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女杀手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五官精致,体态娇小,双眼含霜,比之魔女还要冷漠几分。【≮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

    “告诉我中州灵国的那些人要买谁的命?”魔女将剑尖比在了女杀手的喉咙之间。

    女杀手冷哼一声,将一双寒星一般的大眼睛闭上,丝毫不理会魔女。

    魔女一剑刺进了她的左肩之中,黑色的魔剑之上生出一层冰冷的寒气,将女杀手身体之中的血液都要冻结,这种钻心的痛就好像亿万只蚂蚁在血管之中咬食,魔女想要以此逼女杀手就范,但是让她惊讶的是女杀手脸上的眉头皱都没有皱一下,嘴边嗯都没有嗯一声,显然受过严格的训练,并不在乎这些皮肉之苦。

    “天杀的杀手果然非同寻常,一个普通的女杀手都有这般的毅力。”魔女冷笑一声,道:“不过没关系,我有一百零八种魔刑可以逼你就范,连魔煞岛最残忍的死士都经受不住其中的痛苦,从而爆体而亡,我就不信你能强过他们。”

    魔女残忍的一笑,随即就要对这名女杀手施刑,但是就在这时她的手臂却被郭奕给拉了回来,“女人就是不懂的怜香惜玉,魔女殿下你这样可是相当的无趣,难怪没有男人追你。”

    魔女怒视着郭奕,道:“这么快就将身体中的杀意斩尽,看来你还真的身怀一种绝顶的神法。”

    郭奕将魔女的玉臂给放下,只是笑而不语,然后走到了她的身前,向着被困在魔雾之中的女杀手看去。

    魔女冷笑一声,道:“你倒是怜香惜玉,但是你有办法让她开口吗?”

    “男人一般有三种方法能够让女人开口,其中一种是有手,另一种嘴,还有一种……还有一种不告诉你。”郭奕笑道。

    “死淫贼!”魔女自然知道郭奕所指,一脚将他给踢飞了出去,问道:“那请问我们的郭大圣手,你是不是打算用那第三种方法?若是你想用,我可以先离开一会儿,给你留充足的时间好好的问她。”

    郭奕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嘿嘿笑道:“其实你只要转过身去就行,当然你能离开一会就最好不过了。”

    “*。”魔女骂了郭奕一句,便向后退了十几步,走进了梨园之中,真的转过了身体,背靠着一颗梨树,似乎真的以为郭奕要对女杀手使用第三种方法“拷问”。

    郭奕望着魔女走远的背影,不置可否的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在她看来,我还真是一个十足的淫贼,色中的恶鬼。”

    郭奕转过头向着被包裹在魔雾之中的女杀手看去,顿时嘿嘿一笑,那笑声淫邪无比,宛如一头*的公牛在长啸,远在梨园之中的风嫦妃听到这笑声之后,更是将郭奕给骂的体无完肤,然后伸出双手将双耳给捂住。

    “你知道我是谁吗?”郭奕收住笑声,然后问道。

    那女杀手睁开双看,冷冷的看了郭奕一眼,然后又闭上眼睛。

    “哈哈,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样子很是熟悉,你猜得没错,我就是天下第一采花贼,郭奕,现在你可想起什么来没有?”郭奕很是拉风的甩了甩头发,摆出了一个自以为很酷的姿势。

    果然不出郭奕的所料,这女杀手听到郭奕的名字之后顿时猛然睁开双眼,眼中冷色尽消,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惧色,道:“你就是臭名昭著、恶贯满盈的采花圣手郭奕?我记起来了,没错,果然是你,天下也只有你才有这等的淫邪之气。”

    “额……这个……”郭奕傻眼了。

    女杀手双目之中的忌讳更深,一口雪齿紧咬,道:“没想到我竟然会落到你这淫贼的手中,不过就算你能玷污我的身体,但是你休想从我手中得到一丝有价值的信息,因为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你。”

    “真的是这样吗?”郭奕笑道。

    女杀手轻蔑的看了郭奕一眼;“我们天杀组织的女子,都经过了严格的训练,我们的身体早就不属于我们自己,就算被你玷污,我也只当是被一条狗给咬了一口。”

    “狗咬起来,可没有我这般的疯狂,曾经有一个少女就被我活活的给咬死了,不,不,是**,是**……”

    嘴怎么这么笨呢?郭奕很想掌自己两巴掌。

    郭奕又是笑道:“姑娘你放心,我郭奕不会咬人,对女子也是温柔有加,特别是像你这种美貌的女子,我是一根指头都舍不得碰。”

    “哼!天下谁人不知你郭奕乃是色中的恶鬼,恶鬼中的奇葩,奇葩中的男人,男人中的*,*中的败类,败类中的*,九旬老妪都惨遭你的毒手,刚出生的女婴都被你残害,简直比我们杀手都要恶毒百万倍,像你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也会放过我,真是开天大的玩笑。”女杀手看来没少听郭奕的传说,心头对郭奕不是一般的怨恨,怨恨之中还带着浓浓的惧怕。

    郭奕听了女杀手的一阵谩骂之后,顿时怒不可及,叫道:“妈的,这些话你来形容西门狼和南宫羊那两个*倒是半分不假,用在我这样一个大好青年的身上,你不觉得……这是对我的一种侮辱吗?”

