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暗叫一声不好!

    “嘭!”

    就在这时传来一声闷响,郭奕便看见西门狼宛如一个巨大的皮球一般,从头顶飞了过去,然后摔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土沟里。

    “靠,咳咳……下手太狠了!”土沟里面传来西门狼虚弱的声音,似乎已经半死不活了。

    姬幽然脸色铁青,铁剑咻然出鞘,带出*流光,一剑飞出。

    郭奕连忙出剑,向着战天剑击去!

    这一剑姬幽然乃是在盛怒之下出手,威力之大能够将整个封天星都给斩去半个,她见郭奕居然不要命的去救人,顿时虚手一招将战天剑收了回来。

    “不要命了,还不快滚开。”姬幽然厉声道。

    郭奕此时也是心有余悸,若是刚才他真的一剑击在了战天剑上,肯定会被反震之力,震成碎片。

    “城主,他虽然口不择言,但也是因为他不知道城主的身份,还请城主放他一条生路。”郭奕道。

    姬幽然身上怒火丝毫不减,冷哼道:“如此淫贼留他在世,简直就是祸害,不过既然你这般的为他求情,今天就暂时不杀他。”

    姬幽然一剑将大地给斩开一道裂口,直通地心,一只无形的手爪从她背后飞出,直接将西门狼给扔进了地心。

    “轰!”

    很快地面又重新合上,恢复如初!

    “今日就将他封印在封天星的地心,利用地心之火炼去他一身秽气,若是五百年后还不死,自然能够脱困而出。”

    姬幽然冷冷的看着郭奕,白皙的脸颊之上结起了一层寒霜,道:“你若也变成一个淫贼,我定然将你扔进九幽深渊,让九幽之火焚烧你万年。”

    郭奕冷汗长流,面部肌肉抽动,嘿嘿一笑:“我就算有那心也没那胆,有那胆也没那天赋,城主,你说是不?”

    姬幽然不再理郭奕,而是望着封天星之外的天空,她目光所过之处,云层顿时散开,一片灵气浓郁、无比无际的大地便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那才是真正的洛海疆的大地,封天星只是悬浮在洛海疆上方的一颗星球而已。

    她思绪有些纷乱的道:“封天星老一辈的敌人,都被我给清理了,而年轻一代的强者就靠你自己去闯了。”

    郭奕心中一动,问道:“城主又要离开?”

    姬幽然点了点头,叹道:“已经五十年没有回家族了,父亲和母亲的坟头恐怕已经长满了杂草,是该回去祭拜他们二老的时候了。”

    修仙者也是有父母的,也是有亲人的,当郭奕听到姬幽然这么的一说之后,顿时便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但是他却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生是死。

    “等《法榜》之战后,定然要去寻找大哥和***下落,一定要问问他们,父亲和母亲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一出生就没有见过他们?”郭奕心头这般的想到。

    姬幽然在虚空之中,一剑斩出了一道虚空之门,然后凌空虚度的踏进了虚空之门,站在虚空之路上,她转身又道:“等《法榜》之战结束,我会来接你,我们一起建立一个天下第一的道场。”

    郭奕心头也升起冲天的豪气,道:“放心吧!我定然捧着《法榜》第一的道令回来。”

    姬幽然点了点头,虚空之门旋即关闭,天空又变得清澈如洗。

    姬幽然走了之后,郭奕眼中又变得茫然了起来,相对于《法榜》之战来说,他更想现在就去找大哥,找奶奶……还有找苏娥。

    每个人都是需要亲人的,就算是修仙者也不例外,因为修仙者也是人。

    苏娥虽然不是郭奕的亲人,但是在郭奕的心中她比亲人还要亲,只要她在郭奕的身边,郭奕就能无所畏惧,郭奕就觉得前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沉重,整个人都很轻松。

    这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郭奕承认自己性格上有懦弱的一面,毕竟一个虚度了十六年的纨绔,想要他在短短的几年的时间内成长为一个铁血的,没有一丝心理弱点的人,还是太强人所难了一些。

    就像现在,他好想身边有一个知他、懂他的女人,陪他谈两句心。

    “你在想苏娥了吗?”一个女子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郭奕收敛心神,脸上那一丝忧虑顿时消失无踪,笑道:“原来是仙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白曦儿不知是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郭奕的身后,她身上流转着一缕缕仙灵之气,脚下踩着一朵朵艳丽的灵花,手中还托着一只俊逸的仙鹤。

