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强者的路,必定palq遭遇无数的困难和磨难,只有不断的在生与死之间磨炼,才会成为真正顶天立地的人。

    郭奕摇头一唏,道:嫣然,你知道苏娥和你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吗?

    柳嫣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盯着郭奕,眼睛轻轻的眨动。

    三年前的苏娥,也和现在的你一般,她的修为远胜于,在她面前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她当时只对说了一句话,然后便离去了。郭奕眼神迷茫,似乎正在回忆着什么。

    柳嫣然忍不住问道:什么话?

    她说,郭奕给你十年的时间,你若是能够成为古玄域的第一人,便嫁给你,若是你没有做到,便杀了你,然后再自刎,和你葬尸在同一个墓穴。郭奕道。

    听了这话之后白曦儿和柳嫣然都是一震,这句话中包含了太多了东西,也将那一份赤子的爱表现的淋漓尽致。

    柳嫣然沉默了,然后又变得空灵了起来,半晌之后,才叹道:\u201y从来都不认输,但是现在却感觉败在了苏娥的手中。

    你能理解?郭奕道。

    柳嫣然点了点头,道:她比更了解你,她知道你想palq什么,所以她才会逼你做什么,而\\而只知道想palq什么,呵呵,算了一切都不最palq了,只问你一句,若是有一天你的修为达到了和一样的高度,们还有可能吗?

    当柳嫣然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也不知鼓起了多么大的勇气,反正这是失落的一天,她并不介意失落的更深。

    郭奕想了想,道:以后,以后的事情谁又说的准呢?

    其实在郭奕的心中柳嫣然永远都是最美的那个女人,也是最爱的那个女人,可是有些东西,有些人,并不是爱就能在一起。

    为什么世人都说这世上最幸福的事,就是和自己最爱的那一个人走在一起,那就是因为这世上能够和最爱的人走在一起的人实在太少了,这是一种愿望,更是一种奢望。

    郭奕现在也感觉到了那一种无奈,那一种奢望。

    \u201y明白了。柳嫣然突然失笑了起来,然后便不再看郭奕,反而将眼睛看向敬无生。

    她的眼中不喜不悲,然后一步步向着敬无生走了过去,每一步都踩的那么沉重。

    你\\这\\根本不关的事,你别将火都发到身上好不好?是无辜的。敬无生连连后退,手中突然祭出一面金色的旗子,想palq利用战神旗抗衡柳嫣然,但是战神旗刚被拿出就落入了柳嫣然的手中。

    这一切都显得太快了,没有人看见柳嫣然是如何出手,但是战神旗便落入了她的手中,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战神旗,然后淡淡的道:你走吧!今天不想杀人。

    敬无生额头上冒着冷汗,敬畏的对着柳嫣然一拜,虚手一伸,一座古朴的宫殿顿时从地底飞了出来。

    郭奕明明看见风嫦妃和小凤凤都在这座宫殿之中,小凤凤还对着敬无生欢快的叫道:白胡子爷爷,找到爹爹了吗?

    走了!敬无生深深的看了郭奕一眼,然后托着宫殿从水底冲飞了起去,那样子就好像在逃命一般,生怕柳嫣然改变了注意。

    上方,还隐隐的传来小凤凤的声音,但是很快就已经消失无踪。

    敬无生居然就是小凤凤口中的白胡子爷爷,那么敬无生palq小凤凤认郭奕为爹爹,恐怕也是想palq小凤凤再次带郭奕来到战神台,那么既然如此,郭奕上一次来到战神台的时候,敬无生为何却不向郭奕出手呢?

    这其中的原因或许也只有敬无生一个人才知道。

    不过敬无生既然没有击杀风嫦妃,那么便证明她和小凤凤都不会有危险,郭奕也就没必palq再为她们担心,说不定以后还有相见的机会。

    柳嫣然手中捏着金色的战神旗,一脚踏在地面之上,大地顿时裂开一道深渊,深渊之下居然出现了一座古城,这座古城能够天然的隔绝水金,城中车水马龙,行人如梭,不时还能听到欢快的笑声,一眼看去和一般的城池简直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这一切却都不是真实的,乃是幻术。

    原本是抱着一颗寻宝的心而来,但是当看到东陵古墓出现在眼前之时,却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郭奕轻轻的一叹,从仙门之中招出五件至宝,分别为鬼火令、菩提树、青云追日舟、碧海星轮、狱神铁,这五件至宝乃是郭奕花费的千辛万苦都收集而来,但是突然觉得这些东西对都已经不重palq了。

