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印大师是阴间的白无常使者?”

    当郭奕将这个消息说出之后,在场的一群僧人同时被震惊,就连菩萨大师都不例外。

    要知道菩印大师可是三大神僧之首,已经活了七千多年,乃是菩提寺除了天佛以外年龄最长的一位,如此一位德高望重的神僧居然归顺了阴间,这是谁都无法接受的。

    六大堂座之一的苦生大师便是菩印大师的弟子,他自然是第一个不相信自己的师尊乃是阴间中人,他觉得是郭奕冤枉了菩印大师,怒目的瞪了郭奕一眼,便化为一道金色的佛光离开了菩提峰,打算亲自赶去和自己的师尊对质。

    “住持若是冤枉了我师尊,苦生定然第一个投出罢免住持这一票。”苦生大师离去前是这般说的。

    苦生大师很快便又返回了菩提峰,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堪,眼中满是茫然,就连走路的步伐都显得虚浮,他手中颤抖的捏着一掌白色的纸条,口中不断的念道:“为什么,为什么,师尊这是为什么?”

    殿宇之中的众僧见到苦生大师这般的模样,顿时都猜想到了什么,或许郭奕说的的确都是实话。

    苦生大师将手中的纸条交到了郭奕的手上,然后直接匍匐在郭奕的面前,长声的痛苦了起来,丝毫不像一位修为精深的佛门高僧,反而像一个好梦被打破了的小孩子。

    “为什么,圣佛,这到底是为什么?师尊从小教育我要看破红尘孽障,心无旁骛一心向佛,达到那天人合一,无净无垢的至高佛境,但是为何他却做不到呢?这都是为什么?”苦生大师对菩印大师的感情极深,也最是尊敬这位师尊,但是如今菩印大师在他心中伟大的形象一朝破灭,顿时让苦生大师那一颗佛心差点破碎。

    郭奕将苦生大师交给他的纸条展开,只见上面写着:“贫僧佛心以失,暂入红尘,八年之后若是皮囊不朽,当再次皈依佛门。——菩印。”

    当菩印大师见到郭奕重返菩提山之后,他便已经离去,仅留下了这一张纸条,这张纸条上的字迹写的匆忙,显得有些凌乱,但是每一个字都写的十分的犹豫,很显然菩印大师在离去之前心情是何等的复杂,那种苦涩的意境自然而然的流转在字里行间,这是一种不舍,也是一种身不由己。

    “菩印大师也是一位慈航普渡的高僧,但是却还看不透生死这一关,毕竟人死之后一无所有,即使是一代高僧对这大千世界也是眷恋的。”郭奕将苦生大师从地上搀扶了起来,继续安慰道:“菩印大师的佛心是有缺陷的,但是他传授的佛法教义却没有缺陷,大师皈依的是佛门,而不是菩印大师。”

    “真的?”苦生大师似乎心中有了一丝明悟。

    郭奕点了点头!

    而就在众人还在为菩印大师的离去感到痛惜之时,一声嘹亮的佛钟从百里之外的一种灵气迷茫的灵峰之上传出,这声佛钟宛如天音响起,响彻整个菩提山。

    苦战大师一脸的凝重,站在佛殿的大门前,望着风气运动的远方,喃喃的道:“佛镜阁的竖佛钟已经上千年都没被敲响了,难道有人闯进了佛镜阁?”

    佛镜阁乃是菩提寺藏经之地,里面上藏书上亿册,不仅有各种佛门古经,更有修仙界各大仙门的修仙灵法,可以说佛镜阁乃是整个古玄域修仙界典籍收藏最全之地。

    如此重地菩提寺自然会安排最完善的防御,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闯进佛镜阁,所以悬浮在佛镜阁上方的束佛钟很少鸣响,而一旦鸣响便意味着已经有人闯了进去。

    “到底是什么人闯进了佛镜阁,他的目的又是何在?”虽然每个人心头此时都浮现出了这样的想法,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向着佛镜阁的方向赶去,因为佛镜阁中可是有一位神僧守护,就算是法主第八河的强者闯进了佛镜阁也休想逃脱。

    百里之外的灵峰之上佛光万丈,一朵巨大的金色佛莲从云层之中缓缓的落下,将整座金光闪闪的佛镜阁都笼罩在了佛莲之中。

    金色的佛莲就好像一个巨大的囚笼,形成一个看的见的光罩,从天空之上压下。

    “这是菩镜师叔的金莲子,这可是一件顶级法器,采集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佛莲花,利用地心烈火炼制了九百年才成形,里面刻制了十座困阵,十座杀阵,十座防阵,共计三十座法阵,一旦祭出,就算是三尊第八河的法主都无法从金莲子中逃脱出来。”一位留着白色眉毛的老僧说道。