    “我一直就没有离开,姬城主离开之后,我就已经站在了你的身后,但是你却一点都没察觉,那么只能说明你的心中正在想着某人。”白曦儿淡淡的说道,声音之中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就好像她本身就没有情绪,而只有传说中的仙人才没有情绪。

    郭奕微微一笑:“仙子还真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可以算是这世上第二了解我的人了。”

    “那第一又是谁?苏娥?”白曦儿道。

    “不。”郭奕摇了摇头道:“那个人已经死了。”

    白曦儿也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女人,旋即便明白了郭奕的所指,道:“你说的是云仙儿。”

    郭奕点了点头,道:“她绝对是这世上最了解我的人,可惜她却将我当成了她的敌人,更可惜她现在却死了,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有将她当成敌人过。”

    郭奕也不知道为何会对白曦儿说出这些,或许是在缅怀着什么,又或许是他因为对云仙儿和李小烟愧疚。

    白曦儿道:“她若是泉下有知,恐怕不会领你的情。”

    “无所谓了,若能得一知己,无论做朋友还是做敌人,都是人生的一大快事。”郭奕道。

    白曦儿突然转过,美眸紧紧的盯着郭奕,犹豫了片刻,但还是说出:“若是有一天我们也成为了敌人,我们还能像现在这样,静静的吹着山风,感受着这一份宁静,说着掏心掏肺的话吗?”

    白曦儿的眼睛很美,比郭奕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的眼睛都美,美的就好像星空中的双子星辰。

    郭奕微微一愣,然后又失笑了起来,一把拍在了白曦儿的香肩之上,笑道:“那怎么行?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我肯定抱着一个大酒坛子,找一座天下最高的山峰,将你狠狠的拽到山峰之巅,一起吹着凌冽的山风,然后将你活活的灌醉,最后直接将你推下高高的山崖,摔的粉身碎骨。”

    “为什么呢?”白曦儿顿时叫道。

    郭奕笑道:“谁叫你好好的朋友不做,非要做敌人!哈哈!”

    白曦儿丰腴的胸前一阵起伏,轻轻的咬着嘴唇,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郭奕瞥了她一眼,顿时收敛了笑容,干咳了两声,道:“为什么,我开的玩笑总是不好笑呢?”

    “不,你的玩笑很好笑,只是我却笑不出来。”白曦儿道。

    白曦儿此时的心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一双美眸蒙着一层薄薄的烟雾,虽然凝望着天空,但是却让人根本猜不透她此时在想着什么。

    郭奕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若是我什么都不用想该多好?”白曦儿道。

    郭奕道:“其实你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真的很漂亮。”

    “漂亮的女人,才不要用想这个问题。”白曦儿突然收回了目光,又变得空灵飘渺了起来,就好像随时都会羽化飞升而去。

    她道:“其实我们都是纠结了人,是时候去做一件不纠结的事。”

    “什么事?”郭奕道。

    “杀人。”

    郭奕微微一怔,道:“仙子也杀人?”

    “那你就暂时不要将我当成仙子,让我当成一个女人。”白曦儿道。

    “怎么个杀人法?”

    白曦儿望着北方的天幕,道:“《法榜》之战,我们比一比谁杀的人更多,谁手中的血腥味更浓。”

    她身上依旧缭绕着仙灵之气,任何人都不会将她和杀人联系在一起,所以当她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郭奕也微微的诧异了。

    “我跟你比。烦心的事,的确太多,或许真的如你所说的那般,多杀几个人,心头可能会痛快一些。”郭奕道。

    白曦儿道:“输了的人是有惩罚的。”

    “这是自然。”郭奕道。

    白曦儿道:“输了的人,要对着天道发誓,一辈子做另一个人的朋友,若是违背了誓言,当天诛地灭。”

    郭奕紧紧的盯着她的一双美眸,她的眼睛之中一丝杂质都没有。

    “好。”郭奕道。

    白曦儿听到之后,眼中顿时流露出了笑意,这一抹笑意只有她一个人才懂。

    《法榜》之战,她一个人也不会杀,因为她要做那个发誓的人。

    郭奕和白曦儿离开了,他们已经赶往北海之滨,因为现在所有得到《法榜》资格战牌的天才,都聚集到了那里。

    那里现在正是龙虎聚会,整个周天世界的各路强者都聚集在了一起。

    《法榜》之战不仅是《法榜》的排名之战,更是一场修仙界的潜龙聚会,谁将成为未来修仙界的霸主,都将在这次排名之战中露出峥嵘。

    ~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七十四章 淫贼的报应,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