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娥依旧穿着一身九鸟彩衣,脸上带着寒冷的冰雕面具,白色的长发垂直而落,皮肤白的宛如九天美玉,就连深邃的瞳孔,长长的睫毛都白的通透,整个人就像一张没有任何杂质的白纸,特别是她的那一双完美无瑕的手,郭奕每一次看到,都好想将她的手握在手中,好好的抚摸一番。【≮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

    她整个人都显得无比的圣洁,皮肤之上发着一层淡淡的白色的光晕,身后悬浮着一朵白色的仙莲虚影,几日不见她身上的气质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以前她还带着一丝红尘之气,那么现在的她就已经接近于仙,让人忍不住想要膜拜。

    郭奕换了一身衣服,尽量让自己身上的女人的味道淡去,这才将大门给打开,和苏娥这样聪明的未婚妻过招,郭奕必须得尽量减少任何一个失误,而味道又是最为重要的一个细节。

    “苏娥,原来是你,真是好久不见,不知你找我所为何事?”郭奕一步跨出大门,然后就要将房门给关上,但是就在这时苏娥却先郭奕一步将门给推开,然后径直走进了屋中,她道:“这事,我们还是到屋子里谈好些。”

    郭奕本不想苏娥进入房间,但是她既然已经走了进去,他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也只能跟着返回了屋子之中。

    苏娥进入房间之后,一双美眸就在四处寻觅,眼睛最终落定到床榻之上,嘴角微微的一挑,道:“我刚才好像听到你正在和谁说话,难道我听错了?”

    “你自然没有听错,其实我刚才是在自言自语,我不断的说道,我爱的人永远都是苏娥,我这辈子只能有她这一个女人,我定然要在十年之内成为古玄域大世界的第一人,然后风风光光的娶她过门。”

    “真的是这样吗?”苏娥双目看着还在微微波动的帷幔。

    郭奕知道苏娥已经产生了怀疑,于是便快出几步挡到了她的眼前,笑道:“自然是这般,我若有半分假话,便遭受天打五雷轰。嘿嘿,未婚妻大人,你老人家站着挺累的,要不咱们坐着聊?”

    “我也这般的认为,要不我们就坐到床上去。”苏娥带着冰雕面具,看不出面具之下到底是一番什么样的表情,但是郭奕却能看出她瞳孔之中的闪烁。

    郭奕心头一跳,连忙道:“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我们还没正式成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已经会让人说闲话了,若是再坐到一张床上,要是被人撞见,岂不便要坏了你的名节?”

    苏娥一双晶莹剔透的美眸紧紧的看着郭奕,很想看出郭奕眼中最真实的想法,但是让她失望的是,郭奕的瞳孔就好像两个黑洞,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

    苏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后的仙莲虚影都随之一颤,她冷笑道:“请问郭二少爷我还有名节可言吗?我爹已经发现我**于你的事实,此次他老人家前来魔窟其中最大的一个目的便是想要逼你和我早日完婚,毕竟我已经不是一个清白的女子,若是让人知道我未婚却以非处子之身,肯定会惹来不少的流言蜚语,这是我爹和爷爷都不想看到的事。”

    苏娥的话音未落,床榻之上顿时先后响起两声惊呼,很显然苏丫和红湘音都没想到圣洁的邪女居然已经**给了郭奕,要知道此事让修仙界任何一个人知道恐怕都会受不了,毕竟邪女可是不少修仙界的少年的梦中情人。

    “床榻之上有人?”苏娥目光一凝,但是却并没有去揭开帷幔,而是想要看郭奕如何的答复。她了解郭奕不是一个乱来的人,所以并不想亲手去将他揭穿,所以想听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如今事情已经败露,郭奕也不再掩饰,道:“没错,床榻之上的确有人。”

    “女人?”苏娥问道。

    郭奕似乎已经认命,点了点头道:“女人,而且还是两个。”

    “她们是你的女人吗?”苏娥平静的道。

    郭奕肯定的回答道:“不是。”

    “好,我信你。”苏娥淡淡的说道,然后便将目光收回,接着坐在了椅子之上,再也不向床榻之上看一眼,也不用灵识去查探,也不去推算床榻之上的女人到底是何人。

    郭奕顿时愣然,他本以做好了被苏娥判决的准备,但是却没料到苏娥居然这般的体谅他,这般的信任他,并不像其她女人那般的斤斤计较。

    “你为什么都不问床上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何会出现在我的床上?”郭奕摸不准苏娥的真实想法,于是这般的问道。

    苏娥道:“这很重要吗?若是你郭奕是一个*的小人,在你毁了我的清白之身的之后,我便能将你击杀,但是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在这种事上欺骗我的人,你虽然不能算是一个好男人,但是至少还算一个好人。”

    郭奕心头生出一股未明的感动,他觉得苏娥已经打动了他的心,他本来纠结的心不知为何突然变得相当的轻松,就好像什么压力都消失了一般,他坐到苏娥的旁边,然后笑道:“你爹,真的要逼我们成婚?”

