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仙儿告诉过郭奕菩提寺中有阴间的人,而且那人的地位还不低,但是郭奕做梦也没想到那个人就是木讷慈悲的菩印大师。

    菩印大师看上去十分的慈祥,眉毛足有三尺长,就好像两缕白色的绸子一般垂到脖子下方,他的脸色枯黄而且长满了皱纹,就好像大地之上的千万道沟壑。他虽然已经行将就木,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无比的清澈,就好像一个初生的婴儿的眼睛,没有一丝杂质。

    他看上去就好像一尊古佛,浑身都冒着纯洁的金茫,让任何人都不会想到这么一个得道的高僧却已经成为了阴间的人。

    “白无常使者见过阴女殿下。”菩印大师微微的躬身对阴女行礼。

    阴间的等级最高者乃是阴后,接下来便是阴女和阳子两位殿下,而他们之下最高的等级便是无常使者。阴女和阳子主管着不同了两个方向,所以他们的势力一般都是分开的,都可以拥有两名无常使者,黑无常和白无常。

    阴女的白无常使者乃是菩印大师,但是她的黑无常使者却还是一个空缺,她对郭奕承诺过,若是郭奕助她盗出《六道佛书》,她就提升郭奕为她的黑无常使者。

    “这里没有外人,大师不必多礼。”阴女殿下虽然乃是菩印大师的上司,但是对他还算恭敬,很显然菩印大师的实力值得她这么做。

    菩印大师微微一笑,然后手中一道金色的光罩撒出,将整个明镜寺都笼罩在了其中,这光罩能够隔绝人的灵识,接下来将有大事要谋划,他们不得不谨慎对待。

    明镜寺被一团金色的光芒覆盖,里面只剩下郭奕、云仙儿、菩印大师三人,三人走进了一座古朴的大殿之中,菩印大师又撒出一道光罩将这座大殿给笼罩,做了第二层布置。

    郭奕心中有数,偷《六道佛书》绝对是一件危险至极的事,自己到了菩提寺肯定比现在的菩印大师还要小心谨慎十倍,不然根本就走不出菩提山。

    “每一个到菩提寺出家的和尚,不管是想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大奸大恶之人,还是想要皈依佛门的淳朴小民,菩提寺都要派人查清他的底细,底细不清的人连菩提寺的大门都进不去。”菩印大师看了看郭奕不以为然的神情,严肃的道:“千万不要存在侥幸心理,菩提寺的智僧堂有九名‘苦’字辈的高僧专门推算每个入寺僧人的过去,他们九人联手的智力能够在一个时辰之内将修仙界过去十年之内所发生的大事都给推算一遍。要查一个人的过去,对他们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云仙儿笑道:“对于天机命数一道,就算九大智僧联手也不是我的对手,到时我会在菩提山外设置天坛,定然将他们的推算给扭曲。”

    “没必要,连你都推算不出我的过去,这九个智僧恐怕也没那个本事。”郭奕道。

    云仙儿狠狠的瞪了郭奕一眼,很显然对郭奕刚才的话相当不满,反倒是菩印大师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笑道:“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这位小施主若是真的不在天道命数之中,那么他潜入佛镜阁就更加的神不知鬼不觉,盗书的成功率至少可以增加一倍。”

    郭奕笑道:“不仅天道命数推算不出我,就连修仙者的灵识也探查不到我,老和尚你说这成功率又会提升多少?”

    菩印大师微微一怔,然后分出一缕灵识探入郭奕的身体,但是他的灵识就好像石沉大海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菩印大师的灵识何等强大,死亡之气居然连他的灵识都能斩断,这的确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

    “怪事,怪事,阴女殿下,这小兄弟到底是何方神圣?”菩印大师问道。

    云仙儿冷哼一声,道:“你就当他不是人好了。”

    郭奕并不理睬云仙儿的话,继续问道:“大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这成功率到底能提升多少?”

    “小施主不在天道中,又在灵识外,绝对是天下之间绝佳的盗贼,再加上你聪慧过人、骗术一流,若是连你都偷不出《六道佛书》天下间便再也没有第二人了。”菩印大师给了郭奕一个很高的评价。

    但是郭奕却很无语,心中叹道:“又是贼,先是yin贼,现在是盗贼,难道我就只是一个做贼的命?”

    郭奕其实一直都很不解,菩印大师这种修行了数千年的高僧为何要加入阴间,更是助阴女盗取佛门的圣典《六道佛书》,要知道以他的身份并不是没有机会看到这本圣典,更何况他已经生命无多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大的野心,那么又是什么诱使他叛离菩提山的呢?

