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山高万丈而三面绝崖,山顶有无数座佛寺、佛殿、孤庙,这些建筑修的金碧辉煌、佛光四射。

    菩提寺乃是古玄域修仙界历史最为悠长的门派,已经创立了一千二百万年,山间有参天的古木,灵异的古兽,苍老的古石,还有千万年的寒潭瀑布。

    这里空灵神秀,空气中的灵气浓郁至极,在一些隐秘之地还能看到一些老僧最在崖壁之上参研佛法,就是那些狭窄的古道旁边,时常都能看到珍奇的灵药神山老寺,佛门圣地,一路上的古迹让郭奕分外的新奇。

    苦战是一名战僧,他知道战僧的残酷,更知道成为一名战僧的艰难,他并不想“王林”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所以他没有让郭奕进入战僧堂,而是送到了一直研究佛法的菩印大师之处。

    苦战带着郭奕走过了三个山头,才来到一座白气茫茫的寒潭边,这座寒潭建在一座崖壁之上,崖壁上还有一道白色的飞瀑泻下,然后流进寒潭之中。

    寒潭的边上有一颗巨大的古树,这颗古树已经有了上百万年的寿命,树皮之上都带着厚厚的苔藓,树干还缠满了比手臂还要粗的藤蔓。

    古树下方有无数*出来的巨大树根,其中一根黑色的主根之上开着一个一人高的树洞,树洞之中佛声沉沉,缭绕不绝。

    “林儿,菩印大师是菩提山除了天佛之外,年纪最大,佛法最为高深的僧人,我们此去拜师,你可要对他尊敬一些。”苦战对郭奕吩咐道。

    两人站在寒潭边上,苦战对着古木一拜,尊敬的道:“菩印师伯,师侄苦战有事相求,还请大伯显身一见。”

    苦战的声音宛如洪钟,震的寒潭中的水激荡不已,让郭奕的耳膜都有些发疼。

    古木之下的树洞之中走出一个身穿白衣的老僧,这老僧的眉毛足有三尺长,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这老僧正是郭奕不久前才见过的菩印大师。这老和尚嘴边高诵了一声佛号,看也不看郭奕一眼,笑道:“苦战师侄,今日怎么有空到我佛印潭来啊?”

    苦战这个粗犷的大汉,恭敬的一拜,然后道:“师侄想要求师伯一件事,这少年乃是我师弟苦争的后人,苦争师弟不日之前惨遭歹人*,苦战知道师伯一向宅心仁厚,于是便想要将他托付给你老人家。”

    菩印大师并没有立即答应苦战的请求,只是细细的将郭奕个打量了一番,那样子就好像第一次见到郭奕一般,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叹道:“师侄修为并不在老衲之下,为何要将他托付给老衲呢?”

    苦战脸上带着一股复杂的神色,这股神色让郭奕很是看不透,他道:“战僧之路太过于凶险,而且一旦踏上这条路便再也不能回头,我不想这孩子做一辈子的和尚。况且我在菩提寺中树敌实在太多,这些人虽然怕我,但若是我有个什么不测,这些人定然会为难于他,所以我才想到了师伯你。师伯德高望重,弟子众多,若是他能拜你你老的门下,就算我不在了,相信寺中也无人敢欺凌他。”

    “这个……老衲怕是不能答应于你。”菩印大师道。

    苦战顿时一急,道:“师伯莫非是在嫌弃他的资质太过于平庸?”

    王林已经*了三十多年,但是才灵者第五宫的修为,的确不算什么天之骄子,所以苦战才有这般的一问。

    “诶!师侄哪里的话,修佛一途大智若愚,老衲岂会以资质看人。只是老衲圆寂之日不远,已经打算从明日开始闭死关,直到圆寂之日才会再次出关。”

    就在苦战失望之时,菩印大师突然眉毛一挑,接着又道:“不过我倒是可以收他为记名的弟子,到时你就送他去佛子堂,佛子堂的堂主乃是我的五弟子苦生,有苦生在定然能够对他多加照料。”

    佛子堂乃是菩提寺后辈中的精英聚集地,里面每一个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佛子的地位和七大邪地的殿下相当,当然佛子堂也是整个菩提寺竞争最为激烈的地方,即使是这佛门的圣地也免不了流血的事件,有时还会闹出人命。

    苦战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并不想“王林”去那个残酷的地方,他只想“王林”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

    菩印大师似乎看出了苦战眼中的疑虑,于是道:“皱鹰还需要磨砺,这是一个强者的世界,你若是真的不想他一生出家,那么他早晚会重返尘世,何不让他在佛寺之中和佛门精英磨砺一番,出世之后才能更好的生存。”

    苦战听菩印大师的话之后点了点头,心头暗道,“王林这孩子性格的确太过于示弱,若是让他到佛子堂多受写挫折,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既然师伯都这般的说了,那苦战这就带林儿去佛子堂。”苦战说着便对菩印大师深深的一拜,便打算就此告辞,但是菩印大师却将他给叫住,然后道:“既然他现在已经是我的记名弟子,那我就先给他取一个法号吧!”

