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妖兽的叫声,是佛门音波灵术,佛怒吼。”迦叶和尚的声音在郭奕的耳边响起。

    佛怒吼,乃是佛门的一种超强的秘术,这种秘术分为三个境界。

    第一个境界为“狮子吼”,一旦施展出这一层的攻击,百里之内能灭法主第一河的强者。

    第二层境界为“狮佛吼”,声音若是达到这一层,一吼之下,就算法主第六河的强者也要毙命。

    第三层境界便是“佛怒吼”,若是达到了这一境界,声音已经足以化为实质,百里之内,就算是法主第八河的顶尖高手,也要被震的四分五裂。

    如今月牙湖的下方就传来“佛怒吼”,若非月牙湖的重水层层消弱了声音的力量,郭奕此时恐怕都受了重伤。

    修仙界还没有听说一个人将声音*到“佛怒吼”的境界,难道月牙湖底有一尊修为超过了菩提寺三大神僧的佛门高手?

    “小子,这月牙湖怪异的很,下面定然有不可抗拒的危险,我们撤吧!”迦叶和尚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随着不断的下潜,湖底方向传出的吼声变得更加的强烈,眼睛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金色的声波在水中流动,将郭奕全身的皮肤都震的发麻。

    郭奕目光笔直的盯着下方,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道:“你见过这天底下有丢下自己媳妇儿不管,而逃离绝境的男人吗?”

    “她不是你媳妇,是你未婚妻。”迦叶和尚道。

    “那也是以后的媳妇儿。”郭奕道。

    迦叶和尚一笑:“那这么说你已经认定她了?”

    “这……或许吧!你这和尚很无聊诶,我的私事你管那么多干嘛?”郭奕没好气的道。

    迦叶和尚笑道:“不是贫僧要管,是你哥要管。”

    “我哥,此事怎么会和我哥扯上了关系?”郭奕觉得迦叶和尚话中有话。

    “你的婚事乃是你哥指定的,怎么会和他没有关系。你哥可是一个说以不二的人,他觉得一个男人若是想要成功身边定然少不了一个约束他的女人,所以他觉得让苏娥来栽培你,比他亲自栽培你效果更好。”迦叶和尚似乎知道很多郭奕不知道的东西。

    “他管得闲事还真不少,一个男人若是要被一个女人来栽培,那简直窝囊的很。”郭奕道。

    “那你觉得你窝囊吗?”迦叶和尚道。

    “以前不觉得,现在我简直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人施舍的可怜虫。”

    郭奕自然听出了迦叶和尚话中的意思,似乎从一开始就是郭少殇在布局,郭奕从云州小世界到古玄域大世界,看来都是提前就已经安排好了,自己就好像一个木偶在被人驱使,按照别人提前安排好的路去*,去变强,去磨砺。

    这样的人生简直形同玩物。

    郭奕总算是想明白自己第一次见到苏娥,为何她就会教他那么多的东西,就算是郭奕要了她的身体,她都没有记恨郭奕,或许并不是她不恨,只是她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因为她也只是按照郭少殇的意思在做事而已,郭奕对她来说其实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做到了她该做的事。

    “难道一切都是假的,苏娥根本就是大哥给我安排的一个傀儡,一个保护我,约束我,栽培我的工具?”郭奕被这突入起来的消息,打击的大脑一片混乱。

    郭奕绝对不是一个愿意接受被安排的命运的人,即使对方都是为了他在经营布置,但是这种感觉让郭奕觉得比杀了他还难受。

    “要打破命运,就要先学会舍弃!”郭奕心头已经有了决断,目光也由涣散而变得凝聚,问道:“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告诉我这些?”

    迦叶和尚似乎很满意郭奕现在的状态,笑道:“因为我也不是一个愿意接受命运安排的人,在这月牙湖底我感觉到了你大哥的气息,我可以断然的说他曾经来过这里。”

    郭奕的大哥郭少殇十年之前曾在古玄域大世界*,这是郭奕亲口听郭少殇所说,但是当郭奕来到古玄域大世界之后,却没有打听了一丝关于他的消息,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有来过古玄域大世界一般。

    但是现在迦叶和尚突然告诉郭奕,郭少殇来过月牙湖底,那么他来这里到底干什么?

