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受大礼其实很简单,也就是改换缠在郭奕脖子上的那一条铁链的等级,郭奕现在脖子上铁链乃是蓝色印记,但是现在已经改成了黑色的印记,那么便是说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是阴间的黑无常使者,地位只在阴后和阴女、阳子之下,见到阴女和阳子也不用行跪拜大礼。

    阴间的等级制度相当严明,下位者对上位者有绝对的命令权,但是四名无常使者在特殊情况下却可以不听从阴女和阳子的命令,这也是一种地位的体现。

    封受大礼之后,接下来便是这些人献上宝物来孝敬黑无常使者,但是郭奕现在却没这个心思。

    “阴女殿下,我有事想要和你单独谈谈。”郭奕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道。

    黑无常使者地位尊贵,他要和阴女殿下谈事自然没人敢说一个不字,一些精明的人已经看出了玄机,眼中带着笑意,他们知道过不了多久有人就要倒霉了。

    阴女似乎早就料到郭奕会说出这话一般,嘴角勾着迷人的笑意,她故意道:“黑无常使者有什么话就不能当着在场的人说?这里可都是自己人,你说什么话都是没关系的。”

    这女人刚才狠狠的算计了郭奕一把,此时知道郭奕是来找她算账,所以又故意这般的说辞,来刁难他。

    听到了阴女的话,下面的一群人顿时跟着起哄,叫道:“没错,黑无常使者有什么不能当着我们大家说的,难道你真的将我们都当成了外人?”

    下方,群情激奋,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的望向郭奕。

    郭奕面无表情,一步步缓缓走向阴女,他将头上的黑色的斗笠给取下,一直走到阴女的脚跟前,嘴角微微一挑,盯着阴女秋水般的美眸,道:“我要对阴女殿下说的话自然不能让你们听到,不然这话就好听了。”

    郭奕嘴中的热气吹打在云仙儿的脸上,就好像一只手在抚摸一般。

    “为什么让我们听到就不好听了?”下方又有人问道。

    郭奕含情脉脉的道:“因为我要对阴女殿下说的乃是情话,一个和尚对一个女人说情话,绝对很有看头,但是人多了这恐怕就很影响情调,你说是不是阴女殿下?”

    高贵的阴女殿下居然被人给当众调戏了,这让很多人都被惊掉了下巴,“这个黑无常使者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吃阴女殿下的豆腐,难道他不怕阳子殿下来找他算账?”

    “这和尚六根也太不清净啊!居然还成了菩提寺未来的主持,佛祖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看来传言是真的,新晋的黑无常使者果然和阴女殿下有一腿,绝对是阴女殿下的情夫,所以才敢在众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然就算他是黑无常使者的身份也是没这个胆子的。”

    这又是一条劲爆的消息,阴间的黑无常使者居然和阴女殿下有*,这条消息肯定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整个阴间,甚至整个修仙界。

    要知道阴女和阳子可是阴间的一对金童玉女,结果却被一个和尚拔了头筹,这让我们的阳子殿下情何以堪,肯定会将这个杀千刀的黑无常使者碎尸万段。

    刚才云仙儿阴了郭奕一手,现在郭奕又阴了回来。

    阴女的脸上带着火焰面具,谁也看不见她此时到底是什么脸色,但是她却并没有因为郭奕这句话动怒,反而笑道:“黑无常使者果然是个风流和尚,这世上想要对我说情话的男人何止千万,但是却没有一个是和尚,我倒想听听这和尚说情话和别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肯定不会让阴女殿下失望。”郭奕笑道。

    阴女对着下方的一群法主吩咐了一声,然后便和郭奕走到了蜈蚣山顶,远离了人群和喧嚣。

    月圆风清,白雾浩荡,蜈蚣山顶寒流阵阵,冻得人的皮肤发凉。

    郭奕此时穿着一身白色的僧衣,顶着一个大光头,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步伐不缓不急,嘴中还念着一声声连他自己都听不懂的佛号,那样子要被不知情的人看到,还真的以为遇到了一位佛门的高僧。

    此时山顶之上只能他们两人,云仙儿也摘下了面具,露出了倾世的仙颜,一颦一笑带着高雅而又挑逗的神情,银铃般的笑道:“好想摸一摸你的那一颗光头!”

    说着她便伸出纤纤玉手向郭奕的光头摸去,但是郭奕的身体却从地面上横移了出去,落到了云仙儿的身侧。

    云仙儿秀眉微蹙,似乎对郭奕的光头很感情趣,又伸出手去摸,笑道:“还在生气啊?我被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调戏了,我都没说什么,你一个大男人怎生的这么的小气,我觉得你剃光头更可爱一些,不要板着脸,笑一个,就摸一下好不好?”

