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寺一共有三殿六堂,“三殿”分别为往生殿、伏魔殿、佛经殿,“六堂”分别为佛子堂、战僧堂、苦行堂、新僧堂、长僧堂,杂堂。

    各位殿主和堂主在寺中的地位都仅次于主持方丈,其中佛子堂的堂主苦生便是菩印大师的五弟子,从一出生便进入菩提寺,乃是菩印大师一手抚养长大,所以对菩印大师也分外的尊敬。

    这位苦生大师看上去和菩印大师一样的苍老,只是他头上的戒疤一共五十二个,说明他已经在菩提寺*了五千二百年。

    苦生的身上穿着杏*的袈裟长袍,手中转动着两颗拳头那么大的佛珠,虽然看上去十分的苍老,但是脸上却总是挂着怒容,给人的感觉不像一个修为高深的老僧,反而像一个杀人无数的老屠夫。

    “混账,你是越来越狠了,刚上落心峰就敢杀人,还反了你了。”

    郭奕和菩印大师还没走到峰顶,就听到了苦生大师的骂人的声音,那说话的语气一点也不像一个修心养性的僧人。

    只见一座佛庙之外,苦生正在指着一个年轻的白衣和尚痛骂,他身上的金茫冲天,下巴上的胡子都要被他给吹了起来。而站在他对面的那个年轻的白衣和尚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眼神之中还有几分不屑,根本就没将苦生的话听在耳中。

    “堂座,是他先动的手,我才出手教训他,但是他实力实在太弱了,我出手稍微重了一些他就死了,这并不算是我的错。”那白衣和尚手掌之上还带着鲜血,脸上的笑容如花一般的灿烂。

    “放*狗臭屁。”苦生大师勃然大怒,然后一掌向那白衣和尚的击去,苦生大师可是法主第七河的境界,这一掌不仅携带着恐怖的力量,更是加入了佛门的术法,看来苦生大师是想将这个白衣和尚给击毙。杀人偿命本是常事,郭奕并不感觉到奇怪。

    但是就在郭奕都以为这白衣和尚必死无疑之时,一朵白色的莲花突然从白衣和尚的仙门之中飞出,然后和苦生大师的手掌碰撞在一起,发出轰然的撞击声,整个落心峰都为之一颤。

    “轰!”

    苦生大师连退九步才停下,而白衣和尚直接抛飞了出去,然后轻轻的踩在了白色的莲花之上,对着苦生大师笑道:“堂座,看来你是有客人到了,不花就暂且告辞了。”

    白衣和尚笑声不绝,然后驾驭着白色莲花向着落心崖下飞走了,他在飞走之前,还不忘对着郭奕看了一眼,这一眼带着一丝冷冷的笑意。

    “阿弥陀佛,苦生你犯嗔了。”菩印大师道。

    郭奕和菩印大师从一颗古木旁走了过去。

    苦生大师看到菩印大师之后,连忙整理了一番衣服,然后跪在菩印大师面前深深的三拜,接着才缓缓的站了起来,叹息道:“*,这佛子堂是越来越无法无天,白天都已经出现了杀人的事件。弟子的修为怕是已经管不了这些人了,若是不凶一些他们根本就没人会将我这个堂座放在眼里。”

    菩印大师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的修为在菩提寺可以稳居前二十,也不算太低,关键是方法有误,既然是求佛之人,你又何苦用修为来压制他们,应该多讲些佛法感化他们的烈性。”

    苦生大师脸上的表情十分的诚恳,并不敢违逆菩印大师的话,不断的点头称是。

    “苦生大师,刚才那年轻和尚是什么人,为何那么的嚣张?”郭奕问道。

    苦生大师已经达到了法主第七河,在修仙界都算是最顶尖的高手,但是那年轻的和尚却能硬接苦生大师的一招,实力相当的厉害,至少郭奕现在将所以手段都用上,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所以才好奇的一问。

    苦生这才看到菩印大师身后还站在一个样貌堂堂的和尚,他轻咦了一声,问道:“*,这位是?”

    “这位乃是为师收下的记名弟子,法号苦彼,为师从明天开始就要闭死关,从今以后还要你对他多多照料。”菩印大师意味深长的说道。

    苦生大师目光之中闪过一丝金茫,似乎已经听出了菩印大师话中的玄机,试探的问道:“*的意思是?”

