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颗珠子,乃是郭奕从中州皇室一位死去的皇叔手上得来,本以为乃是一件法器至宝,但是没料到却是这根铁刺之上的一颗部件。【≮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

    那颗珠子镶嵌到铁刺之上后,本来漆黑而又普通的铁刺顿时荡出一丝丝光晕,尾部还悬着三圈神环,让人一看之下就知道乃是一件绝顶的神物。

    “难道是中州皇室的人将他击杀?不,不可能,魔渡客可是一名法主,中州皇室的残部虽然有几名法主强者,但是绝对不能这般轻易的将他击杀,而且这些人更加无法让一名法主被吓成这样,魔渡客死前肯定见到了一位极端可怕的人物,这个人物足以让法主跪地求饶。”

    郭奕仔细的将四周查看了一番,但是却没有任何发现,最后他再次将目光定在了那根插在魔渡客身上的铁刺。

    他这一次小心了许多,手掌之上包裹着一团玄火,然后才向着这根铁刺握去,铁刺之上的温度居然更高,郭奕的玄火已经厉害无比,但是和铁刺接触到之后,玄火却快速的退避,就好像在惧怕着什么一般。

    “这定然是一件无价的奇宝。”

    郭奕正好缺少一件可以使用九变玄火决的兵器,这根铁刺诡异非常,连法主都能一击钉死,其中恐怕带着一些未知的魔力也不一定。

    郭奕将太极仙印置于掌心,金色和红色两种灵气将手掌包裹,然后再次向着这根铁刺抓去,温度依旧高的吓人,但是却不能破开太极仙印的灵气层,郭奕缓缓的将铁刺握在手心,铁刺顿时剧烈的颤动了起来,于此同时整个崖壁都开始震动不已,一块块碎石从上方落下,就好像地面都要坍塌下来了一般。

    巨大的声势,引来了一些路过此地的高手,这些人看到崖壁之上的郭奕和钉死的魔渡客之后,皆是吓的双腿颤抖。

    “郭淫贼杀了魔渡客!”

    “郭淫贼将磨炼盟的四大*之一的魔渡客钉死在了黑崖之上!”

    “太可怕了,连法主都死在了郭淫贼的手上,鲜血染红了百里绝崖,整个黑水河都在为之颤抖!”

    “郭淫贼战力无双、手段凶狠、出手无情,连魔渡客都死在了他的手上,可以预见,不久之后九天魔窟肯定会经历一场血雨腥风。”

    “传说是真的,郭淫贼就是天下第一瘟神,他每过一处定然会惹出无边杀劫,九天魔窟从此多事了。”

    一声声惊呼声在黑水河上响起,有些人开始向着九天魔窟之外逃窜而去,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有人则向着魔窟深处跑去,打算将这个消息传遍整个魔窟。

    郭奕使出了全力才将那根怪异的铁刺从魔渡客的胸前拔出,这根铁刺奇重无比,少说也有数百万斤,郭奕刚将之取出,便身体一沉,向着崖下的水面落去,手中的铁刺差点从手中脱手落下。

    “起!”

    郭奕大吼一声,将这根三尺长的铁刺扛到了肩上,仙门之中冲出一大团玄火,无边的火焰在黑水河上凝结成一艘火焰大船,郭奕从上方轰然落下,双脚之上传来的大力让他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身上的骨头都发出一连串响动,就好像要磨碎了一般。

    “好家伙,少说有三百万斤重。”郭奕连喘两口粗气,然后将铁刺放到了玄火大船之上,开始细细的打量这根铁刺。

    这根铁刺看上去就好像一根短小的戟,除了尾部的把手之外,最前方还有一根细长的流动的血线,这根血线之上发着一丝丝红光,隐隐之中还能听到大河奔腾的声音从血线之中传出。

    这根铁刺通体黝黑,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唯有尾部镶着一颗眼球一般的珠子,发着一丝丝淡淡的光晕,将这根朴实无华的铁刺映射的神彩逼人。

    在没有太极仙印的包裹之下,郭奕不敢轻易的触碰这根温度奇高的铁刺,就在他想要将这根铁刺收入仙门之中的时候,黑水河上传来了一阵断断续续的琴声。

    这琴声就好像一个初学者弹出,几乎每隔三、四秒钟才会弹出一下,但是尽管如此的断续,听在人的耳中却交织成一只完整的乐曲。

    琴声每拨动一下,总是会让人的心跳随之一颤,每拨动一下,就好像一滴清泉从高山之上坠入平湖之中,让人浮现连篇。

    琴声之中伴随着小舟破水的声音,黑水河上生出一朵朵香气四溢的灵花,空气之中有一丝丝青色的音波穿梭,宛如碧海潮生、鸿鹄南飞,听到一个音符之后,就想永远的沉沦在琴音之间,这是在演奏乐曲,也是在阐述人生。

