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说郭奕未死,苏丫就嚷着要去菩提寺,这一路上也不知嚷嚷了多少次。

    青牛是铁了心要收苏丫为徒,自然是处处为自己徒弟着想,也马不停蹄的向着东漠赶来。

    当然青牛自己心中也是有小心思的!

    “我也想去菩提寺啊!听说菩提寺中有一棵禅心茶树,这可是宝贝中的宝贝啊!就算在西荒天国佛修聚集地禅心茶树也不多,若是能够得到一片禅心茶叶,就能让你的修为再次提升一阶,达到法主第八河。当然若是能够将整棵茶树都给挖走,那……那可就发大财了。”青牛嘴边口水直流,将地上的黄沙都给湿透了一*。

    青牛早就听云仙儿说过菩提寺中有一颗禅心茶树,它可是想了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前去菩提寺,简直就是绝佳的机会,这条老牛不将禅心茶树挖走才怪。

    青牛和苏丫正马不停蹄的向着菩提寺赶来,而现在的菩提山中却很不平静,一座座阵法都完全开启,不时就能看见地底突然冲出*的光华,宛如一道神墙一般将天地隔断,这些阵法都是菩提寺上千万年来所布置,大小阵法多不胜数。

    就算每一年菩提寺的前辈们,每一年只布置一座阵法,一千二百万年来,菩提山中也布置了一千二百万座阵法。

    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菩提山中简直就是三步一小阵,十步一大阵,一旦阵法全部开启,就算是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这也是阴间为何迟迟没有攻打菩提寺的原因。

    菩提山中阵法的光芒直冲云霄,一个个光点在大地之上快速的生成,在夜空中向下望去,宛如看到了一片星辰。

    “苦战大师,我觉得光是阵法还不够,必须在每一座大型的阵法之中安排一位僧人控制阵法,这样才能将阵法的作用发挥到最大。”苏娥站在菩提山中最高的一座灵峰之上,望着山下无数的阵光,一边对着菩提寺中的高层吩咐道。

    一道金色的电芒落在了灵峰之上,郭奕的身形显现了出来。

    “贫僧这就去安排。”苦战见郭奕来到了此地,顿时飞奔似的逃走了,他知道此地已经成为了是非之地,若是不走,恐要被战火波及。

    菩提寺其它的老僧一个个都成了精,自然也看出了端倪,一个个撒丫子飞逃,很快就跑的不剩一个人影了。

    苏娥站在灵峰之巅,头上白色的发丝一直垂落到了脚尖,宛如一道水瀑。

    她脖子修长而又白皙,就好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知道郭奕已经前来,她头也不回,只是望着天上那一轮缺月,就好像在欣赏月色一般。

    “苏娥,我觉得,有必要好好的跟你谈一谈。”郭奕跨出两步,身体宛如一阵微风一般落在了苏娥的身侧,和她并肩而立。

    苏娥根本不看郭奕一眼,道:“我们现在只是陌路人而已,住持还是叫我天邪峰主好些,免得被人听见之后,还以为我和一个和尚有什么不清不楚的瓜葛。”

    她美眸之中闪过一丝皎洁,觉得和郭奕抬杠很有意思。

    “我可能做不了和尚了。”郭奕瞳孔的深处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然后对着夜幕深深的一叹。

    “哦!”苏娥虽然早就知道郭奕绝对不会永远的做和尚,但是当她亲口听到郭奕将这话说出之后,脸上依旧忍不住一丝意动,她现在很想听到郭奕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但是她却依旧不冷不热的道:“你这位住持做的好好的,为何突然又不做了,难道是因为某个女人?”

    苏娥一只手轻轻的扯动着发丝,一边转过脸蛋,直勾勾的看着郭奕。

    郭奕点了点头:“我犯了淫戒,佛祖绝对不会原谅我,我想做和尚也是不成的。”

    “什么?”苏娥身体之中顿时溢出一股寒气,直接将整座灵峰都给冰封,郭奕差点就被冻僵了过去。

    刚才还算和谐的气氛,顿时急转而下,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冲苏娥的身体中溢出。

    苦战大师此时还没走多远,突然感觉背后生出一股凉意,于是转头望去,只看见一座生机勃勃的山峰居然瞬间已经变成了冰天雪地。

    “幸好跑的快。”苦战大师头也不回,加快速度向着远处飞掠而去。

    郭奕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他皮肤之中溢出一缕*的玄火,顿时将周围的寒气驱逐。

    苏娥就像一只被挑衅的老母鸡,气势凌人的站在郭奕的面前,然后伸出手抓住郭奕胸前的衣襟,冷声的道:“郭淫贼,你这是在说笑吧?”