    “为师希望他能够进入佛镜阁做一名抄经的佛子。”菩印大师笑道。

    “这……恐怕有些难度,他的修为……”苦大大师道。

    能够进入佛镜阁抄经的都是每一代的佛子,苦生大师细细的将郭奕打量了一番,他感觉郭奕平淡无奇,并不觉得郭奕有那个实力成为这一代的佛子。

    郭奕道:“苦生大师,还是先回答小子的疑问吧!至于修为以后自然能见分晓。”

    菩印大师对苦生点了点头,苦生这才道:“刚才那个年轻的和尚法号为不花,在‘不’字辈中的弟子中算是最为优秀的了,他本来在新僧堂*,但是三个月之前他的修为突然接连突破,达到了法主第六河,于是便被送到了佛子堂。”

    菩印大师点了点头道:“我观他*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百年,如此年纪就能达到这样的修为,的确算是一个异数。

    “他还真算一个异数,这三个月以来已经杀死了六名候选佛子,而且这六名候选佛子的修为都在法主之上,其中有一位还达到了法主第五河。”很显然苦生大师对不花很是不满,但是他修为虽然高出不花一阶,但是却依旧奈何不了他。

    “不花。”郭奕心头记在了这个名字。

    菩印大师又对苦生秘密的吩咐了一些事,然后便离去了,说是闭死关,但是郭奕却知道这老家伙不老实的很,指不准现在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去了。

    每一个来到佛子堂的弟子,都要利用身体之中的佛力凝结出一颗本命佛珠,然后放到落心崖上,本命佛珠与人的修为紧紧相连,佛珠的悬浮高度可以反映出每一名候选佛子的排名。

    郭奕*过佛门的第一神速“菩提三动”,仙门可以转化佛力,于是他也凝结了一颗人头大小的本命佛珠,但是郭奕并不想走到风头lang尖,所以他故意隐藏了实力,他的排名位于居中的位置,第六十八位。

    “不花,果然厉害,居然排名第三。那这么说这佛子堂还有两人的战力在他之上,菩提山果然不愧是佛门的第一圣地,小小一座山峰之上就聚集了这么多高手,这些高手加起来完全可以和一个邪地相抗衡了。”郭奕心头感叹道。

    天邪峰以前被称为古玄域大世界的第一大势力,恐怕也未必属实,至少这菩提山上的几十万个和尚中的高手就是一个恐怖的数字,或许只是因为这些和尚很少走出东漠,始终低调行事,所以才没有成为古玄域的第一大修仙势力,也难怪以阴间的强势也只敢在暗中对菩提寺出手。

    菩提寺的实力还是相当吓人的,虽然现在只露出了冰山一角,但是却已经对它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落下峰虽然是一座山峰,但是却覆盖了方圆数百里之地,只有堂座才会住在峰顶的寺庙,其它的弟子都会自己开辟洞府*参禅,只有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才会到峰顶听堂座讲经,所以这些候选佛子的时间还是相当的宽裕的。

    “小师弟,你初到落心峰要不今夜就住在峰上,庙中有一座佛经阁,你可以到你们去挑选一些佛经看看,若是有不解之处但可问我。”苦生大师道。

    郭奕对佛经可是半分兴趣也没有,但是对佛门的*法决倒是很有兴趣,于是问道:“这佛经阁中可有佛门*的法决?”

    “这个自然是有的,里面包括了佛门三十六门灵法,九大佛典,还有……诶,小师弟,你这是去什么地方?”苦生大师对着郭奕的背影喊道。

    郭奕头也不回,就往庙宇之中冲去,道:“自然是去佛经阁。”

    “哦………不对,你走错方向了,那边是落心大殿,你不可以闯进去。”苦生大师急忙叫道。

    郭奕都已经将大殿的大门给打开了一丝,才回头问道:“为什么不能闯进去?”

    “因为这座大殿乃是落心大师当年的居住之地,至从落心大师神秘的消失之后,这座大殿便一直关闭了起来,再也没有打开过,就是我也没进入过。”

    苦生大师连忙跟了上来,然后将落心大殿的大门给关上,拖着郭奕远离这座大殿,很显然苦生大师对这座大殿忌讳颇深。

    郭奕心头一动,然后回头望着那一座古朴的大殿,道:“你所说的落心大师,就是当年那一位以血书写十万佛字感动佛祖的女佛修?”

    苦生大师点了点头,道:“此事已经过去了太多的年月,落心大师虽然已经消失,但是入夜之后这座大殿之中总是会响起一阵飘渺的佛声,就好像有人在立面诵经一般。”

    苦生大师再次对着这座古朴的大殿一拜。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零五章 苦生大师,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