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兄的好意,郭某心领了,只是天下间想杀我的人不少,能杀我的人却并不多。”郭奕如此的说着,眼睛还微微的向着柳嫣然瞥了一眼。

    司徒不落脸上露出钦佩之色,心头暗道,不愧是北荒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就连老一辈的王者都不惧。

    老一辈的王者都是突破了天坎达到了半圣天境和至境级别的古老人物,在《道榜》之上的排名远远高于郭奕。

    柳嫣然肌肤如雪,一双美眸盯着郭奕的身上,道:“你带我到这里来,不会是害怕死在了我的手上,所以饮酒壮胆吧?”

    郭奕摇了摇头,道:“我是要你陪我喝酒。”

    “呵!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陪你喝酒?”柳嫣然道。

    “因为我要和你比的就是喝酒。比剑诀自然是不如你,比修为我更是和你差了十万八千里,思来想去,只有和你比酒量,或许可以赢得了你。”郭奕笑道。

    郭奕早就打定了注意,要和柳嫣然比喝酒,郭奕很想知道被灌醉之后的柳嫣然是什么样子?

    “喝酒!”柳嫣然脸上带着一丝诧异,虽然早就料到和郭奕比试没那么容易,但是她却怎么也想不到郭奕要和她比酒量。

    她从来没喝过酒,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喝多少,或许只喝一杯就会醉趴在地上,也可能怎么也喝不醉。

    “你到底敢不敢?”郭奕道。

    “有何不敢,你若是醉了,我正好一剑将你的脑袋割下来。”柳嫣然道。

    郭奕相信自己肯定不会醉,至少不会比柳嫣然先醉。

    “蓝姑娘,上酒,上最烈的火刀子,先来十坛。”郭奕根本就不惧柳嫣然放出了狠话,死在轮回女尊的手中,一点都不丢人。

    火刀子,被称为修仙界最烈的酒,修为没达到星主的境界,喝上一口火刀子,整个身体都要燃起来,就算是达到了道主的境界,喝下这酒也宛如喝下了带火的刀子。

    一般的修士,喝上一小口就已经受不了,但是郭奕却是直接叫了十大坛。

    装酒的坛子,足有人那么高,青铜打造,因为酒太烈,就连青铜都被烧得赤红。

    “嘭!”

    郭奕将一个巴掌大的青铜大碗摆在了柳嫣然的面前,然后单手将巨大的青铜酒坛子给提了起来,将宛如岩浆一般滚烫的“火刀子”到了满满的一碗。

    酒烟滚烫,赤红如火,还不停的蒸腾着滚滚的酒气,宛如一条条火龙从碗里冲出,将柳嫣然白皙的脸蛋都给映得红扑扑的。

    “你要我喝了它?”柳嫣然看着这一碗火刀子,总感觉郭奕这是在给她喂毒。

    郭奕点了点头,道:“不仅要喝,而且还要将身上的修为给封住,不然你若是用修为化去了酒力,这比试也就没有意义了。”

    郭奕步步紧逼,不给柳嫣然留任何的退路。

    就连司徒不落和红袍中年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他们虽然看不清柳嫣然的模样,但是却敢肯定这绝对是一位倾城美艳的女子。

    一个男人却逼一个女子喝“火刀子”,这不是君子所为,他们都觉得郭奕这样做太过了,简直就是在欺负这女子。

    就连里屋之中的蓝姑娘都是微微摇了摇头,嘴边自言自语的道:“他和郭少殇还真是两兄弟,哥哥要七、八岁的小女孩陪他喝酒,而弟弟却是逼如此柔弱的女子喝火刀子。*说得没错,两个都是*。”

    柳嫣然冷冷的一笑,将一道阵纹打入了自己的眉心,封住了自己的一身修为,一双雪白细腻的手将酒碗给捧起,微微的一犹豫,然后又“嘭”的一声,放到了桌上。

    她最终还是没有将之喝下,因为她知道和郭奕喝酒,无论是她醉了,还是郭奕醉了,就是一件麻烦的事。因为醉酒的人,总是会做出出格的事。

    “我认输,你若是要杀我,就趁现在,这是你唯一的机会。”柳嫣然身上修为不存,将雪白的脖子伸得更长。

    谁赢了,就可以杀死对方。郭奕若是此时出手,柳嫣然是绝对不会还手的。

    郭奕本来也是想认输的,但是却被柳嫣然抢先了一步。因为他们都知道,谁若是认输,那么被为难的就定然是对方。

    “杀了她!”一个声音在酒家之中响起。

    这个声音显得异常的沙哑,似乎是一个年轻人,又似乎是一个老人,完全听不出他的年纪,甚至听不出他的性别是男是女。

    郭奕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说这话的人,正是坐在角落之中的那一个带着斗笠的金袍男子,此时他已经站起了身来,身上带着浓浓的杀意,似乎和柳嫣然有着深仇大恨。

    “杀了她,她是一个罪恶的女人,若是不杀了她,将来你必定会死在她的手中。她现在还是一个人,但是不久的将来,她就将变成冷血的魔鬼。不仅是你,就连你的家人都会被她给一个个吞食,现在是杀她的最好机会,不然将来后悔莫及。”带着斗笠的金衣人再次说道。

    司徒不落冷笑道:“阁下危言耸听了吧?”

