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溟皇城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九家十二坊,这所谓的“九家”指的是:仙家、兽家、酒家、店家、药家、财家、器家、女家,还有闻名整个修仙界的茶道“茗家”。【≮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而十二坊指的却是北溟皇城之中最为火爆的十二家妓院,这里的姑娘十分的开发,有的还会当街拉客,就连白天她们也要做生意。

    要知道这天下美人多的地方,生意一般都很好做,所以九家和十二坊便处在同一个地段,乃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魔女此时便坐在九家之一的茗家茶阁之上和一个俊朗的男子谈笑风生,郭奕这是第一次见魔女笑的那般的开心,笑的那么有女人味,顿时让他心头有些酸溜溜的。

    茗家的茶阁,乃是悬浮在天空之上的一座座宫阙,这些宫阙成林结片,宛如一片悬浮在天空之上的宫殿群。

    宫阙之间有仙鸟翻飞,有灵光如灯,还有几个少女坐在仙鹤的背上弹奏琵琶,就像一个个仙女在弹奏仙乐,还有无数的飞天古车从地面飞起,载着一个个修仙者踏到了宫阙之中饮茶。

    “妈的,小子用那么大力气捏我尾巴干嘛!你难道吃醋了?”

    青牛和郭奕藏在一辆飞天古车之上,飞天古车被九只青色的异鸟拉动,围绕着漂浮在天空之上的茶阁飞了几圈,但是却迟迟没有落到宫阙之上,时刻监视着魔女和那俊朗男子的一举一动。

    郭奕将紧握的手松开,很是不屑的一甩头,道:“开什么玩笑,我会吃她的醋,我巴不得她早些嫁人。”

    “妈妈嫁人之后,我怎么办?”小凤凤坐在郭奕的怀里,紧紧的抓住郭奕的手,一双金色的大眼睛还闪着泪光。

    “这个……只是个假设!”郭奕没想到一个牙都还没长齐的小女孩居然比他想的还要多。

    青牛卧在古车之中,掀开一丝车帘,偷看着魔女和那个俊朗男子的一举一动,突然它猛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叫道:“那小白脸对魔女毛手毛脚了。”

    “什么!”郭奕讶然将车窗的帘子给掀开一角,望了出去,嘴边突然发出一声轻咦,道:“灵九龙。”

    和魔女谈笑风生的俊朗男子,正是天邪峰日*的孙子“灵九龙”,当日在花都圣城的夜影楼,郭奕曾经见他和华二楼对赌过一次,因为听华二楼说他也在追求邪女,所以郭奕对他的印象颇为深刻。

    魔女和灵九龙就坐在宫阙的边上,两人之间的茶桌之上的热茶还冒着青烟,说笑之间灵九龙突然伸出一只手探到了魔女的面前,而魔女脸上轻轻的一笑,便从仙门之中取出了一面小巧的紫色的魔镜,她拿在手中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放到了灵九龙的手中。

    小凤凤道:“这面魔镜乃是妈妈身上的第一至宝,乃是一件上品的法器,一共刻有二十二座法阵,听妈妈说,这乃是她娘亲留给她的唯一遗物,她从来都舍不得拿出来使用,就是怕损坏了。”

    青牛也道:“完了,小子,这肯定是定情的信物,魔女怕是真的看上那小子了。”

    “真是欺人太甚,居然当着我的面这般的卿卿我我,还有没有廉耻。”

    郭奕也是气的咬牙切齿,直接从飞天古车之上飞了出来,葬天剑一剑便将魔女和灵九龙之间的茶桌给斩成了两半,然后气急败坏落到了宫阙之上。

    “轰!”

    一声巨响打破了茶阁的宁静,茶阁之中的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变化给惊住,有人更是将喝了一半的灵茶给喷了出来,一个灵者第九宫的修者将茶杯摔到了地上,骂道:“妈的,哪个不开眼的东西,竟敢坏了爷的兴致,不想活了是不是?”

    “一壶好茶就这般的毁了。”有人将茶壶都给扔飞了出去。

    “居然有人感到茗家茶阁来捣乱,简直就是在找死。”

    一时之间整座宫阙都闹腾了起来,想要将罪魁祸首给碎尸万段,有人更是建议将捣乱者的修为废去,送到十二坊做龟公。

    “谁再敢多一句话,老牛一脚踢爆他脑袋。”青牛背着小凤凤也落到了宫阙之上,将这些想要冲上来的修仙者给拦了下来。

    灵九龙细细的将郭奕打量了一番,突然露出恍然的神情,似乎已经将郭奕的身份认出,他瞳孔的深处藏着深深的杀意,但是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对着郭奕抱拳而笑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郭大圣手居然来到了北溟皇城,还掀飞了在下的茶桌,不知阁下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郭奕还没有答话,青牛已经抢先说道:“解释个毛啊!你个小不要脸的,居然在此勾引别人的老婆,老牛我都看不下去了,小子去搧他两巴掌。”