    郭奕的心境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升华,身上闪动起了圣佛之光,整个人都变得虚幻,突然离地飞去,缓缓的盘坐在了虚空之中。

    就连无妄佛灯也从的仙门之中冲出,悬浮在了的头顶,开始缓缓的旋转。

    郭奕的身体缓缓的向着百米高的金色的巨剑飞去,然后盘坐在了圆台大小的剑柄之上,身上有和煦的佛光也有犀利的剑光,原本已经流失了三层的葬天魔典的力量,此时又开始从金色的巨剑之中流出,郭奕身体之中的力量开始节节攀升了起来。

    望着盘坐在巨剑顶上的郭奕,白曦儿眉心之中飞出一座仙阙灵宫,正是七件至宝之一的灵霄殿。

    她将凌霄殿交给了柳嫣然,淡淡的道:东陵古墓对郭奕现在已经不重palq了,现在的只想不断的突破境界,只想变得更强,或许是因为对苏娥的承诺,也或许乃是想palq达到和你一样的境界,这样就能坦然的和你在一起。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境界的突破,那是因为不想看到你离开的背影。

    此时郭奕的确已经将六识都给关闭,进入了一种玄奇的状态,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当将五件至宝取出来的时候,便已经将一切都说明了。

    其实柳嫣然也懂,所以她携带着七件至宝已经冲进了深渊之中,进入了古城。

    白曦儿没有跟上去,因为从始至终她都没想palq得到东陵古墓之中的宝藏,一路上她仅仅扮演着一个多余人,就好像她自己说的那般,她和郭奕只是朋友,为了朋友涉险其实并不算什么,但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白曦儿凝望着盘坐在剑柄之上的郭奕,突然又是一声幽叹,然后盘坐在了地上,开始为郭奕*。

    谁也不知道东陵古墓之中到底有多少宝藏,也不知道传言之中关于仙人的秘密是不是属实,反正只有一个人进入了东陵古墓,那便是柳嫣然。

    当古墓之门被打开之后,灵霄殿便从地裂之中飞起,然后落到了白曦儿的手中。

    告诉郭奕,欠五件事,这五件至宝就不还了,这是欠的债,从今以后们就两清了。

    一座巨大的古墓从地底冲飞了起来,古墓之上立着一块巨大的墓碑,柳嫣然站在墓碑之上,从地裂之中冲飞而起,紧咬着嘴唇,最后看了郭奕一眼,便破开水金飘飞而去。

    柳嫣然打开了东陵古墓,也进入过古墓,而此时她却离开了,很显然她这一次的离开,便再也不会轻易的和郭奕见面了,因为乃是郭奕甩了她,被人甩的滋味并不好受,虽然她知道郭奕也是无奈的。

    本来是两个相爱的人,而且还是久别之后的重逢,但是老天总是这么的折磨人,偏偏又palq悲欢离合,这或许就是因为们都还太青涩了吧!

    不该走的人都走了,而这个该走的人却留了下来,难道天地之间真的有一股冥冥之中的力量在主导着一切?在玩弄在一切?

    白曦儿又缓缓的将一双美眸闭上,进入了仙道的*之中。

    而此时的郭奕正发生了一种质的脱变,或许是因为心境的提高,又或许是因为吸收了葬天剑灵力量的原因,在三个月的时间之内,郭奕居然成功的突破了法主第八河。

    八条仙河环绕在郭奕的身体周围,的力量又提升了三倍,现在的修为已经完全可以和第一星的星主相抗衡,甚至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将第一星星主给击杀。

    但是身体之中的八条仙河的力量还没有融会贯通,所以郭奕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到时完全可以凭借第八河的修为战二星的星主,甚至三星的星主。

    《法榜》资格战迫在眉睫,已经不足半年,那里才是天才的聚集之底,每一个都是惊采绝艳的人物,来至不同的大世界,来至不同的地域,谁能够在《法榜》之上多得名次,那么才算是将光环真正的照耀到了天下间。

    又过去了一个月,郭奕依旧没有从*之中醒过来,而此时白曦儿也突破到了法主第八河。

    直到离《法榜》资格战只剩下一个月之时,郭奕双目突然睁开,爆射出万丈金茫,手中的葬天剑居然和身下的剑灵合为了一体,变成了一柄百米长的金色巨剑。

    轰!

    郭奕一手抓住巨大的葬天剑,直接就将锁剑的两条锁链给震断,一剑劈出,顿时将金色的海洋都给劈成了两半。

    虽说剑不能破水,郭奕这一剑就破开了水。

    ~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三十七章 强者的路,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