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跟班全力出手,长枪之上也是同时刺出了三座摩诃大世,每一座都包含天地四象,同源同理,带着撕裂之气,长枪掠空而过。

    “咻!”

    枪芒锐利,大世碰撞,战枪将酒气给击得粉碎,化为了一滴酒滴落在了地上,拍打出嘀嗒的声音。

    摩诃大世不灭,第一跟班卓然而立,宛如石化了一般,但是脸上却带着苦笑,艰难的道:“我没做到,我输了!”

    第一跟班明明将酒气都给洞穿,为何反而说自己输了呢?

    这一幕所有人都表示不解,感觉到茫然,唯有郭奕和龙鱼少主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刚才看似第一跟班只刺出了一招,而事实上他却是同时刺出了三招,只是速度实在太快了,别的人根本就看不清,还以为他只刺出了一招。

    龙鱼少主提的要求是要他一招刺破酒气,但是他却用出了三招,所以他才说他自己输了,他不是输在郭奕的手中,也不是输在龙鱼少主的手中,而是输在了他自己的手中。

    他的境界和龙鱼少主一般,都是道祖的巅峰,达到他们那样极尽的级别,最重要的就是那一股气势,谁能掌握好“气”,那么谁就能秒杀对手。

    龙鱼少主虽然没有突破半圣的境界,但是他现在已经可以相当于半圣之下的最强者,战力直追半圣,只差一丝就能打破这道天堑,越级挑战。

    第一跟班很快就收敛了心中的那一股失落,找回了自信,然后退到了一旁,抱着长枪闭目沉思了起来。

    龙鱼少主从金色的云椅上走了下来,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步伐散乱的向着郭奕行去,最后停在了郭奕十丈外的位置。

    不多不少,正好十丈!

    “叫什么名字?”龙鱼少主吊儿郎当,邪气的笑道。

    郭奕也是笑道:“这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不然,你死在了我的手中,我都不知道墓碑上刻该谁的名字,哈哈!”龙鱼少主道。

    “那就更不需要了,死人如黄土,留名有何用?不如安一座无名的墓碑,无名的来,无名的去,岂不是更好?”郭奕道。

    “啪啪!”

    龙鱼少主一边鼓掌,一边哈哈的笑:“说的好,说的好,有趣,有趣……那我们加个彩头吧!”龙鱼少主脸上的笑容霍然消失,然后伸出一只手掌来,手掌之上衍化乾坤,如同捏着一片星空,一股远古的伟力从手心之中飞出,化为了一只不可抵御的巨爪。

    这只金色的巨爪直接穿透虚空,将远处香车之上的天狐公主狐灵姬给擒在了手中。

    狐灵姬也是被龙鱼少主这一爪给惊了一跳,手中打出一道圣术,想要脱手飞出,但是手掌之中却是压下了一片星辰直接将圣术给压破,然后将她死死的擒住,再难反抗。

    狐灵姬本来还有些阴沉,但是很快绝美的脸上就化为了妖艳的媚笑,因为她此时已经被龙鱼少主给擒到了身边,就连她一身的修为都被封印,浑身再难动弹。

    “龙鱼少主,你也太心急了,真是让奴家有些不知所措。”狐灵姬媚笑道。

    龙鱼少主在她身上深深的一吸,陶醉的道:“真香!”

    突然,他又将狐灵姬给推到了一边,再也不看她一眼,冷笑道:“我们各自加一个彩头,就赌一个女人,谁输了那个女人就归谁,我们妖族就赌她,天狐公主,可是我们五大妖族中最美的女子,你敢不敢赌?”

    郭奕顿时沉默了,久久之后才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人类修士之中也要出一个最美的女人,若是我输了,那个女人就得归你?”

    “一点都没错,不过还得加一条,若是我将你打趴在了地上,那么我就要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将你们人类修士之中选出来的那女子压在身下蹂躏,而且你还必须欣赏整个过程,帮我分开她的腿,当我享受完了之后,再将你给碎尸万段。哈哈!当然,反之你将我给打趴下了,你也可以享受这项权力,是不是觉得很*,很爽啊?哈哈!”

    龙鱼少主不是一个没有头脑的人,反而他的心机还很深沉,他不仅要打败对手,而且还要彻底的摧毁对手的意志。

    而且,他和郭奕的战力在伯仲之间,这一点他们两人都相当的清楚,胜负之数五五对半开,谁都料不准赢家会是谁?

    他这么做就是在增加郭奕的心理负担,若是郭奕答应了他,那么心中就会产生一丝顾虑,甚至不敢一往无前,就会怕输,更是输不起。

    真正的强者对决,不仅是战力上的对碰,更是心境上的较量。

    谁的心若是不坚定,那么便算是败了一半。

    郭奕笑道:“赌得这么大,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呢?”

