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拿几件法器和你交换?”为了收回葬天剑,郭奕做好大出血的准备。【≮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哦!”邪女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摸了摸脸上的冰雕面具,似乎在有意挡住她眼中的皎洁,道:“那你拿出来看看。”

    郭奕连忙将七怪交易给他的那七件法器尽数拿出,放心的递给邪女,笑呵呵的道:“未婚妻大人请过目!”

    邪女衣袖轻拂,顿时将七件价值连城的法器收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美眸望向天幕,道:“不够,七件法器换不了葬天剑。”

    郭奕顿时心头一紧,要知道七件法器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紧紧的盯着邪女飘摇的衣袖,道:“要不你先将七件法器还我,我拿其它东西和你换?”

    郭奕眼巴巴的望着邪女,希望她点头。

    “郭二少爷,你几时看见过到了我手上的东西还有拿出来的时候?”苏娥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句:“你放心我不会白要你的法器,这些法器可是一笔庞大的财富,放在我这总比放在你身上好,放在你身上,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成了别的女人的宝物了。”

    郭奕哭笑不得,没想到苏娥心头竟然是这般的想法,苦着脸道:“未婚妻大人,你不觉得你这样做有趁火打劫的嫌疑?”

    “你有意见?”苏娥侧目而道。

    “不敢,不敢,我这是在夸你这一手做的漂亮,你可千万不能误会。”郭奕心在滴血,但是却怕惹怒了邪女,到时就更难收回葬天剑了。

    郭奕继续道:“你开个价吧!怎样才愿意将葬天剑还我?”

    苏娥在地面之上踱步,一双纤纤玉手轻轻的放在心口,踌躇了片刻才道:“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好。”

    “什么问题?”郭奕谨慎的问道。

    苏娥轻轻的吸了一口气,问道:“我和柳嫣然,你到底更喜欢谁?”

    “谁告诉你的?”郭奕向前冲出了两步,对于他来说柳嫣然这个名字显得实在有些沉重。

    苏娥衣袖一挥,将目光看向天空之上的一排排魔旗,道:“没有人告诉我,你只要回答了我这个问题,我自然会将葬天剑还你。”

    为什么每个女人都喜欢问这个问题,柳嫣然也这般问过郭奕,苏娥现在也问出这个问题,这的确是一个让郭奕很难答出的问题,难的比让他自杀还要难。

    郭奕想了又想,脑海之中不断的浮现柳嫣然和苏娥的影子,最终他摇头一笑,道:“葬天剑就放在你那里了,这个问题我答不了你。”

    “葬天剑我还你。”苏娥从脖子上将那一根她唯一的黑发提了起来,黑发之上吊着的正是葬天剑,她苦涩的一笑,然后将葬天剑抛给了郭奕。

    郭奕微微一愣,将久违的葬天剑接到了手中,一股血肉相连的感觉顿时从手心传来,葬天剑瞬间化为一缕金光又溶入了郭奕的食指之中,手掌中只剩下一根黑色的发丝。

    葬天剑失而复得,郭奕却高兴不起来,问道:“这是为什么?”

    “这是一个很浅显的把戏,当一个女人问一个男人,自己和另一个女人,他更爱谁这个问题之时,那个男人只要迟了三秒回答这个问题,便已经表示他更爱另一个女人,更何况你还不敢在我面前回答这个问题,你说……这个答案是不是已经很明显了?”苏娥惨然一笑,但是很快这份表情便被她隐藏到了内心深处,冰雕面具之下又成了冷酷无情的样子。

    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接受自己**的男人爱着另一个女人,苏娥也不例外,她脚步丝毫不停留,快速的向着毒林之外飞去。

    “苏娥,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等等!”郭奕在后面叫道,然后向着苏娥追去。

    如今的大皇子府气氛变得相当的紧张,最中央的宫殿之中灵光穿行,一座金色的大阵悬浮在宫殿的上方,将整个宫殿都给护在了中央。

    这是一座神奇的守护大阵,阵法分为三层,最外的一层闪动着上万头发着金色光芒的古兽,这些古兽每一头都相当于一名第九宫灵者的战力,在阵法的外围齐声咆哮,威势堪比数十名法主。

    阵法的第二层盘旋飞舞着近百只鸾鸟飞禽,这些鸾鸟都生长着一米长的凤冠,身上火焰缭绕,战力和如今的郭奕一般强大,相当于一名能够和法主正面向战的“准法主”。

    而阵法的第三层居然游动着一条金色的长龙,这条长龙身上金光皎皎,龙鳞细密的能将法主的眼睛看花,就好像生长着几千万片龙鳞一般,最主要的是它的头上居然长着两只半透明的龙角,这两只龙角足有一米粗,龙角之中玄光化为一圈神光,就好像头上顶着两圈神环一般。

