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太朦胧,又是一个月色撩人的夜晚!

    月光如水,洒在了江面上,宛如银纱坠地面,白银入水流!

    江面上飘荡着一只破破烂烂的小舟,凛冽的江风将小舟之上的白帆吹的“噗噗”作响,隐隐之中可以看到白帆之上,还写着四个大字:“千算一漏!”

    一个老瞎子坐在船头上将破烂的草鞋脱了下来,手指在草鞋之上摸索着什么,突然双手猛的一停,旋即大笑了出来:“我就说这几天老是脚痒,原来是你们这群家伙在*。《文学网》huaixiu”

    说着老瞎子就从鞋底抓出了一把跳蚤,然后扔进了河水中!

    老瞎子又将草鞋给穿上,然后在小舟之上跺了跺脚,似乎真的舒服了不少。

    而就在这时,一道水纹突然从河水中荡开,宛如有什么东西从水面上飞过一般,下一刻,小舟之上已经站着了一个蓝衣女子。

    这蓝衣女子正是蓝颖!

    “*,你交代的事,徒儿已经办妥了。”蓝颖恭敬的对着老瞎子一拜。

    老瞎子点了点头,道:“你师姐呢?”

    “师姐回姬家了,恐怕她还不知道你老人家来了洛海疆,要不……”蓝颖道。

    “不用了,她的路和你不一样,有些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得好。”老瞎子虽然双目以盲,但是这世上就好像什么事都瞒不过他一般。

    他道:“为师炼制的欺天面具还算不错吧?”

    欺天面具,可以蒙蔽天机,隔绝灵识,斩断目力,一旦带上这张面具,就算是大罗神仙都无法看出你的真面目。

    但是欺天面具,却只有老瞎子一人能够炼制。

    蓝颖手指之上闪动着灵光,突然在眉心之处轻轻的一点,她脸上的皮肉别碎裂开,裂口之中神光四溢,很快她的真正面容就显现了出来,就连她身上的蓝衣都褪色,变成了白衣。

    这绝对是一个美人儿,而且身上有着不输于姬幽然的修为,若是有人知道幽兰坊的一个酿酒的姑娘,有这样强大的修为,恐怕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若是郭奕现在再看到蓝颖,恐怕一眼就能将她认出,这不就是姬幽然的师妹!

    当日郭奕和郭鲁刚来到古玄域之时,遇到了就是姬幽然和蓝颖。

    当时蓝颖本是赶去古玄域大世界探望姬幽然,却无意之中发现了幽灵山脉后山的那一片奇异的竹林,和竹林的深处的那一座神宫。

    她们的修为都已经出神入化,修为不相上下,但是都想得到竹林深处的那一座神宫,于是便拿郭奕和郭鲁打了一个赌。

    可惜郭奕的天赋实在太强,一年的时间就反超郭鲁。

    蓝颖输给姬幽然之后,便离开了古玄域,而郭鲁却在幽蓝府做起了府主的女婿,退出了残酷的仙道之路,做了一个普通人。

    蓝颖修道的时间远远超过姬幽然,但是她的天赋却不及姬幽然,虽然两人现在的修为都在伯仲之间,可是姬幽然只*了五十年而已,而她却*了七千多年,她也天资绝艳,但是和姬幽然比起来她却差的太远。

    所以姬幽然是师姐,而她却是师妹!

    达者为长,这就是修仙界不争的事实。

    蓝颖取下欺天面具之后,便更加的恭敬了,道:“*,接下来还有什么需要徒儿做的?”

    “你去告诉洛心瑶,她的心上人在北荒天朝。”老瞎子道。

    “就这么简单。”蓝颖讶然。

    “这一点都不简单。”老瞎子道。

    蓝颖身上灵光一闪,又将欺天面具给带上,她又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子。

    冰冷的河水微微一荡,她已经从小舟之上消失了,整个夜空又变得空洞了起来。

    “妈的,当个*真他娘的不容易,在徒弟面前不仅要装的稳重矜持,还要显得高深莫测,真够累的!”

    蓝颖走了之后,老瞎子又四仰八叉的瘫在了小舟上,吹着口哨,哼着小曲!

    突然一道凌厉的凉意从夜空之中传来,天空之上居然有多出了一轮月亮来!

    两轮月亮居然同时出现在了老瞎子的头上,一股肃杀之气笼罩在天地之间,苍茫的洛河中所有水生物竟然在第一时间都化为了血水!

    老瞎子翻跟斗从小舟之上爬了起来,嘴边大骂道:“我嘞个去,还真是没完没了,老子跑到哪,你就追到哪,活该你徒弟被人给糟蹋了。”

    天上寒风更甚,那多出来的月亮发着阴冷的寒光,竟然在不断的变大,就好像要将整个夜空都给占据。

    “妈的,几天不见她修为又增长了一大节,趁她还没追上来,还是先跑吧!”

