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厨房,显得格外的简陋,外面的风雪还“呼呼”的灌了进来。《文学网》huaixiu

    玉美人天姿绝色、冰清玉洁,而此时却静静的坐在小木凳上,向着锅下加着柴火,盈盈的火光映在她白皙细腻的脸蛋上,冒出一滴滴汗珠,活似那正在做饭的贤妻良母。

    王婆婆一边烙着大饼,一边满意的点着头笑道:“你还是个大闺女吧?”

    玉美人没想到老人家居然突然问出了这样的话来,白陶瓷般的脸顿时红了一片,低着头羞涩的道:“婆婆,这问题让人家多难为情啊!”

    “有什么难为情的?姑娘你长得比婆婆年轻时候都要美,简直就像那画里的仙女儿一样,你男人怎么可能不动心呢?”王婆婆眼睛一眯,神秘兮兮的低声道:“不会是他的身体的原因吧?”

    玉美人更是羞涩,道:“婆婆,我们现在根本就不是……夫妻,还没有发展到哪一步。”

    “那正好,今晚就发展啊!”王婆婆大乐,从腰包里摸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小瓶子,道:“当年那王老头就是个死犟,不过等生米煮成熟饭,他就想赖也赖不掉了,全靠这迷蝶草帮忙,至今我都还留了大半瓶,要不要今晚上也给他来一点?”

    “不要吧!”玉美人可不认为普通人的药能够对修仙者有用,而且郭奕百毒不侵,这是她知道的。况且下药这种事,一般都是男人对女人干的勾当,哪有女人对男人下药的说法?

    要是被郭奕给察觉到,还不被他给笑话,到时就羞死人了!

    “真不要吗?”王婆婆道。

    “等等,要不……试试!”玉美人的声音就好像蚊子在叫,低得连她自己都有些听不清楚。

    王婆婆顿时笑了起来,将她手中的迷蝶草磨的粉末给倒到了大饼里面,很快就消失不见,接着这才小心翼翼的将瓶子又给盖了起来。

    “闺女,你放心!婆婆的药肯定管用,今晚上保准了让他嗷嗷叫……不,不,是你嗷嗷叫……也不对……”

    王婆婆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却不见玉美人此时都要将脸给低到地上去了,心头暗道,“若是被他给发现了,就说都是王婆婆的注意,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郭奕和王爷爷依旧还在火堆旁聊着家常,越是聊下去,越是觉得这位老爷爷的不平凡,一个普通的老人居然连擎天大仙都知道,还说擎天大仙曾经在他们村放过牛。除此之外,似乎北荒大帝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当年还是邻居秦寡妇喂的奶。

    郭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僵着脸一笑:“那这么说万象道人和血淋道人竟然都是隔壁李大爷的外孙,那他们怎么会都成了道士,还成了死对头?”

    “此时说来就话长了,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年村外来了一位大姑娘,那家伙长的可漂亮了,就跟你的婆娘一个模样,万象和血淋都看上了这姑娘,可是第二天,这姑娘就离去了,他们两个小崽子也跟着走出了村子,这一去就是很久很久,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却都出了家做了道士,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没过多久他们便又走了。哎!现在的年轻人,小兄弟,你可千万别学他们,娶两房老婆,生一窝娃,才是正经事。”

    王爷爷不停的叹息,就好像真的有这回事一般。

    郭奕则是笑着摇了摇头,全当只是听了一个笑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大饼烙好了。”

    这时玉美人端着一大碟上好的饼走了进来,王婆婆跟在后面一个劲的对着王爷爷挤着眼睛,还不忘指了指手中的瓶子,王爷爷看了看那碟子里的大饼,顿时脸色变得不自然了起来,很显然已经领悟了。

    王婆婆的小动作郭奕自然是尽收眼底,但是却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自己百毒不侵,就这饼真有问题,那也算不得什么。

    饼还是热腾腾的,带着一股奇异的香味,让人忍不住就要去吃上一口。

    而就在这时,村口缓缓的行来一个紫衣少女。

    这女子头上插着云钗,要缠着紫玉彩带,踩着一团紫色的烟雾之上,每走一步雪地之上就会生出一株氤氲的灵花,紫色的花瓣飞起,飘然在雪中。

    空气中还弥漫着阵阵的花香!

    她步伐显得异常的有韵律,暗合天道的法规,让人感觉每一个动作都显得美妙至极,宛如一个在雪地上漫步的仙人。

    很快她就走到了王爷爷家的茅屋前。

    她缓缓走上前去,轻轻的敲门,道:“有人在吗?”