    蛟龙的头上是没有龙角的,这说明这乃是一条传说中的真龙,要知道整个古玄域修仙界的真龙都不会超过十条,每一条都是拥有大神通的顶级存在,可以轻易的将一般的法主击杀,就算是风霜子那样的高手都未必是一些活了上万年的真龙的对手,由此可见真龙是何等的厉害。

    但是中州皇室的这座大阵的中央却封印着一条真龙,这的确有些骇人听闻。

    有这座大阵悬在宫殿的上方,一众邪道高手竟然都不敢轻易的出手破阵,谁也没有把握能够抗衡这条真龙。

    “邪女殿下来了,她肯定有办法破阵。”

    宫殿的四方都被邪道高手所围,而天邪峰的阵营便安插在北方的一片黑云之上,一众邪道的高手见到邪女归来之后,皆是跪身相迎,这其中还不乏一些法主级老辈高手。

    南方的阵营之上悬浮着七座巨大的白骨山,其中最上方的一座白骨山上站着一名倾城绝艳的黑衣女子,这黑衣女子的下方,华二楼和萧长生都被一根龙筋绳子给绑了起来,倒掉在了白骨山下,两人不断地哀嚎着。

    这两人本是早早的潜入了大皇府,但是还没有将郭奕给等来,七大邪地的人就攻进了大皇子府,这两人被白骨山的高手抓住,本来是要将他们和大皇子府中的高手一起处死,但是这两人运气好,一阵呼救声中将圣女殿下给叫了出来。

    虽然没有被处死,但是却落得了现在这个下场。

    白骨山和天邪峰的阵营正好相对,看到邪女回归之后,圣女脸色顿时不悦:“邪女也太气势凌人了,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破这真龙大阵,若是不尽快将此阵破去,中州皇室那群缩头乌龟定然要将盗天神梭炼成,然后破开虚空逃走。”

    “苏娥,你听我解释。”

    郭奕从毒林之中一路追赶,以他的速度居然没将苏娥给追上,一直追到七大邪地的战营,然后冲飞而起向着天邪峰的阵营中飞去。

    “何方宵小竟然敢呼唤邪女大人的名讳?真是找死!”

    天邪峰的阵营之中飞出一名头上长着稀疏的头发的邪僧,手持一口大钟,从天而将向郭奕砸去。

    这邪僧长的足有三米高,身体十分的魁梧,半只肩膀都露在外面,露出金红色的皮肤,整个人看上去哪像一个僧人,反而更像一个屠夫。

    这邪僧乃是一名法主,但是郭奕现在也不是以前那个吴下阿蒙,他一拳迎上,拳头之上染起冲天的玄火,一拳击在大钟之上,一声钟声轰然荡开,震得四方的战旗都瑟瑟作响。

    郭奕和邪僧皆是急速飞退,其中郭奕退了足有三百步才稳住脚步,而邪僧却只退了三十步,其中高低一眼便看了出来。

    但是在此的高手眼睛都雪亮的很,不但没有因为郭奕落了下方而失望,反而对他高看了几眼。

    “年轻一代之中除了楚歌和林笑,居然又冒出一个绝顶的天才,这小子是什么地方窜出来的?”其中一座白骨山上一只阴森森的老鬼睁开拳头大的绿色眼睛在郭奕的身上打量,这老鬼正是酆都鬼城的城主,也是一名法主级高手。

    “这不就是那个现在风头正劲的郭淫贼嘛,传说咱们七大邪地的殿下和他都有扯不开的关系,这可不能轻易得罪,你没看见魔女殿下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吗?传说魔女殿下和他有说不完的私情,殿下还为他生下了一女。”魔煞岛的阵营之中也开始乱了,几名活了上千年的法主正在围成一团八卦郭奕和魔女,聊得相当的开心。

    魔女冷哼了一声,向着身后看了一眼,这几个老家伙顿时站的笔直,一双嘴巴闭得比谁都严实,就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说过一般。

    “想不到传说中的郭淫贼居然长的这么俊俏,听说他无花不采,老幼不忌,生死不论,以我的姿色只要稍加引诱,他定然丢盔弃甲。”**之都的阵营之中,一名半老徐娘的女法主脸上春情泛滥,就好像刚才身死的毒娘子一般的做派,只是毒娘子做的只是表面,而她却是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

    听到这半老徐娘的话,只是将站在一旁的西门狼和南宫羊给听得身上发麻,这两人本来是为了楚歌的那些皇子妃而来,但是闯入寝宫之后,皇子妃一个也没见到,就连这些皇子妃的胸衣都没找到一件,反而是从一张檀木大床之上找到了一条楚歌的*,这条*至今来揣在西门狼的兜里,准备拿出去卖一个好价钱。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二章 七大邪地的战营,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