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喝酒从来都没有醉过,但是这一次却是酩酊大醉,也是第一感觉到醉酒是那么痛快的事。

    沙漠之鹰这也是第一次醉酒,他曾经喝下了半湖泊酒都没有醉,但是今夜他却醉的那么的坦然,有人说这世上最醉人的是“红颜”,但是我想说这世上最醉人的是“兄弟”。

    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沙漠之鹰从沙子之中跳了起来,郭奕也从酒坛子中爬了出来,两人都是相视的一笑,然后狠狠的向对方的胸前锤了一拳。

    有些人天生就是敌人,但是有些人天生都是朋友,不问出生,不问身份高低,见面投缘便是兄弟。

    “你和阴间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郭奕和沙漠之鹰站在黑鹰的背上,向着东边飞去,沙漠之鹰看到了桌上的那张纸条,自然已经知道那张纸条乃是阴女所留,所以才有刚才的那么一问。

    郭奕将衣服给扯开,露出脖子上的白色锁链,笑道:“我现在便是阴间的三等阴使,你说我和阴间是什么关系?”

    沙漠之鹰听到此话之后倒也坦然的一笑,并没有做任何评价,很显然他并不在乎这些,他道:“其实阴间的人也来找过我,也给我送去了一条你这样的锁链,而且还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官,可惜那条锁链却被我扔进了酒坛子里,然后又还给了他们。”

    “哈哈,以你的性格若是缠上了这条锁链那才是怪事,被锁链缠上的鹰,那就不是鹰了。”郭奕笑道。

    “你说的一点也不错,就算他们的阴后亲自出马,我也是不会答应的。”沙漠之鹰手中依旧抱着一坛酒,就好像永远也喝不够一般,郭奕自认为是一个好酒之人,但是狠狠的醉了一场之后,就算闻到一丝酒气脑袋都疼的厉害,这酒道上郭奕和沙漠之鹰的确还差的很远。

    郭奕躺在黑鹰的背上,两只手枕在头上,望着虚空白云,道:“你怎么就不问我,为何要加入阴间呢?”

    “这是你的事,你若是想告诉我,我便听着,你若不想告诉我,我也懒得知道。”沙漠之鹰道。

    “我靠,诶!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了吧,朋友的事你都不关心一下?”郭奕道。

    沙漠之鹰也是翻倒在黑鹰的背上,躺在了郭奕的旁边,边灌酒边问道:“那好吧!这到底是为什么?以你的性格似乎也不是一个受拘束的人。”

    郭奕不是一个轻易给陌生人讲真话的傻子,但是郭奕一旦认定了一个朋友便不会再去怀疑,就算是交心交底也未尝不可,交朋友关键还是在一个心字,你若对别人真诚,别人才会对你真诚。

    郭奕肃然道:“你听过一个关于古玄域大世界破灭之前留下来的惊世宝藏的传说吗?”

    “你说的是东陵古墓的传说?”沙漠之鹰顿时来了兴趣,对于寻宝这种事,任何人听了都会来兴趣,更何况是他这个天下第一的大盗。

    郭奕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道:“东陵古墓又是怎么回事?”

    沙漠之鹰翻跟斗跳了起来,将整坛子酒都灌进了嘴中,然后将酒坛子扔飞了出去,道:“这是一个相当古老的传说,我也是从祖辈那里听来了一些只言片语。传说古玄域经过了三次大破灭,每一次破灭都会灭绝整个大世界之上的所有事物,连一块瓦片都不会留下,一切都要重新再来。”

    “但是就在古玄域上一次大破灭之前,整个大世界最为厉害的那个人召集天下修仙者,花了整整八百年的时间将大世界中所以宝物都收集都了一起,这里面包括成千上万的法器,上古传下的异宝,数以亿万计的灵丹神药,还有无数座灵果、灵草堆积而成的大山,还有上亿册的各种修仙秘典,等等。而这个能够召集天下修仙者的人便是东陵前辈,这位前辈的修为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比之现在的六大高手还要厉害。”

    “这批宝藏都被东陵前辈以身体封印在了古玄域的某个隐秘之地,东陵前辈的身躯何等的厉害,终究还是在大破灭中护住了这批宝藏,可惜大破灭之时大地变换,岩石沉浮,葬宝之地早就不知落入何方,有人甚至寻找了数千年都不得其果,最后只留下了这么一个关于东陵古墓的传说。”

    “反正这一笔宝藏数量大的惊人,比现在古玄域所有的宝物加起来还要多上数倍,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一批宝物之中还有一件最为珍贵的东西,这件东西的价值简直超越了前面那些灵宝的总和。”

    郭奕问道:“什么东西这么厉害,不会是长生不老药吧?”

