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阎罗的结合实非郭奕所愿,从此天下恐怕再无郭奕的容身之地,一旦此事传出去必当众叛亲离、人神共愤。

    就算郭奕的性格豁达而又乐观,但是摊上了此事,他却丝毫高兴不起来,这不是好事,而是祸根!

    这天下任何人可能都会鄙视他,但是有一个人却永远都不会,那便是思思!这小姑娘哭过之后,便又像没事人了一般,就像一只小麻雀一般在郭奕耳边叫过不停,所说的自然离不开阎罗和郭奕的那档子。

    “打住,此事等我回来在慢慢的回答你,你现在就乖乖的坐在这里看两本佛书。”郭奕此事已经换好了一件崭新的佛衣,说完此话之后便推开禅门走了出去。

    天佛虽然隐居在菩提山,但是却并没有住在菩提寺之中,而是住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山谷中。

    清晨,山间的白雾还没有化开,依旧游荡在林木之间,凝结成一缕缕烟桥。

    菩提山上的和尚都已经开始了一天的早课,万千佛声在山间回荡,时而宁静,时而铿锵,时而优雅,时而断续……

    苦思大师和郭奕踏在虚空之中,行走在灵雾搭成了长桥上,就好像两位来至天界的仙僧,一步落下便已经走出数百米之距,两人很快就在一座山谷的口子上降落道地面上。

    这是一座灵气相当充裕的灵谷,山谷的口子宛如一只葫芦,崖壁上还长满了金色的小树,散发出让人心宁的佛光。

    这里的一草一木因为常年听到天佛的*,已经通了佛性,就是一株寻常的小草,价值都超过了一株灵草,就连草叶上滚动的露珠都发着佛光,可以做为炼药的神材。

    一只白鹭在水泽边长鸣,鸣叫的声音竟然宛如一尊古佛在讲禅,郭奕原本烦闷的心情,听到白鹭的叫声之后顿时一扫而空。

    “好大的一颗树。”郭奕望着灵谷之中惊叹道。

    这是一株沧桑了茶树,谁也不知道它活了多少年月,就生在山谷中央的一座石台的旁边,看上去时而如同参天巨木,时而却比一株草还要矮小,绿色的茶叶宛如一尊尊古佛盘坐在树上,浑身都发着绿色的灵光。这株禅心茶树就好像生在幻境之中一般,郭奕刚一眨眼睛,它便又消失无踪。

    禅心茶树,乃是佛道中除却菩提树之外,最具神性的灵树,它的一片茶叶泡成的茶水饮下之后便能助人突破一个境界,当然禅心茶叶的神效并没有逆天,一个人只能借助禅心茶叶突破一次境界,第二次再饮茶水便没有那么灵光了,顶多能够助人静心定神,不至于在*中走火入魔。

    茶树神异,虽然生长在灵谷之中,但是郭奕想要再看到它的踪迹却也不能,这颗佛树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苦思将郭奕给引到灵谷之外,便对着谷中恭敬的深深一拜,然后退了下去,因为天佛要见的人是郭奕,而不是他。

    修仙界有传言,天佛已经在菩提寺*了三万三千年,不知亲眼目睹了多少代人的兴亡更替,堪称一尊不死的活化石。

    这样一尊神话般的人物,已经足以让郭奕对他生出尊敬之心,再说郭奕还有求与他在礼数上自然不敢怠慢。

    郭奕双手合十,弯腰一拜,道:“弟子苦彼前来拜见天佛前辈。”

    声音宛如一重重气lang从谷口飘荡而入,虽然传遍了整个灵谷,但是却显得十分平和,就好像随意的说话一般。

    灵谷中白雾流动,开始不断的凝结,最后在灵谷的上方凝结成一尊盘坐的古佛,这尊古佛高九百丈,悬空三尺,头顶青天,眼睛、耳朵、鼻子……等等都是白雾凝结而成,虽然并非实体,但是这尊佛像化身却给郭奕一种无比深邃的感觉,眼前不像是一尊佛像,反而像是一片浩瀚的深不可测的大海。

    这尊佛像,便是天佛的化身,乃是他的一缕神念凝结而成,虽然只是一缕化身,但是郭奕却感觉到自己根本不能与之向抗衡,一旦动手,他必败无疑。

    郭奕站在灵谷边上的一方巨石之上,白色的僧袍被风吹的咧咧作响,见到天佛的化身之后,郭奕又是躬身一拜,“天佛前辈,弟子有一事不明,还请前辈解惑?”