    “我从不危言耸听,我有一面古今镜,能够看到前世因果,后世天机。”带着斗笠的金衣人声音依旧沙哑,似乎是故意做出这样的声音,实则是在隐藏着自己的真实身份。

    就连司徒不落的师尊都来了兴趣!

    红袍中年人,道:“本尊修行了三百四十万载,也算是见过不少世面,但是却从来没有听说这世上有什么古今镜,若是真的能够看到前世因果,后世天机,那岂不成活神仙了。阁下若是真有这样的一面镜子,何不拿出来让我等见识一番?”

    红袍中年人语出惊人,竟然声称自己活了三百四十万载,若是他所言不虚,那么他的身份便已经不言而喻了,光明圣教有这样资历的人找不出第二个来。

    天下的神兵奇宝无数,但是能够看到过去未来的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郭奕的双目之中暗聚神光,想要将金衣人头上的斗笠给看穿,但是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挡了回来。

    “这面古今镜乃是远古遗宝岂能轻易示人,古镜你们虽然见不到,但是我却将古镜之上显示的画面给勾勒了出来。”金衣人将一卷古画取了出来,向着郭奕扔去。

    这人居然将画都提前画好了,看来他她一早就在这等着郭奕,为的就是要将这画交给他。

    接过了古画,郭奕向着柳嫣然看了一眼,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古画给撑开。

    画卷之上逸散出一道道仙灵之光,作画之人画风细腻,每一笔都勾勒得准确到位,甚至连每一根头发都刻画得细腻。

    如此的画面绝对不是可以凭空想象得出来,若是不亲眼所见,是绝对画不出的。

    当看到画卷上的那一画面之后,郭奕双目顿时又变得血红了起来,身体都开始剧烈的颤抖,仿佛被什么给震惊住了,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就好像要从身体之中蹦出来。

    “郭兄,画卷之上画着什么?”司徒不落好奇的道。

    郭奕撑着画卷,一动不动,就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

    柳嫣然的寒眸中也生出了好奇,沉声道:“郭奕,将画卷给我,我倒要看看,我是一个怎么样的冷血的魔鬼?”

    “唰!”

    郭奕直接将画卷给收了起来,然后快速的放进了仙门之中,深深的一呼吸,很快便平静了下来,只是心脏却依旧还跳得很快。

    “你最好还是别看。”郭奕看柳嫣然的目光顿时有些不一样了,那是一种想要后退的眼神,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柳嫣然的目光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道:“我能感受到你内心深处在排斥我,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郭奕直视着她的眼睛,心中带着一股莫名的情绪。

    柳嫣然自然不信,道:“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不会告诉你的。”郭奕道。

    “那你将那副画卷交给我?”柳嫣然伸出了手,这一次轮到她步步紧逼。

    她必须要知道答案,因为她是在乎郭奕对她的看法的。

    郭奕肃然的摇了摇头,然后坐了下来,将火刀子给倒了一碗,想要灌一碗酒,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但是这酒才刚倒满,却被柳嫣然给夺了过去,她将滚烫的酒直接摔在了地上。

    “啪!”

    青铜打造的碗,都被摔得四分五裂,酒渍溅了郭奕的一身。

    郭奕叹了一声,然后望着一脸怒气的柳嫣然,笑道:“一幅画而已,你何必要放在心上?”

    柳嫣然道:“放在心上的不是我,而是你。今天你若是不杀我,我就将你的身体给刨开,将画卷给取出来。”

    那金衣人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道:“郭奕,画上的画面你都已经见过了,还不动手杀了她?”

    郭奕和柳嫣然的目光几乎同时都盯向了他她,这人绝对是郭奕和柳嫣然都认识的人,不然不会刻意的遮住面容,更是改变了声音。

    这人到底是谁,他她又是什么样的目的?

    “我郭奕杀人从来都不需要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我和嫣然感情好得很,我们老情人小打小闹何须你来挑拨。”郭奕身上魔气涌动,血液都变成了黑色,手指之上带着一道道怨魂,向着金衣人的头顶攻去,想要将他她头上的斗笠给摘下。

    “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一十六章 神秘人,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