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思的话并不高深,但是却很难让人听懂,一时之间让郭奕和云仙儿都愣在当场。

    苦思脸上佛态庄严,静静的看着郭奕和云仙儿,他浅浅的一笑,道:“其实这个道理很是简单,只要两位掉头离去,老衲也就将这个道理悟得通透了。”

    “那若是我们不往回走呢?”云仙儿道。

    “那么老衲也就悟不通透这个道理,两为施主恐怕今天也很难生离此地。”

    说完这句话之后,苦思大师身上金色的佛光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冲天的血芒,一股战意在血光之中油然而生,宛如一道神虹穿破苍穹直冲霄汉。

    佛光和战芒在苦思大师的身上交织,勾勒成了两道绚丽的神化,这和尚说变脸就变脸,刚才还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刹那之间便变成了一个屠戮天下的凶神。

    郭奕和云仙而同时出手,分别攻向苦思大师的胸膛和头顶,两人都是全力出手,发挥出了十二层的修为。

    郭奕一掌打出焚天的玄火,化为一片火海击向苦思大师的心脏位置,云仙儿手掌化指,一指如剑的点向苦思大师的眉心,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联手,但是却配合的无比默契,即便是苦思大师这种高手都不敢和两人硬拼,只能踩出九朵佛莲暂时避退。

    “十八战僧,结阵!”

    苦思大师知道一人之力根本拦不下郭奕二人,他急速退回十八战僧之中,落到了其中一座血色莲台之上。

    “十八血莲阵!”

    “轰!”

    天幕之上十八朵血色莲台化为十八座冒着血光的大山,围绕着郭奕和云仙儿不停的旋转,将两人六个方向的退路完全封死。

    两人就好像突然进入了一个完全隔绝灵气的独立世界,眼前除了茫茫的血光,便是肆掠的能够将人撕成两半的罡风,血光之中突然闪出一个血色的僧人,他手持黝黑的铁质的巨棍,一棍点向郭奕的后脑。

    这一棍上带着数十万斤巨力,能够破碎半个山头,郭奕回身拍出一掌,顿时将巨棍给打偏到一边,他化掌为爪一把将棍子握在了自己的手中,猛一用力便夺了过来,然后一棍反向那僧人敲去。

    “咻!”

    郭奕这一棍却打了一个空,那僧人踩着九朵血莲又退回了血光之中。

    “哼,各位前辈乃是佛门高僧,居然围攻两位晚辈,难道你们就不怕传到修仙界坏了各位的名声。”郭奕冷哼的道。

    血光之中突然荡出一座莲台,苦思大师现出了身影,盘坐在莲台之上,笑道:“名声都是虚幻之物,佛门中人不在乎这个,我们战僧存在的职责便是杀天下该杀的人,至于要让对方怎么死却并不重要。但是贫僧修行五千四百年第一次见到你们这样的年纪就有如此修为的少年俊杰,老衲有意放你们一条生路。”

    云仙儿冷道:“大师的生路恐怕不怎么好走?”

    苦思点了点头,笑道:“两位若是能够在三个时辰之内闯出这座十八血莲阵,老衲便放你们一条生路。”

    “这么简单?”郭奕讶道。

    “一点也不简单。”苦思笑道:“十八血莲阵乃是战僧首座苦战师兄所创,创阵一千五百年来,只有一个人闯出了这座阵法,那个人便是正道的第一人风霜子,你猜他当时用了多长时间?”

    “多久?”郭奕和云仙儿同时道。

    “三天三夜。”苦思大师道。

    “哼,连风霜子都用了三天三夜,而你却只给了我们三个时辰的时间,你这和尚还真是面慈心恶,根本就没有给我们留活路。”云仙儿虽然聪明,而且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但是她却不认为自己比风霜子还要厉害。

    十八血莲阵,乃是菩提山战僧中排名第二的阵法,要破此阵就必须先找到主持这座大阵的那个人,将这个人给击伤或者击杀,那么阵法自然不攻自破。但若是找不到这个主持大阵之人,郭奕和云仙儿所面对的就不仅仅只是十八名战僧那么简单了。

    这十八人的战力会得到叠加,每个人的战力都会暴涨到一个恐怖的高度,就算沙漠之鹰那个级数的高手前来也只能饮恨,当年风霜子能够破十八血莲阵也是用了前一种方法,而且还花费了三天时间才找打了那个主持大阵的高僧。

    郭奕信心十足,冷哼道:“其实要破此阵,我倒有一种必杀之术,定然能并不见血刃的将之破去。”

    云仙儿美目涟涟,连她的智谋都没有三层的把握破此大阵,但是郭奕居然如此自信的说自己有办法,顿时让她刮目相看。郭奕的自信不仅感染了云仙儿,连苦思大师都凝神静听,嘴角轻轻的抽动道:“小施主若是真的能够说出破十八血莲阵的妙法,苦思愿意对你行尊师大礼。”