    灵九龙脸色一变,道:“哪里来的混账牛,我灵九龙何等人物,何须去勾引,只要我放一句话,就有成千上万的女人排着队主动送上门来。”

    “你就吹吧!老牛我可是看见魔女将定情信物都交给了你,你小子还狡辩,信不信牛爷我踢你两脚。”青牛无所顾忌的漫骂,若不是它的牛尾巴被郭奕抓住,它此时还真冲了上去。

    “一条不积口德的死牛,信不信我将你给炖了。”魔女瞥了郭奕一眼,纤细的五指紧紧的捏住,双眸之中燃起了两团烈火,看那样子被青牛气的不清。

    灵九龙总算是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了,将手中的小巧魔镜看了看,笑道:“魔女殿下,在下还是先告辞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今日有人就要找我决斗了。你放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答应你的事,定然会全力在其中周旋,毕竟我们所要达到的目的是相同的。”

    灵九龙意味深长的看了郭奕一眼,又看了看魔女,仙门之中冲出一条仙河,他踏在仙河之上跨月而去,瞬间便消失在了天幕之外。

    “好厉害的修为,怕是已经进入了法主第二河的境界,”郭奕望着灵九龙离去的残影,心头也迫切的希望早日踏入法主的境界,但是*一途还得讲究循循渐进,急也急不来,先进入九宫大*才是正事。

    青牛愤愤然的道:“那小子实在太可恶了,为什么不要我一脚将他踢死?”

    “我觉得其中恐怕大有隐情。”

    郭奕觉得灵九龙临走时候说的那一段话相当值得寻味,魔女到底求他做了一件什么事,居然不惜拿出自己身上最为珍贵的宝物,又或者说魔女求的人并不是灵九龙,而是他的爷爷天邪峰的日*?

    “此事不会和我有关吧!”郭奕想起了灵九龙走的时候看他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戏谑。

    魔女见到郭奕之后,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了,冷哼一声:“金牌杀手都杀不死你,郭大圣手的命简直比蟑螂还要硬。”

    郭奕笑道:“你就那么想我死?你不会和灵九龙真的有**情吧?”

    “没有,我今天也是第一次和他见面而已。”魔女解释道。

    郭奕嘿嘿一笑:“你根本没必要向我解释,你是不是怕我误会,所以才这般的紧张,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哈哈!”

    “我要是喜欢上你这种不要脸的淫贼,还不如去死。”魔女向着天上月亮的位置看了看,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马上就要天亮,林中千没有将你杀死,我现在就来取你性命。”

    就在魔女打算动手击杀郭奕之时,三道人影突然飞到了宫阙之上,这三人身上皆穿着华丽的锦衣,年龄都有些老迈,将郭奕青牛给围在了中央,其中一位老者道:“在下乃茗楼的大管事,阁下竟敢在此*,是不是应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三个老者的修为都达到了法主的境界,身上缭绕着一条氤氲的仙河,将郭奕四方的契机都给封锁。

    “本少爷醋坛子打翻了,为一个心爱的女人打了一架,这个解释行不行?”郭奕对着魔女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道。

    魔女将身子转到一边去,道:“我可不敢当,郭大圣手心爱的女人可是邪女殿下,关我什么事,你这话以后还是少说为妙,你的醋坛子打翻不要紧,要是邪女殿下的醋坛子打翻了,我可承受不起她的怒火。”

    茗家的三位老管事听了两人的对话,然后将郭奕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皆是脸色一变,连忙将缭绕在四周的仙河收进了身体之中,对着郭奕躬身一拜,道:“原来天邪峰未来的姑爷驾到,真是让我茗家蓬荜生辉,刚才多有得罪之处还请郭少爷见谅。”

    三大管事变脸速度之快,乃是郭奕平生仅见,不过他转念一想,便猜出了其中的端倪,要知道北溟皇城可是天邪峰的地盘,茗家开在此地,自然要依附于天邪峰,郭奕和邪女大婚之事已经传遍天下,茗家的三位管事自不敢怠慢郭奕。

    “郭少爷乃是天下有数的俊杰,连三大剑宗都死在你的手上,天下第一的天才楚歌都被你吓的闻风丧胆,我们家主早就想和郭少爷见上一面,不知郭少爷可能赏脸?”大管事恭敬的说道。

    郭奕讶然:“你们家主想要见我?”

    “我们家主已经准备了一件神秘礼物,打算送给郭少爷,郭少爷见了肯定会为之心动。”大管事道。

    郭奕笑道:“天下能够让我心动的礼物已经不多了,你们家主送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郭奕知道这位茗家的家主恐怕是想拉拢自己,这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但是郭奕却对那件神秘的礼物产生了兴趣,或许这件礼物真的能打动他也说不一定。

    “这件礼物能够让天下无数人为之趋之若鹜,郭少爷若是不去,肯定会后悔。”大管事神秘的笑道。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四十九章 茗家茶阁(第一章),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