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半圣是修仙界的顶梁柱,那么圣人就是支撑起修仙界的脊梁。《文学网》huaixiu

    整个北荒达到圣人级别的修士,数量不超过十个,每一个都是超凡绝代的人物,神龙不见神尾,帝皇之下无人能敌。

    如果按比例来算,那么北荒修仙界五十万年才可能出一位圣人。

    这才是当之无愧的万年难得一见。

    但是神狱的第一层,如今居然就关押着九位圣人强者,这些修士有的是来自北荒、东荒、西荒、南荒的人类修士,也有来至海荒六大海域的逆天圣妖和圣兽。

    反正这些人无一不是“下七荒”的一方霸主,有着神话传说一般的过去,名气比郭奕现在大上无数倍。

    神狱的第一层显得异常的庞大,有着一万多座大狱,每一座大狱都占地方圆千里,这里曾经关押过无数强者,但是漫长的时间让这些囚徒都化为了枯骨,有的甚至连枯骨都化为了飞灰。

    神狱之中的时间是外面的万倍,生命的流失自然也是外面的万倍,就算是圣人被关押五百年,那么也要老死在这里。

    无生大狱,便是这亿万多座大狱中的一个,就算是那些兽兵都不敢进入这一座大狱,一旦踏入其中可以说有死无生。

    在大追杀中,郭奕和青牛无路可逃,最终闯进了无生大狱,踏入了一片虚幻的世界之中,这里宛如一座荒山幽谷,小桥流水,鸟语花香,更是有着成片的宫殿和水池楼阁。

    这是一片虚幻的世界,但是这些幻术却比真实的世界还要真。

    用手指触碰在宫殿的墙壁之上,还能感受到一丝冰冷;行走在小溪间,还能感受到水流的清凉;甚至是小道旁的花对带着迷人的芳香。

    当郭奕和青牛闯进这片虚幻的大狱之后,身后的万千兽兵都为之而止步,没有人敢再上去一步。

    “你确定你没有看错这里是无生大狱?我怎么感觉这里乃是帝王的寝宫?”青牛走在红墙绿瓦之间,嘴边不定的念道。

    郭奕也是带着一丝疑虑,双目之中射出两道黑白光芒,想要看清眼前的虚妄,但是布置眼前这些幻术的人修为实在太高,根本就看不出丝毫的端倪。

    “别管眼前看到的一切,我们向着宫殿群的中央行去,我刚才好像在那里看到了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女子。”

    郭奕大步流星向着宫殿群中央的行去,穿过了一条条小径廊坊,让人诧异的事,路上居然没有遇到任何凶险。

    “咻!”

    一道青色的影子在郭奕的身后一闪而过,当郭奕转过头去的时候,这道影子已经消失无踪。

    “你刚才看见没有,我感觉*后面凉飕飕的。”青牛全身的牛毛都立了起来,牛腿都在抽筋。

    郭奕向着身后的古巷看了一眼,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小心些便是,无生大狱困禁着一尊圣人,非同小可,有些不干净的东西,也很正常。”郭奕如此的说道,但是心头却依旧有些忐忑,毕竟自己对这一尊圣人了解得并不多,若她是一尊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将她放出来之后,恐怕第一个就将自己给生吞活剥了。

    能够被关到这个地方来的人,可没有一个是善类。

    可是当郭奕转过头的那一刹那,依旧被吓了一跳,只见一只色彩惨白的骷髅不知什么时候居然立在了自己的身后,骨眼之中笼罩着诡异的光华,几乎瞪在了郭奕的眼珠子上。

    “靠,什么玩意?”郭奕大叫一声,反射性的一掌向其拍去,直接将这一只骷髅给打成了烟雾。

    原来又是幻术!

    对方似乎有意捉弄,刚才的确将郭奕给吓了一跳。

    “怎么会这样?这些幻术实在太高明了,到底是无生大狱本身的诡异,还是那一位被囚禁在此地的女圣人所为?”青牛时刻注意着四方,它的一颗牛胆都被吓成了鼠胆。

    郭奕握着葬天剑,身上剑芒冲射,一步步向前行去,道:“我觉得肯定是那一尊女圣人,毕竟一个人被关上二十多万年,就算是一个正常人都被关的神经失常,这些幻术很可能都是她所为。”

    “妈的,怎么最近总是遇到神经病一样的女人……”

    “轰!”