    老瞎子一脚踏在小舟之上,小舟顿时爆裂成一团烟雾,烟雾散去之后,江面上就只剩下泉涌的血水了!

    飘香九万里的酒香一直回荡了三天三夜,才徐徐的散去!

    但是酒塔之上的酒香依旧还在缭绕,郭奕也还在云仙儿的身上驰骋,他就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般,根本就不管云仙儿的死活。

    此时的云仙儿早就不复以前的冷厉和高傲,雪白的娇躯被糟蹋的不成人样,就好像烂泥一般贴在墙壁上,任凭着郭奕的蹂躏。

    她乌黑的发丝凌乱下垂,手臂上,纤细的腰肢上,胸前,胯下,都是血痕,就连她的那一双美眸之中,都布满了血丝,狰狞的吓人。

    “我要杀了你。”虽然她的一双**都还缠住郭奕的腰上,但是嘴边却不断的念着这句话。

    三天的时间,她晕过去了九次,但是每一次醒过来,第一句话定然是:“我要杀了你。”

    三天的时间,她**了不知多少次,但是每一次**的时候,喊出的都是:“我要杀了你。”

    试问当一个女人在**的时候都还想着杀人,郭奕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又过来三天,云仙儿已经奄奄一息了,整个身体就好像烂泥一般,全身都疼的要命,一双**被郭奕扛在肩上,依旧在使劲的蹂躏,丝毫不让她休息。

    “郭……奕,你……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我……要死了,我……答应……以后……再也不找……苏娥麻烦,也不再……和你为敌……啊!”

    云仙儿最终还是受不了,开始痛苦的求饶,她的声音断断续续,就好像随时都会死在郭奕的身下。

    “你的话,我不信!”郭奕道。

    “不要,不要,真的……不要了,我若是死了,小烟也会死,你忍心……让她死?”云仙儿带着祈求的眼神。

    郭奕最终停了下来,然后站起了身,将一块白布扔给了她!

    云仙儿玲珑的**矫健的从地上翻了起来,然后将白布裹在了身上,一掌将虚空之门的拍开,然后飞进了虚空之门。

    此时的她,哪还有刚才的虚弱,就好像郭奕六天六夜都没有让她元气大伤。

    站在虚空之路上,云仙儿咬着银牙,怨毒的道:“郭奕,你在我身上犯下的恶行,来日我要你十倍还回来。”

    说这话的时候,她白皙修长的**上流涓涓的往下流着鲜血,将她身上的白布都染出了瑰丽的血花。

    说完这话之后,她就好像用完了身上最后一丝力气,下身的疼痛让她直接趴在了虚空之路上,而此时虚空之门却已经关上。

    “来日……哏哏,你若是还敢和我为敌,我捉你一次,玩你一次,玩到你服为止……哎呀,妈的,这女人还真厉害,我都双腿发软了,她还有力气打开虚空之门,若是真的战斗到最后,恐怕胜负难料啊!”郭奕揉了揉大腿,心头暗下决心一定得提高身体强度才行,原来做淫贼真的是需要天赋的。

    和云仙儿“大战”了六天六夜之后,郭奕身体之中的寒冰酒毒竟然消失无踪,修为反而更上一层楼,虽然没有突破第二星的境界,但是却达到了第一星的巅峰。

    略微了休息了一阵,恢复了体力之后,郭奕便走出了酒塔,酒塔外的三千禁文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此时萧长生正蹲在酒塔外的空地上。

    见郭奕走出来了之后,他顿时冲了上去,差点将步伐还有些虚浮的郭奕给撞倒在了地上。

    “长生,你怎么在这里?其他人呢?”郭奕问道。

    当郭奕走出了酒塔之后,才发现周围除了萧长生之外,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而且最让郭奕吃惊的是,整个幽兰坊居然也不见了,方圆千里竟然变得空荡荡的,连一座阁楼都没剩下。

    难道幽兰坊遇到了强敌,被人给夷为了平地?

    若是遭遇了强敌,那为何酒塔却安然无恙?

    萧长生敬佩的看着郭奕,神秘兮兮的道:“听酒院的蓝姑娘说,这酒塔之中闹鬼,那女鬼凶厉的很,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会传出凄惨的悲吟,连我听到那悲吟声都全身毛骨悚然,六天了,整整六天了,那哀嚎没有一天断过。”

    “就因为这事,幽兰坊也*着全体搬家了,*,你能够从这女鬼的手中逃出来,还真是神功盖世。”

    郭奕额头黑线直冒,哪有什么女鬼,分明就是云仙儿在**!

    “那幽兰坊搬到什么地方去了?”郭奕问道。

    “听说是北荒天朝,这是洛姑娘亲口下的令,三天前她们就已经走了。”萧长生道。

    ……

    大家的票子是不是该砸来了,就算不为老九,也要为仙儿啊!**的女人,是需要票子和鲜花在安抚的!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文学网》huaixiu

    请分享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百零九章 求饶-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