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大绿洲的中部,有一个宛如月牙一般的八百里湖泊,湖面上长年灵气聚集,灵鸟盘旋,因为形状像极了缺月,所以该湖被称为月牙湖,又因为它乃是坦桑大绿洲唯一的水源,于是也被坦桑人称之为圣湖。

    月牙湖边乃是万里的大草原,草原上空旷无边,荒芜人烟,坦桑王令:严禁任何人接近圣湖百里之地,违令者斩。

    这一条禁令被刻录在了草原上的一块青色的石碑之上,石碑上还挂满了干瘪的人头,这些人头都是跨入了圣湖百里而被守护在圣湖边上的高手所击杀。

    这些人头当中有的乃是坦桑族人,有的乃是修仙者,这些人即便是已经死去,但是灵魂依旧被*在青石之中,每日都要受禁焚烧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青石之中的哭喊嚎叫声从来都没有断过,也不知受到了怎样的苦楚才会叫的那么的凄惨,让听到的人都胆战心惊,再也不敢接近月牙湖一步。

    但是,总有例外!

    正午,烈日当空,红火的太阳宛如火炉一般烘烤着大地。

    草原之上,一只青色的小舟游荡在半米高的青草尖上,就还想划动在水面上一般,很快就飘到了高大的青色石碑的面前,然后停下。

    青色的小舟之中走出一个身穿九鸟彩衣的白发女子,这女子长的甚为高挑窈窕,身上的皮肤白的就好像无暇的陶瓷一般,没有一丝杂质,就连那美轮美奂的瞳孔都是暖玉一般的白色,她就好像是雪做成的一般,身上没有一点颜色,宛如从天上下凡的白雪仙子。

    她脸上带着寒冷的冰雕面具,一股冰寒之气从冰雕面具之中流淌而出,顿时将炎炎夏日变成了冰天雪地,天上霎时便降下了一丝丝温馨的白雪,让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这女不是别人,正是苏娥!

    苏娥一双美眸望着眼前青色石碑上镶嵌的数百颗干瘪的人头,耳中听着凄惨的呐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事值得她动容了一般。

    她一双没有任何瑕疵的手缓缓的从宽大的彩绣中伸出,白玉葱手指向前一点,手指之中顿时射出一道白色的光芒。

    “轰!”

    已经放在草原上不知多少万年的巨石顿时炸裂而开,化为了漫天的石屑,石屑之中冲出数不尽的亡魂,这些亡魂纷纷逃逸了出来,在虚空之中对着苏娥跪拜,然后化为一道道虚影消逝在天地之间,脱困而去。

    “大胆,竟敢损我族禁碑,此罪当诛!”

    一个身穿金色铠甲的男子从地底破土而出,这男子身高九丈,双目宛如雷球爆射着电芒,皮肤金光闪闪宛如神铁,手中拿着一柄金色的长枪,全身都释放着爆炸性的力量,好像一枪能洞穿一颗星辰。

    这金甲男子乃是圣湖的守护之一,从小便被金佛之水侵泡身体,早就已经到达了金刚不坏之躯,就算是法器也很难破开他们的皮肤。

    苏娥站在青色的小舟之上,悬浮在半空中,身上沾满了白色的雪花,带着冰雕面具的脸蛋没有一丝表情,宛如朱玉的嘴唇冷声的道:“让开或者死?”

    “大胆,本将已经在此守护了三千年,你还是第一个敢这般对我说话的人,今日定当取你首级。”

    像苏娥这样的美人,是没有一个男人忍心对她出手,但是这名金甲男子经过特殊的训练,就好像根本看不见眼前这位能够倾倒天下人的美人儿,手中的长枪摇指长空从天划下。

    青色的小舟速度快的就好像青色的箭,金甲男子这一枪即是狠而且又快,但是却并没有刺在小舟之上。

    “轰!”

    枪尖落地,顿时将一层层草皮揭起,炸出一个数里深的巨坑,一时之间烟尘滚滚,地动山摇,金甲男子这一枪堪比法主第六河的强者全力出手的一击。

    苏娥站在青色的小舟之上,手指之中射出一道ru白色的光芒,洒在爆裂而开的巨坑中,原本已经炸裂的巨坑居然很快便被新土给填满,土层上还快速的焕发生机,一株株碧绿的小草从土层中生长而出,很快草原之上便又恢复了原样。

    苏娥的这一手顿时将金甲男子给惊住了,要知道这世上要破坏一件东西很容易,但是想要恢复一样东西却十分艰难,其中又特别是山川地貌,一旦被破坏没有上万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恢复,但是苏娥却弹指之间做到了。

    “难道她是一位仙人?”金甲男子宛如雷电的眼睛看了看手中的金色长枪,又敬畏的看了看苏娥。

    苏娥白玉无瑕的手指重新收回了彩绣,淡淡的道:“这草原这般的美,破坏了真是怪可惜,你让开,我不想杀人。”

    金甲男子犹豫不绝,要知道仙威难测,万一眼前真的是一位女仙人,那么他再这般的拦阻简直就是螳臂当车。

    而就在这时,苏娥的目光突然向着身后望去,就好像发现了什么一般,双目带着一丝疑惑之色,只见天边一片白色的云彩急速飞来,一道高达数十米的人影从天空之上破云而下。

    “轰!”