    云仙儿这样的女人实在很是可怕,当她想要算计你的时候,你根本就无处可逃,当她想要挑逗一个男人的时候,又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拒绝她。

    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是什么事,拒接这样一个美人的男人,肯定都是一个傻子。郭奕是和尚,不是傻子,所以他也拒绝不了。

    云仙儿的手指柔软的就好像没有骨头一般,轻轻抚摸在郭奕光亮的脑袋上,脸上带着呵呵的笑声。

    “够了,云仙儿,你还知不知道我混进菩提寺的目的,我的目的是去盗取《六道佛书》,但是你现在却将我的身份曝光,我还怎么去偷佛书?”郭奕将云仙儿的手腕给抓住,然后甩了回去。

    “你弄疼我了。”云仙儿手腕上留下了五指红印,她虽然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但是郭奕却看也看她一眼,因为云仙儿就算装的再可怜也是比不上苏娥的,苏娥只要站在郭奕面前,就能让郭奕为之而心疼,那才是真正的楚楚可怜、温柔婉转。

    “我只想要一个解释。”

    郭奕相信《六道佛书》对云仙儿的重要性绝对不下于他,盗《六道佛书》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云仙儿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他这颗棋子,恐怕已经留了后手。

    云仙儿见郭奕那般的冷漠,脸上的笑容也随之而消失,她轻轻的拍动手掌,虚空之中顿时走出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的僧人来,这僧人头冒金茫,脚踩神光,手中那提着三个热腾腾的还留着血液的头颅,这三个头颅上皆点着数十个戒疤,说明他们乃是菩提寺的和尚。

    云仙儿向黑衣僧人点了点头,这僧人淡淡的向郭奕看了一眼,然后将手中人头放下,接着又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这是?”郭奕有些好奇。

    云仙儿道:“菩提寺老顽固不少,刚才这三人想要将消息传回菩提山,已经被我提前布置的阵法拦截了下来,这三人死有余辜。”

    原来云仙儿最开始就在蜈蚣山布置了阵法,她将郭奕乃是菩提山下一代主持的秘密说出来,目的便是要将混入阴间的细作都给揪出来,不仅是菩提寺的和尚如今已经伏法,山脉的另一头此时估计也是血雨腥风,其它大势力的人此人恐怕都已经被击杀殆尽。

    郭奕沉默了很久,才鼓掌叫好道:“好,好手段,阴女殿下随便用出一招就将阴间中的隐患给清除,真是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凡是会走漏你身份的人都已经清除,你三日后依旧是菩提寺的主持,没有人能够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云仙儿幽怨的看了过一眼,道:“可惜你这死没良心的,却那般的对待奴家,真是让人家好不伤心。”

    郭奕笑道:“该伤心的人恐怕不是你,而是那位阳子殿下,要是他知道了我们的‘*’,嘿嘿!不知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你这样认为就错了,阳子这个人你还是小心些为好,他对我一点也不感兴趣,他对苏娥却是感兴趣的很。”云仙儿笑的比郭奕还要开心。

    郭奕脸色阴晴不定,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云仙儿看到郭奕的神色之后,脸上顿时不悦,知道郭奕已经对阳子动了杀机,而这只是因为苏娥。

    “你果然最喜欢的人还是苏娥。”云仙儿道。

    郭奕不语!

    云仙儿继续道:“但你知不知道如今修仙界正有一个女子在冒充苏娥,尽干一些恶事,然后嫁祸道苏娥的身上。”

    “有如此之事?”郭奕道。

    “哼,自然是这般,你忘了我曾经告诉过你,苏娥曾经弑祖夺位,其实并非如此,杀死苏星河的并不是苏娥,而是那个假扮苏娥的人所为,这也是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查出来的。”云仙儿道。

    “原来如此,我就说苏娥绝对不会做出弑祖之事。”郭奕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笑意,道:“就算苏星河当时已经受了重伤,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杀死的,这个冒牌货的修为恐怕也不简单。”

    “自然是厉害非常,而且专以天邪峰主的名义,干出无数大奸大恶之事,死在她手上的修仙名宿已经超过了十位,可是帮苏娥树敌无数,也不知她和苏娥有什么大仇,似乎比我还要恨苏娥。”云仙儿道。

    郭奕道:“你应该高兴才是。”

    “但是我知道你却定然高兴不起来,所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云仙儿严肃的道。

    郭奕更加严肃,道:“什么事?”

    “这个冒牌货已经出了望日关,来到了东漠,东漠可是你的地盘,你若是真的爱苏娥,就该为她除掉这个冒牌货。”云仙儿眼中神采奕奕得道。

    郭奕道:“这个冒牌货长什么样?”

    “她和苏娥长的像得很,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是你却千万不要相信她是苏娥,因为她脸上带了欺天面具。”云仙儿道。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二十一章 云仙儿的算计,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