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河,宽阔如海,远远的就能听到一声声惊涛拍打。

    花都之中灵气浓郁的异常,凝结成一瓣瓣七彩的灵花在城中飘洒。

    宽阔达到百丈的青石大街之上,车水马龙,上方一盏盏灵灯飘摇,将整个神秘而又浩大的城池照的灯火通明。

    一条满是莲花的内城河上驾着一座天桥,天桥之上一个手摇千叶扇的说书先生,正唾沫横飞的说书。

    “这天下的传奇不可谓不少,但是能够超越郭淫贼的却少之又少,老朽个人认为郭淫贼若是不死天下难安,最近更是传出他要血洗天下三大圣地之一的玄机山,真可谓是狂妄至极,老朽有心号召天下豪杰共除此贼。”这说书先生轻轻的理动白色的胡须,脸上神情铁肃,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

    郭淫贼就好像和他有杀父之仇一般,简直欲将郭淫贼除之而后快。

    天桥的下方停放着无数古舟廊坊,上面的人或者饮茶,或者饮酒,都专心致志的听着说书先生的段子。

    此时一座青色的小舟从远处划动而来,然后轻轻的停在了天桥的下方,小舟之中传出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郭淫贼不是在两年前已经死在了天邪峰主的手上了嘛,难道这死人还你能活过来不成?”

    看到桥下的青色小舟之后,天桥之上那说书先生眼珠顿时一转,手指放入衣袖之中快速的掐动,旋即脸色一变。

    “今日老朽有事在身,突然记起家中的母鸡还没有喂养,今天的段子就讲到这里,下次继续。”说书先生说着就要收拾东西离去。

    但是下方的听众可不同意,其中一个身穿着白色长袍的年轻男子,直接将一大包灵果扔到了天桥之上,财大气粗的道:“今天本少爷就要听着郭淫贼的事迹,这些灵果足够你买一山的母鸡了,先生还是继续讲完才是。”

    一枚灵果就相当于一百株灵草,一百万粒灵草籽,能够换来无尽的财富,能够让一个小的仙门为之拼命,更何况这白袍男子一出手还是一大包,这绝对是大手笔。

    天桥下方顿时引起一*嘘声,已经有人将这个白袍男子的身份认出。

    这个白袍男子正是白家的六少爷,中州皇室和龙渊御剑园被灭之后,白家就成了整个中州的主宰。

    如今的花都圣城谁还敢得罪白家人,别说是一个说书先生,就是一方仙门之主见到了白六少爷,那还得下跪请安。

    “这不是钱的问题。”说书先生将灵果稳稳的接在了手中,一边往怀里揣,一边说道。

    “咻!”

    又一包灵果扔上了天桥,这一次却不是白六少爷扔出,而是从青色的小舟之中抛出。

    “加上这一包灵果,先生总可以继续留下来说书了吧?”青色的小舟之中传出戏谑的笑声。

    说书先生再次将灵果接在了手中,但是这一次他却不敢往怀里揣,他感觉手上拿的不是灵果,而是烫手的山芋。

    踌躇了片刻,说书先生就好像下了一个无比重大的决定一般,眼睛微微的一斜,再次向青色小舟看了一眼,这才快速的将灵果收了起来,然后坐回了案桌旁。

    “啪!”

    千叶扇顿时一合,说书先生干咳了两声,理了理嗓子,这才又道:“既然各位这般的盛情想留,那么老朽就再给大家讲接下来的段子,各位有什么疑问尽管问。”

    四下顿时安静了下来,半晌之上,白家的六少爷这才道出:“刚才不是有人问出了嘛,这郭奕两年前不是死在了天邪峰主的手中,怎么他又活过来了?”

    说书先生这次变得谨慎了一些,向着青色小舟瞥了一眼,这才振振有词的道:“郭奕是何等的人物,他和天邪峰主那是青梅竹马、郎才女貌,两年前本就可结为连理,天邪峰主怎么可能杀他,那一剑虽然刺穿了他的心脏,但是却也将他的精魂封入了心脏之中,只要精魂不散,人就有活过来的可能。”

    “郭奕肉身虽亡,但是灵魂却是不灭,后来更是得到了天医药道子相助,一举重生。”

    这说书先生也不知是什么来历,居然什么隐秘之事都知道,就好像整个修仙界就没有秘密一般。

    若是细心的人就会发现,这说书先生前后之间的说话方式已经发生了改变,先前还叫的是郭淫贼,现在已经改成了郭奕。

    “那么郭淫贼现在又身在何处?不会又在祸患谁家的姑娘吧?”有人叫嚣道。

    说书先生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吹胡子瞪眼的道:“如今的郭奕岂是当年的郭淫贼,他老人家早就已经看破红尘,剃度出家,在佛门圣地菩提寺皈依佛门,并且修成了圣佛之体,成为了菩提寺的住持方丈。一代淫侠,居然成为了一代圣佛,这真是修仙界的一大损失啊!我辈当痛哭三日才是!”