    这道巨影一脚落在地面上,顿时震的大地都是一颤,他一步便踏出百米远,几步就奔行到了金甲男子的旁边。

    这是一个中年人,比之金甲男子身躯还要高出一倍,他背上背着一柄龙纹砍刀,一身横肉抖动不已,**着臂膀,长的宛如菜市场的屠夫一般。

    “桑云将军,你怎么会到圣湖禁地来?”金甲男子将长枪收起,然后单膝跪倒在地上。

    桑云将军乃是坦桑大绿州四大将军之一,战力堪比第七河的法主,他一双虎目紧紧的盯着苏娥,瞳孔之中写满了憎恨和愤怒,他的右手缓缓的向着背上的龙纹砍刀摸去,然后咻然拔了出来。

    “果然是这尊女魔头,金甲起来与我联手将这女魔头击杀。”桑云将军的声音宛如雷震,一声吼出草原之上顿时挂起呼啸的狂风。

    苏娥凝烟而望,美眸之中带着一丝疑惑,但是却什么也没说。

    金甲男子站起身,看了看苏娥又看了看桑云将军,道:“将军为何称这位女仙人是女魔头?”

    “呸!狗屁女仙人,她就是一尊杀人的魔头,三日之内,已经屠灭了四座大城,不知有多少族人死在了她的魔抓之下,就连老人和小孩都不放过,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的女魔头。”桑云将军道。

    苏娥皱了皱秀眉,手指轻轻的把玩着垂到了地面上的白色头发,冷哼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苏娥的一双眼睛清澈如水,心中感觉到莫名其妙,自己一路行来风平lang静,怎么就成了杀人的魔头?

    桑云将军暴怒,大吼道:“我妻儿都死在你这女魔头手上,本将军亲眼看见你杀人后离去,你居然还敢不承认,看我一刀劈了你。”

    龙纹砍刀足有百米长,就好像一块巨大的门板,一刀斩下仿佛能够将大地都给劈成两半。

    这莽夫一见面就动手,根本就是来找麻烦的,苏娥没时间和他瞎折腾,手指间一枚棋子咻然飞出,一子落在了桑云将军的手腕之处,直接将他的拿着长刀的手腕打出了一个血窟窿。

    “嘭!”

    桑云将军吃痛,龙纹砍刀差点脱手落地,但是就在这时刚才那一颗穿透他手腕的棋子又飞了回来打在了刀身之上,顿时将龙纹砍刀给震飞了出去。这些棋子就好像根本无法躲避一般,打的桑云将军措手不及,虽然他力大无穷,就算法主第七河的强者他都能将之撕成碎片,但是苏娥只用了一颗棋子就将让他落败,怎么不让他心惊。

    “果然是女魔头,你到底用的什么邪法,这些小石子根本就是沿着曲线飞行,怎么也避不开。”桑云将军扯下一块麻布将手腕给缠上,然后将落到远处的龙纹砍刀从地上拔了起来。

    金甲男子也是被看的一愣一愣的,桑云将军的修为他可是比谁都清楚,但是这女仙人只是弹了一下手指桑云将军就落败,这简直太超乎常理了。

    苏娥五指一抛,顿时洒出一大把黑白棋子,这些棋子沿着某种特殊的规律缓缓在她的身体周围飞舞,她就好像在和大气自然下棋一般。

    “你们若是再不让开,到时落子的就不是你的手腕和巨刀,而是你的心脏和脑袋,别以为我不会杀人,你们这是在挑战我的耐心。”苏娥淡淡的道。

    一颗棋子就能将桑云将军的龙纹砍刀打飞出去,现在苏娥的身边飞舞着无数颗棋子,就算是再来一票桑云将军这样的高手也不是她的对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金甲男子和桑云将军心头都在发虚,毕竟这女子的手段实在太过于诡异,就算是修仙者的仙术都不可能达到避不可避的程度,她手中的一枚棋子却这般的神异,这还怎么打?

    虽然桑云将军知道自己不是苏娥的对手,但是依旧扯着大嗓门大声的叫嚣道:“哼,你这女魔头杀人实在太多,将来定当要遭报应,坦桑王如今已经集结了四十万大军围剿你,不时就会赶来,到时就算你有通天手段也难逃一死,你还是乖乖就擒吧,不然……不然……”

    桑云将军不然了半天也没不然出个所以然来,将脸都给憋红了。

    苏娥五指游荡在棋子之间,道:“你这莽夫口口声声说我杀人,但你可知道我这辈子也就只杀过一个人而已,而且还……不与你说这些了,给你说了你也不懂。月牙湖我是非去不可,你若不让开,耽误了我的大事,我并不介意让你成为我手下的第二条亡魂。”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三十一章 苏娥现身-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