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自然不相信什么同阶之中天下第一的屁话,在海荒连龙鱼少主和白尽头,那样的逆天人物都会过了,一个道炎就算强大,但是也绝对不是不可抗衡。

    以第三君子为首的道教七君子,将圣妖战旗给震飞了出去,向着酒棚杀来。

    “圣妖战旗,震封!”

    郭奕将震飞的圣妖战旗给握在手中,直接扫荡了出去,将第九君子瞬间就给卷飞,道身都被斩为了两截。

    一只佛掌印从郭奕的掌心飞出,直接轰在第九君子的身上,将他的道魂都给震成了重伤,一身修为被废了一半,当场晕厥了过去。

    如今强敌环视,郭奕可不能手下留情,这种情况下,谁不狠心,谁就得死。

    “郭奕,你王八蛋,为何要废他一半的修为?”道冰冷颜怒目,忍不住爆粗口。

    “没杀他,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郭奕道。

    道冰虽然想要利用郭奕突破半圣高境,但是却从来都没想过要叛离道教,若是郭奕真的让十君子中的人命损在此,而她又袖手旁观,那么就算她不想叛离道教,也会被道教给逐出师门。

    如今还在和郭奕激战的便只剩下六人,这六人对郭奕的恨意无以复加,出手绝不留情,每打出一击都如同神山相撞,让*的城域坍塌,化为废墟。

    郭奕手持圣妖战旗,将战旗的圣威给激活,每挥出一次,都带着宛如海洋一般的金色气浪,让地上的房屋和青石都层层揭起,打得六人步步后退,只有还手之力。

    唯有道炎背负着双手,站在雨下的街道中央,静静的望着酒棚中的道冰,眼神之中满是失望,道:“跟我回道山,跪在师尊面前忏悔五千年,不然今日我会亲手杀了你。”

    “我从来都没有做错,凭什么要忏悔?”道冰身上带着寒霜,说话的声音更加的冰冷。

    道炎深深的一叹,淡淡的看了看正在和六位君子交战的郭奕,然后徐徐的道:“师妹,你这脾气迟早会让你吃大亏,这一次的教训还不够吗?郭奕那淫贼我会帮你除掉他,至于你和他之间……的事,我也会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你却必须得跟我回道山。”

    道冰冷哼了一声:“道炎,你是我什么人?我的事凭什么要你来管?再说……我就是和郭奕睡了,我自愿的,此事整个风霜古城的亿万修士都知道,天下的人都知道。”

    “哼,有多少人知道此事,我就杀多少人。但是你和一个臭名昭彰的淫贼苟合,就是你的不对,简直就是败坏我道教的名声。我今日你定要带你回师门,让师尊赐予教法处置。”

    道冰冷声道:“道炎,你敢!”

    “你都敢不知廉耻的陪郭奕睡觉,我还有什么不敢。”道炎冷笑一声,右手伸了出去,五指之上溢出五缕道法,化为了一只不灭的神爪,想将道冰给擒住。

    道炎知道道冰的修为不俗,于是直接用上了《道经》之中的禁术,要一击必擒。

    “轰!”

    一道残影从天空之上落了下来,郭奕一手举着圣妖战旗,一手握着葬天剑,一剑斩出了万千锋利的剑影,拉出无匹的金茫,将这一爪给斩为了两半。

    横剑而立,浪荡不羁,郭奕站在道炎的对面,笑道:“我觉得我们家道冰说的很对,你是她什么人,你凭什么管她?”

    “郭淫贼,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道炎苍白的脸上带着寒意,食指遥遥一点,顿时点出了一道指剑,化为了一米粗细的青光,洞穿虚空而过。

    这是“风物剑指”,乃是道炎自创的绝学,杀伤力极其强大,曾经以这一招杀死过东荒的一位老魔。

    “大佛陀手。”

    郭奕打出了四大佛印的第三招,一招打出,九天皆寂,三千尊佛陀的影子满天飞,朗诵着古法和佛歌,让整个风霜古城都化为了佛教秘境。

    “轰隆隆!”

    一连串的声响震出,以两人为中心,方圆万里的城域都沉入了地底,青烟滚滚,大石飞天,佛影和指影同时泯灭,万千幻影都化为了虚无。

    郭奕和道炎都是面无表情,再次攻杀在一起。

    圣妖战旗和祖魂虚影同时都被郭奕给祭出,圣器的圣威和祖魂神拳同时攻出,一个刹那打出了九百招,每一招都宛如群星坠落,汪洋覆地。

    道炎手中也是拿出了一柄青玉一般的战剑,以剑画出了一个个圆圈,一道道剑纹流传在其中,将郭奕所有的攻势都给化为了无形。这就好像一片海纳百川的大海,任何攻击都无法攻破他的剑圈。

    道炎的可怕便是如此,他根本就没有破绽。

    “嗡!”

    就在两人战得不可开交之时,那一声悠长的佛钟再次敲响,声音绵绵不绝,由远而近,很快就已经近在咫尺。

    “咻!”

    一道黑影从古街之上飞掠而过,宛如一只神魅!

