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幅画的主角的确是郭奕,但是画中却并不止郭奕一人,这画中所画的乃是一个翩翩美少年,牵着一头青牛行走在渡口之上,青牛的背上还坐着一个红纱美人,这少年和红纱美人有说有笑,宛如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当时正是日落时分,夕阳无限好,远有枫叶,近有碧水,画面显得格外的静谧和谐,但是这一份美好之中却又藏着一点杀机,那夕阳却是血色。【≮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热书阁

    郭奕坐在窗户边的酒台边上,酒台之上摆着两个玲珑翡翠的酒杯,酒杯之中盛满了碧色的美酒,郭奕拿到鼻头之间一闻,顿时点了点头,道:“好香的酒,不会又是你的洗澡水酿的吧?”

    “呵呵,你喝了不就知道是不是了?”

    里屋之中的门帘被一只柔美的玉手给拉开,里面走出一个绝色的佳人,她黛眉宛如柳叶,媚眼含着烟波,红唇润如朱玉,香肩还滴着水珠,她头上的长发湿漉漉的,身上仅仅只裹着一层红色的浴巾,将她*修长的*都露在了外面。

    红湘音本来就是一个妩媚的女人,更是一个让男人疯狂的女人,但是她现在这幅样子却更是***,让郭奕看痴了,让他第一次感觉到在女人的面前,他的意志力那那般的薄弱。

    有人说,女人最美的时候,便是刚出浴的时候,此话果然不假。

    “你看什么?”红湘音一只手捏着浴巾,脸上带着浅笑,然后坐到了郭奕的对面。

    郭奕久久之后才从红湘音的身上移开了目光,然后狠狠的灌了一口酒,想要用酒来平复心头的邪火,笑道:“你这是故意在勾引我,如今这阁楼之上只有我们两人,你就不怕我将你吃掉?”

    红湘音掩着嘴轻声的一笑:“我倒是求之不得,可我就怕你不敢。”

    “是吗?”郭奕一脚将酒台给掀翻,然后一把将红湘音搂到了怀里,一只手按在了她的丰满起伏的胸口之上,一只手轻轻的解开浴巾,道:“千万不要对男人说这种话,*急了他们什么也做的出来。”

    “只要你答应我,不娶邪女,然后娶我,今晚我便是你的人。”红湘音并不在乎郭奕在她身上游走的手,一双美眸紧紧的盯着他。

    郭奕原本已经将红湘音身上的浴巾解下,听了她的话之后,又重新给她裹在了身上,然后又将她放到了另一边,他衣袖一挥,被掀翻的酒台又重新翻了过来,横在了两人的中间。

    郭奕沉默了半晌,道:“我承认我曾经对你动过心,也承认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女人的一个,我也很想和你共度**,恐怕天下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拒绝这样的美事,但是我却做不到你提出的要求。”

    红湘音轻轻的咬着下唇,偏着脑袋,一双充满了媚惑的大眼睛盯着郭奕,非常认真的道:“如果我什么也不求,只想和你做一夜的露水夫妻,你还会拒绝吗?”

    郭奕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虽然他答应了苏阁不会再沾染别的女人,但是当红湘音这句话说出之后,他却依旧心动了,就在他想要冲过去将红湘音抱到床上行巫山**之时,阁楼的下面却传来了一声牛叫,青牛的吼声传了过来,道:“郭淫贼,你给老子滚出来,老子的徒弟不见了,我知道你小子就在里面,再不出来我一把火烧了这破阁楼。”

    阁楼之上正是春情荡漾,眼看两个痴男怨女就要*成功,谁料到半路杀出一只牛,顿时将郭奕气的是咬牙切齿,你说这样的好事错过了一次,哪去遇第二次,他将阁楼的窗户打开,对着下方破口骂道:“本少爷今晚没空,你爱哪待哪待去,要是再敢嚷嚷一句,少爷我跟你拼命。”

    郭奕骂完之后,将窗户一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对着红湘音道:“这牛还真是神了,也不知它用什么办法,居然找到了这里来。”

    红湘音轻轻的对郭奕一笑,道:“看来你说的对,这牛的确有些碍事,那今晚我们……”

    “今晚是属于我们的,谁要是敢破坏本少爷的好事,我要他好看。”郭奕愤愤然的道,说着便将红湘音抱在怀中,然后走到了床榻之上,而就在这时阁楼的下方又传来一个小凤凤的声音。

    小凤凤的声音格外的稚嫩,而且还带着呜咽的哭声,道:“爹爹,你在里面干嘛呢?妈妈也不见了,爹爹快跟小凤凤去找妈妈,小凤凤求你了。”

    “今晚还有完没完。”红湘音就躺在郭奕的面前,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但是郭奕却苦恼的很,大声的对着阁楼外吼道。

    小凤凤的声音又传来,道:“牛牛说了,爹爹你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可就要打进来了,到时……什么啊!哦!到时我们要打死你们这对*的**夫**……是不是这样?”