    “多谢*。”郭奕拜倒在菩印大师的身前,虔诚的行了师徒大礼。

    菩印大师轻轻的理了理眉毛,然后笑道:“有了!为师乃是‘菩’字辈,你就是‘苦’字辈,加上你刚逢劫难,心中有着无限的积怨,正是需要渡你早日到达幸福的彼岸之时,那我就给你取名为,苦彼。你看如何?”

    “噗!*这个法号我看不怎么样,要不我们换一个?”郭奕差点被菩印大师这个法号给呛死。

    菩印大师脸色顿时一变,有些不悦的将身子转到一边去。苦战连忙将郭奕给提了回来,宛如雷鸣般的声音在郭奕的耳边响起,“苦彼,多好的法号,多有深意,天下之间除了菩印师伯以外,别的高僧都取不出这样的法号。就这个法号了,要是你还不满意惹恼了师伯,我便打断你腿。”

    苦战的声音本来就很吓人了,加上他野蛮的语气,顿时将郭奕震的半天没反应过来。

    “小孩子而已,不比计较的太多。苦战师侄你就先行离去吧,至于苦彼,我还有一些事要向他交代,交代完了我会亲至将他送去佛子堂。”菩印大师又转过了身来笑道。

    “那就请师伯费心了。”

    说话这话之后苦战便又是对这菩印大师一拜,最后看了郭奕一眼,带着无限复杂的神色黯然的离去了。

    苦战走了,郭奕顿时有种解脱的感觉,此时他很想冲上前去狠狠抽菩印大师这老棒槌两个大耳瓜子,但是当他看向菩印大师之时,才发现这老和尚正望着苦战离去的方向长叹。

    郭奕旋即收回了拳头,道:“虚伪的老家伙你叹什么气?”

    “苦战这一去,恐怕是很难回来了,你难道不觉得他刚才是在交代后事吗?”菩印大师道。

    郭奕微微的一愣,然后回想了苦战刚才的那一席话,旋即恍然大悟,道:“他难道这是要孤身前去魔煞岛?”

    “这早就在阴女殿下的预料之中,你要知道阴女殿下走的每一步棋都是有深意的,能够借刀杀人,她就绝对不会让自己多费半分力气。”菩印大师道。

    “那这么说,苦战只是被她利用的棋子,阴间下一步的计划恐怕是要对魔煞岛动手了吧?”郭奕道。

    菩印大师点头一笑:“阴间要一统整个修仙界,便定然要消灭七大邪地和三大圣地。哈哈!如今阴女殿下已经去调度人手赶去魔煞岛了,说不定一个月之后,你就能听到魔煞岛覆灭的消息。”

    郭奕再一次的感受到云仙儿这类人的智计的厉害,就连苦战大师这样的人物都被她所利用,成为了她杀人的尖刀,魔煞岛恐怕是真的要亡了,那么接下来又是谁呢?白骨山?************?**禅斋?

    修仙界即将大乱!

    郭奕听了菩印大师之言,顿时陷入了沉默,然后转身就要向着苦战追去。

    “没用的,昨天夜里阴女殿下便将苦争的人头送到了苦战的手上,上面还留下了魔煞岛独有的气息,你就算去也阻止不了他,反而会暴露你的身份。”菩印大师知道郭奕是不忍苦战被阴女利用死在魔煞岛,想要去阻止苦战,所以他对郭奕说出了事实。

    郭奕停下了脚步,冷哼道:“菩印大师,难道你就不怕阴女这是在消弱菩提山的实力,迟早有一天她会带人灭了这座和尚庙。”

    菩提大师摇了摇头,道:“阿弥陀佛,生死自有天命,八年之后整个古玄域都要覆灭,阴间也只是想要在这次大劫中寻求一丝机遇罢了,只要是明智之人都应该有所抉择,阴间便是一个不错的归宿。顺者昌,逆者亡,天道不就是如此!”

    菩提大师的话显得很是无奈,在天道面前人显得那么的脆弱,要么是顺从,要么就是灭亡,当然实力强者也可逆流而上去寻找那一丝渺茫的机遇。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零三章 顺者昌,逆者亡,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