    青牛话还没有说完,虚无之中就飞出了一只纤细的手掌,一巴掌将它给抽飞了出去,撞进*琅缘囊蛔ジ笾小

    这只手掌依旧只是一个幻影,但是却宛如实质一般,能够将人给搧飞。

    这是幻术达到了极高的级别的一种手段。

    “呸,呸,疼死我了,何人居然敢搧本尊,胆子实在太大了?”青牛从废墟之中爬出,吃了一大口灰,拳头那么大的牛眼睛四处乱盯。

    郭奕连忙踢出了一块大石,塞进了它的牛嘴,怕它再胡乱说话,惹怒了这一尊圣人,到时恐怕就要腹背受敌。

    再次向着前行,很快就来到宫殿群的中央,中央的为之乃是一座碧绿的大湖,湖心有一座七彩的风亭。

    亭中有人,这人肯定是一个雅人,不然也不可能住在这么雅致的地方。

    天生贱骨人唾弃,

    风寰月黑追马离。

    是年红楼飞残雪,

    驾驭长龙笑他人。

    亭中响起了那女子的声音,她手捧着一本淡青色的竹简,慵懒的半卧在亭台之中吟诗!

    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郭奕的到来,依旧静静的握在酥软的亭台香榻之上,身上穿着一尘不染的青色道袍,头上的青丝被道巾给束在头顶,看起来就宛如那仙家的女弟子,让人心生羡慕。

    但是她吟的诗却是那么的不甘,似乎她的过去并不像现在这么的出尘,曾经被万千人唾弃。

    有些时候一个人诗,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人生,一个人不经意之间说出的话,也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

    “你看她像神经病吗?”青牛低声的道。

    郭奕摇了摇头,道:“不仅不像神经病,而且还正常的过了头。”

    “何以见得?”青牛道。

    “你看她身上的道袍整洁,身上圣洁不染尘,就连发丝之间都带着恐怖的力量,而且还能这般从容的吟诗看书,这样正常的一个人,你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囚徒?”郭奕分析道。

    青牛点了点头,也是脸色凝重的道:“而且,皮肤细腻,*丰满,五官精致,**修长,腰肢纤细,这简直正常的有些不正常。”

    说着它口水都流了出来,看来和郭奕呆久了,牛的心思都不纯了。

    “你说的没错,但是有一点你说漏了,一个女道士竟然如同一个青楼女子一般的卧榻吟诗,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郭奕道。

    一人一牛,远远的站在胡片观望,低声谈论着这女道士身上的一切,就连她的每一根睫毛都被研究了数遍。

    最终他们分析得出,这的确是一尊女圣人,而且身上修为强大的莫名,最重要的是她绝对不是来自北荒的某个势力,因为她身上的力量带着浓厚的道家气息。

    说到道家,那么就不得不说东荒,因为整个东荒几乎都是道家的地盘,道观和道教简直繁荣到了极点,东荒的修仙界几乎都是道士。

    在东荒,道士也被成为“仙家”。

    突然,那我在香榻之上的女子,突然向着湖畔看来,明眸望断烟波,冷声道:“什么人?”

    虽然仅仅只是说出了这么一句,但是这三个字,却是直接将青牛给震飞了出去,再次撞倒了*的宫殿,滚进了废墟之中。

    与此同时她手指轻轻的从头上拔下了一根青丝,青丝宛如细长的剑,向着郭奕压来。

    这是圣人打出了一根头发,威力强大至极,就算是半圣初境的修士都能劈成两半,血溅五步。

    “葬天第九剑,剑入洪荒。”

    葬天剑从一剑飞出,斩出一座洪荒大世,直接将这一根青丝给斩成了两段,然后落到了湖中。

    “前辈,有事好商量,何必动怒?”郭奕收起了葬天剑,回到剑鞘之中。

    那女圣人,讥诮的一笑,将手中的竹简放下,道:“真是好笑,居然叫我前辈,我雪衣裳有那么老吗?”

    “前辈自然是年轻的很,就好比那豆蔻年华的少女,懵懂依人的闺中碧玉。”郭奕有求于人,于是便奉承道。

    青牛又从废墟之中爬了出来,听到了只言片语,大惊小怪的叫道:“你就是东荒的风月斋的主人,雪衣裳?一念成道,雪衣裳;一念成魔,血衣裳;你这尊女老魔还没死啊?不是说二十多年前你就死在道教教主的手中了吗?”

    郭奕恨不得搧青牛两巴掌,明知道这道袍女子最怕人说她的年纪,它居然还称呼她为“女老魔”,若是将她给惹怒,到时大家就一起玩完。

    不出所料,青牛再次被轰飞了出去,这一次更加的凄惨,牛牙都掉了一地,口中不停的*。

    雪衣裳此时双目赤红如血,就连头上的青丝都变得宛如血瀑一般,相当的吓人。

    “原来你们是东荒道教的人,那么今天你们都得死。”她的声音变得阴森,纤细的手臂化为了血手印,向着郭奕按去,想要将他拍碎。

    这是圣人之手,虽然只是虚影,但是就算是半圣中境的修士都要被捏得魂飞魄散。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文学网》huaixiu

    请分享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九十一章 女圣人,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