    郭奕没有问出这个问题,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权利,不管做出什么选择,别人都是没有权利去妄加评判对错。

    云仙儿从仙门之中拿出一件带血的僧袍,然后递给了郭奕,道:“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就叫王林,乃是大青灵国林洋府府主之子,一个月之前,整个林洋府城被魔煞岛给屠灭,你是唯一一个幸存者,你带着这件血衣去菩提山找一个叫做苦战的僧人,他自然会接纳你进入菩提寺。”

    郭奕小心翼翼的将这件带血的僧衣接了过来,然后问道:“苦战为何见到这件僧衣之后就会接我进入菩提寺?”

    “苦战,乃是菩提寺一百零八名战僧之首,王林的父亲当年也是菩提山的战僧之一,法号‘苦争’。苦争和苦战乃是同一年进入菩提山,两人关系情同兄弟,天赋都是惊采绝艳之辈,被称为菩提寺战僧中的两大战神。但是五十年前,苦争和苦战一同赶去中原击杀一名女子,两人这一去就是整整十三年才重新返回菩提寺。”

    “谁也不知道这十三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一回到菩提山之后,苦争,也就是王林的父亲便跪到了主持的面前,说他犯了yin戒,愿意自费修为然后离开菩提寺。但是菩萨大师一念不忍,便只废去了他一半的修为,从此之后苦争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十年之后,苦争又出现在了修仙界,可惜他的名字已经改成了王夜雨,并成为了大青灵国林洋府的府主,而且他也多了一个年仅十岁的儿子。”

    阴女给郭奕讲了一个十分曲折的故事,这个故事之中带着不少疑团和不清之处。

    郭奕问道:“苦争和苦战去击杀的那个女子到底是何人?”

    阴女眉头微微的一皱,道:“这女子身份神秘,我也无法将她推算出来。不过菩提山的战僧都很少走动,除非遇到了大奸大恶之辈才会派遣战僧前去将之击杀。五十年前修仙界并没有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当时有一件事震惊了整个修仙界。”

    “你说的是那件事!”菩印大师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郭奕连忙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五十年前,风霜子曾**给了夜影楼主,成了修仙界最大的一桩悬案!没有人料到这位正道第一的道人会和天下间最大的青楼的楼主发生一夜春情。”阴女道。

    郭奕早就听人说过这件事,夜影楼的女子媚术相当厉害,其中有一招媚术堪比春心十二蝶,能够将天下任何一个男子给降服,风霜子自然是栽在了这招媚术之下。

    菩印大师继续道:“这就对了,风霜子和我掌教师弟乃是好友,当时事情发生之后,风霜子为了躲避叶音慧还在菩提寺藏了两年,当时恐怕就是这件事,掌教师弟才会派遣苦争和苦战前去……这么说他们两个当时去击杀的人乃是夜影楼主!”

    “啪!”

    郭奕两手一拍,大叫一声:“完了,夜影楼主可是女人中的女人,一身媚术已经可以将神仙都给诱*榻,这两位大师就算佛法再如何的高深,恐怕都难逃此劫。”

    阴女和菩印大师皆是点了点头,很显然他们都很赞成郭奕话。

    郭奕继续道:“这么说王林便是苦争大师和夜影楼主的儿子,这又关苦战大师什么事?还有那一件带血的僧衣又是怎么回事?”

    阴女笑道:“苦争和苦战一去就是十三年,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五十年前苦争大师和魔煞岛主有一场大战,两人一共战了十八场,从中原一直打到了北溟九海,历时十二年,苦争大师的僧衣就是在当时被染成了血色,更是被魔煞岛的高手偷袭受了永远也无法痊愈的重伤,所以当时和夜影楼主在一起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他。”

    郭奕一拍大腿,惊叫的跳了起来,一惊一乍的大叫道:“我明白了,王林其实乃是苦战大师和夜影楼主的儿子。但是当时苦争大师受了不治的重伤,知道自己已经做不了战僧之首,于是便将苦战大师犯下的错误接到了自己的身上,从而离开了菩提寺。”

    “我也是如此猜测的,若王林真的是苦战大师的亲身儿子,你此去菩提山活下来的机会至少提升一倍。”云仙儿瞥了郭奕一眼,然后继续道:“你既然已经明白了,那么便去将这本小册子上的东西都给背熟,上面记录了关于王林数十年来发生的一切。”

    云仙儿丢给了郭奕一个厚厚的小册子,说道:“当你将上面的东西都给记熟的时候,就赶去菩提山找苦战大师,你进入菩提寺之后,菩印大师也会在暗中给你很多照顾。有两大高手护着你,你要是还偷不出《六道佛书》,那么你就死在里面吧!”

    “我还有一个问题。”郭奕道:“真正的王林和苦争若是出现了怎么办?”

    阴女冷冷的一笑,道:“这一点你大可放心,他们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了!”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九十七章 新的身份,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