    白雾佛像微微的睁开双眼,顿时整个世界都被一片佛文给笼罩,就好像刹那之间进入了佛境国度一般。

    郭奕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四周的空气中都流转着一道道宛如实质的佛纹,这些佛纹能够穿透石头、古木、大地,从空气中汇聚而来,全部都盘旋在白雾佛像的四周,就好像在朝拜君王一般。

    “你说。”天佛飘渺的声音飘渺而又虚幻。

    此行本来是天佛要见郭奕,但是郭奕却更想见他,此时听到天佛的声音,郭奕迫不及待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天佛前辈乃是大神通者,定然知晓晚辈前来菩提寺的目的,但是前辈为何却还要弟子来做菩提寺的住持?前辈应当知道晚辈根本就不是一个做和尚的料,更做不了和尚的头!”

    白雾佛像淡淡的一笑,宛如一叶花开、天国降世!

    “成圣佛之人当为住持,此乃是菩提寺的寺规,你既然得到了落心大师的传承,不日之后当能成就圣佛之体,住持之位非你莫属。”

    郭奕道:“弟子何日成就圣佛之体?”

    圣佛,乃是佛门中的一种称谓,指心中佛法已经超凡入圣,身体之中杂质污垢一丝不存者。成就圣佛之体的人,只要灵气充足就能够轻易的突破星主的境界,不仅如此,圣佛之体又被称为无暇之体,能够斩断因果,超脱尘世中的天机命数,乃是修佛者的终极目标。

    就算是天佛如今的修为,也没有达到圣佛之体的境界。

    “落心崖碎,佛字凝血。无妄佛灯通明日,圣佛之体出世时。”天佛道。

    天佛所念出的乃是流传在菩提寺佛僧中的一句上古名言,传说当落心崖壁碎裂,十万佛字化为血液之时,无妄佛灯会被重新点亮,那时也是圣佛出世的时候。

    传言或许不可信,但若是传言从天佛的口中说出,那么传言就可信了。

    郭奕大脑灵台一动,暗想道天佛口中的无妄佛灯指的便是如今正沉浮在第二条仙河中的那一盏陶泥古灯,迦叶和尚说过要重新点亮这盏古灯必须要找到灯油,但是这灯油又在何处呢?

    “无妄”乃是六十四卦卦名之一。意为料想不到的祸福的卦。

    而无妄佛灯若是被点亮,不仅能够蒙蔽持有者的祸福,更能够隔绝一定空间之中的灵识、声音、光线、气味的传播,让进入这个空间之中的人变成一个失去了所以感官的“盲人”,就好像郭奕当时进入落心大殿一般,连自己说的话和自己的手指都看不见,这就是因为当时无妄佛灯还亮着的缘故。

    郭奕并没有想着如何去点亮无妄佛灯这件至宝,也没有去想什么圣佛之体,因为他根本就没想过要皈依佛门做一个和尚。

    郭奕道:“弟子有一事相求,弟子求天佛将无妄佛灯从弟子的身体之中取出,弟子不愿做什么圣佛,也不愿做菩提寺的住持。”

    无论是无妄佛灯,还是菩提寺住持,一个是宝物,一个是大权,都能让天下无数人为之而疯狂的争夺,但是郭奕此时却要将之拱手送人,这绝对是大气魄者才能做到。

    天佛听了郭奕的话之后,也是久久的沉默,连他也没料到郭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半晌之后,天佛的才又道:“世间有太多的污秽和孽障,人早就已经肮脏不堪,若是再沉溺于红尘,岂不是在自甘堕落?”

    郭奕摇了摇头道:“弟子境界不及天佛,做不到那般的超脱,人若是不俗,那也就不是人了。我愿做一个俗人,在碌碌红尘之中蹉跎一生,做一个被孽障缠身的苦哈哈!”

    天佛再次沉默!

    “天佛前辈若是对晚辈失望,也只能说明弟子与佛无缘。”郭奕道。

    盘旋在虚空中的白雾佛像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是为了一个女人,才想这般的沉沦在红尘?”

    这一回轮到郭奕沉默了!

    天佛又道:“你是为了两个女人,才想这般的沉沦在红尘?”

    郭奕依旧沉默!

    “我懂了,你是为了很多个女人才会放弃圣佛之尊,放弃皈依佛门,放弃一个精神上的升华。”天佛含笑而道。

    天佛的话宛如当头棒喝,将郭奕打的几乎懵了过去,郭奕的脑袋就好像被大山撞击了一般,轰轰做响,雷鸣怒吼。

    郭奕的脑海中不断的响着一连串数字,“一个,还是两个,又或者三个……还是很多个,到底是哪一个她才是我真正不愿进入佛门的原因?”

    郭奕双目紧闭,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全神贯注的状态,这种状态无比的玄奇,就好像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一般,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只能感觉到一团思维悬浮在空气之中,四处的游离,四处的晃动。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就好像出窍了一般,游离在浩瀚的虚空世界,而就在此时,他的身体却自主的开始呼吸,不仅是鼻子,就连皮肤中的毛孔都舒张而开,开始疯狂的吸纳空气中的灵气,然后源源不断的流进仙门之中。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二十五章 无妄,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