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入六道炼魂的境界之后,修仙者就算头颅被人砍下,心脏被人掏碎,都能借助道魂重生。《文学网》huaixiu

    可以说一旦踏入道主的境界,就真正的进入了修仙界绝顶强者的之列,走到哪里都是霸主级别的人物,任何人都要仰视。

    本来郭奕要踏入道主的境界至少也要等到三年后,但是经过了第十二次破灭之后,将阴阳洞府收入了身体之中,借助这一股来至远古的力量,顿时冲破了道门,成功凝练出道魂。

    如今有阴阳洞府在身,郭奕*的速度必当突飞猛进,势无可挡。

    郭奕缓缓的站起了身,口中吐出一口浊气,望着漫天星宇,心头无限的开怀,只想放声长笑来抒发此时心中的快意。

    往日的阴霾尽扫,身体又恢复了年轻的旺盛,爆发出无穷的生机,一拳向着天幕轰去,爆发出无穷道光,将星空中一颗紫色的恒星都给打碎,化为了一团绚丽的星云。

    郭奕身上光芒内敛,皮肤宛如婴儿出生之时一般的白皙,头上黑发如瀑,深邃的瞳孔之中带着锐利的光芒。经过了这一次的老迈催死,郭奕心志变得更加的沉稳和坚定了。

    穿着一袭青色的丝袍,郭奕挽起了发髻,然后向着洞外行去。

    洞府外,依旧吹着猎猎的寒风,就好像一只巨兽在怒吼,将*的雪花给吹得漫天飞舞。

    郭奕走出了洞门,只见那冰寒的雪地上正站着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子,白的宛如陶瓷的皮肤,稠密的玉色长发,还有那白色的衣袍。她宛如一尊白色的玉雕,与整个雪地都融为了一体。

    呼啸的寒风吹起了她的衣衫,凌乱了发丝,但是她的目光却始终都盯着郭奕,露出淡淡的笑容:“你不是死了吗?”

    郭奕浅浅的一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的心在你的身上,我又怎么能不知道。”玉美人道。

    “你是来要回你的心?”郭奕说着就将白玉心脏给挖了出来,托在了手中,上面灵光氤氲,生机勃勃。

    玉美人轻轻的摇了摇头,笑道:“心都给你了,哪还有要回来的道理?”

    “可是我却不想欠别人的心。”

    郭奕将白玉心强行的交到了玉美人的手中,然后将神龙之翼给展开,直接冲飞而起,化为一道青虹冲出了郭家祖屋,冲出了帝皇之都。

    玉美人手握玉心,面露甜美的笑容,自言自语的道:“我身体之中留着你的血,你这辈子也休想逃得掉。”

    白玉手掌之上浮出一团血雾,化为一朵血色的神莲,她站在血莲之上,宛如一只白色的精灵,向着郭奕“逃遄”的方向追去。

    飞出了帝皇之都,眼前是一望无边的山川大岳,皆是银装束裹,飞雪漫天。

    以郭奕现在的修为一个眨眼就能飞出数亿里,如今以远离了帝皇之都不知多少亿里,山岳越来越高,越来越险,就好像进入了洪莽的古山林。

    在这茫茫的山野之间,一座奇峰拔地而起,直冲云层之上,宛如连接着青冥九天。

    一股浓郁的酒香从奇峰之顶传了下来,酒气化为了一只白色的大龙,咆哮在冰雪之中,将无数雪花都给冲飞。

    酒香的味道实在太浓,让郭奕忍不住好奇,难道这奇峰之顶隐居着绝世的高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能够炼制出如此美酒?

    只听那苍莽的群山之间此时传来了一阵悠长的歌声,在险要的登峰古道上久久不息:“凛风起落兮,雪翻飞。奇峰无名兮,是无仙。借得青髯紫寰衣,踏上古道苍凉路。望眼处兮,幕生冰树,万里尽头云霄飞瀑。借凌刺兮,敢断天喉。掘地岩兮,荡尽九幽……”

    歌声豪迈,其韵无穷,回荡在崇山峻岭之间,却是不见人踪!

    “看来也有人被这酒气吸引了过来,郭大酒虫,怎么还停在这里不动啊!”玉美人驾驭着血莲已经追了上来,落到郭奕的身侧,脸上带着美妙的笑意。

    “我差点听成郭大**了。”郭奕笑了笑,然后便逆冲着飞雪,先一步向着奇峰之顶飞去,落到了高高的寒冰峰顶。

    玉美人也跟了上来,看她那样子是打定了心思要跟郭奕一辈子了。

    峰顶之上寒风更加的冷厉,刮在人的脸上,还在发疼。

    一块百丈高的巨石的下方,居然有人用古木搭着一座矮小的酒家,酒家小的可怜,恐怕也就能够容下十来个人,就好像随时都会被风给刮走。

    酒家之中安静的异常,只能闻到更加浓郁的酒香和一股……死人的味道。

    尸味和酒味一样的浓。

    郭奕脚踩着稳稳的步伐,走到酒家门前,刚伸出手,里面便传来一个嘶哑而阴沉的声音:“此地怕死的客人已满,不怕死的可进。”