    “没错,小子,别以为这几座破阵就能拦住本尊,反正我只知道我徒弟丢了,你要是不帮我将她找出来,老子今天跟你没完。”

    青牛打出了一招九牛破万法,直接其中的一座杀阵给破开,小凤凤比青牛还要厉害几分,直接跨过数十座阵法,这数十座能灭法主的阵法便化为了青烟,她挥舞着小拳头,道:“爹爹,你就知道和那些坏女人鬼混,妈妈肯定伤心的很,你还是跟我去找妈妈吧!你只要跟她认个错,她肯定会原谅你的。”

    郭奕此时的心情就好比一只吹涨的气球突然被一根针给戳爆,被青牛和小凤凤这么一闹,他心头什么**都没有了。红湘音也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眯着眼睛对着郭奕一笑:“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这就下去将那一头牛给刨了。”郭奕将脱了一半的衣服又给穿上,然后气急败坏的冲出了阁楼。

    此时阁楼下方的六大准法主都被吓住了,一头有些营养不良的牛和一个看上去还没断奶的小女孩,居然举手投足之间,便将六十四座杀阵,八十一座困阵给破去,这等恐怖的修为就算是金牌杀手也远远不及。

    郭奕冲出阁楼之后,看到眼前的景象也被吓了一跳,随即便指着青牛的鼻子骂道:“你瞎嚷嚷什么,小凤凤年龄小不懂事也就算了,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这般的不懂事,像你这么混没前途的。”

    青牛双眼之中冒起了两团火焰,一蹄将地面之上坚实的青石都给踏破,道:“老子这是在救你,你小子做事还是想一想后果,别以为我不知道阁楼上面的那女人是谁,我告诉你这里可是天邪峰的地盘,当你今晚走进北溟皇城的城门的时候,整个皇城之中至少已经有五波人知道你来了,消息更是利用微型传送阵传到了天邪峰,可以说至从你进城之后,你做的任何一件事都在有心人的监视当中。”

    青牛的话绝非危言耸听,郭奕知道它说的都是事实,要不然它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来。

    郭奕知道青牛的话中有话,于是问道:“你所指的有心人是谁?”

    青牛白了郭奕一眼,道:“还能有谁,自然是你的情敌,他们就等着你走错这一步,到时不用他们动手,天邪峰都会派人来除掉你,那个时候你不仅娶不了邪女丫头,还会将命丢在这里。”

    郭奕搓了搓手指,笑道:“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自然是我徒弟。”青牛道。

    郭奕一拳打在青牛额头上,骂道:“你不是说她丢了吗?”

    “又找到了,现在已经被高手护送回天邪峰了,姐姐要出嫁,她这个当妹妹的自然不能缺席。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正站在一座悬崖上哭,当时她已经哭了整整三个时辰,但是她却没有跳下去,她说当站到悬崖边上的时候她突然又不想死了,我告诉她,那是因为你爱的不够,所以你才生不出死的勇气,但是她却说,她是因为怕你伤心所以才没有跳下去。”青牛道。

    郭奕能够想象苏丫当时的心情,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天下能够摔死她的悬崖已经很少了,就算她跳下去也未必死得了,要死的话,选择服毒还有方便一些。”

    “真是个禽兽,天下若是有哪个女子爱上了你,还真是她倒霉。”青牛不知何时也变得多愁善感了,接着又道:“还有一件事,小丫她让我转告你,她姐姐有两个强势的追求者,这两人的修为都高的吓人,乃是上一代的年轻俊杰,以前都是《灵榜》之上的风云人物,如今已经成就了法主的境界,虽然*了不过几百年,但是修为却可以和那些*了上千年的老人们相抗衡。”

    “除了这两个男人之外,你还要小心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乃是她的表姐,从小便和苏娥斗到大,两人的天赋都在伯仲之间,心智也相差不多,在争夺邪女之位的时候,这位表姐输了你那未婚妻一筹,两人之间的仇怨便结的更大。如今苏娥和你完婚,她肯定会跳出来搅合,苏丫叫你千万要小心她。”

    “无论是修为还是心智,苏娥都是我见过的最深不可测的女子,这位表姐能够和苏娥相斗,由此可见她也是一个相当可怕的人物,她的威胁恐怕比那两个情敌还要大上几分。”郭奕再了解苏娥不过了,但是郭奕在她面前却没有丝毫胜算的把握,所以对于这位表姐,郭奕是打心底的忌讳。

    前路坎坷,结个婚这般的难!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四十七章 半路杀出一条牛来,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