    郭奕风轻云淡,就好像磐石一般的站在地面上,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你觉得这种事,我有必要说笑吗?”

    “那个女人是谁?”苏娥五指直接将郭奕的佛衣都给捏碎。

    “我们现在可是陌路人,这可是我的私生活,我凭什么告诉你?再说你自己不会推算吗?”郭奕此来本身就是为了要回几样被苏娥拿走的东西,以准备明日和落寞的赌战,但是郭奕知道想要在苏娥的手中拿出一个铜子,都比杀了她还要难,更何况郭奕要拿回的东西,还是巨宝中的巨宝,这就更加的艰难了。

    想要拿回自己的东西,就必须先乱了她的心,只有这样才有机会。

    其实郭奕并不在乎被苏娥打劫去几件宝物,毕竟郭奕从来都没有将苏娥当做外人,但是《六道佛书》,菩提三动手稿,鬼火令,菩提树……这些东西郭奕必须得拿回来,因为这些东西关系到东陵古墓的宝藏,每一件都是被阴间瞄上的东西,放在谁身上,就会给谁惹来祸端。

    苏娥五指之间飞出五个色彩各一的道印,五行道印在她的手指引动之下,在虚空之中旋转,开始推算郭奕过去的种种。

    推算过去比推算未来要简单的多,但是依旧十分艰难,非大智慧者不能推算。

    五行道印之中有一万八千道天道神光飞溢而出,冲进了苏娥的一双美眸,一些苏娥想要知晓的事,顿时有一鳞半爪被她推算了出来。

    郭奕身死之后,就已经不能推算,当时云仙儿就没有推算出结果,但是苏娥修为达到法主第八河,又得到了佛渡古井,加上五行道印终是被她推算出了一些东西。

    这一点是连郭奕也没有料到的。

    他本以为苏娥也推算不出结果,所以才敢那么大胆的将自己犯了淫戒的事说出来,但是苏娥现在虽然依旧没有将那个女人推算出来,但是却推算出郭奕的确和别的女人发生了关系。

    “你……郭淫贼……我杀了你。”苏娥从来都没有现在这般的失态过,她的第一次都交给了郭奕,也就认定了郭奕这个男人,但是她没想到郭奕居然敢背着她“出轨”,这简直伤透了她的心。而且更加让她不能容忍的是,郭奕还当面将此事告诉了她,这不是故意在气她嘛?

    苏娥抡起拳头就向郭奕的面门砸去,直接将郭奕一拳头给打趴在了地上。

    “等一等……我有话说……此事……”郭奕没想到苏娥下手这般的狠,一点都不像他认识的那个淑女,反而变得和有暴力倾向的李小烟有些神似。

    “你今天什么也别想说,现在就先阉了你,免得你以后到处拈花惹草。”苏娥手中多出一柄法剑来,就要一剑将郭奕身上的二两肉给割下来。

    郭奕本来是准备充分而来,以为志在必得,但是没料到中间会出现这样的变数,得到佛渡古井的苏娥在推算天机这方面似乎已经高出了云仙儿一筹。

    冷汗将佛衣都给湿透,那一把剑离郭奕不足三尺远,光是剑身之上的灵光都让郭奕感觉下身凉飕飕的。

    无数个对策在郭奕的脑海之中浮现而过,但是都不能解今日的危机,很快就被郭奕否决。

    苏娥这一次是动真格的了,铁了心要将郭奕给*了。

    郭奕此时修为还没有恢复,哪是苏娥的对手,只能厚着脸皮,带着哭腔的大叫一声:“其实我是被人*的,我也是受害人。”

    “就算你是被人*的也一样。”苏娥将法剑缓缓的举起,就要一剑斩下。

    “别,我们还没结婚呢,还没生孩子,要是没了这件宝贝,以后可就断根了。”郭奕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继续道:“两个人在一起,最关键的是什么,那便是坦诚,我能够将此事说出来,就证明我已经真正的将你当成了未来的老婆,一对真正的夫妻之间是没有秘密的,犯下了错,就要勇于承认,我不祈求你原谅我,若是你真的恨我,就一剑杀了我吧!何必要给我们两人都造成这么多的痛苦?”

    郭奕说着就怆然泪下,而与此同时,又悄悄的分出一道灵识,观察着苏娥的神情变化,心头其实紧张不已,生怕苏娥真的手起剑落,一剑将他给咔嚓了。

    ……

    今天网站升级维护,更新迟了,见谅!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六十七章 出轨的后果-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