    “那真是太巧了,我就是不怕死的。”郭奕将破烂不堪的门给推开,寒风随着也倒卷了进去,将不少酒坛子都给吹落在地,发出一连串破碎声。

    “我也是不怕死的。”玉美人跟了进去,然后顺带将大门又给掩上。

    寒风停息,郭奕和玉美人选择了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坐下,与此同时借着昏暗的光芒,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包括柜台上的酒。

    这座酒家之中,能够坐在桌上喝酒的人,除了刚进来的郭奕和玉美人之后,就只有一个人。

    这人头上的发丝蓬乱,将他大半个脸都给遮着,看不出他的年龄,让人感觉他就是一个疯子,但是郭奕却绝对不会认为他是一个疯子,反而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他的手……

    他的手上一丝血肉都没有,只有五根白森森的骨头,骨头上还流转着鲜红血脉,显得异常的狰狞。手中紧紧的握着一个漆黑的铁盒子,也不知那盒子里到底装着什么,竟然连灵识都无法将盒子给穿透。

    那一股尸气,就是从他的身上传出。这是一名尸修强者。

    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手中的盒子,似乎害怕自己一眨眼,盒子就会被人给夺走。

    “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以后真不敢了。”

    “对,对,我们都是猪油蒙了心,才敢打这盒子的注意,以后再也不敢了,只要不死大人放我们一条狗命,就算做你奴隶我们也愿意。”

    ……

    宁不死的身下跪着六个满身血痕的老者,这六个老者的修为都达到了道主第一道的修为,算是修仙界的一方霸主,但是现在却都跪在地上求饶,不断的磕头,额头上都磕出了血,头骨都要磕碎。

    宁不死阴沉的笑:“嘎嘎!敢打这盒子的注意就已经是死罪!”

    笑声过后,他伸出白骨手爪,一把将其中一个老者给抓了起来,散乱的头发飞舞,露出他那一张半尸半骨的恐怖的脸,张开嘴要破了老者的喉咙,将他身上的血液都给喝干。

    老者的身体顿时变得宛如皱巴巴的布袋子,被宁不死一脚给踏爆,将他身体之中的道魂都给踏碎。

    剩下的五个老子面面相觑,知道宁不死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五人几乎同一时间冲出了酒家,向着五个方向逃遄。

    “轰!”宁不死的手伸了出去,五根白骨手指延伸成万里长,直接将这五名老者给刺穿,身体之中的血液都沿着手指流入了宁不死的身体之中,让他脸上的血肉又多了一分生机。

    而那五名已经逃遄了出去的老者的身体则直接爆裂开,就连灵魂和道魂都同时碎裂,死得不能再死。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为短暂的时间之中,六尊道主就已经命损。

    宁不死的手依旧紧紧的握着那一个漆黑的盒子,又静静的坐在酒桌畔,根本就不看郭奕二人一眼,半晌之后,才又张开嘴巴,沙哑的道:“蓝姑娘,酒还需要几时才能酿好?”

    “天黑之前。”蓝姑娘的声音在酒家的里屋之中响起。

    郭奕淡淡的一笑,微微的点了点头,天下间能够酿出如此美味的酒的人,也只有蓝姑娘了。

    宁不死叹道:“今夜乃是七脉九阴之夜,错过了今晚就要等上九万年,麻烦蓝姑娘可要多费费心,我可等不了九万年。”

    他到底要在今晚做一件什么事,又和蓝姑娘酿的酒有什么关系?难道蓝姑娘酿的酒乃是专门为他酿的?

    “收人钱财替人办事,绝无耽搁,只是……若是被别人给打扰,就说不准了,又有客人到了,你自己解决吧!”蓝姑娘的声音很平淡,淡如水。

    宁不死眼神一凝,射出两道血光,隔着窗棂向着酒家外看去,似乎能够望穿虚空。

    外面,寒风呼啸,歌声响起:“凛风起落兮,雪翻飞。奇峰无名兮,是无仙。借得青髯紫寰衣,踏上古道苍凉路……借凌刺兮,敢断天喉。掘地岩兮,荡尽九幽……”

    当歌声落时,峰顶的雪地之中已经站着一个年轻的白衣道袍的男子,道袍外还裹着紫色的狐裘锦袄,腰间佩戴着圣洁的灵玉,加上他俊美的外表,绝对是怀春少女梦中的情人。一身富贵逼人,让人心折!

    他身后还跟着八个妙龄侍女,每一个都白衣胜雪,曼妙多姿,乃是祸水级别的倾城美人。

    “天一古道场,道公子。”宁不死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似乎很不想见到这个人。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文学网》huaixiu

    请分享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二十三章 雪山深处有酒家,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