    这说书先生前后判若两人,变脸之快,让下面的一杆听众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听他说话的样子,郭奕和他哪是杀父之仇,简直就是他的再生父母。

    青色的小舟之中传出一连串的笑声,“好一个圣佛之体,传闻最近千叶楼排出了一个古玄域修仙界至宝排名榜,这郭奕的圣佛之体居然排名第二,说是吃他的一块肉能够提升一个境界,将他全部下锅,能够让第八河的法主直接提升到星主的境界,不知先生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天桥之下又是一阵倒吸冷气之声,很多人都被惊住。

    要知道一尊法主都是超级高手,乃是神一般的人物,星主就更加的飘渺,在这些人的眼中简直和仙人无疑。

    但是说书先生听到这话之后,原本就已经苍白的脸,直接变成了紫色,心中不断的斟酌,思量着说辞。

    “先生见多识广,不会连此事都不知道吧?”青色小舟之中再飞出,飞落到了说书先生的前面,化为一片火墙,将他的去路给拦住。

    一声宛如雷鸣的爆喝从青色小舟中传出,“最后一个问次传出年轻男子追问的声音。

    那白六少爷似乎也看出了一丝端倪,帮腔的笑道:“此事早就已经传遍了修仙界,就连我都有所耳闻,先生通天文地理,熟知天下大事,定然也知道此事,我也很想知道先生对此事的看法?”

    白曦儿乃是白六少爷的妹妹,她也赫赫在列,在至宝排名榜上排名第四,他自然也颇为关心此事。

    说书先生老脸被憋的通红,死死的咬着牙道:“不知道,从来不知道此事,有此事吗?你们肯定搞错了!不行了,家里面的老母鸡恐怕饿慌了,必须要回去喂养,老朽先告辞了。”

    这老家伙衣衫都没有整理齐,转身就跑,鞋子掉了一只他也顾不上,就好像逃命一般。

    “轰!”

    一团*的火球从青色小舟之中题,先生是如何知道郭奕会前去血洗玄机山?此事从何得知?”

    这一声爆喝,直接将河面上的天桥都给震成了粉末,整个花都都为之一颤,就好像地动山摇了一般。

    这是一种磅礴的威势,数万里城池中的所有修仙者都被惊动,宛如天雷滚滚,又如真龙咆哮。

    “有绝顶高手到了花都圣城!”圣城之上,白家府邸之中冲出一连串白色的人影,全部悬浮在天空之上。

    这是白家的高层,每一个都有法主的修为!

    “难道是阴间的高手?阴间如今已经攻打了五座灵国,难道现在已经将魔抓伸到了花都圣城?”白家家主脸色肃然,面对如日中天的阴间,没有人能够淡定,就算是这位天下第一阵法家族的家主此时也是连连变色。

    一个巨大白色的虚影高悬长天,这是一个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的老人,白色的胡子直垂九丈长,宛如一道白色的长瀑。

    这老人正是白家的第一高手,白太公。

    他摇了摇头,道:“阴间的高手如今都赶去了东漠,几乎将大半的高手都调去攻打菩提寺了,不可能分身前来攻打我白家。”

    “来人修为深不可测,一声爆喝便将花都和圣城都给震动,修为恐怕已经不在老祖宗之下,天下之间除了阴间以外,又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一位强者来?”

    白太公点了点头,他也感觉到对方的强大,修为已经不再自己之下,如此高手不可能无名。

    “你们暂且返回府中,将阵法全部开启,我猜此人或许乃是为了曦儿而来,你们一定要将她保护好,我这就去会会这位高手。”白太公化为一道白色的流梭冲飞而出,向着花都急速赶去。

    整个白家都陷入了紧张的气氛之中,似乎有天大的敌人将至一般。

    而花都东面,一座华丽的妓院之中,西门狼和南宫羊直接从床榻之上翻身跳了起来,然后冲破屋顶远远的向着刚才那一声爆喝的方向望去。

    “妈的,有绝顶高手来到花都圣城,不会是阴间大军到了吧?”西门狼丝毫不惧,反而兴致勃勃,一脸的欢喜,就好像巴不得阴间的大军攻进花都圣城一般。

    南宫狼也是激动的一笑:“来了更好,传闻阴间的阴女殿下有仙女下凡之貌,能够颠倒众生,美貌不再三大仙子之下,这次正是好时机。”

    “没错,**********,淫贼采花日。那还等什么,别又被那天杀的郭淫贼给抢先了。”

    “这回肯定不可能,那家伙已经在东漠做了和尚,怎么可能来和我们相争?”

    西门狼和南宫羊争先恐后的飞出,身上就穿着一个裤衩,一溜烟就消失无踪。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八十四章 说书先生,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