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的佛云之上光芒四射,一座金色的九瓣佛莲悬浮在金光之中,浩瀚的佛力化为了液态,形成一条流转的金光佛河在云层间流动。佛莲之上盘坐着一个身高三丈的老僧,这老僧头上悬浮着佛印,手中拿着一根九米长的金色禅杖,身上还穿着玄金色的佛衣。

    这老僧正是菩提寺的主持菩萨,也是菩提寺三大神僧之首,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更是被誉为古玄域佛法教义的第二人,仅次于天佛。

    菩萨和尚显得有些微胖,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若是华二楼剃光了头也和他差不了多少,但是这和尚却已经*了六千多年,早在数千年前就达到了法主巅峰的修为,一身修为说不定比不花还要高。

    这老和尚郭奕曾经在花都圣城见过,在郭奕和苏娥成亲的那一天他也赶去过,郭奕对他并不陌生。

    “菩萨和尚,我们又见面了。”不花似乎也认识菩萨大师。

    那盘坐在佛莲之上的老僧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身上的佛光更甚,就好像一尊真佛降世一般。

    “佛怒尸皇,我们已经三千年没见了,回想当年一别,似乎还是在魔鬼平原。”菩萨大师叹道。

    三千年前,菩提寺的三大神僧,菩印、菩镜、菩萨,这三人联手前去追杀佛怒尸皇,可惜到最后依旧没能将他击杀,反而让他逃到了魔鬼平原,保的了性命。

    魔鬼平原数千年来不知收留了多少绝顶高手,其中不乏有和三大神僧同级别的高手,就算当时菩提山有天佛坐镇,三大神僧也是不敢进入魔鬼平原伏魔的。

    一谈到三千年前的事,不花和尚就是气,冷哼道:“三千年前,我好心前来菩提寺求教佛法,却被你们当成异类,不仅不和我讨论佛法,反而合起来对付我,这个仇三千年来,我可是一直记在心里。”

    “当时并不是我们不和你讨论佛法,实在是因为你身上的戾气太重,你刚入东漠就掀起了无数腥风血雨,死在你手上的生命超过万记。我们师兄弟也是迫不得已才不得不对你出手,这也是你罪业实在太深的缘故。”菩萨和尚缓缓的说道。

    菩萨大师和不花到底谁对谁错,谁也无法真正知晓,毕竟对与错都在一念之间,只有自己才能评价自己的对错,别人不是上帝,没有那个权力,你若看不惯,杀了便是。

    这两个一正一邪的和尚喋喋不休,一人一句,不时还要参杂一些听不懂的佛法再其中,而且不花和尚的佛法修为似乎并不在菩萨大师之下,讲起道理来有模有样,若郭奕不是看到他那一手的血腥,还以为他真的是一位得道的高僧。

    这两个老和尚一说便是几个时辰,郭奕困的都要睡着了,不耐烦了,叫道:“诶,我说你们两个和尚婆婆妈妈的还开始叙旧起来了,要不要给你们泡杯茶坐下来慢慢谈啊?菩萨大师你老人不在菩提寺好好的念佛,跑出来瞎晃悠什么?还有你你尊尸皇不好好的带着棺材里,研究什么佛法,这不是瞎折腾嘛!”

    “这……”菩萨大师一时间倒被郭奕给问住了,他的眉心之中突然闪过一道眼睛形状的金茫在郭奕的身上掠过,因为他感觉到郭奕的身体和别的人有所不同,于是利用佛眼想要将郭奕给看透。

    他这一看,顿时印证了自己的猜想,嘴边轻咦了一声,道:“七窍彩玉玲珑心!”

    菩萨大师*了佛门的通灵佛眼,能够看透世间一切虚妄,虽然没有看出郭奕以前的模样,但是却发现了郭奕的心脏和别人的不同,要知道这一点可是连不花都没有看出来的,但是菩萨大师第一次见到郭奕便看出了端倪,由此可见通灵佛眼的厉害。

    “大师是如何看出来的?”郭奕谨慎的道。

    菩萨大师笑道:“我和天医乃是好友,他曾经和我说过有一种起死回生的秘术,其中就需要这颗七窍彩玉炼制的玲珑心,所以我知道你肯定是一位已经死去的人,而且还是天医亲手将你救活。”

    “那你可知道我身前是谁?”郭奕问道。

    “这个倒是不知,但我知道你肯定是一位与佛有缘之人,要不然也不会得到落心大师的青睐。其实老衲也很想知道佛友在落心大殿中到底得到了什么东西?”菩萨大师道。

    天空之上佛云一朵朵,佛光在天地之间盘旋,化为一缕缕流转的佛气,将整个世界都照射在金光弥漫之中。

    但是这滚滚的佛云之间似乎却带着一股隐隐的杀机,就好像瞬间就能将活人净化为虚无。

    郭奕寻思着菩萨大师这句话,笑道:“若是我不将这件东西给拿出来,大师是不是就不会放我离开?”

