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衣裳的到来,就连雅贵妃都跟着安分了下来。

    那悬浮在西方天幕之上的宫殿久久的沉寂,半晌之后,才幽幽的一叹,道:“一念成道,雪衣裳;一念成魔,血衣裳。”

    不仅是北荒,其它几大荒的圣人级别的强者也并不多,每一个都是名震天下的大人物,几乎都相互熟知,所以雪衣裳刚一出手,就被雅贵妃给认了出来。

    但是雪衣裳却没有认出雅贵妃,毕竟天下间除了北荒大帝根本就没有人见过她。

    雪衣裳的身上神光暗聚,道芒冲天,双目带着圣芒,紧盯着虚空上的那一座宫殿,一股浩然的圣威逸散了出来,伟岸得如同一座高山。

    雅贵妃又道:“传闻中你是近百万年来最惊艳的一位天才级人物,仅仅花费了十八万年就修成了圣境,可惜啊!你太年轻了,同样是圣人,但是你却不是我的对手。”

    同样是圣人,也有高下之分,有的圣人初成,而有的则已经接近于帝境,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雅贵妃活了悠久的岁月,雪衣裳和她比起来,就像一个小孩子。

    雪衣裳最喜欢别人说她年轻了,

    她道:“并不是谁活的久,修为就强,要真正的战过了才知道结果。”

    那宫殿之中,传来一声幽叹,似乎在惋惜着什么。宫殿继而便被一团圣洁的云彩给包裹起来,幽咽的箫声再一次的响起。箫声高低不齐,幽咽之后,便是一股骇人的肃杀,就好像千军万马奔啸而来。

    看这架势,两尊女圣人就要战起来了。

    圣人的大战,绝对会毁灭一方天地,数亿里之内都要化为灰烬,圣人之下的修士若是沾上一点,就要灰飞烟灭。

    所有人都快速的退到了亿里之外。

    但是,雪衣裳和雅贵妃则根本没有打起来,反而是原本在月下祭炼魔种的疯魔,受到了箫声的控制,居然更加的狂暴了起来,落神钟旋转的速度也越发的快,将整条血河中的血尸都给收入了钟内,开始祭炼魔种了。

    雪衣裳双目紧闭,似乎已经神魂出窍,身体一动不动,唯有她那一头二十万年都没有修剪过的长发,在虚空中飘荡,千丝万缕,宛如一尊夜下幽魂。

    一道声音传入了郭奕的耳中,“隐泽,这尊圣人交给我来对付,你去斩杀那疯魔,绝不能让它*出了魔种。”

    这是雪衣裳的声音,她似乎已经和雅贵妃斗了起来。只是她们这一战,圣人之下的人都无法看到,乃是无形之战,但是却依旧凶险。

    “这是为何?”郭奕感觉到雪衣裳的身体在颤抖,似乎处于了弱势。

    雪衣裳嘴唇未动,但是声音传入了郭奕的耳中,道:“这尊神秘的圣人,想要借助魔种突破圣人皇境,若是魔种被修成,被她突破了境界,我们都要死在此地。不跟你说了,我要全身心和她一战。”

    雪衣裳的声音不再响起,宛如一尊石像一般静静的站在地面上,根本无法动弹。

    四周有很多老一辈的强者都在窥视着此地,想要借助雪衣裳和雅贵妃恶斗至极,将她给击杀,然后再联手抹杀郭奕。

    一轮小山那么大的黑色磨盘从黑暗之中飞了出来,带着无上的圣威,从天空之上压了下来。

    有人忍不住出手,这是一件准圣器,被两位穿着白色长袍的老者给联手祭出,无数的圣纹从准圣器之上逸散了出来,每一波圣纹都宛如天河神涛。

    这是两尊老一辈的长老级人物,修为达到了道祖境。

    郭奕拦在雪衣裳的身前,眼中带着寒光,道:“居然敢趁人之危,反正今晚上想要杀我的人不少,就拿你们先开刀。”

    两块神龙鳞从郭奕的仙门之中飞出,每一片鳞片上都带着神龙的威压,威力不下于一件古之圣器。

    “噗,噗!”

    神龙鳞震碎了准圣器的圣纹,宛如两条神龙奔啸了过去,将这两尊白袍老者给钉死在了一座大山之上,将大山都给撞得四分五裂,神龙之威将他们身体之中的道魂都给震散,鲜血染红了大山。

    两尊道祖境界的老一辈长老都死不瞑目,脸上带着不甘。

    如今道祖境界的修士,在修仙界或许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但是在郭奕的眼里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咻,咻!”

    两块巨大的神龙鳞片又飞回了郭奕的手心,悬浮在了手掌上方,上面有两道神龙的虚影在盘旋。

    突然,郭奕感觉到一股巍峨的气息从上方压了下来,就好像几十座山脉同时落下。

    “轰隆隆!”