    “我今晚便是要来和你谈这件事,爷爷和他都十分的坚持,但是我却不同意。”苏娥的眼睛望着桌子上盛着清茶的茶杯,杯中倒映着她的面容。

    郭奕也看着那一只茶杯之中苏娥的影子,道:“这是为何?难道你不愿嫁给我?”

    “你难道忘了我们的约定?十年之内你若做不了古玄域修仙界的第一人,我便不会嫁你。”苏娥是一个有原则的女人,她决定了的事,很少有人能改变得了。

    郭奕道:“那能不能先写一个欠条?我们先成婚,十年后,我再将修仙界第一人的欠条给你?”

    “那好吧,既然如此,咱们这门婚事我也先给你写一张欠条,等十年后你成为了修仙界的第一人,我再嫁你。”苏娥道。

    郭奕岂肯这般轻易的错过苏娥,于是又道:“你到底是想嫁给郭奕,还是想要嫁给修仙界的第一人?”

    “我既要嫁给郭奕,也要嫁给修仙界的第一人,你若做到,我便嫁你,你若做不到,我便杀你。”苏娥态度很坚决。

    郭奕皱了皱眉头,他不认为苏娥是一个势力的女人,她这样做肯定有她的原因,她既然这般的坚持,郭奕也不打算逼她。

    “奶奶,她老人家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了吗?”郭奕突然问道。

    苏娥道:“老太君已经离开了古玄域大世界,她老人家临走之前将你托付给了我,叫我好好的照顾你,别让你被坏人欺负,让我多教育教育你,别让你交了损友,别和其他的人学坏,别和一些坏女人眉来眼去。”

    苏娥说的一本正经,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就好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一般,但是郭奕却感觉到很失男子汉气概,让一个女人说出照顾他的话,他总感觉相当的别扭。

    郭奕心头很不是滋味,道:“奶奶,她离开了古玄域,又去了什么地方?”

    “你是郭家的少爷,连你都不知道,我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苏娥道。

    “喂,姓苏的,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可是我郭家未来的媳妇,你怎么能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我可告诉你,你这辈子只可能是我郭奕的女人,别的男人休想碰你一根指头。”郭奕神情激动的道。

    苏娥听了郭奕的话,依旧表现的相当的平静,道:“或许你说的很对,我可能真的要成你郭家的媳妇儿了,我爷爷要做的事,从来没有人能违逆,就连我也不行,他若是想要将我嫁出去,明天整个修仙界就能收到婚礼的请帖,而且我们也绝对逃不出他的法掌。”

    “你爷爷岂不比你爹还要霸道?”郭奕讶然。

    苏娥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爷爷乃是天邪峰的峰主,他的话整个修仙界都没有人敢违逆,你要是敢在他面前说一个不字,他就敢一手扭断你的脑袋。”

    “你们家不会有暴力倾向吧?这可不是一件好事,要不我们向他老人家说清楚,就说我们现在年龄尚小,还不适合结婚?”郭奕也不想这么早结婚,要知道结了婚的男人就好像飞在天上的风筝,稍微偏离了方向,就有人扯动拴在风筝上的线,将你给拉回来,自由被束缚,命运被掌控,郭奕并不喜欢这样的人生。

    苏娥道:“他若是肯你听你话,他就不会被修仙界的人称作铁面无情苏星河了,就连我爹在他面前,也必须规规矩矩的,此次我爹亲自出马,便是要将你和我都给捉回天邪峰,替我们完婚。根据我对我爷爷的了解,他现在恐怕已经在吩咐人筹备婚礼的事宜了。”

    苏娥继续道:“我爹将会在三天之内返回天邪峰,三天之后,定然会将你和我也给带回去,若是你真的不想这么早成婚,其实我们还可以利用这三天时间谋划谋划。”

    “怎么谋划?”郭奕自认为在智力上差苏娥一大节,所以想听一听她的意见。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二章 婚事,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