    龙鱼少主是一个疯子,郭奕却不想和他一起疯!

    因为郭奕的确输不起。

    龙鱼少主就好像早就知道郭奕会这么说一般,于是笑道:“因为,只有我知道那些进入帝坟之中的老一辈的强者都遭遇了,也只有我知道怎么才能让他们脱困。”

    龙鱼少主这话一出顿时激起了千层浪,不仅是郭奕心头一震,就连五大圣教和各大道场的人都大惊失色。

    因为北荒的各大势力和妖族的老一辈强者都已经进入了帝坟,若是这些人遭遇了什么不测,那么损失将会不可估量,谁都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

    苏娥和迦叶、敬无生他们三人肯定也进入了帝坟,但是这么多天都过去了,却一点音讯都没有,郭奕若是不担心才是怪事。

    可以说在潜意识之中,郭奕将苏娥的安危看得比云仙儿还要重!

    “我为什么要信你?”郭奕道。

    “因为你只能信我。”龙鱼少主笑道:“你到底敢不敢战?敢不敢赌?”

    这不仅仅只是一场战斗,若是输了,这代价郭奕付不起,会被所有人类修士给漫骂,说不定会被骂上几万年,几十万年。

    拿一个女子去做赌注,赢了固然万世大吉,但是若是输了,那么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这种事任何人都不能不慎重。

    郭奕已经推算过,自己将所有的手段都用出来,也就和龙鱼少主在伯仲之间,只有五层把握能胜,若是平常时候,只要有一层的把握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战,但是现在他去犹豫了。

    龙鱼少主的这一招心理战,的确是起了作用,不仅是对郭奕,对任何一个人类修士都会起作用。

    “郭奕,跟他一战,我们相信你。”

    “没错,不仅能够打压妖族的气焰,还能狠狠的羞辱妖族最美的女子,赚大发了。”

    ……

    这些北荒各大势力的修士都想知道自己的前辈的下落,更想将这些前辈都给解救出来,但是却没有一人知道若是失败了后果的惨烈,绝对让所有的人类修士永世抬不起头来。

    郭奕冷声道:“吵什么吵,既然你们这么相信我,那你们谁敢推出一位自己道场或者圣教之中的美貌的女子来作为赌注啊?”

    各大仙门顿时哑口无言,你推我让,乱成了一锅粥,谁都不愿自己仙门的女弟子作为赌注,毕竟郭奕若是输了,那将是惨不忍睹的,他们也将成为万世的罪人。

    龙鱼少主的强大,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战力直追半圣,就算对郭奕有信心,但是也不可能将自己仙门中最美的女子往火坑里推,这代价谁都承受不起。

    郭奕失望不已,总算是看清了这些人的真面目。

    很多时候口口声声说对你信心十足的人,其实他们自己心里根本没有底,仅仅只是想要你帮他冲锋陷阵罢了。

    “我做你的赌注。”绝崖之上,一个白衣少女飘身落下,身如游蝶轻若燕,飘然的落到了郭奕的身侧。

    小素依旧捏着她的毛茸茸的小尾巴,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闪扑闪扑的盯着郭奕,还轻轻的握着*嫩的拳头,给他加劲。

    这绝对是一个意外,连郭奕都没有料到这只小狐狸居然还这么相信自己,自己和她仅仅只有一面之缘罢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郭奕道。

    “不太清楚。”小素摇了摇小脑袋,认真的道:“可我觉得你很厉害,应该不会将小小素给输掉吧?”

    郭奕看着她那纯真的眼神,和对自己盲目的自信,心头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意,忍不住道:“可是你是妖族的女子,注定做不了我的赌注,我也不需要你来做我的赌注。”

    “不,她做得了。”龙鱼少主对小素的兴趣似乎比那些人类女修士更加的大,笑道:“看来妖族的第一美人并非是灵姬公主啊!灵性十足,媚而不妖,天狐妖族还有如此纯真的女子,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少主夫人,就她了。郭奕对吧!今日我就要她作为你的赌注,别的人我都不要。”

    狐灵姬此时也看到了小素,心头顿时升起一股嫉妒之心,眼中带着残忍的笑容,心头想到,“若是龙鱼少主赢了……哈哈……我看你还如何的纯洁?”

    郭奕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看了看龙鱼少主戏谑的笑容,又看了看小素那天真烂漫的样子,心中居然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情绪,这一战不能败,若是败就是死。

    “小小素,我若败了,可愿陪我一起死?”

    “啊!”小素惊讶的道:“你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败?”

    郭奕点了点头,有她这句话,他的心就已经足够的强大!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七十九章 最艰难的一战-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