    郭奕已经下沉了近千米,佛怒吼声越来越盛,郭奕不得不将太极仙印调出体外抵挡这一**音波,但是依旧只能抵挡极少的一部分音波而已。

    “小子,既然你已经决定和苏娥划清界线了,那么为何还要下去冒险?”迦叶和尚很不解郭奕现在举动。

    郭奕神色不变,道:“我还欠她一些东西,这次将她救出来之后,我们就两清了。”

    “佛怒吼根本无法接近,你不仅救不了人,还会被活活的震死。”

    郭奕虚手一招,仙门之中顿时飞出一条金茫四射的仙河,仙河之中一盏佛灯正在沉浮,这盏佛灯受到真佛血液的滋润之后,变得更加的神异,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想要对它膜拜。

    郭奕手指之上亮起一团玄火,然后点在了佛灯的青色灯芯之上,一道黑色的佛光顿时将郭奕给包裹来起来,将郭奕周围百里之地都笼罩成了黑色。

    无妄佛灯的光芒,本来就是黑色,在光芒的范围之内,声音、灵识、光芒、气味,都是无法传播的,一旦进入了无妄佛灯的光芒范围,就等于是变成了一个瞎子,一个聋子,一个失去触觉的植物人。

    当然在光芒之中,有一个人却是例外,那就是执掌佛灯的人,也就是郭奕自己,他会比平时看的更加的清晰,听得更加的细微。

    可以说无妄佛灯,就好像一件可以创造出一个完全独立的领域的佛器,而郭奕就是这个领域的主宰,别的人一旦进入这个领域只能任凭宰割。

    “真是lang费啊!为了一个不值得的女人就损失一滴真佛之血,真是亏大发。”迦叶和尚心疼的滴血。

    但是郭奕却并不这般的认为,反而觉得很值,若是一滴真佛血液能够将苏娥给救出来,还了她的债,那么他的心中会轻松很多,这是真佛血液绝对换不来的。

    再也没有震痛耳膜的吼声传来,这些佛怒吼声进入无妄佛灯的光晕之中,就自然而然的消散,就连金色的音波都直接消散无踪。

    月牙湖并不算太深,大约只有一千多米,郭奕很快就落到了湖底。

    湖底的岩石被重水长年挤压,变得十分的坚硬和圆润,平整的就好像打磨过的一般。

    迦叶和尚道:“不对劲啊!佛怒吼的声音足以将第八河的强者给震死,苏娥和云仙儿的战力虽然可怕,但是修为也仅仅只是法主第六河,本不会有生还的可能,但是……”

    “但是这里却有战斗的痕迹,可见她们不仅没有被佛怒吼震死,反而还有相互出手的力量,她们是如何抗衡音波和重水的挤压?”郭奕手指在岩壁上轻轻的抚摸,查看这坚硬如铁的岩壁上的痕迹。

    要知道若是没有无妄佛灯,郭奕也不可能抗衡佛怒吼,更何况除了佛怒吼以外,还有千米高的重水的挤压,这一股水压的力量绝对能够将一般的法主活活的压死,就算是法主第六河的强者能够在水底勉强行走就不错了,哪还有力量相互激斗。

    难道她们的力量已经强到了比第八河法主还有厉害的境界?

    郭奕觉得这其中肯定存在着蹊跷,就算她们的修为略高郭奕一筹,也不可能高的太多,绝对达不到无视音波和水压这双重力量的境界,估计只有找到了她们才会知道其中的原因。

    月牙湖底并不算太大,郭奕一手握着无妄佛灯,然后一步步向着佛怒吼声的方向行去,因为郭奕在那个方向看到了光亮,金色的光亮。

    “叮咚!叮咚!”

    在无妄佛灯的光芒范围之内,郭奕便是神,他可以任意的控制声音、光线、灵识,甚至是天道规则,等等,除了隔绝佛怒吼的声音之外,郭奕并没有隔绝其它的声音,比如说现在他就从水底听到了叮咚的水滴声。

    水滴的声音乃是从金色的光芒之中传出,声音清澈的就好像是琴弦的拨动,让人以为听到了一首宁静的水曲。

    郭奕脚上加快了步伐,很快就来到金色光芒的范围之内,可惜这些金光刚进入无妄佛灯的范围,便被黑色的佛光吞噬。

    “好强的佛气,佛怒吼的声音就是从里面发出。”迦叶和尚道。

    这是一睹横在湖底中央的高墙,而金色的光芒就好像一团投影一般在漆黑的墙面上爆发出夺目的光华,不仅是佛怒吼的声音,就连那叮咚的水滴声也是从金茫之中传出。

    “难道这一团金光的乃是一道门户,连接着另一个空间?”郭奕心头这般的想到。

    整个月牙湖底都没有苏娥和云仙儿的踪迹,这团金色的光芒成了唯一的线索。

    “墙壁上有字!”迦叶和尚叫道。

    这座古墙会出现在月牙湖底就已经够怪异了,但是这堵墙上还有字迹,这又如何解释?

    到底是何人留下的字迹?上面又写着什么?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四十一章 心变,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