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阑珊,空气冰凉如水,一只黑鹰从天幕之上飞过。

    这只黑鹰的速度奇快无比,仅仅一个刹那的时间,便穿行了数万里之地,向着远离菩提山的方向而去。

    黑鹰的背上卓立着一个身穿玄金色袈裟的少年和尚,这和尚长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异常的俊秀,皮肤之中还流转着圣洁的佛光,就好像一尊圣佛临凡一般。

    他手中握着一根九米长,碗口粗的金色佛杖,望着远方,双目平静无波,让人根本看不透他到底在想着什么。

    而黑鹰的尾部,一个十八、九岁的仙颜少女将黑鹰尾巴上的黑色鸟羽给拔了起来,插在了长长的秀丽的发丝之间,嘴边不断的发出欢快的笑声,对着少年和尚招手道:“奕哥哥,你看我这样子漂亮不?”

    少年和尚转过头摇头一笑,道:“漂亮得很,简直比苦生大师养了三千多年的老母鸡还要漂亮。”

    这黑鹰背上的一男一女,自然便是郭奕和思思,三个时辰之前,一个黑衣人找到了郭奕,交给了郭奕一张纸条,然后郭奕便忙不迭的带着思思驾驭黑鹰飞出了菩提山,向着大漠的深处行去。

    在临行前,郭奕已经告诉了菩萨大师自己要出去一趟,本来这位神僧想要郭奕多带几名战僧随行保护他,但是都被郭奕给回绝。

    郭奕此去乃是杀人,而且还是私事,他不想让这群和尚参合进其中。

    “奕哥哥,我们这是去什么地方?”思思一双小手撵着宽松的白色的裙子,从黑鹰的尾巴上跑了过来。

    郭奕轻轻的摸了摸光头,笑道:“一个好玩的地方,说不定还能遇到一件好玩的事。”

    郭奕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是心头却怎么也笑不出,眉头微微的皱着,云仙儿的话郭奕从来都不会全信,因为他知道云仙儿是一个诡计多端的女人,手段总是让人防不胜防。

    如今她这么积极的告诉郭奕冒充苏娥的那个女子的动向,这实在太过于反常,容不得郭奕不三思而后行。

    当然郭奕此去坦桑大绿州,也并非只是因为这么一个原因,要知道月牙湖就在坦桑大绿州,沙漠之鹰和郭奕曾经有过约定,三个月之后在菩提山会面,但是如今三个月的期限早就已经到了,却没见到沙漠之鹰的影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天下间还有什么事难住了沙漠之鹰这样的高手?要知道他可是六大高手之下的第一人,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除非是六大高手这样的人物出手,不然没有人能够留得住他。

    不,六大高手何等人物,不是真正的大事,这些人根本就不会现身,那么又是什么让沙漠之鹰这样的人物失约呢?

    郭奕觉得这个坦桑大绿州肯定不简单,再说若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绿洲,佛渡神泉也就不可能出现这这片绿洲之上了。

    可以说郭奕此去坦桑大绿州有三件事要做,一是,找出冒充苏娥的那个女子;二是,夺取佛渡神泉复活菩提树;三是,寻找沙漠之鹰。

    坦桑大绿州位于东漠的中部,与菩提山相隔不算太远,黑鹰飞行了十多天就到达了绿洲之中。

    郭奕将身上的玄金袈裟和金色佛杖都给收了起来,这两件东西乃是菩提寺住持的象征,郭奕可不敢顶着这两样东西在东漠乱逛,说不定走一路就会被人给跪一路,毕竟现在整个东漠的人都已经知晓菩提寺的新住持乃是圣佛,想要跪拜圣佛的人可是不少。

    坦桑大绿州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虽然说是一个绿洲但是面积却十分庞大,和一个国度的大小相差不多。

    而且坦桑大绿州里面生长的人,都长的异常高大,成年人有十多米高,一只胳膊比水桶还要粗,一条大腿宛如一根柱子,就连街道上的小孩子都比郭奕高出两倍。

    这些人都宛如巨人一般,每走一步都在地面上踩出巨大的声响。

    “哇,这里的人都好大啊!我的石头棒子都没有他们的脑袋大。”思思一双小手捂着嘴巴惊呼着。

    郭奕和思思的到来引来了无数仇视的目光,一位七米多高的少年更是扛着一根重达上万斤的铁棍,一棍子向郭奕击来,这一棍子的力量足以将一座小山给轰平,但是却被郭奕给轻易隔开。

    坦桑一族的人,都是天生神力,一个成年人的战力堪比一位灵者第九宫的强者,就算这个少年一身的力量也可以和灵者第六宫的修者相比拟。

    郭奕刚一到来便受到攻击,顿时觉得莫名其妙,就算这些人不好客,也用不着动?