    这道黑影的速度依旧相当的快,竟然比郭奕用出菩提三动的速度还要快上一丝,就连郭奕和道炎这样的强者,都没有看清他的样子。

    “他……他又出现了。”玉美人喃喃的念道。

    这世上最折磨人的事,莫过于将明明不属于自己的错强加在自己的身上,玉美人便是在背负着这样的心理不安,即使她已经为十三皇子险死还生了两次,但她觉得自己依旧还不清。

    “大师兄,十师弟和九师弟不见了。”有人惊呼出了一声。

    道炎听到这声音之后,顿时一剑将郭奕给击退,倒飞了回去,落到了古街的对面。

    原本受了重创的第十君子和第九君子,此时居然都消失无踪!

    刚才只有那一道黑影从此经过,难道第九君子和第十君子都被那一道黑影给擒走了?

    古城的黑暗之中,隐隐传来一阵阵森然的磨牙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嚼食血肉,让人毛骨悚然。

    “大胆,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道炎冷哼了一声,一掌向着黑暗之中轰去,但是这毁天灭地的一掌却是石沉大海,连一个浪花都没有激起。

    道炎冷厉的目光在郭奕和道冰的身上扫视了一眼,冷哼了一声,然后便带领着剩下的六君子,向着黑暗之中追去。

    第十君子和第九君子被那一道黑影给擒走,生死难测,道炎也算是一号人物,放下了心中对郭奕大的仇恨,向着那一道黑影追去。直到道炎七人都已经走远,郭奕脸上的笑容徒然一变,口中咳出了一丝鲜血,就连身体都差点站不稳,脸色苍白的握着胸口,道:“道炎果然深不可测,和他交手三千七百六十六招,却是伤了我九处经脉。”

    郭奕将佛光给调了出来,快速的恢复身上的伤势,这些伤都是暗伤,都被郭奕强行的压制,恐怕就连道炎自己都不知道郭奕已经在他手上受伤。

    道冰冷笑道:“在东荒能够和道炎战上三招以上的人都屈指可数,你能和他战三千七百多招,这一战若是发生在一个无名小辈的身上,怕是可以一战成名,震动修仙界。”

    “可我却不是无名小辈,更不能输给他。”郭奕急速的恢复伤势,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处境相当的危险,接下来还有连天的恶战。

    玉美人心疼郭奕,将他给轻轻的扶住,更是割开了手腕,放出了帝玉之血想要助他疗伤,但是却被郭奕给拒绝,更被他给呵斥。

    “郭奕死都死过两次了,还惧这点小伤,你若是再这般的不疼惜自己,就算我疼惜你又有何用?”郭奕知道玉美人身体之中的血少得可怜,用一滴就少一滴,所以才会骂她。

    而且他这话也是一语双关!

    “受伤和失败都不可怕,关键是能够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郭奕并不是没有败过,但是曾经让他败的人,现在很多都已经躺在了地下。

    郭奕乃是圣佛之体,很快就恢复了身上的伤势,身上道力收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道炎不愧是东荒前三甲的人杰,一身修为胜我四倍,《道经》剑术更是不在葬天剑诀之下,而且我怀疑他还有惊世杀招没有用出,我要胜他,就必须先突破玄火第六变。”

    郭奕的目光盯在了道冰的身上,走过去就将她的手臂给抓住,旁若无人的往客栈之中拖去,那样子就好像一个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的恶少爷,此时就要逼良为娼。

    就连站在一旁的玉美人都忍不住握住了嘴,食指在打颤,指着郭奕二人道:“你们……你们这个时候……要干嘛?”

    “还能干嘛,当时要她陪我睡觉,不然慢慢长夜该如何消磨?正好你在,要不你就帮我们把风,可千万别让人来打扰我们。”郭奕故意笑道。

    郭奕此话的意思就如同,自己要和别的女人*,却要老婆来把风,这让我们的玉大美人情何以堪。

    玉美人面红耳赤,低着头嘴中不停的悄声骂道:“死淫贼,死淫贼……”

    郭奕看到她如此模样,于是便又笑道:“捉弄你的了,就算是要陪睡觉,我也要你陪我,我只是要道冰助我突破玄火第六变而已,美人,你不会那么的小气吧?”

    郭奕知道玉美人与苏娥和云仙儿她们不同,那两个女人若是看到郭奕将道冰给抱进了房,说不定第二天,郭奕就能在自己的大门前收到道冰的尸体。

    玉美人笑道:“我自然知道你的心思,不要忘记了,我可是精通推算的。刚才,不过是配合你演戏罢了。”

    “这也能推算,算你厉害。”郭奕呵呵一笑,然后便拖着道冰进了房,嘭的一声将房门给关上。

    这真的能推算吗?

    玉美人深深的一叹,然后坐到了客栈外的冰冷的门槛上,手掌轻轻的拖着自己的香腮,也不知此时心中在想着什么。

    房间传来了宽衣解带的声音,就连那油灯也灭了!

    她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向着楼上的房间里看了看,然后又摇了摇头,抿了抿嘴唇,收回了目光,继续在雨中沉思。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零四章 强大的道炎,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