    “呸!采花双圣的人格都比你高尚十倍。”女杀手吐了郭奕一脸的吐沫子。

    “那两个*才是真正的淫贼。”郭奕很无语,用手将脸上的唾沫星子都给拭干净,然后一指将魔雾给点开,将女杀手从魔雾之中放出,然后便向她的手拉去。

    女杀手的修为远不及郭奕,一双玉手被郭奕抓住之后便拼命的挣扎,但是郭奕的手就像铁钳一般让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郭淫贼,你休想玷污我,就算我打不过你,但是我,我这就死给你看。”女杀手想要举剑自尽,但是灵剑却被郭奕一指给弹开。

    郭奕双手将女杀手给抱住,在她耳边低声的道:“你最好别乱动,不然我可真的要非礼你了。我知道杀手的规矩,绝对不会出卖顾客的信息,所以我并不强迫你告诉我中州灵国的人到此来是为了买谁的命,但是我却需要你将我引到你们总部去,我其实也是你们的顾客。”

    “你也要买人的命?”女杀手被“大名鼎鼎”的郭淫贼抱住之后,全身都吓得没有一丝力气,于是颤声的说道。

    “若寻杀人手,北溟天杀道。我来此自然是来买凶杀人。”郭奕笑道。

    女杀手整个人都瘫在了郭奕的怀里:“我们这里杀人可不便宜。”

    “便宜的价格也杀不了我想杀的人,听说你们这里就连正邪两道的至尊级人物都定了价格,我觉得找你们再合适不过了。”郭奕心头想杀的人并不多,但是想要知道中州灵国的人想杀什么人,就必须先见到天杀组织的高层,郭奕相信只要有钱,就定然能够让这群杀手开口说话。

    女杀手认真的思索了一遍之后,在郭奕的怀里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答应你,但是我想知道,你真的是郭奕吗?”

    “如假包换。”郭奕笑道。

    风嫦妃乃是魔煞岛的一名普通的女子,出生并不高贵,十二岁便进入魔煞岛,和近万名资质绝佳的女子竞争魔女之位,没有亲人的关照,也没有可以说话的朋友,就连她的*都想占有她,她只能没日没夜的*,比别人更加的努力的练功。十年时间,她便将这近万名女子杀尽,最终脱颖而出,成为了这一代的魔女,更是一剑将她*的头颅割下,挂在了魔煞岛最高的灵塔之上。她本是一个善良的女子,但是却被命运逼着杀了自己最亲近的闺蜜;她不恨女人,却*着杀了不少的女人;她不恨男人,但是她却逼着自己杀郭奕,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她只知道杀天下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杀郭奕来的痛快。

    她很少和人说话,但是郭奕却是和她说的最多的人,她从来不会让一个敌人活过三个时辰,但是郭奕到现在都还活着,她*曾经碰了她衣角一下,便被她割下了脑袋,但是郭奕三番五次的占了她的便宜,到现在都还活着。

    杀别的人她或许会感觉到痛苦,但是杀郭奕她却感觉到了快乐,一种莫名的快乐。

    “喂,老风,咱们走了,你还愣着那里干嘛,还想着怎么杀我?哈哈!”

    郭奕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让风嫦妃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感觉,她连忙转过身,狠狠的瞪了郭奕一眼:“死淫贼,等等我,刚才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什么都做了,要不要我再给你演示一遍?哈哈!”郭奕哈哈一笑,他突然发现一件相当有意思的事情,风嫦妃的脸蛋居然出现了一抹红晕,接着一柄黑气缭绕的魔剑便向他飞了过来。

    风嫦妃恨郭奕的那一脸的贱笑,更是怨恨被郭奕挽在手上的女杀手,她一剑便从女杀手的胸口穿过,然后一掌向郭奕的头顶按去。

    “你闯大祸了。”郭奕脸色一变,他本已经和女杀手谈好了事情,但是此时她却被魔女击杀,要知道此地乃是天杀组织的地盘,杀了他们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轰!”

    就在这时整个梨园都剧烈的一震,树上的梨花被震的脱落而下,冲天而起,宛如漫天的花雨,数道人影从花雨之中飞出,一声凄厉的鬼哭传出:“竟敢闯天杀梨园,杀我天杀弟子,找死!”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四十二章 魔女杀人,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