    那少年知道自己不是郭奕的对手,于是便大吼道:“哥,那一男一女又来了!”

    “轰,轰……”

    一连串轰隆隆的脚步声响起,由远而近,很快一个足有十多米高的巨人从远处跑了过来,这巨人肩上扛着一柄大刀,大刀乃是一整块玄铁巨石打磨而成,虽然十分粗糙,但是这柄大刀的重量却极为惊人,比之那少年手中的铁棍还要重上数倍。

    他身上穿着粗厚的麻布,露出了结实的宛如铁块的肌肉,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

    他的麻布衣服之上还沾满了新鲜的血迹和泥土,就好像刚从战场上逃出来的一般。

    这大汉正是少年的哥哥,名字叫做,桑尼格。弟弟的名字叫做,桑尼玛。

    桑尼玛见哥哥来了,一时之间底气也足了,愤恨的盯着郭奕,道:“哥,是不是这一男一女杀了咱爹妈?”

    “不是,你认错人了。”桑尼格严肃的摇了摇头。

    桑尼玛道:“我就知道我又认错人了。”

    “这不怪你,谁叫你有先天性健忘症。”桑尼格说道。

    这两个坦桑族的少年就好像根本没看到郭奕和思思一般,知道自己认错了人之后,便转身而去,既没有向郭奕道歉,也不能继续为难郭奕,甚至都没有跟他解释一番。

    郭奕被人给打了一棒子,接着还要被无视,顿时让我们的郭二少爷心头更加的好奇,身体化为一道电光从原地横移了出去,拦在了两个少年的面前,双手一合,道:“阿弥陀佛,贫僧从东漠菩提寺而来,前往坦桑绿洲月牙湖,路经宝方,多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不知刚才这位……‘小兄弟’为何要袭击在下?”

    郭奕面前这位“小兄弟”实际上比一座房屋还要高大,叫这样的巨人为小兄弟郭奕心头还真有些咯噔。

    两位坦桑族少年一听郭奕是菩提寺的高僧,顿时肃然起敬,居然跪倒在地上拜服,道:“拜见高僧,请高僧救救我们吧!”

    郭奕没想到菩提寺的和尚在坦桑大绿州上还这般的吃香,装模作样的道:“两位施主万万使不得,快快起身,我辈修行之人本就乐善好施、兼济天下,你们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两位坦桑族的少年连忙站了起来,一双比蒲扇还要大的手掌将郭奕的“柔弱”的双肩给抓住,不断的揉捏,泪流满面的道:“两日前,我们村庄来了一个带着冰雕面具的女人,还有一个穿着佛衣的和尚,他们简直就是杀人的魔头,几乎将我们村的人都给屠尽,他们的实力相当的可怕,我爹本来是村里的第一好汉,但是她弹了弹手指就将他杀死,我妹妹才刚出生,就被她一掌击毙,那女魔头好狠的心啊!”

    这两个少年的力量十分大,差点将郭奕给揉捏成了一团,若不是郭奕身体强度惊人,现在都被他们给捏死了。

    “咳,咳……我说两位,你们能不能先别这么激动,我感觉我的头型被你们弄乱了。”郭奕双手一撑使出一股大力,将这两人的手掌给推了出去,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个少年带着愧疚之色稍稍的后退了两步,然后又跪在了地上,对着郭奕磕头,桑尼玛道:“高僧,你可得帮我们降服那两尊杀人的魔头,你老人家若是能够帮我们爹爹、妹妹报仇,我们就算是为奴为朴也是愿意的。”

    听了这两人的话,郭奕的眉头顿时微微的皱起,道:“你确定那个女人带着冰雕面具?”

    “俺确定的很,那女的就跟那天上的仙女儿一般,俺绝不会记错,可以她却不是仙女儿,而是一个十足的恶魔。”桑尼格道。

    难道真的有人在假冒苏娥?

    郭奕原本还有些不信,但是从这座村庄离开之后,他又遇见了几桩血案,而且都有人亲眼看见乃是一个带着冰雕面具的女子所为,而且那女子还自称是天邪峰的峰主,一个人这般的说他可以不信,但是这么多人都这般说,还有那么多的死尸都在告诉郭奕似乎真的有人在冒充苏娥,因为郭奕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苏娥会滥杀无辜,只可能是有人在冒充她。

    那么和冒充苏娥的女子在一起的那个和尚又是何人,而且这个冒充苏娥的女子又为何要杀这么多无辜的人?

    这女子下手实在太过于毒辣,最主要是她还栽赃给了苏娥,郭奕心中已经动了杀机。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二十九章 疑云,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