    郭奕虽然见过菩萨大师几次,知道他是一位得道的高僧,心境修为相当了得,但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连佛陀都会动心,更何况菩萨大师还没有成佛。

    菩萨大师摇了摇头,道:“佛友既然得到了落心大师的传承,自然便是圣佛的继承者,我们当要将你请回菩提寺,好生的供奉,而且老衲也会将主持之位传让给你,你将成为菩提寺下一代的主持方丈。”

    菩萨大师虽然说得十分淡然,但是他的话依旧将在场的所以人都给怔住,就连郭奕自己都没料到菩萨大师居然要将主持之位传给他,这绝对是老天给郭奕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郭yin贼做菩提寺的主持,这要是传出去,肯定能惊掉无数修仙者的下巴!

    “主持三思!”所有老僧都对着菩萨跪拜,齐声而道。

    菩提寺乃是修仙界佛门的第一圣地,乃是整个佛教的领头人,可以说菩提寺的主持之位绝对牵动天下每一方势力的心。而眼前这个少年不仅来历不明,在修仙界更是无名无德,若是就这般做了菩提寺的主持,天下间的佛修肯定都是不会服从了,这回让菩提寺的威严尽失。

    但是菩萨大师可是一道高僧,他的话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不可能再更改,当他在公众面前将此话说出之时,也就意味着没有人再能改变此事。

    菩萨大师摇了摇头,然后笑道:“不用三思,这乃是天佛的意思,在来之前天佛就已经告诉了我圣佛即将出世,让我赶来接应,而圣佛的继承者便是他。”

    天佛乃是整个修仙界佛法最为高深之人,从来都是深居简出,很少过问世间之事,如今他老人家却亲自颁下法旨要郭奕继承菩提寺主持之位,在场的老僧自然再无别的话可说,因为天佛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实在太过于崇高,他的话比之圣旨还要管用。

    有没有搞错?此事还真被迦叶和尚给说中了,郭奕想不做和尚都难了。

    难道有些事情冥冥之中已经注定,不,绝不认命,本少爷大好青年,下半身岂能对着一群和尚渡过,那岂不是对不起那些痴心的红颜知己。这世上有多少男人为了红颜抛头颅洒热血,但是却还没听说过有为了红颜而做和尚的,本少爷绝对不能开这个先例。

    “喂,不花,你要是能够带我离开此地,我便将落心大师的传承给你怎样?”郭奕再次将目光投向不花和尚,但是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尸皇此时却沉默了,然后道:“还是算了吧!连天佛都已经开口了,这圣佛之位自然非你莫属。

    天佛之威就连不花也不得不屈服,他无限落寞的摇了摇头,依依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崖壁之上的十万佛字,然后化为一尊全身被佛光覆盖的古尸,将佛光流转的阵纹轰破了一角,然后逃逸了出去,那些老僧本来还想去追赶他,但是菩萨大师却摇了摇头,道:“就随他去吧!我们还是先返回菩提山,尽快筹备主持的接任大典吧!”

    不花居然都被迫离去,这让郭奕顿时失去了方寸,他可不想做什么狗屁主持,他可还想着早日将柳嫣然的事情解决了,然后好去天邪峰重新向苏娥求婚,要是真的在菩提山“落草为僧”,那说不定又要被云仙儿那个心机深沉的女人给利用,她只要放话说出郭奕的身份,苏娥肯定会不顾一切的赶来菩提山找郭奕算账,到时阴间肯定将天邪峰和菩提寺一锅端。

    郭奕急速运转菩提三动,手持着葬天剑,想要学着不花将阵纹给轰开一角,但是他的力量毕竟不如一尊尸皇,不仅没有将佛光阵纹给轰开,反而被苦思和苦生这两个大和尚给联手制住。

    这两个和尚一人扣住郭奕一只肩膀,脸上的笑容灿烂,特别是苦生大师,笑道:“苦彼师弟,还是乖乖回菩提寺做主持吧!*若是听到这个消息,肯定高兴的很,师兄也为你而感到骄傲……”

    “咚!”

    只听到一声闷响,苦生大师佛目一瞪,只感觉眼前一黑,顿时从云头栽了下去,然后倒插在了一座石缝之中。

    修为绝顶的苦生大师居然被人给打了闷棍,敲昏了过去!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一十五章 你就是下一代的住持,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