    “来了,来了……”

    只听见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大门便被打开,一个年轻的男子嘴里含着一块油光的大饼,手中还捏着一摞,似乎正吃的开心。

    看到这紫衣少女之后,郭奕顿时一愣,只感觉脑袋发昏,差点晕厥了过去。

    这女子实在太美了,比之柳嫣然和白曦儿还要美,身上即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灵之气,又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强者的风范,让任何人看到她都会忍不住跪地膜拜。

    幸好郭奕脑海之中有**之心,不然仅仅看她一眼,就会眼睛爆裂,生机断绝。

    有些美不是一般人可以看到的。

    “请问这村里是不是有一个姓古的医师?”紫衣少女淡淡的看了一眼郭奕鼻头上挂的两道血痕问道。

    “*,居然是你,你不是跟那大汉风流快活去了吗?”郭奕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指着紫衣少女骂道。

    很显然郭奕将她当成了柳嫣然所化的“月天阴”,所以才会如此骂道。

    紫衣少女皱了皱眉头,眼中一缕杀机闪动,五指中捏出了一道杀伐神则,想要直接将郭奕给斩为万段。

    天下还从来没有人敢骂她“*”,郭奕绝对是第一个有这胆子的人。

    但是她手中的神则刚刚形成,口中就吐出了一口绯红的鲜血来,喷了郭奕一身,就好像一朵朵艳丽的红色神花。

    “哎呀,姑娘你受了重伤啊!快进来坐坐,大冷天的站在外面会着凉的。”王婆婆快步走了出去,不由分说的就将紫衣少女给扶了进来,紫衣少女本来还有些排斥,但是此时她的确有求于人倒也不好发作,于是便跟着走进了茅屋。

    紫衣少女倾城绝代,堪称天下第一美人,就算是道主看到了她的容颜都会瞎眼睛,就连玉美人这个女子看了她的容貌之后,都忍不住低下了头,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发自内心的自卑,但是王婆婆和王爷爷老眼昏花似乎看不清她的模样,反而一点事都没有。

    “姑娘大冬天的还来求医,肯定饿了吧,吃两个饼吧!这柄乃是老婆子我亲手烙的,好吃得很,你看郭小兄弟都吃得那么的开心。”王婆婆似乎已经将饼里有药的事都忘了,笑着将装饼的碟子抵了上去。

    “不了,我不饿。”紫衣少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还请老人家指点一下,这村里是不是住着一位姓古的医师。”

    “你说的是古老头啊!哎!别提了,他才不是什么医师,他就整天炼一些稀奇古怪的毒,我这有一瓶迷蝶草就是他炼的,你若是要求医可千万别找他,他从来都没有将人给医好过。”王婆婆说道。

    紫衣少女道:“我这伤乃是一位狠人打伤,天下间只有古医师能够医好她打伤的人,还请两位……”

    “嘭!”

    “谁在叫我,谁在叫我?”

    一个矮小的老头将茅屋的门给撞开,然后滚了进来,这老头浑身都是泥,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就好像八百年都没有洗过了,还散发出一股怪味。

    这老头撞进来就翻倒在地,半天也没有爬起来,还是郭奕扯住了他的手,才将他给拉了起来,不过他走路依旧东摇西晃的,就好像随时都会再翻在地上。

    “古老头,你不是去采弥陀草去了嘛,怎么累成这样?”王婆婆给他搭了一根板凳,让这矮小的披头散发的老头坐了下来。

    王爷爷却是一脸的不悦,恨不得将他一脚给踢飞出去。

    古老头气喘吁吁的道:“别提了,我家那牛跑脱绳了,把老子的费了千辛万苦采的弥陀草都给叼走了,哎,我靠着两条腿跑回来的,你知道我腿短,跑的又慢,路途又远,哎,把我都累死了。”

    郭奕好奇的看着这个刚进来的糟老头,总感觉在什么地方听过弥陀草的名字,但是却就是想不起来了。

    古老头*都还没有坐热,紫衣少女就连忙道:“古医师,本尊被一位狠人给打伤,此次是来求医。”

    她虽然是在救人,但是却一点都没有求人的样子,就像一只高傲的紫天鹅。

    “不治,我从来都只会下毒,就是不会救人。”古医师有些不爽她那一份傲慢。

    紫衣少女瞳孔之中杀机闪动,一掌拍在桌子上,冷声道:“老头,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古老头手舞足蹈的哈哈大笑,也是一巴掌趴在桌子上,道:“不治就是不治,本尊治病不治人!”

    紫衣少女五指之上暗聚神芒,一丝丝道则在运转,眼神之中尽是杀意,丝毫都不掩饰,谁都不怀疑她要下大杀手。

    古老头话锋一转,笑道:“但是……看你这么嚣张的样子,到是可以破一次例,不过你得将这桌上的饼给吃完才行。毕竟这是她亲手给你烙的,你若是不吃,岂不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

    很显然王婆婆先前和紫衣少女的话,他都在外面听到了,紫衣少女不吃王婆婆递过去的饼,古老头现在就非要她吃不可。

    古老头向着王婆婆看了一眼,眼中带着温柔的笑意,只是将王爷爷看的更加的不悦了。

    又是一个复杂的三角关系。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文学网》huaixiu

    请分享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二十六章 紫衣少女-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