    “这再简单不过了,只要阴女殿下*衣服,这十八血莲阵定然不攻自破。”郭奕朗声大笑道,但是笑声还没有停下,便被阴女给一巴掌拍到了地上。

    苦思大师听到了郭奕的话之后,脸色却跟着一变,很显然郭奕的话虽然不入流,但是这一招倒的确实用,毕竟战僧虽然能坦然的杀戮,但是却不能坦然的面对女色,苦争大师的教训已经在菩提山的战僧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若是云仙儿真的*了衣服,这些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和尚保证掉头就跑。

    苦思大师脸色狂变的同时,郭奕从地上翻跟斗跳起来,大笑道:“老和尚,这个办法能否破十八血莲阵?”

    “这个……自然能。”苦思大师缓缓的闭目,然后高唱佛语。

    “那你是不是该对本少爷行尊师大礼?”郭奕笑道。

    “不能,因为这个办法行不通。”苦思大师道。

    “为什么行不通?”郭奕问道。

    “因为阴女殿下绝对不会这么做,所以你的办法根本不成立,你的办法自然也就破不了十八血莲阵。”苦思大师坦然的笑道。

    郭奕无可奈何的一叹,他知道苦思大师说的都是实话,但是他还是向着云仙儿望了一眼,他正想说,“阴女殿下,为了我们的性命要不你牺牲一下……”但是当他看到阴女那双杀人的眼睛之后,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又吞了回去。

    苦思大师似乎并不想给郭奕二人太多的时间,他望了望天边斜挂的太阳,道:“现在离日落正好三个时辰,两位若是不能在日落之前闯出十八血莲阵,老衲也只能将两位击杀了。”

    十八朵巨大的血莲宛如十八颗血色的太阳在黄沙之上急速转动,化为一个没有任何缝隙的血色空间,将郭奕和云仙儿给囚禁在了里面,氤氲的血光之中传来苦思大师飘渺的声音:“大阵一旦运转开来,我们十八人也会不定根本不需要三个时辰,你们就会死在里面。”

    “十八个老秃驴。”郭奕心头骂道。

    云仙儿手指连连掐动,正在推算十八血莲阵的破绽,她双目之中射出两道刺目的灵光,似乎能够望穿血色的空间。

    郭奕站在她的身侧为她*,将不断跃出的血色僧人给击退,郭奕身体强度相当*,这些战僧几乎都是被他一拳就给击退。但是这些战僧也是聪慧之辈,看出郭奕只是力量强横,灵力却显得有些薄弱,于是他们就纷纷打出佛门的术法对郭奕出手,顿时让郭奕险象环生,很快就被一道佛印给击在胸口,将他打飞了出去。

    “妈的,云仙儿,你到底推算好了没有,你要是再推算不出来,本少爷就要被这群老秃驴给分尸了。”郭奕揉了揉胸口,又冲了上去。

    云仙儿的双目霍然睁开,惊怒的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完了,说漏嘴了!”

    郭奕刚才一不小心便喊出了云仙儿的真名,这让云仙儿心头产生了怀疑,但是此时十八战僧攻的厉害,她却不好多和郭奕计较,连忙将那一只青铜画笔给祭出和郭奕联手对付十八战僧的攻击。

    两人背靠着背,云仙儿身上香汗飞洒,冷声的道:“等闯过了十八血莲阵,我再和你计较,我突然觉得我已经猜到了你是谁了,我只是想不通一个死的连渣都不剩的人怎么又活了过来?”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对了,你刚才推算出什么没有?”郭奕心头犯嘀咕,在云仙儿这样聪明的女人面前一个小小的失误就可能被她看出端倪,郭奕便犯了这样一个错误。

    云仙儿不知为何心情突然变好了,笑道:“自然推算出来了,这座阵法乃是根据三十六地煞阵而创出,要破此阵就必须先找到主持这座大阵的苦思大师。但是要找苦思大师却非常艰难,因为十八位战僧移动的速度实在太快,就算我能短暂的将苦思大师的位置推算出,但是当我们出手的时候,苦思大师都已经至少变化了九个方位。”

    “更何况苦思大师的修为本来就在我们之上,就算我们将他找出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郭奕一拳将数百个佛印给击碎,转过头对她笑道:“要不殿下你还是用我的方法,肯定将这群老秃驴吓的掉头就跑。嘿嘿!”

    “你舍得吗?”云仙儿幽怨的对郭奕一笑。

    “额……”郭奕不置可否的一笑,便有转过身继续苦战,但是就在这时第十九个老秃驴冒了出来,而且是从郭奕的身体之中跑了出来,这个老秃驴不是别人,正是迦叶古佛!

    这老家伙遇到危险肯定是第一个跑的角色,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危机时刻跑了出来,这又是为何呢?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九十九章 十八血莲阵,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