    一个身穿血衣的男子,手持屠戮之枪,踩着一座小世界之上,从上而下想要将郭奕和雪衣裳都给震死。

    这是北荒天朝血衣圣门的门主的三弟子,身上血衣飘摇,脸上带着冷芒,双目宛如血星。

    血衣圣门的圣主,乃是天朝三大圣人之一,乃是上古级别的人物,而他的三弟子也是一代人杰,已经*了数十万年,乃是老一辈中的强者,修为不在道炎之下。

    北荒天朝的三大圣人:仙道学宫的宫主,血衣圣门的门主,雅贵妃

    “血衣神眼,这是血衣圣门的门主的三弟子,传说在三十万年前就达到了半圣的境界,他的一双眼睛之中曾经沾染了圣人皇的血,虽然不能视物,但是却能发挥出相当恐怖的力量。”有人通过血衣人的那双眼睛,将他的身份给认了出来。

    “这就是血衣第三人,没想到连他都出手了。”

    郭奕也感受到了一股无匹的杀气,就好像一座血山压了下来。

    “大慈悲手。”

    郭奕仰天打出了一掌,一尊佛印从他的手掌之中飞了出去,将血衣第三人脚下的小世界都给震碎。

    屠戮之枪,从上而下,一枪洞穿了下来,血色的枪尖还在淌血,红的慑人。

    郭奕怡然不惧,葬天剑迎了上去,一道剑光宛如惊鸿。

    想要速战速决,所以直接用出了葬天第十剑诀,要一剑将血衣第三人给诛杀。

    “噗!”

    长剑入体,将血衣第三人的一条手臂都给斩落了下来,鲜血宛如喷涌一般从肩膀之处向下滚。

    但是这出其不意的一剑却没有要他的命,让郭奕颇为失望,以后想要再杀他就难了,毕竟血衣第三人的修为和心性与郭奕在伯仲之间,同样的失误不会犯第二次。

    血衣第三人耗费了大量的血气,手臂又重新生长了出来,提着血色的屠戮之枪,目光变得更加的严肃,站在冰冷的月色下,宛如一尊刚从坟墓之中爬出了血尸。

    “郭……奕,名不虚传,难怪能杀死我血衣圣门那么多的强者,今日我便拿你人头回去复命。”血衣第三人奉了血衣门主之命,前来取郭奕项上人头。

    郭奕向着远处正在祭炼魔种的疯魔看了一眼,心头带着一丝急切,冷哼道:“血衣圣门的人,来一个我便杀一个。不就是北荒大帝的走狗,有什么大不了的!”

    血衣第三人冷哼了一声,手中的屠戮之枪,化为了万丈长,宛如一根擎天之柱,向着郭奕扫去。

    “血战三式,第一式。”

    这一杆屠戮之枪虽然也是噬魂金精所炼造,但是上面刻制有诸多圣纹,已经达到了圣器的级别,一枪出手,漫天便都是血浪翻滚,如同一尊血色的大海。

    血战三式,乃是血衣圣门的最强绝学,每一式都是为杀人而闯,为修仙界最具杀伐的招式之一。

    威力不再圣术之下。

    郭奕再次斩出了葬天第十剑诀,将万千血云都给斩破,锋利的剑气引动了无数的闪电,剑影和电光相纠缠,这一招竟然势均力敌。

    血衣第三人再次飞退!

    而郭奕也是一连退出了九步,每一步都将大地给踩得四分五裂。

    遥远的虚空之中,一个白衣人踏着一*的幽灵黑云飘然而来,身上带着出尘的气质,身上的修为浩瀚而又深沉,让人无法将他给看透。

    这白衣人的到来,与郭奕、血衣第三人形成了三角之势。

    “幽冥圣教,白衣圣使。”郭奕眼睑收缩,脸色变得更加的严肃,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了。

    这个从黑暗中走出的白衣男子,就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白衣圣使。

    幽冥圣教的教主坐下,有两位使者,白衣圣使和黑衣圣使。

    两大使者代教主监察四方,幽冥圣教很多的事物,都是这两位使者在管理。他们修为深不可测,行踪神秘,没想到为了抹杀郭奕,就连白衣圣使都出手了。

    “郭奕,你击杀我幽冥圣教之子黑幽灵,如今本座前来,你是不是应该伏法?”白衣圣使连带笑容,但是双眼之中的杀意却并不掩饰。光是这目光,就割得人脸上发疼。

    郭奕冷声一笑:“黑幽灵学艺不精,杀了就杀了,在我眼中杀他就跟喝凉水一般的容易。”

    就算是两尊老一辈的大人物同时压在眼前,郭奕也丝毫都不畏惧。白衣圣使和血衣第三人或许可以吓得那些古道场的道尊双腿发软,但是却吓不住他。

    白衣圣使的修为似乎比血衣第三人还要高出一筹,隐隐之中两人竟然有一种要联手将郭奕给围杀的意思。

    这两人的修为至少都达到了半圣高境,甚至有可能突破了“天坎”,达到了半圣天境。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十二章 血衣第三人和白衣圣使-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