    “这……这琴声……”郭奕将铁刺扔在船上看也不看一眼,便冲到船头,向着黑水河上望去,眼中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

    只见黑水河上,一叶扁舟破水而行,小舟之上坐着一个身穿青色衣衫的绝色丽人,她手中抱着一只古朴的长琴,一双美眸轻轻的闭上,冷漠的脸上悠然自得,玉葱一般的五指在琴弦之上缓缓的拨动,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层音波灵雾之间,显得分外的空灵。

    这少女正是柳嫣然的侍女柳儿。

    郭奕从大船之上飞跃而起,直接向着柳儿的小舟冲去,但是就在这时一道音波利剑,突然从柳儿的五指之间飞出,直击郭奕的面门。

    这道音波利剑威力恐怖异常,完全可以和法主的一击相抗衡,音波之中居然带着一丝火焰之力,瞬间便将黑水河上*的黑水给蒸腾成黑色的水雾。

    郭奕大骇,没料到柳儿的修为居然增到到这般恐怖的地步,隐隐之中比他还要高出一丝,这道音波利剑虽然厉害,但是还伤不了郭奕。

    “嘭!”

    郭奕一剑将这道音波给斩碎,但是还没等他稳住身形,一只燃烧的骨绿火鸟从柳儿的手指之间冲飞而出,正是鬼修的十八绝技之一,火鸟骨火术。

    柳儿的火鸟骨火术变得更加的厉害,骨鸟直接化为十米长,悲鸣一声,一双带着火焰的利爪便向着郭奕的头颅抓来。

    “喂,有没有搞错,柳儿,我是郭奕。”郭奕如今的九变玄火决也进入了第二层,威力和破坏力都提升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他仙门也冲出无边的玄火,化为一只十米长的火鸟,和骨鸟相斗在一起。

    柳儿手中的琴声不绝,嘴角微微的一挑:“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郭淫贼,那就更该死了。”

    她双目依旧没有睁开,但是她拂着古琴的手却变的快速了起来,缓慢的调子,急促了起来,无数的音符调子以她为中心四散而开,宛如无数流星冲天而起,在她的头顶之上凝集成一只青色的神棺。

    “轰!”

    神棺飞速冲出,仅仅一个刹那的时间都不到,便撞在了郭奕的胸口,无数的音刀从神光之中冲出,向着郭奕的腹部绞杀而去。

    “噗!”

    郭奕胸前的肋骨断成数节,鲜血宛如泉水一般向着身体之外涌出,郭奕长啸一声,丹田之下也是冲出一具棺材将青色的神棺撞得倒飞出去,这具棺材正是黄泉白骨棺。

    郭奕身上冒出*的金色的光芒,将黄泉白骨棺提在手上,直接将青色的神棺轰碎,然后大步流星,抡着巨棺向着小舟砸去。

    “轰!”

    柳儿双目顿时睁开,射出两道青色的光华,刺向郭奕的心脏,郭奕的眼中也射出两道黑色的光芒,和青色的光华再次相撞在一起,两人身体皆是轻轻的一晃,然后同时飞退。

    柳儿身下的小舟划出一道白色的水线,向后退出数百米才停下,双目之中冷芒如霜,瞳孔深处还带着几点青光。

    郭奕将黄泉白骨棺提在手上,丝毫不理会胸前的血迹,一脸不解的问道:“柳儿,你这是为何?再怎么说我和你家小姐也算有些交情,就算要翻脸也不该这般的快吧?”

    “你和我家小姐就只是有些交情这般的简单?郭奕,看来我不该叫你淫贼,叫你负心贼更合适一些。”柳儿冷哼一声。

    郭奕听了柳儿的话,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自然了,道:“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

    “我的确什么都不懂,我简直不懂一个男人的心为何会变得这般的快,我本相信我家小姐的眼光,觉得你郭少爷是一个例外,但是没想到你郭少爷也是一丘之貉。天下男儿多狗辈,至古痴情红尘泪。”

    郭奕并不在乎柳儿如何骂他,但是他在乎柳儿冤枉他,他也是冷哼一声:“嫣然离世,我比谁都伤心,至今的她的影子都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的心从来都没有变过,若是她还在世上,我便是舍下这颗头颅不要,也想换的和她共谋一面。”

    柳儿秀眉微蹙,手中的古琴发出铮然的鸣声,有些惊讶的道:“你刚才说什么?你说谁已经离世?”

    郭奕被人再次搓到伤口之上,双眼之中晶莹一片,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情处罢了,他长长的一叹,道:“我说的自然是你家小姐。”

    “你不会疯了吧?怎么会这般的胡言乱语?”柳儿眼中对郭奕的敌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好奇,以为郭奕得了疯癫病。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五章 巧遇柳儿,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