    沙漠之鹰摇了摇头,道:“不是,不过也差不多了。传说这批宝藏中还有东陵前辈留下的七颗星丹,只需要一颗星丹都能够让第八河的法主瞬间突破到星主的境界。法主能够活八千年,星主的寿命更加的悠长,简直和长生不老也没什么区别了。”

    沙漠之鹰的语气之中透着一股强烈的期待,毕竟能够突破星主的人实在太少,几万年都难得出一个,就算他现在已经达到了法主第八河的巅峰,但是他依旧没有半分把握能够突破星主的境界,所以星丹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郭奕也是被这个传说给听的一愣一愣的,口水都流了一地,恨不得现在就去将东陵的古墓给挖开,将里面的宝物都给搬个空,当然最主要的是星丹必须带走,这可是宝贝中的宝贝。

    沙漠之鹰似乎知道的并不多,于是问道:“东陵古墓的宝藏和你加入阴间又有什么关系?”

    郭奕狠狠了锤了锤自己狂跳的心脏,久久之后才平复心中的激动,道:“听阴间的阴女殿下所说,只要找到了菩提树和《六道佛书》就能打开一个惊世的宝藏,她指的应该就是东陵古墓吧!但是我觉得她并没有告诉我实话,所以我决定混进阴间找到真正的打开宝藏的秘密。”

    沙漠之鹰点了点头,然后喃喃的道:“菩提树和《六道佛书》都是上一次大破灭所留下来的圣物,说不定真的和打开东陵古墓的秘密有关。”

    “我也是这般认为的,但是她绝对不可能完全对我将真话,到底事实是什么,还得找到她之后才能套出来。”郭奕似乎很有把握的道。

    沙漠之鹰讶然道:“你现在去找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然不只是这般了。我找她自然还是为了找我家那傻丫头,和你家的鬼王大姐,你要知道这女人可是能掐会算,只要找到了她,找人就不再是一件难事。”郭奕道。

    沙漠之鹰道:“天下间会推衍之术的人,无一不是聪明绝顶的人物,和这样的人打交道相当的恐怕,说不定她可以从你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能推算出你心中在想什么,所以在她面前你几乎没有秘密可言,说不定你还没从她嘴中套出话来,就已经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她的手中。”

    沙漠之鹰好意的提醒郭奕,毕竟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修为绝顶的人,而是心机深沉而又手段毒辣的人,阴女能够在短短一年的将阴间打造成修仙界第一大势力,很显然她便是这样的人。

    郭奕笑道:“没关系,我也不是第一次和她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了,我有的是经验,或许你还不知道我的真正名字,天下的女人听到我的名字之后,还很少有几个不害怕的。”

    郭奕和苏娥、林仙儿、千叶先生,都有过较量,虽然从来都没有在他们的手上赢过,但是却也给郭奕积累了宝贵的惨败的经验,再和这样的聪明人打起交道来也不会再败的那么狼狈。

    沙漠之鹰听了郭奕的话之后,只是付之一笑,打趣道:“天下有这个威名的人,万年以来都只有一个,那便是一年前叱咤修仙界的郭奕,这人可是被称为修仙界万年难得一出的花场奇才,可惜啊!这家伙玩过了火,最终在新婚之夜死在了自己的未婚老婆的手上,真可谓是报应啊!若他不死,或许天下之间也只有他才能在三招两式之间将不可一世的阴女给降服,可惜逝者已矣!”

    郭奕在听到沙漠之鹰说出“报应”那两个字之后,很想一脚将这家伙给踢飞出去,但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不仅没有踢他,也没有告诉他自己就是他口中的郭奕。毕竟郭淫贼的名声实在有些太过响亮,若是让他知道了郭奕的真实身份,他可能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阎罗是不是已经遭了郭奕的毒手,要是他这般认为,郭奕的麻烦可就大了。

    黑鹰的速度奇快无比,比之血驼都要快速,三天就赶了数亿里的路程,离月牙湖已经越来越近。

    当然在去月牙湖之前,还必须先去一处绝地,阴女已经告诉了郭奕,她要去对付绝地沙蟒,郭奕自然要赶过去,不然他这个三等阴使以后就可以不用干了。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东陵古墓(第一章),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