    苏丫用小手擦了擦眼角的泪花,道:“我见八小姐没有回来,于是便去找白倩姐,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些和她一起的侍女说,一个时辰前一个冷冰冰的男子对她说一句什么,她便跟他走了,听那些侍女的描述,那个男子正是我师兄明杀手孤伶。”

    苏丫和白倩关系密切,情同姐妹,她失踪之后苏丫自然伤心至极。

    “孤伶到底对白倩说了什么?他又为何要将白倩带走?还有他是如何认识白倩的?”郭奕连续道出三个疑问。

    苏丫边擦这眼泪,便道:“都是我告诉他的,我说白倩姐乃是你的红颜知己。”

    郭奕顿时恍然,但是这也说不通啊?孤伶和郭奕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可言,他带走白倩,这又是什么意思?

    郭奕笑着拍了拍她的香肩,笑道:“别哭鼻子了,再哭我们的小美人就不美了,带走你白倩姐的乃是你师兄,定然不会有事的。”

    苏丫使劲的摇头,道:“你不懂,我师兄和我不一样,除了生意上的事,他从来都不会碰女人,而且我和他只是利益上的师兄妹的关系,根本谈不上任何交情。”

    “他带走白倩姐,定然是接到了某个杀人的生意,而这个生意还定然和你有关。”苏丫丝毫笑不出来。

    郭奕轻轻的咬动着嘴唇,他突然觉得事情似乎并没有沿着他的计划在走,意外终究还是还是出现了。

    一定不要将自己的对手当做笨蛋,你在算计他的时候,他定然也在算计你,当你觉得时机成熟打算动手的那一刻,说不定也是对方动手的那一刻。

    “小子,我怎么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了。”青牛也露出凝重之色。

    白曦儿和红湘音没有回到白府,白倩被孤伶带走,这一切的一切都出现了差池,说明郭奕的一个潜在暗处的对手正在和他博弈。

    “的确有些蹊跷,但是现在我们还得按照计划出牌,大皇子府今晚必须从花都圣城中抹去。”郭奕将拳头紧紧的握住,冷哼一声,心头似乎已经猜到了一丝端倪。

    “魔女,夜女,大青灵国,蓝洋府,杀手孤伶,消失的古城……”郭奕嘴中念出一个个不着边际的词,心头突然闪过一丝明悟,冷笑:“红湘音啊!红湘音!你心机果然很深啊,我已经够小心了,没想到居然还是被你骗了一次,你到底要干什么?”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六章 惊变,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