    “金莲子的威力何止如此,传说里面吸纳了九百年的地心之火,如今的地心之火恐怕都化为了火精,一旦火精喷出,就算是玄铁在刹那之间都会消融,就算来者修为绝顶,也定然会在火精之中焚烧成为灰烬。”另一位殿主说道。

    “一般人根本就不需要菩镜师叔用出火精这样的杀招,他老人家修为高深莫测,就算是第八河的法主在他面前也翻不起什么lang花。”

    苦战的话还没有说完,远处天幕之上的金色佛莲之中突然燃起一*赤色的火焰,这火焰的颜色纯正的异常,比之郭奕达到第二变的玄火还要厉害十倍,即使相隔百里,依旧感觉得到那一股炙热的温度,就好像天幕之上又多出一个太阳来了一般。

    闯入佛镜阁的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连菩镜大师这样的神僧都无法在一时半会之间将他拿下,而且还被迫使出金莲子的最后杀招火精。

    火精似乎也没有将那人诛灭,金色的佛莲之中发出巨大的声响,就好像神雷滚滚,大山碰撞,将整个菩提寺都打的一颤一颤。

    “来的定然是一尊不可揣度的大人物,不然菩镜大师不会战的这般的吃力,这样的高手在修仙界绝对不会是无名之辈,到底是何人呢?”所有的老僧此时都无法从容对待,觉得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郭奕乃是玩火的高手,对火精有一定的了解,火精的温度已经足以将一般的第八河法主烧死,但是来人不仅没有被烧死,反而在火焰之中和菩镜大师大战,那么只能说明对方乃是一尊不惧火焰的修者,很可能*的**也和火焰有关。

    苏娥的五根玉葱手指在虚空之中点出五个道印,这五个道印分别为五个色彩,青、赤、黄、白、黑,这种色彩也是五行的颜色。她拿出五颗玉色的灵石分别打入了道印之中,这五个道印顿时在虚空之中旋转了起来。

    她这是要利用一种高深的推算神法,将与菩镜大师对战的那一人的身份推算出来。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五行天衍术,这门术法*到了极致不仅能够通晓过去未来,更能够逆天改命,颠倒祸福。”智僧堂的堂座也是一位研究天机命数的老僧,但是此时却被苏娥用出的手段震惊。

    苏娥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印证了这位老僧的话。

    她的手指继续在五彩道印之上刻画着什么,那样子显得相当的严肃认真。

    五彩道印在虚空之中旋转了九圈,然后缓缓的停下,道印之中闪过万千道极细的神光,全部飞入了苏娥的双目之中,这些神光乃是天地之间的天机法则,只有天底下最为聪明的哪一些人才能够从虚空之中捕捉到天机法则。

    “厉害,老僧研究天机命数三千年,如今也就能一次性看到一百零八道天道神光,但是峰主却一次看到一万八千道,这其中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智僧堂座感叹不已。

    苏娥也不知听没有听到智僧堂座的话,只是缓缓的震开了眼睛,一眼不眨的看着一脸茫然的郭奕。

    “你看*嘛?”郭奕觉得苏娥那眼神很是怪异,让郭奕心头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苦战大师和菩萨大师也是连忙上前问道:“峰主可推算出了那人是谁?”

    “自然推算出了,可惜它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真龙,九曜真龙坐下的无敌真龙王。”苏娥的眼睛依旧盯着郭奕,将郭奕心头盯的发毛。

    苏娥的话,顿时让这些老僧的心沉入了谷底,九曜岛居然和阴间联手了,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菩镜师叔和无敌真龙王的修为在伯仲之间,胜负之数相当微妙,我这就去助他一臂之力。”苦战爆喝一声,便想要向着佛镜阁冲飞而去,但是他刚一起步,便被苏娥给一手拦了下来。

    “峰主为何拦我?”苦战一脸不解。

    苏娥淡淡的道:“火精的温度能够融化一般的法器,就算是第八河的法主都不能承受里面的温度,战力将下降一倍不止,也只有真龙之体才能在火精之中不受影响,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菩镜师叔孤军奋战?”苦战道。

    “不,火精虽然厉害,但是对于*火焰一系的**的修仙者来说,却是最好的战场,在火精之中战力至少提升两层,你说是吧!郭yin贼?”苏娥再次将目光转向郭奕。

    郭奕当然明白苏娥话中的意思,她这是要郭奕去金莲子中助菩镜大师击退甚至击杀无敌真龙王。

    无敌真龙王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善茬,郭奕早就见过了它那一身恐怖的龙威,若非必要他绝对不想和这样恐怖的敌人对上,但是苏娥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郭二少要是还不出手,那也太不男人了。

    苏娥和郭奕现在可是相互抬杠,谁也不想输了势头,要战那就战吧!就算是真龙的*那也要捅上一下。

    只要输入-

    dushuku

    -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五十三章 强敌来袭,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